返回

辉煌那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263】我愿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杨素枚刚走,压路机就来了,不用猜就知道他来的用意,看他的嘴脸就知道他会说什么。

    果不其然,压路机来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叫我站起来。

    刘阳,你胆子可真够大的,英语老师可是我们英语届的名师,你知道请她上一节课有多难,你可倒好,几句话就说完了。压路机指责我的不是。

    她是不是名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三班的时候,上她的英语课,她就一直针对我,我也不知道短时间内她怎么成为名师,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很烦躁也很生qì 。

    你……小小年纪怎么说话的,真是一点教养都没有。

    老师,你就直接说把我怎么着吧,我和英语老师肯定是水火不容,有她没我。

    刘阳,老师告诉你,高考可以重来,人生只有一次,所以老师建议你还是把重心偏一偏。压路机告诉我说。

    什么意思?

    你不是喜欢混吗?多好的,还可以当老大,泡妞耍威风,老师的意思是,你离开三班,去回归你的组织,好好的让你的人生过得精彩,毕竟不能重来,你待在八班多憋屈的,想去玩又被老师限制,不想出去又待不住,倒不如全身而退,高考算什么,多残酷的,对于你来说简直就是浪fèi ,你说老师说的对不对?压路机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容满面的给我说,改biàn 了以往对付我的策略。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很无语,我难道不知道高考的重要性?还用他傻逼的这么忽悠我。

    我想好好学习,我也想考大学,怎么办?我说。

    压路机先是皱着眉头一愣,出乎意liào 的样子。

    你没戏,高考不是月考,不是你临时突击一两天就能考好的,你是聪明,但是只是一时,不可能拿高考当儿戏,老师带过多少的毕业班,什么人没见过,老师是真的想帮你。

    谢谢老师的好意,我有我的想法,你也别煞费苦心了,我是不会从八班出去的。我故意这么说,如果我不去国际中学,那我肯定不会从八班出去的,除非我考的特别差,不被请出去也没办法,那是硬伤。

    压路机想发火,但是忍住了,能看出来他憋的很难受的表情。

    刘阳,人要学着聪明点,你就像和你们一起的那个李龙,上学期打jià 退学的那个,今天早shàng 听说又回来上学了,不过人家很明智的说,他来上学没想着考什么大学,就是觉得回来还能陪着兄弟们多玩一玩,一旦高中毕业了就再也没有机huì 了,所以他选zé 去了十一班,跟他们那一帮子人混在一起,无不快活,把剩下的日子混完拿个毕业证两全其美,十一班大多都是这样的人,人都有好心,也没想着去别的班去影响别人学习,那到时候害的别人考不上大学,就真成罪人了,所以,老师还是劝你好好想想,你考不上无所谓,别影响别人学习,尤其是我们班的一些人,已经被你误入歧途了,我还是劝你悬崖勒马,别再这样子祸害下去了。压路机说的让我心里很不爽,我就想不通我祸害谁了,头都在他们身上长着,我能左右他们的想法吗?

    我心里又想着大佛很有一手,居然进了十一班,还正式成了学生上学了,后来想想,凭着他们家的关xì ,上学那简直是易如反掌,只不过没想到大佛居然选zé 来上学。

    老师,我是真不明白了,我究jìng 祸害谁了,还是谁告诉你,我把谁带坏了,我一没有胁迫别人跟着我学坏,二是没有主dòng 找谁的麻烦,逼着他变坏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们都说是我影响了大家,为什么都是我的错?

    我就是想知道为什么,八班人人都在学习,也有个别的比如电池,比如坐在后排的几个,我在与不在,他们都是那样子,跟我有关xì 吗?

    我们班商郡文最近和你们走得那么近,难道和你没关xì ,商郡文以前多么好的学生,从高一开始,刻苦学习,真可谓头悬梁锥刺股,以至于配上了眼镜,让他更加对知识充满了渴望,可是就是你来八班以后,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让他能跟着你们走那么近,打jià 逃课闹事都跟你们在一起,最近还有些苗头开始谈恋爱了,是谁我就不说了,我奉劝你们,高考是残酷的,但是你们不能互相取暖,尤其是男男女女,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刚想发火顶嘴,就看见商郡文蹭一下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老师,这些都是我愿yì 的,跟刘阳没有关xì 。

    全班一片哗然,原先都习以为常我被压路机开骂,现在却都不平静了,抬起头看着商郡文和压路机开始演戏。

    你给我坐下,有你什么事,什么是你愿yì 的,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压路机气急败坏恨铁不成钢的瞅着商郡文。

    我什么样的人我爸妈都不一定知道,你怎么能知道,再说了,我们现在都这么大人了,谁还没有思想,是我愿yì 这么做的,和刘阳没关xì ,我觉着尤其是高考复习前这段时间,我们应该劳逸结合,不能总是被这种压抑的气氛笼罩着,这样人会逼疯的,大家说是不是?

    商郡文说完,大家都回应着就是,压路机一脸的难堪,没法下台,最后只好放qì 对商郡文的劝导,矛头继续向我刺过来。

    刘阳,我说的你自己心里明白,你好好想想,英语老师我们是不会让她离开八班的。压路机变得严厉了,不像刚才那样用商量的语气和我说话。

    那你意思就是我得离开八班了?我反问道。

    要不然呢?压路机说。

    我是不会走的,你回去告诉她,让她别再多想了,有什么理由让我出去呢?我说道。

    压路机气的满脸通红,然hòu 说:你那个政教处的王叔叔已经说了,没几天你机huì 离开八班,所以没有人会在帮你,你就等着收拾东西走人吧。

    压路机说完最后一句话,如释重负般的走了,还能听到他讥笑的声音,看他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却开心了。

    越想越开心,也笑开了,于是坐下来,不一会大家把我围成了一圈,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