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辉煌那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001】奔跑吧,乔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江北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城市该有的江北都有,比如说高楼大厦,环城路,影城,知名购物中心,豪华ktv,夜总会,五星级酒店………小规模的也有路边摊,小饭馆,旅馆,网吧以及那一条街的红灯区等等。

    江北这所城市规划的很传统,分为城东、城西、城南、城北,有几条街非常的出名,像一中路、人民街、北京路、南京路、香港路、澳门路、天津路、延安路、大连路……基本上大半个中国的城市名字都有用来命名街道。

    所以想用很短的时间去周游中国的每个城市,来江北绝对能实现,坐上公交车或者步行几分钟就能从北京路跑到香港路,或者延安路跑到澳门路……虽然是自欺欺人,但是能感受到流连忘返在全国各个城市之间的快-感 。

    以前我在江北一中上学,那时候和我有关的只有一中路,除了一中路,我基本上没走远过,一中路的一切就是我的整个世界,这里有宾馆、小蚂蚁网吧、台球厅、ktv、酒吧、迪厅什么的都离一中特别近。

    我叫乔晨,因为打架,额头被开了包,现在结成了一块红得发紫的伤疤,我已经被赫赫有名的江北一中给开除了,全市能上清华干北大的百分之八十都在一中,很可惜的是我失去了这个机会。

    此时正是放暑假的时期,我在人民街街尾的一家ktv上班,人民街是江北最繁华热闹的一条街,在这里有著名的国际百货大厦,建筑宏伟,里面卖的都是各种高档的奢侈品,还有五星级超豪华的大酒店《香格里拉酒店》,《国际娱乐城》有各种好玩的场所……只要能看到高耸入云的电视塔,造型跟东方明珠差不多,那里就是人民街,全江北市最喧哗的地方。

    这家ktv的名字叫南天门,是李氏家族南天门公司旗下的一家ktv,李氏家族是江北城东黑-道上的龙头帮会,全面经营ktv、酒吧、酒店、台球室、网吧等娱乐方面的项目。

    以前的每个寒暑假我都会来这里打工,在ktv当跑腿的,给自己挣一些零花钱,给自己和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花。

    邻家小妹叫林玲,从小到大我们都在一起,我们有共同的爱好,而且学习成绩都非常的优异,小时候大家开玩笑说我们是一对,那时候我情窦未开极力反对,但是随着年龄的增大,随着梦遗的到访,渐渐的我对林玲开始有了感觉。

    林玲也渐渐发育的特别诱人,越发的清新秀丽,在学校更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尤其是胸前的突起和魔鬼般的身材,都是我每天夜里做梦yy着喷射的女神,但是林玲一直拿我当大哥哥看待,所以那层窗户纸一直就没有捅破,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

    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一起奋斗考大学。

    我个人比较独立,而且长的非常的普通大众,当时在一中我穿着相当的简朴,相当的复古,相当的不修边幅,而且经常是举着半根烟问别人有没有火柴,那会抽烟都用火柴,不是为了追求装-逼的品位,纯粹因为一块钱一个的打火机太贵。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总觉得我就是陈景润的青年版,形神兼备。

    家里情况一般,所以我也没有资本在学校嚣张,我很低调,只顾学习,从不惹事生非,在大家眼里我就是自闭内向不爱说话的书呆子,除了能跟林玲说几句话,其他人都不怎么正眼相看。

    后来有好多人都以为我自以为是,看他们眼神不对,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随便找借口打我,我只能被他们打,被他们欺负,从来没有想过去报仇,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看不惯我,打我,是因为我和林玲走得近,林玲知道了以后,就一直罩着我,我才平平安安的过了几天好日子。

    从那以后,林玲在我心里的女神地位更加高大,都快胜过我妈了,晚上梦见她的次数逐渐递增,慢慢的我的身子越来越虚,每天早上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趴桌子上睡觉,于是又被老师打骂,被同学嘲笑,我倒无所谓,已经习惯了,心里想着只要有林玲,什么都是浮云。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我一有时间就去南天门ktv上班挣小费,我抽烟就是在南天门学会的,刚开始我坚决抵触抽烟,和我一起跟班的阿军,他就是一个烟筒,我就是跟着他学会的。

    阿军初中没上完就进入了社会,来南天门上班,跟着跑腿,在这待了有两三年了,林玲经常过来找我们玩,所以我们都非常的熟。

    阿军给我说刚开始他觉得嘴里叼根烟很屌,很酷,很好看,到后来他说每当他看到一个陌生的女孩来这里失去了自己,心情就特别的烦躁,烦躁的时候就想抽烟,想借抽烟燃烧掉心里的烦躁。

    所以当我看到一个又一个女孩在这里失足了,我也就开始烦躁,就会想到抽烟,否则 无眠长夜会更加孤独。

    有时候我在想男人为了几张票票能出力,女人干嘛要为了几张票票献身呢?想不通的时候我就抽烟,进行情绪的宣泄,到最后我也爱上了香烟。

    有人说抽烟抽的是寂寞,却不知烟的尽头还是寂寞,遥遥无期。

    阿军说他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什么样的人都见了不少,他说他感觉认识的人多了,倒是喜欢狗了有的人连狗都不如。

    我入世太浅,摇摇头表示不太懂。

    我被开除是因为那天我正坐在教室里认真的学习,却看见阿军满头大汗的冲进教室,给我说:“快跟我走,林玲在南天门ktv出事了,”

    我一听到林玲出事了就热血沸腾了起来,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是我最在乎林玲,因为我的心里只有她,于是就和阿军撒腿就往ktv跑过去。

    到了ktv特大豪华包里,我看见林玲被人灌醉,衣服被人撕烂,只穿着小内内躺在ktv的沙发的角落里,我红了眼睛,捏紧了拳头。

    “这是谁干的。”

    “我也不认识,听那伙人喊那个带头的叫石虎,是他们把林玲从车里带出来,我看林玲都给他们灌醉了,就叫了保安然后就去找你,辛亏来得快,要不然林玲……”阿军没再说下去。

    石虎在一中混了三年,今年快要毕业,他在一中可是出了名的狠角色,完全是因为仗着家里。

    我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是,我也是个男子汉,谁一旦惹了我,惹了我的女神,就是跟我撕破了脸皮,我乔晨也不是吃素的,打蛇要打死,否则后患无穷。

    那一天我一个人去他们教室找石虎,我从没畏惧,为了给林玲报仇以至于我连死都不怕。

    “乔晨,你他妈没听说过我的名是吧,不知道我有多狠是吧,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老子今天他妈的就废了你。”石虎一副老江湖的姿态。

    “老子他妈的管你是谁,是虎给我卧着,是龙给我盘着,阿猫阿狗都给我躺着,谁他妈敢惹我,我就敢弄死谁。”这句话是我临时从一本写混混的书上学过来用来吓唬人的话,我提前做好了准备。

    “你可别后悔?”

    “路是自己选的,后悔的话,也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我给他说。

    我一个箭步直接就奔着石虎去了,他还是挺难对付,他们班的几个男生将我团团围住。

    我不冲别人,就冲着石虎,嘴角一扬,突然又就冲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石虎的头,瞬间抬起腿,拉着他的头,往我的腿上顶过去,随后抓起旁边的凳子就朝着石虎的脑袋上砸,石虎干净利落的倒了下去。

    一个在一中混了三年的石虎,居然被一个从未混过的三好学生给治了,消息不翼而飞,红了整个校园。

    当我第一次动手打了石虎以后,突然间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抡拳头的滋味,时不时就回味着当时打石虎的场景,有时候一想到还会兴奋的跳起来,冲着树或墙,抡起拳头就砸,感觉特别爽。

    最后我被开除了,因为石虎他爸在江北市很有实力,是龙虎集团的董事,两道通吃。

    我无能为力,深不见底的东西最可怕,例如深水,比如人心,比如社会……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对自己说:没有伞的孩子,必须努力奔跑!

    母亲冲到学校来,特别不相信一直让她引以为豪的我居然打架了,她十分奔溃:“晨晨,你一直这么乖,学习这么优秀,怎么会打架呢,告诉妈妈这不是真的?”

    母亲歇斯底里的哭着摸着我的脸,我很难受,真想扇自己一个嘴巴,我给自己发过毒誓,这辈子绝对不会让两个女人为自己流眼泪,一个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另一个是爱我宠我的媳妇。

    我略带哭腔的给母亲不停的小声说着:“对不起。”

    我的双手被母亲抓得紧紧的,两眼泪花,校长却不为所动,毅然决然的将我开除学籍。

    父亲满脸黑气却泪眼汪汪的扶着母亲,看着牛逼哄哄的校长渐渐走远,直到消失成黑点。

    而我也转过脸,心里面的黑将所有一切都掩埋,如同掉进黑洞一般。

    ……

    未来,在哪里?我顿时迷茫了,像是迷途的羔羊。

    在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实在是受不了父母亲的冷嘲热讽,我又来到了南天门ktv上班,每天都是以香烟为伴,以酒精慰藉心灵。

    林玲来这里找了我好几回,我们都不提起那件事情,对于林玲来说那是她这辈子心头上的一粒朱砂痣,一提起就会流血。

    还是那句话,没有伞的孩子,奔跑吧,乔晨!

    ……

    烟花繁眼,柳絮纷风,又是一个明媚的晴天。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高二第二学期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个暑假ktv的生意十分火爆,临走的时候老板好心多发了一百块钱,对我来说特别高兴,但实际上还不如阔绰的大老板给小姐们的小费。

    看着其他人兴高采烈的背着书包去上学,而我心里却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在ktv上班的时候我一直都在考虑这个问题,知识的力量永远比四肢力量更庞大,我现在这个年龄除了去学习去充实自己,其余的都是白费。

    “还想学习吗?”母亲很心疼的抚摸着我的光头,看着略微消瘦的我,眼泪汪汪的说。

    “想,我要考大学。”我不敢直视母亲的双眼,但是我知道就我目前这个阶段,我只能用好好学习来慰藉母亲受伤的心灵。

    我也给自己定下了将要为之奋斗的目标,第一为了母亲,好好学习考上大学,第二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想方设法追到她,第三为了强大,一定要结交好多兄弟,因为有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

    母亲知道我有了清晰的目标,又表现的如此信誓旦旦,也是十分欣慰。

    “乔晨,我告诉你,这次我和你妈费了千辛万苦才找好关系,这次去了四中,别他妈再给我惹事了,要给我们争口气。”

    我不停地点头,久旱逢甘霖一般的高兴,而且四中有两个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