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摄政大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摄政大明》正文 第1146章.逼迫(六).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

    赵俊臣的表情变化很细微,也只是一闪而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周尚景看似昏花的老眼,却依然是敏锐察觉到了赵俊臣的异常反应。

    再看到赵俊臣沉吟许久没有回应之后,周尚景也就愈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果然,陛下虽是屡次出手整肃陕甘官场,但依然没有彻底清除赵俊臣留在陕甘三边的种种布置……否则,用一个陕西巡抚换一个山东巡抚,赵俊臣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这般犹豫!

    老夫原本也不是很确定,只是觉得在陛下出手整肃陕甘官场之际,赵俊臣的表现太过平静了,竟是没有任何反应,所以才会有所推测,然后就有了刚才的试探……但现在看来,老夫的推测并没有错!

    那就是——赵俊臣留在陕甘官场的布置并没有遭到破坏!而且,他今后还想要利用这些布置进一步搞事!

    既然如此,老夫无论如何也要让陆远安担任陕西巡抚,绝不能放任赵俊臣在西北边疆暗中搞事!”

    就在周尚景这般暗思之际,赵俊臣权衡片刻后,终于还是开口拒绝道:“陆远安刚刚才因为阳奉阴违朝廷政令而遭到罢免,就这样立刻复用于他,而且官阶完全不变,似乎是有些不妥吧?”

    周尚景的态度愈发温和,但这般温和态度之下所隐藏的锋芒则是愈发锐利,笑呵呵的说道:“功归功、过归过!陆远安担任山东巡抚以来,虽然有对农务新政阳奉阴违的过错,但功绩表现也不算少,总不能因为一次过错就要永世不得翻身……”

    说完,周尚景转头看向了吏部尚书宋启文。

    宋启文立刻附和道:“陆远安无论理政还是驭民,皆是一把好手,吏部考评已经连续七年优等,而且自从他担任山东巡抚以来,山东境内的纳税更是增涨了近四成之多,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听到周尚景与宋启文的一唱一和,赵俊臣不由是心中冷笑连连。

    任谁都知道,吏部衙门乃是“周党”的势力范围,所以吏部考评对于“周党”官员而言也只是走过场罢了,只要是出身“周党”,又有谁不是连年考核评优?

    至于山东境内纳税大幅提升的事情,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赵俊臣商税整改的缘故,又与陆远安有何关系?

    然而,不等赵俊臣再次开口表态,周尚景已是继续说道:“更何况,陆远安所犯下的那些过错,也都是可以补救的……老夫仔细研究过俊臣所推行的农务新政,发现俊臣所主推的番薯、马铃薯等农作物,在山东境内乃是一年两熟,现在虽是错过了第一季度,但第二季度依然可以赶上……

    更何况,根据俊臣的现阶段计划,今年第一季度所种植的各类农作物,并不是用于食用或者储存,而是要作为下个季度推广于江山各地的种子,对吧?但若只是作为种子的话,宣府那边的产出已经足够了,所以山东就算是进度慢了一些,也不会阻碍大局……”

    听到周尚景突然提及宣府,赵俊臣再次的目光一闪。

    很显然,周尚景也同样察觉到了一些赵俊臣在宣府军镇的布置,就算是不清楚赵俊臣暗中渗透宣府军镇的事情,也必然是察觉到了赵俊臣把数万陕甘灾民迁移到宣府镇防区的事情。

    对于周尚景的这次察觉,赵俊臣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周尚景的朋党门人遍布天下,数万灾民的大规模迁移这般大动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瞒住周尚景。

    不过,周尚景这个时候突然提及这件事情,自然是暗藏着威胁之意,毕竟赵俊臣迁移陕甘灾民之事并没有经过朝廷中枢的认可,乃是擅自行事,若是周尚景一定要追究此事,赵俊臣对于宣府镇的诸般布置也许就会毁于一旦。

    于是,赵俊臣沉吟片刻后,也终于是妥协让步,叹息后说道:“既然周首辅这样说了,晚辈自然是马首是瞻……硬要说起来,这件事情也算是晚辈占便宜了!”

    周尚景哈哈笑道:“山东之地不仅是平原广阔、海岸线漫长,而且紧邻南北繁华之地,可谓是扼要之地,若是俊臣能把山东经营得更好,老夫也是乐见其成……”

    话到一半,一向是从容淡定的周尚景,突然是表情微变、闭口不言,然后就闭上了双眼,面色也是有些发白。

    原来,周尚景讲话之际,突然又感觉到大量胃酸涌上胸口,一时间不仅是食道灼热,更还有急欲呕吐之感。

    所以,周尚景这个时候也不敢继续说话,只是强行忍耐,希望身体情况能够尽快恢复正常。

    见到周尚景的这般情况,在场众人皆是紧张了起来,若不是周尚景闭目之余向他们挥手示意淡定,恐怕已经有人要奔出房间寻找医生了。

    大约一盏茶时间之后,周尚景的身体异常状况终于是再次恢复,面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然后,周尚景缓缓睁开双眼,冲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众人歉意一笑,耐心解释道:“年纪大了,身体也就大不如从前,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时不时就会胃液上涌、想要呕吐,也寻了大夫诊治,大夫说只是寻常胃病,也为老夫开了药方,想必情况很快就会好转,大家不必担心……唉,人老百事哀呀!”

    听说只是寻常胃疾,“周党”众人总算是稍稍安心,而赵俊臣则是目光闪烁,似乎想到了什么。

    然后,赵俊臣提议道:“前辈,哪怕是寻常胃病,也完全不能小觑,否则小病就会逐渐变成大病,尤其是您目前已是服药了一段时间,但情况依旧不见好转,这般情况更是需要重视……这样吧,晚辈明天就让医学院的两位院长,章神医与温神医前往您的府中、为您诊断一下,这两位神医的医术手段要比寻常大夫强了不少,或许能更快治好您的胃病。”

    周尚景稍稍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点头答应,道:“既然如此,老夫就受领俊臣的心意了。”

    对于章德承与温采宁二人的医德医术,周尚景皆是信任的,而且就像是所有人一样,周尚景也希望自己能尽量多活几年,自然不会拒绝赵俊臣的好意。

    *

    接下来的时间,这场酒宴并没有再次出现任何异常状况,双方的暗中交锋已经结束,然后自然是要虚与委蛇、逢场作戏,所有人都好似已经忘记了曾经矛盾,可谓是其乐融融、相谈甚欢。

    期间,赵俊臣则是趁机暗示,表明自己已经猜到了周尚景接下来就要利用南京六部的事情对付七皇子朱和坚,希望自己也可以参与其中。

    周尚景只是略微思索一下,很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只不过,周尚景并没有向赵俊臣透露自己的详细计划,只是说时机未到。

    就这样,大约半个时辰之后,这场酒宴终于结束,众人相互告别之后,也就各自乘轿离开了天海阁。

    却说,当赵俊臣告别了“周党”众人,坐入自己的轿中之后,瞬间就收敛了脸上笑意,变成了深深的忌惮与思索。

    “虽然我早就知道周尚景不好对付,也一直都很忌惮他,尽量避免与他直接冲突……但经过了今天的事情,才发现自己对于周尚景的忌惮与防范,依然是远远不够!

    这个老家伙,不仅是经营庙堂多年、朋党遍布天下,自身又是老谋深算、见惯了大风大浪……所以,他的底牌实在是太多了,随意掏出一张,就能瞬间改变局面!

    仅从今天的谈话来看,他明显已经察觉到了我在陕甘三边与宣府军镇的布置,虽然并不清楚他究竟察觉到了多少真相、又掌握了多少情报,但必然是已经开始留心这两处地方了……所以,我今后做事之际,也必须要更为隐蔽才行!

    而且,有关于陕甘三边与宣府军镇的事情,乃是周尚景用来敲打我的明牌,但他必然还藏着更为厉害的暗牌,或许这些暗牌才是他用来对付我的真正杀手锏……这般情况,真是令人坐立不安。

    唉!原本见到周尚景特意选在天海阁与我见面,见面之际又是提前抵达等我现身,‘周党’的几位核心人物更是同时出现,我还以为是‘周党’心虚胆弱,自己可以趁机占些便宜……

    结果……虽然也算是完成了最初的设想,缓和了双方关系,但依然是受到了周尚景的敲打,也被迫在陕西巡抚的人选上做出妥协……

    用陕西巡抚换一个山东巡抚……这笔买卖今后究竟是亏是赚,还真说不清楚……”

    想到这里,赵俊臣表情间的犹豫之态也是愈发明显。

    “还有,周尚景的胃疾,似乎是有些蹊跷……寻常胃疾只需是吃下几副药很快就能好转,但周尚景的胃疾服药之后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是愈发严重了……

    说起来,七皇子朱和坚自从发现了金刚石粉末的害人奇效之后,认为此物杀人之际完全不留痕迹,就把它视为是自己的杀手锏……

    而金刚石粉末害人之际的初期迹象,就是不可逆转的胃疾……再考虑到周尚景这段时间以来屡次与朱和坚为敌,以朱和坚的偏激性子,说不定还真会产生斩草除根的想法……

    只不过,周府的防备工作一向是外松内紧,周尚景的日常饮食,也必然是受到了严格筛查,朱和坚若是想要毒害周尚景,又是如何无声无息、不被发现的?

    这件事暂且不提……目前最需要考虑的事情是,假若周尚景的胃疾当真是因为朱和坚的暗中毒害……我究竟要不要救下周尚景?

    若是救下周尚景,说不定就可以与周尚景彻底化敌为友,也可以让周尚景愈发敌视朱和坚……但也有可能,只要周尚景在位一日,我就要一直受他压制!

    反之,若是坐视周尚景被朱和坚害死,我今后也就少了一层忌惮,不必再担心他的压制与那些层出不穷的暗牌……”

    想到这里,赵俊臣的表情愈发是阴晴不定。

    *

    而就在赵俊臣暗暗思索周尚景的未来命运之际,周尚景坐在自己的轿中,闭目养神之际,也同样正在思索赵俊臣的未来命运。

    “经过今天这场谈话,老夫已经可以肯定……赵俊臣此人的野心极大……但现在还不是出手对付他的时候……至少在朝廷粮荒彻底解决之前,还要继续留他一段时间……

    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七皇子朱和坚……唉,现在的年轻人,皆是让人不省心啊……幸好赵俊臣与朱和坚这两人同样不对付……若是他们能够联手,即使是老夫只怕也要束手无策了……”、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