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流高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关老也无能为力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刚要转完,就听到有个妇女哭喊道:“老李,你可千万不能走啊!”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把严术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他们不约而同的走到了病危的病人身旁,还没待靠近,病人家属一把抓走在最前面的严术道:“医生,求求你,救救我老公。”

    严术并没有穿白大褂,只是,他的形象很具有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再配上下巴上一撮山羊胡,让人一看就明白,他是个医术很有道行的医生。

    王院长走到低头不语的站在旁边的医生身旁小声的问道:“怎么事?”

    医生一见是院长,不敢怠慢,思路稍加整理,不敢怠慢的道:“王院长,病人身体的癌细胞扩散,而且据我的观察,癌细胞扩张的速度相当的惊人,我已经尽力了”

    每每听到医生说已经尽力了的话,病人的家属们都会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王院长皱起了眉头,他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怪医生,医生毕竟是人不是神,他们会竭尽所能去抢救,可是,并不是竭尽所能就一定能够将病人抢救来。

    病人气息奄奄,严术疾步走到了早已就插上氧气罩的病人身旁,搭了会脉,发现病人虚弱的脉膊有不寻常的异常,扭头看也不看,就朝身旁的护士命令道:“快去给我拿几枚银针来。”

    小护士被严术一本正经的样子吓了一跳,愣了愣神来还没待反应,就听王院长紧接着催促道:“还愣着干嘛?”

    小护士可不敢再耽搁,赶紧的跑出了病房很快拿了针灸的用的针盒来,递给严术,严术也不说谢,从针盒里取出银针,用酒精棉消了消毒。

    扒开病人衣服,使出他们家传太极六合针法,照着他的穴位就飞速的施针,守在一旁的人都明白,严术在跟死神赛跑,想将病人生命给抢救来。

    此刻,病房很安静,连病人家属都忘记了哭哭,生怕无端的吵闹会影响严术的救治。

    很快,严术保养很好的脸慢慢地变成了红润之色,满头的银发也渐渐被汗水打湿,离他最近的王院长几乎不相信他的眼睛。

    严术的脑袋上正热腾腾冒着热气,他瞪大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没想到严术能够将气功与针灸融合在一起,由此可见,他的针法出神入化到了一定境界。

    脑门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严术的手始终不能停,生怕手一停,病人就会因此而失去生命,他是在跟时间赛跑,跟死神抢时间。

    半个小时过去了,严术抽出最后一根针时,身上衣服已经湿透了,整个人就像从水里刚捞上来一般,长吁一口气,刚才精神高度紧张还不觉得,一松气差点没虚脱的栽倒在地。

    幸亏王院长眼疾手快,一把扶着他,关切道:“严老,你可要当心啊!”

    严术自嘲的摇头道:“老了,没用了。”

    插在病人身旁的生命监护仪的屏幕,心跳已经开始有了显示,做着很有规律的跳动,病人有了生命的迹象,这一点儿,连病人的主治医生也感到很惊讶。

    “严老,你是怎么做到的?”主治医生近乎的崇拜的问道。

    严术恢复了一会儿,一口气算是恢复过来,他被王院长扶着坐在椅子上,摇头道:“我并没有做到,病人还没有任何活着的希望!”

    “什么?!”不光是主治医生,就连家属都从刚刚的惊喜中变得愕然。

    王院长也是难以置信状,严术的话,显然不是他能够听明白的,顾全和关洪在一旁偷偷地检查了一下病人身体状况,也很是认同严术的话。

    严术开口解释道:“病人表面上得的是不之症,实际上,是中了苗疆的盅毒。”

    “盅毒?!”王院长失声叫道。

    医学倡明,科技一日千里的今天,还是有很多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存在,苗疆的盅术就是其中之一,盅术危害之在,很多人都到现在都搞不清楚。

    严术能在京都的中医界能成为翘楚的人物,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博览群书的他见识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丰富。

    他通过检查发现病人身体存在着毒素,通过针灸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稍稍恢复的他,不顾疲惫,拣起扔在一旁的银针,指着被扔在一旁的银针道:“你们看。”

    众人看到银针针头微微冒着黑气,确实如严老所言,病人中了剧毒。

    关洪低头在病人的微微张开的嘴嗅了嗅,病人嘴里散发的味道很刺鼻,让对药材略有建树的他觉察出了问题,抬头问道:“你老公最近有没有服用过什么药物?”

    病人家属是个妇人再加上哭得嘶尽裂肺伤了元气,正处于痴痴呆呆的状态,吱唔了半天也没能答的上来,倒是顾全检查了一下病人,深以为然道:“看来问题并不像表面显现那么简单。”

    此言一出,让王院长的目光投向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很尴尬的笑了笑,诚然,他虽说一直是病人的主治医生,对于病人的细微之处却没有掌握,最后还是几位前辈一一道出,还是当着院长的面,也难怪他会古感到几分尴尬。

    所幸王院长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他,再说此刻也并不是追究是谁的责任的时候,王院长看一眼仍然处于昏迷状态的病人。

    “严老,你刚才的说病人并没有救是什么意思?”

    严术也同样的望了病人一眼,忧心忡忡的道:“病人中得毒太深,我虽说已经使尽了全力,仍然也只是暂时将毒性控制不让其发作,要想根除,对不起,我并没这样的能力。”

    “什么?!”王院长面色一紧,严术的话让他不敢相信。

    一代中医界的泰斗都说出这样丧气的话,那么,还有谁能够站出来很从容说,他一定能够将病人治好呢?

    “那可如何是好?”王院长顿时没了主意道。

    解铃还需系铃人,病人中了如此的深的毒,让他总不能去把那个投毒的家伙给抓过来吧!

    一想到这儿,王院长毅然决然道:“报警。”

    让警方介入调查,或许是对于愈演愈烈的蔓延之势会是一种扼制,他刚要掏出手机报警,只见在座的人都是眉头紧锁,低头不语的样子。

    “怎么了?”王院长奇怪道。

    顾全说道:“照目前的情况来分析,警方是不会介入进来的。”

    “为什么?!”王院长彻底被搞糊涂了。

    “证据,请问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是有人故意下毒?!”顾全一本正经道。

    “不是你们”

    王院长正要说,他才意识到,仅仅凭着几人的猜测,警方根本就不会介入,更何况,这种毒的病发症还是以肝癌晚期的形式出现,这就更能混淆别人的视听。

    王院长颓然的坐在地上,一个中年汉子头次还是如此手足无措,或许这就是心有余而力不及的无奈,他长叹一口气,双手拄着脑袋。

    严术走到病房外面,给陈天拨了个电话。

    陈天最近因为师叔去世的事情始终郁郁寡欢,苏欣陪着他在天城里散着步,希望能够使他的心情能够尽快好起来。

    天城的三月确实是最美的时节,柔和的风,温柔的阳光,身旁再有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孩子,就更让人心旷神怡,牵着苏欣软若无骨的小手,在天城里散着步。

    美景,美人,再加美好的时节,所有的好事都让陈天一人独占,身为他的徒弟除了眼红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唉,师父,你以后能不能教我点泡妞的技术啊!”屠虎叹了一口气闷闷的刚有了感叹,手机响了,陈天并没把手机带在身上,他在后面也是为了送手机,不然屠虎可不愿意在青天白日的当电灯泡。

    电话并没显示是谁打来,主要是陈天并没有记录电话的习惯,屠虎自作主张的替他接电话,没想到电话一接通是严术打来,听口气还是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

    他可不敢再自作主张,赶忙的上前打断了陈天和苏欣的好事儿。

    苏欣与陈天手牵着手在街上散步,被太阳晒得身体暖暖的,心也跟着暖暖的,她扭过头深情的望着稍显忧郁的陈天。

    不禁心如小鹿乱撞,陈天带着忧郁的眸子,简直就是都教授的翻版,真是掉了一地的口水,再也忍不住轻声唤道:“陈大哥。”

    “嗯?”陈天扭过头忧郁的眸子略有几分深情。

    “你真帅!”苏欣噘着小嘴,要凑上去要吻他一下,陈天纠结了一会儿也就从了她,没想到的是,屠虎从后面跑了过来,不早不晚的又坏了他们的好事。

    为什么要加呢?苏欣没好气斜了屠虎一眼,气鼓鼓差点没跟屠虎pk。

    反应超迟钝的屠虎可没有半点愧疚,主动的道:“师父,大事不好,京都出事了。”

    “什么?!”陈天脸色大变,怪不得最近总是心烦意乱总觉得会出乱子,没想到该来终究还是来了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