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流高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人为瘟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京都大医院

    院长办公室里,王院长拿着病人的病因,震惊的同时手还不停的哆嗦,他圆睁的着双眼,几乎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是真的。

    “少数患者自发地或于肝穿刺后突然出现肝区剧烈疼痛,多是由于位于肝脏表面的癌结节破裂出血所致。若同时伴有血压下降、休克的表现,腹腔穿刺有血性液体,则说明癌结节破裂出血严重。遇此情况需紧急抢救。若无上述伴发症状,疼痛较为局限,则表明出血位于肝包膜下”坐在王院长办公室的一名中年医生,缓缓地陈述着病人的病情。

    病发症与肝癌无异,如果放在平时王院长连过问都不过问,毕竟,他身为院长,手头上的事务很多,癌症对目前的医学而言还处不治之症,可毕竟有专门的医生去负责。

    到了王院长手头上却是一张张得到同样病症的病历,大约有十几份,而且,同样病症的每天都在以几何状的姿态爆发,也难怪身为院长的王院长会对问这件事儿。

    要知道,一但某种疾病以几何状态爆发时,如果身为院长不闻不问,待到一发不可收的状态时,院长首当其冲的将会被问责,到那个时候会吃不完兜着走。

    王院长也是医生出生,仔细的阅读着手里一宗宗病历,他感到很震惊,震惊的原因是病历上的病发症几乎雷同,如果不是姓别和性别的区别,他甚至怀疑,医生是不是搞错了。

    把一宗病历反复的誉写了十几份放在他的面前,不过,他也知道,医生不会无聊到自己寻找麻烦,干这种傻事,除非他不想干了去耍弄院长。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爆发了大规模的疾病,王院长始终不明白的是,肝癌尽管传染,但是,如此大面积的传播,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谁能告诉我是怎么一事?”王院长重重地把手里的病历往办公桌一拍,向在场的医生询问道。

    在场的医生面面相觑,他们谁也说不上来,毕竟,在院长的面前没有十足的把握,谁也不敢随便说话,到底王院长的脸色委实太不好看,谁敢随便去出头找霉气?

    “院长”沉默良久的白发苍苍的老医生,他姓罗,是资深的主任级医师,在医院也算是元老级人物,在医院里除了王院长就属他位置最高,当其他医生都不敢说话时,他还是主动说出自己的想法。

    罗医生一腔,办公室里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转移到他的身上,这位老者平日里都受人尊敬,说出的话也是相当有份量。

    王院长满脸严肃,注视着罗医生,等着罗医生接下要说的话。

    “院长,我很理解你现在焦急的心情,可是,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病情已经呈爆发之势蔓延开了”罗医生忧心忡忡的说道。

    他的话在场的谁都知道,可谁也不敢说,王院长也不是武断的人,当罗医生说出情况后,他打断道:“罗医生,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罗医生也不再绕弯,大胆的说出自己的判断道:“我怀疑,这是一场瘟疫。”

    “什么?!”在座的人皆是一片哗然,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瘟疫并不随便说说的,一但被人泄漏出去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另外,瘟疫亦称大流行病,指大型且具有传染力的流行病,在广大区域或全球多处传染人或其他物种。但引发大流行的疾病不一定能引致很多人死亡,按目前的情况来看,癌症虽说至今无可救治,造成世界许多人口死亡却不属于大流行病,只因癌症不具传染性,所以说罗医生的说法,着实有点危言耸听。

    王院长听罢没有立刻表态,而是不断的用手指敲击的桌面,院长不说话,在场的医生都把脑袋就差缩在了肚子里,一言不发的像个鹌鹑。

    罗医生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看法,从王院长的桌上随手拣起一张病历道:“这个病人,我去看检查过,通过化验报告,我发现他的血液里的转氨晦的数值特别高,几乎快到爆表的程度,所以,我才敢断言,这是一场人为的瘟疫。”

    “人为的瘟疫?!”

    医生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很明显罗医生的话着实太过于震撼,以至让在场的人再也忍不住的吐槽,王院长眉头紧锁的沉思了良久,抬起头道:“我们去病房看看吧!”

    说句心里话,王院长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的严重,一开始他并没有会意识到问题如此的严重性,再听到罗医生的见解,他再也坐不住了要去第一线看一下。

    王院长带头,身后大约有十几人的来到住院部的大楼,最近收治的病人大多是肝癌患者,他们大多被收治在十楼的传染病区。

    刚一下电梯,王院长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连过道里都横七竖八全是病床,护士们疲于奔命的在病床旁边游走,此情此景不由让王院长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路走来,王院长看着病重的病人,在一旁陪护痛苦到麻木的病人家属,他心情无比的沉重。

    “医生,救救我家老张吧!”中年妇女扑通的跪倒在王院长的面前,双手扶着他的膝盖,痛哭的哀求道:“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王院长喝止了上前想阻止她的医生,弯下腰来,神情凝重承诺道:“你快点起来,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抢救病人的。”

    “医生,我”

    病区的病人家属纷纷地凑了上来,他们看到了医生,犹如落水者看到了稻草纷纷上前想抓牢,医者父母心,在场的医生虽说早已习惯了生离死别,可是,每每见到此情此景,都会心情无比的沉重。

    人心都是肉做的,医生也是人,他们遇到疑难杂症时,也会处于无比的自责中。

    王院长觉得胸口像有块铅块堵着,呼吸很困难,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平时的他是一个冷静的人,可是先前听了罗医生的分析,再加亲眼所见,让他再也不能默不作声。

    “我是京都医科大学的院长王院长。”王院长说话前,表明身份起来,他一表态,病人的家属眼眸里泛起了光芒,紧紧地围在他的身旁。

    陪同王院长的前医生们都很紧张,他们都怕王院长会被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给困住脱不了身,所幸的是,他们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病人家属情绪有点激动但还很有理智在听王院长的话,王院长当仁不让的当着众人的面道:“对于你们所遇到的情况,我代表院方深表道歉,对于事故的结果,我们也会彻底去查,病人,我们一定会抢救,请你们放心。”

    “有什么举措呢?我们不需要空口的承诺!”

    病人家属中有人高声质疑了一声,在场的人纷纷跟着附和,生了病的是他们最亲的人,他们都希望能够病人快点康复,可是,王院长在当众承诺,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比起说空话,病人的家属更希望医院能拿出实际行动来。

    医生也觉得奇怪,他们想不通一向稳健的院长今天怎么,好端端的当着那么多病人倒歉,这不等于坐实了,医院有过错在先嘛!

    大家各怀心事都没说话,齐唰唰的注视着王院长,他很平静的说道:“我身为院长,很能体谅你们的难处,对于你们现在的处境也是深表同情,为此,我只能说这么多,接下来,我会尽医院最大的所能,将事端给平息。”

    病人家属也好,医生也好,他们都愣愣地望着王院长,不知道该作何评价,实际上,王院长也并没有去等他们的应,拨开人群大步流星的走办公室。

    一到办公室,拿起电话就拨了起来:“严老,麻烦你能过来一趟吗?”

    严术已经甩手掌柜,基本上就是养老的状态,喝喝茶,听听小曲,安享晚年生活,接到王院长的求助电话,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挂掉电话就随手给顾全和关洪开位拨了过去,让他们一起去京都大医院。

    半个小时以后,三位中医界的泰斗都聚在了王院长的办公室,王院长也不耽搁将厚厚的病历交到他们的手上,三位老人相互传阅了一番,都大吃一惊。

    关洪诧异道:“病情都一样,到底是我们看错了,还是病历写错了?”

    他们都是医生,都明白每个人的病再如何,也不可能会是一模一样的道理,关洪会这么问也实属正常,王院长,无比认真的点头道:“我很负责的说,情况都属实,而且我也去病区看过,并向病人家属做了承诺。”

    严术三位前辈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一向性子很慢的顾全说道:“去病房瞧一瞧。”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顾全无论如何都要亲眼看到才敢下结论,王院长虽说身为院长也不敢在他们这几位前辈面前托大,二话没说就带着他们来到了病房。

    病房里护士依然很忙碌,刚给这位挂完水,就又给那位忙着换药,工作强度可见一般,严术亲自带着三位专家在病区里面转了一圈。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