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医流高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想活着就要看表现了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被搅了睡意的洛风老大不高兴哦了一声,从怀里的钱包找了一百块,随手扔给司机说了句不要找了,推开车门就下车。

    可一下车,却发现不对,清晨的薄雾还没散去,视野并不广阔,待他意识恢复之时,浑身吓了一身冷汗,也难怪他会害怕,出租车竟然将他送到京都葬坟岗。

    再一头,出租车早就没出向,洛风一个人站在乱坟岗里,望着摆列整齐,一眼望不到处的墓碑,心里有说不出的害怕。

    “真他娘的霉气,被黑车送到墓园来了。”洛风打着怵,转身就离开,还没走两步,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一头栽倒在地。

    还没开得及开口骂娘,双腿被绑的他就被绳索捆住,被绳子拖了大约有十几米远,也幸亏是在草地上拖着,要在水泥地上早就被磨得浑身是伤。

    拖得大约有十几米,洛风就觉得双腿一悬空,被拉着抬了起来,还没待他反应,整个人就已经半吊在空中,他真不知走了什么背运。

    被一个女人骂得狗血淋头不说,还被黑车司机拖到墓园,更离谱的是,不知道是谁还把他悬挂在半空中,当真他就倒霉到这个地步。

    头朝下,脚朝上,血液直往脑门上涌,洛风脸色变得通红,大喊大叫道:“救命,快来人救命!”

    大着喉咙喊了半天,除了在清晨空寂的墓园里荡着声响,连一个人影不见,喊了一会儿洛风也觉得有点累了,便不再喊了,就这样挂着晃来晃去。

    “谁来救救我啊!”洛风晃来晃去低声呻吟道。

    可是,任由他如何的呻吟,在墓园里也没见任何的人影,试想谁又会一大清早跑到墓园里自寻霉气?

    几分钟过后,洛风直觉得脑门充血,头晕眼花之时,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个身影就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待这个身影一靠近,洛风只觉得一阵阵寒气直逼过来,身上的汗毛一根一根竖起,抬起头试着想看清来人,但试了起几次也没成功,便放弃徒劳的努力,直接问道:“是谁?”

    “是我,洛门主,我们好久没见。”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钟万仇,洛风先前与他见过面,但对于钟万仇,并没敢多接触,毕竟,钟万仇太过于阴狠,洛风虽说是个小人,但毕竟不是傻瓜,对于钟万仇这类人物还是敬而远之。

    此次凭空出现,让洛风心里一阵阵发虚,他实在想不通,钟万仇好端端的为啥会出现在这里。

    “求求你,放我下来好吗?”洛风苦苦哀求道。

    这也难怪他,说起来钟万仇好歹也一个大活人,救他真的是举手之劳,洛风可不想总是很不舒服被倒挂着。

    任洛风如何哀求,钟万仇并不动手,抄着两手看着他,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他这样无动于衷,洛风可不干了,抗议道:“钟万仇,你这是在兴灾乐祸看我笑话吗?”

    “洛门主你的笑话,我还真没兴趣看。”钟万仇冷漠道:“我特意把你请来,也不是为了看笑话的。”

    洛风被他的话吓了一个激灵,头朝下大脑充血的他,明显脑子不够用,他来这里没想到是钟万仇的特意安排,怪不得一大清早就被黑车司机送到墓园,没想是被人阴了一把。

    钟万仇用他一惯如此的冷漠道:“我只向洛门主问一个问题,只要你能够老实的答我,我就放了你,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钟前辈,你尽管,只要我知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洛风求生心切,连称谓都改了过来,生怕钟万仇会找自己的麻烦。

    一大清早,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万一钟万仇要杀人灭口,找个地方把洛风给埋了,洛风越想越害怕,说心里话还真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告诉我,陈天在哪?”钟万仇问道。

    洛风一听,以为钟万仇知道他此次去天城遇到了陈天,特意将他诓骗至此,就是为了套他的话,立刻表明清白道:“钟前辈,你误会了,我与陈天素来就有仇隙,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不是问这个,我只想知道陈天倒底在哪?”钟万仇在京都寻了几天,都没能寻到陈天的影子,估猜着洛风会知道,便设计将他骗了过来。

    没想到还真歪打正着,洛风还真的知道陈天在哪里,再加上他本身就不喜欢陈天,立刻说道:“陈天,他就在天城的火神派”

    洛风心里一直记恨郝美丽的翻脸无情,这次为了能够让钟万仇相信,不惜把她也给拉下水。

    钟万仇眸光大盛,确认道:“当真?”

    “我要说半句谎话,天打五雷轰,让我不得好死。”倒挂着的洛风举手发誓道。

    “好!”

    钟万仇一抬手,一道寒光飞过,钟万仇腿弯处绑着的绳索立马断了,他整个人重重从半空中摔了下来,也幸亏,他身手还算不错,不然,当真拿脸先着地,肯定摔得个狗啃泥。

    揉了*破皮的手臂,洛风一骨碌爬了起来,正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没料到钟万仇身后唤道:“慢!”

    洛风苦着一张,没想到钟万仇还不放过他,哭丧着脸扭过头:“钟前辈,还有何吩咐。”

    钟万仇一向独来独往,身旁连个端茶倒水的小厮都没有,瞧着洛风还算机灵,便有了打算道:“洛风,你愿意加入我的门下吗?”

    洛风差点没把眼珠都给瞪出来,好歹他也是一派之主说了算的角色,这可倒好,钟万仇竟然口口生生要他加入自己的门下,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

    刚想开口拒绝,嘴巴刚一张开被钟万仇眼疾手快喂了一颗药丸,这颗药丸入口即溶,顺着洛风的喉咙,直接钻进他的肚子里。

    “五毒散,味道如何?”钟万仇笑吟吟道。

    洛风脸色大变,他当然听说过五毒散,无色无味的药丸剧毒无比,如果没有解药,那么,三日之后便会浑身发痒,七日之内就被皮肤发生溃烂,一个月就会肠穿肚烂而死,死状极期恐怖。

    “前辈,你到底想干什么?”洛风被五毒散吓破了胆,虽说明知道有一万个不可能,还是忍不住向钟万仇讨要解药道:“还是望钟前辈不要开这种玩笑。”

    钟万仇冷冷一笑道:“洛风,你现在愿意吗?”

    洛风愣了一愣,很快,叹了一口气道:“以后,全听钟前辈差遣,鞍前马后,再所不辞。”

    钟万仇心满意足的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扔给洛风道:“这颗药丸,能管你三个月安然无恙。”

    “这”洛风心里将钟万仇全家上下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遍,脸上却是没敢露出半点分毫,看了一眼手里红色小药丸,生怕钟万仇瞧出他的犹豫改了主意,一口将药丸吞了下去。

    钟万仇心满意足点头道:“这样就对了。”

    洛风脸上堆着笑,心里直琢磨着,去一定要争分夺秒的研究出解药,以免日后受钟万仇的钳制,可没想到钟万仇像看透了他的心思,笑道:“洛风,我给你的五毒散,除了我,没能任何人能够解,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洛风脸色一寒,他万万没料到钟万仇有读心术,能够将他心中所想看得通通透透,嘴角抽搐了半天,顿时尴尬不已。

    “好了,现在我们就鬼医派,召集门人,然后再去找陈天算账。”钟万仇俨然就是鬼医门的门主,一下子就把洛风放在一边。

    洛风万万没料到,自己倒霉到被钟万仇连招呼都不打就夺了门主之位,他还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真的是苦笑不已,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给我跪下。”钟万仇居高临下的命令道。

    洛风受制于形势,只好认命的跪了下来,匍匐在钟万仇的脚下,钟万仇也没客气,抬腿踩在洛风的头上,稍稍一用力就将他生生按在地上。

    要换以往别说是踩,就是碰洛风的脑袋一下,他也会跟那人拼个你死我活,吵得天翻地覆,可是,这次却是不同,他不但没有任何脾气,也只能任由钟万仇踩在他的脑袋上,没有任何办法,一副甘于听命的样子。

    “这就对了。”洛风的顺从让钟万仇很满意,嘿嘿的笑了两声表扬道。

    洛风肺都快气炸了,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好任由着钟万仇肆意妄为,无可奈何的奉承道:“钟门主,千福永享寿与天齐。”

    “没想到,你家伙还蛮会拍马屁的嘛。”钟万仇很是受用点头赞张道。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一个人在底层挣扎越久,站在高处时就越会盛气凌人,钟万仇便是很好的明证,看到洛风如此顺从的样子,他真的很高兴,把脚从洛风的头上挪开,格外开恩道:“你起来吧!”

    灰头土脸的洛风虽说很不爽,可是,受制于人的他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好陪着笑脸道:“谢谢,钟门主手下留情。”

    “废话少说,以后想活下去,就要看你表现了。”钟万仇哈哈大笑道。

    洛风死盯着钟万仇那张得意忘形的脸,他恨不得上前抽上两巴掌,只可惜,他不敢,非但不敢,甚至连句重话都不敢说,还一个劲陪着笑脸,像一只狗般的活下去。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