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死神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红尘投降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其实,彩色霹雳的威胁虽然大,但是红尘魔祖却还依旧有办法应付,毕竟离的还远。

    事实上,真正让他感到绝望的,还是毁灭魔祖所凝聚而成的小球。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位佛祖所设下的时间禁锢正在逐步被突破,这颗象征死亡和毁灭的小球,正在缓缓的,坚定不移的膨胀着。

    而是一旦要是让它突破禁锢,全面爆发开来,嘿嘿,毁灭魔祖的自曝,其实那么好玩儿的?

    近在咫尺的红尘魔祖别说已经身受重伤了,就算是他全盛时期,都肯定会被炸成灰烬,连毛都找不到一个根!

    面对这恐怖的威胁,红尘魔祖也有些急眼,几乎是不遗余力地推动滚滚红尘,誓死要打开一个缺口。

    但是可惜,红尘魔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想要突围的想法根本就是个笑话。

    如果红尘魔祖是处于全盛时期,方烈的混元无极大阵根本困不住他,一旦红尘魔祖拼上老命,最多片刻时间,红尘魔祖就能打开缺口,逃之夭夭!

    但是现在,红尘魔祖失去了本命道契,神魂遭遇重创,一身实力仅剩下三成左右,你这样的实力想打破方烈的混元无极大阵,那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或许还有一点成功的希望,可花费的时间也绝对要动辄以年月来计。

    但是红尘魔祖显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最多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毁灭魔祖的自曝之力就会冲破两位佛祖的禁制,全面爆发开来,首当其冲的红尘魔祖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面对如此绝境,万般无奈的红尘魔祖只能猛然收回自己的本命至宝,滚滚红尘,转而压向那颗要命的小黑球!

    红尘魔祖虽然不是很精通时间道法,可毕竟是接触过时间法则的道祖,在时间一道上也有很精深的造诣,完全可以借助本命法宝的无上威能,增加两位佛祖的时间禁锢之力。

    在红尘魔祖的全力施为之下,两位佛祖的禁锢之力暴增十倍不止,瞬间就将毁灭魔祖的自曝给压制下来!

    之所以两位佛祖的禁锢之力,都不如红尘魔祖厉害,是因为两位佛祖根本就没在这里,仅仅只是随手打了一道神符而已,力量自然有限。

    可是红尘魔祖则不然,他不仅亲身在此,而且还消耗本源,全力推动了本命法宝的力量,所以才能做到这一步。

    然而,尽管危机被暂时解除了,红尘魔祖却一丝高兴的心情都没有。

    因为红尘魔祖知道,他的这个做法其实仅仅只是饮鸩止渴,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导致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要知道,毁灭魔祖的自曝之力可是非常恐怖的,想要压制它,就必须时时刻刻都消耗海量的法力,红尘魔祖就算是再强,甚至恢复到全盛时期,也绝对不可能永久禁锢毁灭魔祖的自曝之力。

    在这种情况下,每时每刻红尘魔祖都在消耗海量的法力,而且还无法得到有效的补充,也就是说,红尘魔祖其实是在不停的虚弱着。

    一旦红尘魔祖的法力消耗完毕,就必须燃烧本源,否则的话,依旧会被毁灭魔祖的自爆炸死。

    而这就形成了一个等死的局面,可他却还偏偏不得不如此,谁叫他没办法逃走呢!

    到了这个地步,红尘魔祖也清楚的知晓,他可以说是已经陷入了绝境,至少依靠他自己的力量,是没办法逃走的,现在,对他来说,唯一的生机,反而落到了方烈身上。

    于是乎,红尘魔祖再次露出自己那副慈眉善目的神情,笑呵呵地对方烈道,“方烈小友,你不用担心,毁灭魔祖的自曝之力已经被我禁锢住了,至少暂时来说你是安全的!”

    听见这话,方烈好悬没晕过去,他忍不住哭笑不得的说道:“你明明是在救自己的老命,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反而像是你在舍命救?似的?咱们两个有这么深的交情吗?”

    “哈哈!”红尘魔祖丝毫不以为许的大笑道,“现在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旦让这东西自爆开来,我们都会死,谁也跑不了,所以我这此就是在救你,你身为堂堂,正道人士,应该不会赖账吧?”

    要是换个迂腐的家伙,说不定还真会背红尘魔祖给忽悠了,但是,方烈却显然不是这么傻的人,他直接冷笑一声,说道:“我当然不会赖账,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这个帐,我又没求你救我?有本事你就放开它,我还巴不得见识一下魔祖自曝会是什么样子呢!”

    “你~”红尘魔祖顿时就被气了个半死,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情,有些无奈的道:“算了,我认栽了,你以区区混元之身,就让我这个堂堂天子号第一大魔头俯首认输,也绝对算得上是天下第一份儿了,足以让你骄傲自豪一辈子!”

    听了这话,方烈没有丝毫骄傲的意思,反正起眉头来,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哪里有什么意思?我就是向你投降,认输啊!”红尘魔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我已经投降了,你作为名门正派,就应该保护我的安全,你们可是常说要优待俘虏的!”

    方烈顿时有些傻眼,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道:“你堂堂天子号第一大魔头,怎么说投降就投降了?你在逗我呢!”

    “没有,绝对没有,你看看现在的形势,我不投降就得死,可我还没活够呢!”红尘魔祖信誓旦旦的道:“咱们可以按照以前的老规矩,举行投降仪式,我会发下心魔大誓,接着你派个分身过来,在我的识海之中种下禁制,然后就赶紧带我走呗!我可是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个~”方烈听见这话,就顿时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要知道,红尘魔祖可是活了几十亿年的老怪物,天下排名第三的强者,就算实力大损,也拥有极高的价值。

    首先就是他满脑子的奇闻异事,堪称是仙界的活字典,有他在,方烈不知道可以在仙界获得多少奇遇,而且还可以知道很多秘闻。

    尤其是红尘魔祖安插在各个仙剑宗门的密探,其中很多都身居高位,获得了不少秘密。

    掌握了这批人,无论是用来做人情,还是暗算一些敌对宗门,都可谓是轻而易举。

    另外,红尘魔祖本身也是一大战力,虽然已经不是道祖级别的高手,却也绝对拥有和道祖一战的实力,完全不是普通的天尊可以比拟的。

    一旦要是红尘魔祖彻底归降,那么剑天尊的天下第一天尊名头,只怕就要让位给他了。

    剑天尊就算是再强,也只是天尊而已。而红尘魔祖不仅是曾经的道祖,而且还是最强的那一批道祖,即便是打落到天尊境界,也绝对是强到离谱的那一类。

    而就在方烈犹豫的时候,红尘魔祖又开始蛊惑道:“方烈,你要是可以接受我的投降,不仅可以得到我这样一个天字号,第一大打手,还可以得到我麾下天字号第一大密探组织的效忠,而且还可以获得我的大半宝藏,估计也可以称得上天字第一大宝藏!”

    方烈闻言,立刻就冷笑一声,说道:“你的老巢都被我超了,还有什么宝藏可言?吹牛也得有个限度吧?”

    “哈哈!”红尘魔祖闻听此言,却忍不住哈哈仰天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红尘魔祖便笑眯眯地说道:“岂不闻狡兔三窟?老头子我活了这么多年,又岂能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处?尤其是那个所谓的,魔族祖庭,竟然是三家联手布置,简直可笑。你觉得我们这些老魔头会互相信任吗?难道我就不担心在我离开的时候,老家被他们偷了?”

    “嗯?”听到这儿,方烈忍不住说道:“难不成你们的宝贝都在其他的地方?”

    “那是自然,祖庭里自然也有一些宝贝,不过都是我们看不上的,以及必须在祖庭里孕育的宝贝,这些都用来充门面的东西。”红尘魔祖肃然道:“而我们真正的宝藏,都分散隐藏在外面,或许每一处的数量不是很多,但是质量却绝对是一等一的。而且他们加起来的话,嘿嘿,不是老头子自吹,单以敛财的手段而言,我们这些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的老魔头,可是比你们正道人士要强的太多太多了!怎么样?心动了吧!”

    “心动又有什么用?”方烈却冷笑一声,说道:“我根本不相信你诚心投降,你无非就是想骗我放你出去,然后你就可以把我当白痴一样宰掉了!哼,你觉得我会这么傻吗?”

    “怎么可能?”红尘魔祖急忙高声叫喊道:“我可是要发下心魔大誓的!”

    “你们魔道有无数手段,可以毁灭誓言,别以为我不知道!”方烈冷笑道。

    “那识海的禁制呢?”红尘魔祖继续叫道:“我愿意放开识海,任凭你在我的神魂上设下无数禁制,难道这样还不能表明我的诚意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