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平客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太平客栈》正文 番外十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一会儿,神殿武士带着十余名戴着镣铐的“祭品”登上了法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些人脸上同样戴着面具,不过与祭司们的面具不同,“祭品”面具上的表情更显卑微。

    ;;;;;;;;武士们将这些“祭品”带到法台中央,迫使他们跪下,然后祭司们开始围绕着这些“祭品”转圈、舞蹈、吟唱、祈祷。

    ;;;;;;;;周围随之响起古老乐器的声音。

    ;;;;;;;;再有片刻,观看的数以千计的人,也同声祈祷。

    ;;;;;;;;颜飞卿可以感受到,那些“祭品”的魂魄其实处于一种十分茫然的状态之中,浑浑噩噩,失魂落魄,并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处境当中。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祭司们仪式完毕,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长刀,动作极为熟练地剖腹剜心。

    ;;;;;;;;整个过程中,“祭品”们没有任何反抗,就如待宰的牛羊,甚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反倒是观看的人群欢呼起来。

    ;;;;;;;;颜飞卿见此情景,面沉如水。

    ;;;;;;;;他能看到许多普通人看不到的景象。

    ;;;;;;;;一个个虚幻的灵魂正在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吞噬,流淌的鲜血也迅速丧失了所有的灵性和活力,变成污血。

    ;;;;;;;;这让他想起了当初的五魔教主张禄旭,同样需求生魂。只是张禄旭位于中原,处于三教的眼皮子底下,只能通过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收集生魂,而这些古仙们在远离中原的情况下,直接光明正大地夺取生魂,还要冠以祭祀的名头。

    ;;;;;;;;颜飞卿没有出手救人的意思,且不说小不忍则乱大谋,就算他想救,仅凭他一个人也没这个本事。

    ;;;;;;;;接着颜飞卿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些神殿祭司的身上,他们身上同样有着神力的涌动,多半是来自于古仙们的赐予,只是并不算多,看来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颜飞卿没有等到整个血祭仪式结束,提前转身离开。

    ;;;;;;;;……

    ;;;;;;;;在这座蛮荒神殿内部深处有一座祭坛,一尊高大的女子雕像站立在祭坛中央,面南背北,女子手中持有一根骨杖,杖身上盘踞着一条吐着长信的黑蛇。

    ;;;;;;;;一个祭祀正在神像前虔跪拜。

    ;;;;;;;;忽然,祭坛上的神像活了过来,无数古老晦涩的声音仿佛穿过时光长河降临到此地,好似是无数人的呐喊,又似是在齐声吟唱。

    ;;;;;;;;在神像的背后,隐约可见一座黑沉沉的大山,山上又有许多影子。

    ;;;;;;;;黑色的雾气随之弥漫开来,使得神殿之中格外诡异。

    ;;;;;;;;正在跪拜的祭司惊喜无比,更为虔诚地赞美神灵,五体投地,等候神灵的旨意。

    ;;;;;;;;片刻后,一个幽沉的声音响起:“一个魔头出现在城中,他将带来灾祸,你们要找到他,想办法驱逐他,杀死他,使他不能侵害城池。”

    ;;;;;;;;“谨遵旨意。”祭司的双手掌心朝上,额头仍旧紧贴地面,恭敬地回答道。

    ;;;;;;;;神殿中的声音渐渐退去,再有片刻,弥漫的黑雾也消失不见,神像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祭司这才站起身来,转身向外走去。

    ;;;;;;;;与此同时,其他几座神殿之中,也陆续降下了类似的神谕。

    ;;;;;;;;各大神殿中的武士们在祭司的带领下,四下出击,开始盘查城中的可疑之人。

    ;;;;;;;;若论单打独斗,七名伪仙中无一人是颜飞卿的对手,可就像当初开明六巫联手抵抗陆吾神一般,人数上的优势可以弥补境界修为上的不足。

    ;;;;;;;;七人也如开明六巫那般在城中设下了阵法,所以当颜飞卿进入城中的时候,他们便察觉到了颜飞卿的存在,只是他们无法准确找到颜飞卿的具体位置,只能用这种办法逼迫颜飞卿现身,普通的武士和祭司无法威胁到颜飞卿一丝一毫,可如果颜飞卿选择出手,那么他们就能立刻锁定颜飞卿的准确位置。

    ;;;;;;;;七人的真身并不在城中,不过他们可以通过城内的七座神殿降临此地,这是神仙特有的手段,需要香火愿力,却是其他长生之人不能比拟的。

    ;;;;;;;;颜飞卿十分谨慎,他通过箓牒进入了天星观躲避。

    ;;;;;;;;这份箓牒是祖庭那边亲自伪造,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破绽可言。

    ;;;;;;;;虽然天星观无力掌握整个城池,但它却是大玄朝廷和道门的象征,其余神殿之人还不敢贸然闯入天星观当中,那无异于杀官造反,会引来大玄朝廷和道门的报复。

    ;;;;;;;;不过颜飞卿也没有在道观中表露真实身份,更不曾召来此地道观主事询问城中情况,只是如一个普通游方道人一般,在道观内挂单歇息。

    ;;;;;;;;颜飞卿来此之前,就对此地做了大量的研究,朝廷派出的二十余名青鸾卫,还有道门先后派出的十余名弟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已经很说明问题。这座天星观能够在城中立足,恐怕是少不了“和光同尘”四个字。

    ;;;;;;;;不过世上的事情,从来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古仙们不断渗透道门,道门自然也会渗透古仙,而且道门开出的价码足以让古仙们动心,毕竟道门已经代替儒门成为天下正统,有足够的底气许诺。

    ;;;;;;;;这正是颜飞卿此行的主要目的。

    ;;;;;;;;颜飞卿在城中观察了大概三天的时间,待到城中风声过去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开天星观,进入到一座以月亮为标志的神殿之中。

    ;;;;;;;;按照西域人的说法,这是月神的神殿,不过对于中原人来说,月神又有另外的名字。

    ;;;;;;;;太阴真君。

    ;;;;;;;;神殿中的武士和祭司没有任何察觉,颜飞卿以“太阴匿形符”畅通无阻地来到神殿的核心位置。

    ;;;;;;;;此处只有一尊女子雕塑,面如满月,宝相庄严,是个中年妇人的模样。

    ;;;;;;;;颜飞卿向雕像行礼道:“晚辈颜飞卿见过月宫黄华素曜元精圣后太阴元君。”

    ;;;;;;;;太阴真君又叫月光娘娘、太阴星主、月姑。在道门中的全称是:“上清月府黄华素曜元精圣后太阴皇君”或“太阴元君孝道明王灵宝净明黄素天尊”,故而颜飞卿有此称呼。

    ;;;;;;;;话音落下,一道清冷月辉凭空落下,化作一道门户。

    ;;;;;;;;颜飞卿没有犹豫,径直走入门户之中。

    ;;;;;;;;转眼之间,颜飞卿已经置身于一片宫殿之中,此处宫殿浑然不似人间宫殿,晶莹剔透,好似水晶筑成,色泽略显暗沉,又闪烁着淡淡荧光。玉桥之下是星河流淌,宫殿之间有桂树成林。脚下非云非雾非水,好似星光凝结成冰,又好似琉璃玻璃铺地,让人难以分辨,可倒映人影。头顶是一片浩瀚星空,星辰不知其数,太阳遥遥,不见太阴。

    ;;;;;;;;正中主殿悬挂竖匾,以铭文上书“广寒”二字。

    ;;;;;;;;广寒宫。

    ;;;;;;;;与此同时,颜飞卿身上的伪装也被月辉剥落,显露出真容,在道门众多男子之中,颜飞卿可称得上姿容第一,真正的美男子。

    ;;;;;;;;一个由月辉形成身影自广寒宫中缓缓走出,开门见山道:“大真人此来,不怕羊落虎口吗?”

    ;;;;;;;;颜飞卿微微一笑:“诸位前辈所求,我素有所知,不过是飞升离世,这才大肆攫取香火愿力。与我道门为敌,也只是因为道门不许诸位随意立教称神。我们之间并无化解不开的仇怨,也无不可调和的矛盾,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太阴真君沉默了片刻,说道:“那就请大真人说明来意吧。”

    ;;;;;;;;颜飞卿道:“我奉大掌教的谕旨,全权处置此事,我也可以代表大掌教许诺,只要真君愿意重归道门,那么我们可以帮助真君飞升离世。”

    ;;;;;;;;漫天月光轻微闪烁了一下,显示出太阴真君的心情并不平静。

    ;;;;;;;;太阴真君轻声问道:“为什么是我?”

    ;;;;;;;;颜飞卿早有准备,说道:“第一,真君本就是道门神祇。第二,我观真君气象,并未沾染血色业力,可见真君未曾接受血祭。第三,大掌教与真君也是有过一段缘分的,大掌教曾通过紫霄宫神游真君的广寒宫。道门乃至整个中原,都无力奉养如此多的古神仙,如果非要选择一位,为什么不选一个故人呢?”

    ;;;;;;;;太阴真君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既然大真人以诚待我,我自然也以诚对待大真人,大真人请看。”

    ;;;;;;;;太阴真君伸手一指,广寒宫的极远处又显现出一处所在,这是另外一位古神仙的神国所在。

    ;;;;;;;;颜飞卿凝目望去,却见那方神国之中,有一座黑沉沉的大山雄立于天地之间,遮蔽了大半个天幕。

    ;;;;;;;;“那是……”颜飞卿有些不太确定,“灵山?”

    ;;;;;;;;太阴真君淡淡道:“灵山洞天已经破灭,那是巫罗在神国中重建的灵山。”

    ;;;;;;;;颜飞卿没有收回视线,他看到在灵山的上空堆积着无数火云,就像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连接成一片无边无际的火海。

    ;;;;;;;;赤云压城城欲摧。

    ;;;;;;;;颜飞卿是第一次见到此等景象,沉声道:“这就是佛门口中的业火吗?”

    ;;;;;;;;“是。”太阴真君道,“上古巫神,本就生于荒蛮,她们最是能够承受血祭的后果,所以如今巫罗的力量最为强大。”

    ;;;;;;;;颜飞卿缓缓摇头道:“饮鸩止渴。”

    ;;;;;;;;太阴真君道:“正是如此,不过腐朽的力量也是力量,大真人不可小觑。”

    ;;;;;;;;这让颜飞卿想起了龙老人曾经驾驭的龙气。

    ;;;;;;;;龙老人取自北龙的龙气与大魏国运息息相关,大魏国运摇摇欲坠,这龙气便随之腐朽衰败,如毒药一般,论起阴损毒辣之处,便是“逍遥六虚劫”也不能相比。

    ;;;;;;;;当初李玄都硬接龙气之后,脸上显现灰败之色,不得不运转“逍遥六虚劫”勉强化解。只是这龙气乃是天下最为阴毒之物,只有一劫地仙的不坏金身才能勉强抵挡,“逍遥六虚劫”固然玄妙,却也只是勉强压制缓解,不能彻底化解。

    ;;;;;;;;看来巫罗的血祭却是与龙老人的龙气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