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平客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太平客栈》正文 番外十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玄都早在十多年前就曾见过“七禽五火扇”,那时候他还只是天人造化境的修为,被地师强行带入玄都之中,遇到了一个手持宝扇的道姑,可以掀起滔天烈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道姑便是“七禽五火扇”上生出的精灵,已经可以化作人形,更在其他仙物之上,李玄都将此仙物送出,可见其诚意。

    ;;;;;;;;澹台云也是守诺,很快便率众离开西域,继续往西。

    ;;;;;;;;不过还有一部分澹台云旧部,不愿离开,在澹台云的默许下,降了道门和大玄朝廷。

    ;;;;;;;;李玄都没有为难这些人。

    ;;;;;;;;不过西域的争斗并未因为澹台云的离去而结束,反而是刚刚开始。

    ;;;;;;;;仅仅是萨满教,当然无法与道门抗衡,不过随着古神仙们的回归,局势又变得复杂起来。

    ;;;;;;;;西域占地广阔,形势极为复杂,虽然以西域佛门为主,但也掺杂了其他教派,甚至不乏邪教之流。

    ;;;;;;;;西域多的是行商、马贼,不似中原那般以种田的百姓为主。

    ;;;;;;;;这里是最容易发展信徒的地方。

    ;;;;;;;;只是信徒的信仰并不牢固,也许今天还信佛祖,明天就改信长生天,待到道门进入西域之后,再信太上道祖,甚至同时供奉几尊神佛的也有。

    ;;;;;;;;不过对于众多古神仙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问题,他们本也没想着建立什么万世不移的香火传承,只想着在最短时间内大肆收割一波香火愿力,然后便一走了之。西域这种地方,反而更好。

    ;;;;;;;;于是大批古神仙进入了西域,在世称神,大肆传教,使得本就复杂的西域形势愈发复杂。

    ;;;;;;;;这恰恰触犯了儒门的忌讳。

    ;;;;;;;;儒门成为天下正统之后,订立了一条规矩,不可在世称神。

    ;;;;;;;;什么叫不可在世称神?

    ;;;;;;;;那就是人死或者离世之后,被塑造成神灵是可行的,但是不能活在人间的时候就自称神灵。

    ;;;;;;;;如果有人聚众开宗,号称教主,宣扬自己等于神的存在,在世称神受人膜拜,那便是邪教。

    ;;;;;;;;正因如此,后来理学一派兴起时,甚至不以至圣先师为神,而是硬造出了一个所谓“天理”,与道门的“道”,颇有几分相同之处。

    ;;;;;;;;及至后来,道门也逐渐认同了儒门的观点。

    ;;;;;;;;这也导致了神仙越来越少,神道一途几乎断绝。

    ;;;;;;;;不过神道中人也想出了一个办法,那便是作为从属来赚取香火愿力。

    ;;;;;;;;说得更直白些,就是自称神使。如果是道门之人,就假托太上道祖之名,自己作为太上道祖的使者弟子传教,以此赚取香火愿力。

    ;;;;;;;;严格说起来,当年天师教便是如此起家,祖天师借着太上道祖的名头吸引信众,因为太上道祖不在人间,大部分香火愿力反而是落入了祖天师的手中,只是祖天师最终没有选择神道一途罢了。

    ;;;;;;;;这算是一条正途,佛门中人也是如此,唯一的缺点是见效太慢,比地仙、人仙、鬼仙慢慢修炼也快不了多少。

    ;;;;;;;;古神仙们自是不肯如此,而且他们已有神名,借他人之名哪里比得上直接用自己的名字便利?

    ;;;;;;;;如此一来,古神仙们与道门的矛盾愈发不能调和,儒门也站在了道门这一边,虽然儒门无法将手伸到西域,但能凭借着深厚的根基在中原大肆破除淫祠,也算是卓有成效。

    ;;;;;;;;只有三教之中的佛门态度暧昧,并未与儒道两家立场一致。

    ;;;;;;;;太平十二年,经过两年的时间,大玄朝廷初步将部分西域纳入版图之中,重新设立西州都护府,道门也随之在西域设立西域道府。

    ;;;;;;;;不过大玄朝廷和道门也仅仅是在名义上掌控了西州而已,底层仍旧是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以前的时候,都说皇权不下县,仅仅到县令一级为止。可如今的西州,大玄朝廷的掌控之力只能堪堪到府一级,只能说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反对大玄朝廷的统治。

    ;;;;;;;;在这种情况下,古神仙在此兴风作浪,许多西域的权贵人物也成为古神仙们的隐秘信徒,为大玄朝廷和道门打击古仙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时间转眼来到太平三十五年。

    ;;;;;;;;西域的情况较之二十年前,仅仅是略有好转。

    ;;;;;;;;这一年,正一道大真人张鸾山卸任了大真人之位,决意避世清修。道门在玄都为张鸾山举行了盛大的仪式。

    ;;;;;;;;也是在这一年,刚刚跻身长生境不久的颜飞卿接替师兄成为新的正一道大真人。在此之前,他一直和妻子苏云媗负责南海的商贸,并不参与到道门的对外作战之中。

    ;;;;;;;;李玄都与这位好友深谈多次,希望他能负责鬼神事宜,与掌管人间事宜的李太一,共同解决困扰道门多年的古仙问题。

    ;;;;;;;;颜飞卿几经研究之后,认为西域是重中之重。

    ;;;;;;;;于是太平三十六年,颜飞卿第一次踏足西域。

    ;;;;;;;;不过颜飞卿不是以大真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前往楼兰城巡视,而是伪装成一个老人,以游方道人的身份随着一支商队,绕过最为繁华的楼兰城,前往西域深处腹地。

    ;;;;;;;;道门对于这里的掌握十分薄弱,也是古仙们肆虐比较严重的地方。

    ;;;;;;;;随着商队逐渐深入曾经的西域,如今的西州,绿色渐少,黄沙渐多,一眼望去,尽是戈壁残丘,难以耕作,山口之间,风沙呼啸。

    ;;;;;;;;在天可汗的时代,边塞诗人层出不穷。待到后来,丢了西域,便难得一见。

    ;;;;;;;;商队的首领看了眼跟在商队中的游方道人,头发花白,脸上皱纹丛生,身子也是干瘦,十分不起眼,对身旁的护卫头领说道:“实不知这样一把年纪,还要出塞做什么,就不怕葬身万里黄沙之中,没法落叶归根?”

    ;;;;;;;;商队的护卫头领与商队的首领是多年的老交情了,摇头道:“说不定是去昆仑的。”

    ;;;;;;;;这便是很有意思的事情,道门的祖庭在昆仑,可道门的主要势力却都在中原,包括三大真人的道场也是如此。如此一来,道门固守昆仑不难,想要整合西域,还是要从中原调派人手。

    ;;;;;;;;再有就是,西域太过广阔,甚至中原与极西诸国之间的地域都可以称之为西域,大玄朝廷所占领的西州尚且不足半数。浩浩荡荡五千里昆仑,在广阔西域之中,也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以道门有限的人手,能够把守五千里昆仑已经颇为不易。

    ;;;;;;;;正在两人说话间,那名极为苍老的游方道人朝两人走来。

    ;;;;;;;;两人都止住了话头,如今道门势大,他们少不得要在表面上尊一尊这位持有道门箓牒的游方道人。

    ;;;;;;;;道人与两人见礼之后,开口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有劳两位这一路的照顾,今日老道便要告辞了。”

    ;;;;;;;;商队首领有些意外,自然是一番挽留。不过游方道人还是谢绝了商队首领的热情留客,独自走入茫茫风沙之中,最终消失不见。

    ;;;;;;;;游方道人正是颜飞卿,在这一路上,他跟随商队见识了西域各地的情况,心中大感忧虑。不得不说,西域的情况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

    ;;;;;;;;古仙、佛门、萨满教,虽然不敢在明面上对抗道门,但在暗中,却是小动作不断。

    ;;;;;;;;颜飞卿离开商队之后,深知此地已经进入古仙的注视范围,虽然古仙们跌落境界,但各种神通还在,其中许多玄妙之处,就是长生之人也不能小觑,更不能以普通天人境大宗师视之。

    ;;;;;;;;于是颜飞卿就以正常人的脚力徒步行走,渴了饮水,风沙来了便觅地躲避风沙。如此走了大概三天,颜飞卿终于来到了疏勒城。

    ;;;;;;;;疏勒城是西域车师国境内的一座城池,位于大雪山北麓,傍临深涧,地势险要,扼守大雪山南北通道。

    ;;;;;;;;早年时只是一座军事要塞,经过多年的扩建之后,纵然比不上楼兰城,也是一座颇为繁华的城池。

    ;;;;;;;;如今的城池之中,有着九处庙宇、神殿、道观。

    ;;;;;;;;首先便是西域佛门的伽蓝宫,供奉大日如来和东来佛祖。

    ;;;;;;;;其次是刚刚修建不久的道门天星观,供奉太上道祖,只是相较于根基深厚的佛门,颇有些摆设花瓶的意思。

    ;;;;;;;;除了佛道两家之外,便是降临的诸位古神古仙了。

    ;;;;;;;;七位古仙在此设立了祭祀场所,可见神光闪耀。

    ;;;;;;;;颜飞卿没有立刻入城。

    ;;;;;;;;凭借着长生之人的神识,他感觉到了七位古仙的虚弱。

    ;;;;;;;;这些古仙大多与天宝九年的巫咸相差无多,高于普通天人造化境大宗师,又低于长生之人,甚至无法与幽冥谷中的张禄旭相比。

    ;;;;;;;;但是,他们毕竟是真正踏足过长生境界的,或者说,此时的他们不应称之为跌落境界,而是重伤,只要养好了伤,境界自然就恢复了,不存在门槛一说。

    ;;;;;;;;颜飞卿毕竟不是李玄都,他没有把握以一己之力对付七位古仙,也无意一开始就和他们冲突,他打算先观察一段时日。

    ;;;;;;;;便在这时,城中忽然传来一阵血腥气息。

    ;;;;;;;;这种气息并非真正的气味,而是类似于杀气的无形之气。

    ;;;;;;;;颜飞卿有些惊讶,快步向城中走去。

    ;;;;;;;;疏勒城已经在名义上臣服大玄朝廷,所以在颜飞卿出示箓牒之后,城门守卫便很痛快地放行,甚至没收半个铜钱。

    ;;;;;;;;颜飞卿入城之后,发现这里精通中原官话的人不在少数,随便找人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原来是城中在举行血祭。

    ;;;;;;;;颜飞卿更为震惊,因为血祭只在上古巫教的时代流行,道门击败巫教之后,很快便废除了血祭,在中原大地,任何血祭行为,都会被视为邪教。

    ;;;;;;;;没想到在这偏远之地,竟然有人又恢复了此等野蛮手段。

    ;;;;;;;;颜飞卿随着人流走去,在一座充斥着蛮荒气息的神殿前,见到了马上就要举行的血祭仪式。

    ;;;;;;;;高搭法台,戴着面具的祭祀,还有锋利的长刀,倒像是一座刑场。

    ;;;;;;;;颜飞卿站在人群之中,面沉如水,陷入沉思之中。

    ;;;;;;;;“这些古仙已经如此迫不及待了吗?仅仅收割香火愿力还不够,还要以血祭加速自己的恢复速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