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魔囚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卷一:我的战争!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相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惊呼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如果仅仅是一个普通人,或许还没有什么,但是,发出惊呼的可是‘守护者’的首领‘令’!

    那个传闻中‘魔女’继承者,实力位于巨大城市巅峰的‘令’。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自认为的强大,在某些强大面前……”

    “真的是不值一提。”

    ‘掮客’则是笑着说道。

    那笑声中充斥着轻蔑感。

    然后,‘掮客’指着周围,他一字一句的说道:“绝对安全的房间?开什么玩笑,只不过是一间囚笼罢了!”

    “而在这个小囚笼外,还有着一个大囚笼。”

    “它们的存在,只会一层层束缚着我们的自由,只会让我们沦为……”

    “奴隶!”

    掷地有声的话语中,‘掮客’的目光看向了‘守护者’成员的两大监管使和八位巡察使,以及诸多的‘守护者’成员,他露出的眼中,再次浮现了一种嘲弄的笑意。

    “你们知道‘守护者’的真相吗?”

    “你们想知道吗?”

    “住口!”

    回过神的‘令’打断了‘掮客’。

    这位‘守护者’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冷笑道。

    “你又在卖弄你的小聪明了。”

    “你以为大家会听你的吗?”

    “你这个大人的背叛者!”

    ‘令’说着就抬起了手。

    然后,重重落下。

    顿时,八位巡察使就直直的冲向了‘掮客’。

    “在死亡后,好好忏悔吧!”

    ‘令’这样说道。

    对于自己手下的八位巡察使,‘令’有着相当的信心。

    别看‘掮客’带来了数百人,但大都是一些资深玩家罢了,入阶者只有其中不到十分之一的数量,而八位巡察使,则是入阶者中的佼佼者,面对普通入阶者几乎是秒杀的程度。

    锵!

    ‘剑之巡察使’李最先拔剑,剑气延绵数十米!

    嗡!

    空气嗡鸣的颤抖声中,一柄长枪带着一点寒芒似要洞穿了空间,直刺‘掮客’。

    嗖嗖嗖!

    破空声中,成百支箭矢当头落下,将‘掮客’的退路彻底的封死。

    呼!

    烈焰凭空而生,劲风随之吹起。

    风助火势,火借风威。

    一道锥形的烈焰,向着‘掮客’蔓延而去。

    ‘掮客’无法躲闪。

    不仅是他脚下的地面突然深陷,而去陷坑中还出现了一层凝结的冰霜,将他牢牢的束缚在那里。

    前后左右。

    天空、脚下。

    都被攻击覆盖了。

    基本上是避无可避。

    最重要的是,这些看似简单的攻击,不仅配合紧密,而且威力也是超乎想象。

    “保护大人!”

    数个‘反抗者’联盟成员高喊着,身上闪烁着入阶级别的防御力场就挡在了‘掮客’面前。

    但是

    噗、噗噗!

    就好似是纸糊的一般。

    这几个人仅仅是接触到那道剑气后,就被切割了。

    甚至,连一丁点儿的阻碍作用都没有。

    唯一的用处就是剑气在触碰到他们时,爆发出了那近乎4阶的威势!

    ‘剑之巡察使’是几近4阶的强者。

    那与他平起平坐的那七位?

    自然是相同的强者。

    要面对八位几近4阶的强者,‘反抗者’的普通成员一下子心中发紧。

    他们知道面对的‘守护者’是什么样的组织。

    可这样的知道和真正意义上的面对却是不同的。

    就算是那些精锐骨干成员也是这样。

    唯有‘掮客’保持着之前的姿态。

    甚至,连话语都没有停下,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样的攻击一般。

    “怎么?”

    “想要杀人灭口?”

    “果然是‘令’你的作风啊。”

    ‘掮客’感叹着。

    而在这时候,‘枪之巡察使’的长枪已经超过了那道剑气,枪尖即将要点在‘掮客’的喉咙上。

    这个距离几乎是必死的距离。

    ‘枪之巡察使’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意。

    他并不认为他能够杀死鼎鼎大名的‘掮客’。

    但只要能够伤到对方就是好的!

    即使是一点轻伤也算!

    要知道,他的长枪,可是特殊的,只要被他的长枪伤到,即使是擦破一点皮,也会血流不止。

    他相信就算是‘掮客’也绝对不能够无视这样的伤害。

    到时候,这场刚刚开始的战斗,胜利就会向着他们偏移!

    想到这,‘枪之巡察使’手中的长枪更快了。

    可就在要触碰到‘掮客’脖颈的时候,枪尖……偏了!

    没有什么力量的干扰。

    就仿佛他最初的目标就是那里一样。

    艾德勒一愣。

    然后,他才惊愕的发现,不单单是他的攻击,剩余七人的攻击也不自觉的被转移了,即使是深陷的地面和内里的冰霜也一样。

    八位巡察使纷纷向着那里看去。

    只见一位身披斗篷的玩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但是看到他的人,却好像是看到了一座宛如磐石的山般。

    事实上,这位玩家远比磐石坚固。

    因为,不论是剑气、长枪,还是烈焰、冰霜都没有伤到对方分毫。

    甚至,连对方的衣袍都没有弄皱一点。

    谁?!

    在场的众人猜测着。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

    剑气!

    一道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剑气就这么出现,向着‘剑之巡察使’斩去。

    手持长枪的‘枪之巡察使’则是如遭雷击般的连连后退。

    散落开来的箭矢,好像是有了意识,凭空飞起,与那锥形的火焰,倒卷而回。

    一面大盾出现了。

    完全由钢铁组成的大盾,阻挡着飞向己方的箭矢与火焰。

    叮叮叮!

    一连串的撞击声中,‘盾之巡察使’纹丝不动,但是当倒卷而回的烈焰撞击在盾牌上时,‘盾之巡察使’却是直接被击飞了。

    似乎那不单单是烈焰。

    还有着什么其它的力量夹杂其中。

    铛!

    那面精钢大盾衰落地面。

    眼尖的人,已经发现了上面的裂纹。

    同样的,一些熟知巨大城市传说的玩家,也想到了一个人。

    ‘明王’不动!

    曾经‘魔女’之下最强的十人之一。

    以一人对抗近千魔法种组成的部队,而毫无损伤。

    “镜反!”

    “是,镜反!”

    “他是‘明王’不动!”

    呼喊声中,来人摘下了帽兜披风,立刻露出了属于苦行僧的装扮。

    “不动!”

    “你也投靠了‘掮客’?”

    ‘令’的声音变得低沉。

    如果说他最不想要面对的敌人除了‘掮客’外,还有谁?

    ‘明王’不动就是首位。

    可是他没有想到,‘掮客’竟然能够说动‘明王’不动联合。

    “不是投靠。”

    “只是偿还人情!”

    不动声音平和的说道。

    而在这样的话语中,数道人影出现在了不动的身边,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要数‘铸剑师’艾斯利得了。

    做为巨大城市中数得上的铁匠,艾斯利得的大名对于资深者和入阶者来说,真的是如雷贯耳。

    他们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艾斯利得也站在了‘掮客’的阵营中。

    “别这样看着我。”

    “我也是偿还人情!”

    艾斯利得澄清着。

    说实话,他真的不想要和‘掮客’这样的混蛋站在一起。

    这样的混蛋实在是太不靠谱。

    他真担心对方回头就把他顺手卖了。

    可是谁让他欠对方人情呢?

    艾斯利得身边的几人也是一样。

    眼中带着无奈。

    却不得不来。

    毕竟,那是受到契约的约束。

    ‘掮客’可是从不做亏本买卖的。

    “你以为你这样就是稳赢了吗?”

    ‘令’说着,目光看向了自己麾下的两大监管使。

    莱茵斯特温和依旧。

    ‘狱’狠厉非常。

    在‘令’的眼神下,两人走了出来。

    “很抱歉。”

    “我不想要和大家为敌。”

    “但我必须要这么做。”

    莱茵斯特满是歉意的说着,身躯就这么的膨胀起来。

    蓝色的鳞片出现在他的皮肤上,双翼从肩胛骨上凸起,温和的双眼在第一时间变为了残忍、暴虐的竖瞳,粗大的后肢径直踩裂了地面。

    咔、咔咔!

    地板粉碎的声音中,那道身影越发的庞大,周围的人惊骇的看着那道身影,当一对角出现在头顶后,这些人忍不住的心悸后退。

    “龙!”

    “巨龙!”

    一头足有两百尺大小的蓝色巨龙出现在了莱茵斯特原本的位置上。

    吼!

    一昂头,龙化的莱茵斯特就发出了怒吼。

    闪烁着电光的龙息在嘴中酝酿。

    对面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巨龙嘴中的电光。

    有一个算一个的,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巨龙,从来都不是好惹的。

    特别是一头完全成年的蓝龙!

    感受一下那龙威吧!

    他们恐怕要在龙息下变成渣渣了吧?

    不少人这样的想着。

    然后,不自觉的向着‘明王’不动身后移动着。

    “哈!”

    这样的一幕,让‘令’嗤笑出声。

    接着

    劈头盖脸而来的龙息将‘令’淹没了。

    剧痛!

    麻痹感!

    让‘令’愣住了。

    莱茵斯特背叛他了?

    不过,马上的,疼痛就告知着他最好闪避,可这个时候,一条锁链束缚在了他的手脚上,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狱’也背叛了?

    ‘令’真正的呆愣了。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左右手为什么会背叛。

    黑色锁链上带有的精神攻击,让他彻底的失去了反抗余地,就这么的倒地了。

    片刻后,龙息停下。

    遍体鳞伤的‘令’抬起头看向了莱茵斯特和‘狱’。

    “为、为什么?”

    ‘令’问道。

    “抱歉。”

    “我不想要成为囚徒。”

    龙化的莱茵斯特满是愧疚的低下了头。

    “交出离开的‘钥匙’!”

    “我一分钟也不想要待在这里了!”

    ‘狱’就干脆的多了,撕破脸了,根本不再客气。

    对话片刻间完成。

    声音也不高。

    但是,听到这些话的人,却一个个目带思索。

    在这里的人不是菜鸟,更不是傻瓜。

    深知巨大城市是怎么回事的他们,在这一刻内心火热!

    钥匙?

    离开的钥匙?

    能够离开巨大城市的钥匙!

    顿时,这些人的目光就变了。

    不论是‘反抗者’还是‘守护者’,这个时候看向‘令’的目光,都变得诡异起来。

    ‘令’感受到了这样的诡异。

    哪怕他身受重伤。

    摇晃着身躯,‘令’站起来,环视周围。

    大部分人在这样的目光下,一个个垂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但是也有一些是坚定不移的,其中‘掮客’最为特殊。

    他不仅坚定不移。

    还……

    带着丝丝期待。

    “你果然是个‘混蛋’!”

    “为了你自己,将所有人都拉上了棋盘!”

    ‘令’看着‘掮客’沉声说道。

    然后,他看向了周围。

    他大声的喊道。

    “活着不好吗?”

    “即使卑躬屈膝……”

    “但,至少我们还活着!”

    这样的话语,让人们面面相觑。

    他们不明白‘令’为什么这么说,而不等人们思考,‘掮客’就用更高的声音反驳着。

    “这样的活着还算活着吗?”

    “至多就是一群行尸走肉罢了!”

    “‘守护者’不,应该准确的称呼为……”

    “‘看门人’阁下。”

    “您现在可以开门了。”

    说着,‘掮客’还似模似样的行了一礼。

    ‘令’看着‘掮客’。

    然后,目光去看向了巨大城市上空的日月。

    “用不可思议的存在打破了不可思议的‘防御’!”

    “这样的变化,大人一定会感知到的。”

    “不需要我开门。”

    “大人就会回来。”

    “难道你没有发现我肩膀上的鹰,早已经不在了吗?”

    ‘令’的话语才让不少后知后觉的人发现了他的不同。

    而‘掮客’则是惋惜的叹息了一声。

    这样的叹息声,让‘令’有了误会。

    “怎么,后悔了?”

    ‘令’冷笑道。

    “不!”

    “不、不不!”

    “我怎么会后悔呢?”

    “我只是可惜放过了一个珍惜食材,不然的话,我道歉的诚意会显得更足一点。”

    ‘掮客’连连摆手,笑嘻嘻的说道。

    “食材?”

    “可笑。”

    “死到临头还在玩弄小把戏。”

    ‘令’讥讽着。

    他认为这是‘掮客’的故布疑阵。

    接着,他跪倒在了地上。

    他感到了那位大人的……

    归来!

    片刻后,所有人都感知到了。

    因为,太刺耳了!

    嘎吱吱!

    这样的声音充斥在整个巨大城市中!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在转动!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的远离!

    宛如一个盖子!

    当盖子盖上的时候,这是一片天地。

    当盖子揭开的时候,这片天地被打开了。

    被它的主人打开了。

    这片天地直面它的主人。

    自然也包括这片天地的生灵。

    几乎是所有人心底一颤。

    他们看到了什么?

    眼睛!

    一只眼睛!

    一只眨动的眼睛!

    一只仿佛是从瓶口向内窥视,而眨动的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