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精的魔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目标方尖塔篇 第十九章 第四条线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数日后,一个罕见的大晴天。

    夜空明净如洗,没有半丝云雾,所有人都能够抬头看到天空之上闪耀的星辰。

    亚雷将梅莉要求的所有材料都找齐,然后一股脑堆在她面前,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暗中打探药方里魔咒的消息。结果得知这种禁忌魔咒早年就被帝国永久封印,很多妖精博士和法师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形,即便是有药方,也没本事炼制。

    以黑骑士目前的地位,通过正规渠道获得不是不可能,但是手续太多,而且容易暴露梅莉。

    虽然除他本人以外,没人知道埃琳娜和梅莉的关系,但为了保险起见,自己身边出现一个会巫女法术的人偶娃娃,这种事还是越少有人知道越好。

    于是,亚雷最终还是回到问题的源头,看看梅莉能不能处理自己罗列的药方。

    “我……要新的衣服……和鞋子。”

    人偶娃娃耷拉着脑袋,看也不看桌上昂贵的材料,反而提出了一个自己的要求。

    “什么?”

    “一个愿望……换取一个愿望……”梅莉说完这句话,便不再支声。

    “也好。”

    黑骑士欣然应允,他堂堂一个帝国总督,每天晚上都要和一个漂亮的人偶娃娃偷偷交流,这种事不管怎么说都有点变扭。万一让别人知道,还以为自己有什么奇怪癖好呢。

    一个小时候后。

    一副正常人六分之一大小的覆面式金属盔甲,腰间挂剑,手持重型骑士枪,表面泛着星辰和银月的冷光,以笔挺的站姿屹立在办公桌上。

    亚雷扶起铠甲的封闭式面甲,露出梅莉面无表情的小脸,便“哐当”一声放下:

    “怎么样,纯手工制作,由我独自一人完成。盔甲的封闭性和隐匿性都非常棒,头盔上还能加锁,这样一来,你就更加安全了。”

    “……”

    梅莉罕见的歪了歪头,瞳孔里的光频繁闪烁,似乎在考虑铠甲算不算衣服,交易是不是成立的问题。

    沉默了几秒后,她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设定,唇瓣张阖,周围泛起一圈圈波动扩散的淡淡针刺形白色光晕。

    空气里的光芒如同彩带般汇聚而来,形成一团白光,像是气泡一样浮动,接着显现出钟表一样图形,时针、秒针、分针都指在零点的位置。

    桌面上堆积的魔药这时全都悬浮起来,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度精密调配,以至于正常人看来,就是一团团异色的线条在空中飞舞。

    钟表的指针也随之移动,起初还是正常的时间,接着越来越快,当所有魔药都聚集成一团黑色卵状物之后。秒针已经快的几乎看不清形体,分针飞一般的转圈,时针以秒针的度滴滴移动。

    黑骑士耐心的坐在椅子上等待,从晚上七点多,一直等到了零点,那枚黑色的卵状物才“啪叽”一声掉到了桌面上。

    “完成了么?”

    亚雷看了一眼梅莉,意料中的没有回应。

    人偶娃娃似乎消耗非常大,眼神空洞,唇色泛白,精致无暇的脸上隐约透出一丝疲惫。

    黑骑士伸手将黑卵抓在手里,正愁着怎么用,忽然卵壳裂开,钻出一条通体漆黑的小蛇,像箭一样狠狠咬向他的手指。

    这种度对亚雷来说,和蜗牛爬没有区别,如果有心闪避,那条小蛇一千年也追不上。他坐在原地一动不动,那条小蛇费劲的啃着手指,半天居然不见一点咬痕。

    等了一会儿,黑骑士没有半点感觉,才意识到,似乎要让咒蛇入侵身体才能引魔咒。然而……看着小蛇半天啃不动手指的挫样,亚雷都替它觉得羞耻,于是伸手捞起咒蛇,往嘴巴里一丢,直接嚼碎咽了下去。

    顿时一股冰冷的寒气从胃部窜起来,黑骑士正满心期待,生命之火同时自动启动,只是轻轻一压,就将其裹成一团无害的球,随时能排出体外。

    亚雷再度对这个魔咒感到失望,强行压下自动护体的生命之火,任由那团寒气散成无数细流渗入四肢百骸。

    结果废柴的魔咒还是不行,八项极限练成的身体太强,不管寒气如何肆虐一直巍然不动,甚至于强大的细胞意识短时间内几乎能将其同化。

    世间一等一的恶毒魔咒居然如此窝囊!?

    黑骑士鄙视之余,不得不强行利用细胞意识反向吸收,慢慢将魔咒引入体内,在这过程中,他才有了一点诅咒缠身的感觉。

    为了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身中魔咒,亚雷走到办公室的等身镜前,看着眼睛,现瞳孔深处的双绞线形蛇鳞痕之后,才彻底的安下心。

    终于中毒了!

    他有种举手欢呼的冲动。

    就在黑骑士准备灌几桶医用酒精,加魔咒爆时,他忽然感到四周安静下来,夜间街道上叫卖声陡然变调,就像是一根线,无止境的伸长。

    接着,这无止拉长的声音就像是被揉碎了一般,在耳边形成不规则的鸣叫,并且度越来越慢,最后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空间变得极度安静,所有的画面都趋于静止,

    亚雷意识到自己身上魔咒终于爆,并且惊讶于一直表现废柴的魔咒爆起来居然如此凌厉,居然另他也觉得淬不及防——颇有种“莫欺少年穷”的感觉。

    实际上,这种名为“永恒放逐”魔咒,爆起来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第一段爆只是三倍时差,接着以次方级增加,到最后的第九阶段,才能让人进入一种接近绝对静止的状态里。

    这期间,一旦中咒者激烈抵抗,那么魔咒就会越阶爆,防止其还未受够折磨就自杀。从三倍到接近两万倍的时差,这其中无止境的绝望等待,才是魔咒最残酷的一面。

    然而这一次,它遇到了千年之后抗性强到离谱的某人,在其身体强大的抵抗之下(其实已经削到极限了),一股脑被消耗掉了八个阶段,直接跳到最后的“永恒”。

    黑骑士体验着“永恒放逐”动弹不得的感觉,并不感到恐惧,因为得到塑造完美之躯的过程更危险。而且,即便现在魔咒缠身,他依然能感觉到,其咒力正在飞消耗,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他看到一粒静止不动的灰尘悬浮在空间当中,集中意识的瞬间,居然依稀看到了许多不规则闪跃的线条。

    这是怎么回事?

    亚雷仔细观察着那粒仿佛嵌在透明琥珀里的灰尘,但是始终再没有出现刚刚的感觉,就他以为是幻觉,准备感受其他细节的时候,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许久未使用的能力。

    黑暗世界!

    黑骑士将意识集中起来,自我感知的时间流再度暴增,从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倍再度往上翻,而这一次叠加,造成了质的改变。

    眼前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无数个立体空间组成亚雷感知到的一切,熟悉的每一样东西都变了形,他看到那粒灰尘的表皮,同时也看到其内部的结构纹理,不仅如此,它模糊的移动轨迹、从哪里来、即将落在哪里,一切尽在眼前。

    就像是人看一张平面的画,画面上的所有细节都在自己眼里。

    而现在的黑骑士观察这粒灰尘,不仅仅能同时观察它的表面和内在,其在各个层次上的一切,都暴露在自己的“视野”里,原来封闭和被遮挡的一切都平行并列出来。

    在自身时感的度快到周围一切接近“静止”的视野里,长、宽、高组成的世界被颠覆了,第四条轴“时间”插入其中,以多出一条的线形式将“世界”驳结,显示成无数个立体的空间。

    总督府办公室存在的一切景物,都在这些立体空间里无限重复,在以往“世界”不存在的方向(时间)上被无限复制。

    在这无穷层次的暴露并列中,便显露出无限的细节。

    黑骑士尝试着用感知观察自己,结果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像是在无数个六面体的镜子里观察无数个自己。

    在这无数个“六面体”的镜子里,自己的外部和内部,肌肉、心脏、血管所有的一切,都纤毫毕现的同时呈现在自己面前。

    此时此刻,他真正才明白,为什么完美之躯在时间静止的环境下塑造。

    因为只有在这个环境中,所有一切才会精细入微的同时并列,才能最均衡的保持身体外部和内部的强化。

    同时,亚雷现,在他现在感知的世界里,“长”“宽”“高”无比清晰,但是另一条最重要的线“时间”却非常模糊,以至于时间线上的事物都显得模糊不定——越复杂东西,就越模糊。

    他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的感知被加到极限,显得周围的世界相对静止,而不是真正的静止时间。

    接着,黑骑士感到那粒灰尘开始微微移动,无数个立体的空间同时消散,耳边响起颗粒状的鸣叫声,接着连成一条线,恢复成商贩的叫卖声。

    时间,恢复了正常。

    同时,亚雷感觉到一种极其疲惫的虚弱感,从精神层面狂涌着袭来,让他昏昏欲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