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精的魔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目标方尖塔篇 第十八章 时逆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色深沉,月亮高悬天幕,看上去远远的只有珍珠大小,洒下淡白的银纱。呼啸的气流从高空掠向街道,马路两旁的林荫带风被吹得微微摇摆。

    “……”

    亚雷一个人坐在窗边,从窗户里望出去,窗外,一排排防雨的尖斜屋顶和哨塔矗立在黑沉的天空之下,寂静的仿佛整个城市都已经睡去。风不断卷起地面的树叶杂物等,在火山石地面上翻滚,出嘶嘶摩擦声。更是反衬更加寂静。

    降服海魔女之后,剩下的最后一名海将军,魔鬼鱼艾尔扎克,已经不足为患。

    这个人复仇的执念并不深,众人不降,他也不降。可看到苏兰特松了口之后,立马就就顺水推舟放弃的放弃了坚持。换而言之,这名海将军是一个缺少主见,善于受人驱使的角色。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关于深海意志势力的残留问题,已经是得到了基本的解决。

    现在,黑发骑士将更多的精力,用在了自己身上。

    不管是皇帝那边的情报,还是他自己的渠道,关于时之刃的消息都迟迟没有传来。加上本身的实力趋于停滞,让亚雷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偶尔会觉得心烦意造。

    “你……有……心事。”

    一个略微干涩清甜女声,断断续续传入了他的耳朵。

    “嗯?”

    黑发骑士回身一看,身着蕾丝镶边的黑白长裙,坐在自己办公桌上的人偶居然抬着头,面朝着窗户说话了——这是她第一主动和自己搭话。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第几次问道。

    “我是梅莉……无所不能的女巫……等价交换……一个愿望换一个愿望……”

    就着窗外照进的微光,人偶娃娃的美带着某种虚幻的特质,如同阳光下五彩缤纷的泡沫。柔软细长的金色卷发荧荧发亮,发间点缀着细细的发绳和流苏坠子,瞳孔倒映着对方的身影,忽明忽暗的闪烁光芒。

    “你的主人也没这么大本事吧?告诉我,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亚雷走到人偶旁,捏起一缕发丝,玩味的看着她。

    “我没有主人……能……实现你的愿望。”

    精致的人偶娃娃一动不动,眼睛出神的盯着他,干涩的女音从虚空中响起。

    “是么?”

    黑发骑士想了想,放下她的那缕发丝,信口说道:

    “那就让我体验体验时间停止的感觉吧。”

    “交易成立。”

    人偶娃娃终于完整的说出了一段话,眼中的光芒也恒定下来,接着报出了一连串古怪的名词:

    “一百年的枯草灰、花楸月根茎的粉末、千年梣树月的树芯、不见光的赤杨月叶片、双生冬青树的枝丫……美人鱼的眼泪和山毛榉酿的蜜……年长黄金树蛙的毒液……”

    说完,她便耷拉下脑袋,像是耗尽能量的魔石一样,失去了力量。

    亚雷听着头大如斗,勉强记在脑子里,虽然知道梅莉短时间内不会回答自己,还是忍不住问道:

    “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

    ……

    当晚,黑发骑士将梅莉对自己说的词汇纪录下来,仔细阅读后,发现这似乎是一种魔药的药方,所有材料都是非常且罕见的药物。

    他对这些玩意一窍不通。

    思考了那么几秒后,亚雷叫醒了一名值班的侍从,让他连夜去高卢,花重金聘请一名精通魔药学的妖精博士过来。

    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反正这点钱对自己来说九牛一毛。黑发骑士只是很想知道,梅莉给自己的药方,到底是什么东西。

    翌日傍晚,总督府办公室。

    “一百年的枯草灰、花楸月根茎的粉末……年长黄金树蛙的毒液……”

    一名带着老花镜的老绅士,仔细阅读着纸条上的内容,几只小褐妖趴在他的肩膀上,好奇的看着那些文字,不时彼此叽叽咕咕的交流一两句。

    过了几分钟,妖精博士摘下老花镜,微微欠身,略带迟疑的说道:

    “尊敬的总督阁下,这些魔药的药理我都清楚,大部分都能用作补品,但是最后加入了年长黄金树蛙的毒液……整个药方的性质就变了,更像是一种恶毒的诅咒……”

    “诅咒?”

    亚雷神色一沉,露出了半信半疑的表情,他不相信埃琳娜制作的梅莉会害自己。

    “在下可以保证!”

    老绅士见他面色不善,额头立马沁出汗滴,连忙解释道:

    “黄金树蛙是南荒之地的一种罕见魔物,当地土著将它称为时逆,因为这种魔物的毒液极为神奇,可以使受害者产生时差症状。

    中毒后的症状,简单来说,就是感觉自己时间流逝的速度比别人快一秒。

    而最年长的黄金树蛙,毒液甚至可以使受害者的时差感达到一比一百。也就是说,他看到的、嗅到的、感觉到的所有景物,速度都会被百倍放缓,偏偏本身的速度不变。这种状态的受害者会与一切格格不入,过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孤独和寂寞,悲惨的死去。”

    “时差症……”

    黑发骑士咀嚼着妖精博士的话,再联想到那天晚上自己对梅莉提的戏言,脸色渐渐缓和。

    “正是如此!”

    老年绅士用力的点点头,笃定的说道:

    “我能断定,这些药材都能放大黄金树蛙毒液的效用,说不定……能让饮用者的时感趋于停滞……简直是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

    “那还等什么?快给我做出来!”亚雷兴奋的拍案而起。

    “啊!?”

    妖精博士顿时汗如雨下,脸色煞白,全身像是筛糠般哆嗦起来。

    瞬间脑补出一个堪比纸牌屋的政治斗争剧,眼前这位总督冷笑将魔药藏在政敌的枕头里,让其在永远的孤独中痛苦死去。而自己将永远被强留在对方身边,方便随时调遣,稍有不服,就会被残忍杀害。

    难道自己真要为虎作伥,做一个满手鲜血,随时会被抛弃的棋子,过上走进政治漩涡中心,朝不保夕的生活?

    “可、可是我不会啊……”老绅士尝试着拒绝,心里还有点小期待。

    “哦,那算了。”

    “啊……啊!?”

    妖精博士整个人愣住了——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威逼利诱呢。

    将某个看似罹患老年痴呆的妖精博士送走后,黑发骑士立刻命人采购药方上的材料,同时找来卡拉,让他利用鹰身女妖散步消息,凡事找到这些魔药的魔怪,自己重重有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