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精的魔匣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目标方尖塔篇 第十七章 重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暴风雨过后,敦伦城的街道上人潮涌动。

    孑然一身的苏兰特着低头,她穿着贴身的黑色双排扣大衣,微卷的秀发束在脑后,一手压着同色的大檐帽,默默穿行在车水马龙中。

    这样的打扮,使这位前海将军开上去,完全是位时尚的都市丽人。

    她总是习惯性地低垂眼帘,好遮挡那对冰冷的瞳孔,而一旦她抬起眼帘,就不再是那个时髦、靓丽的都市丽人了,冰棱般的视线会将所过之处全都涂上寒霜。

    仇恨如同毒虫般蚕食着她的心智,疯狂的毒焰在压抑下愈演愈烈。归降于那位杀死海皇的凶手后,时间只不过流逝了短短十几天,对海魔女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然而这位前海将军最为痛恨的对象却不是那位总督,比起外部的敌人,内部叛徒的更为可恶。

    克里修拉——苏兰特每每想到这个残杀同僚时趾高气昂的嘴脸,就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而现在,是时候了。

    因为她发现这时间以来,居然没有一个人监视自己,没有一个人限制自己的自由。对待这样一个胸怀异心的归降者,那位总督也不知道是大度,还是愚蠢。

    海魔女抬起头,视线如刀,注视着城市最繁华小区的一栋别墅,身影瞬间模糊,转眼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人群里。

    这是一栋奢华的新式别墅,有着宽阔的庭院、前厅、大厅和后面的祈祷堂,结构精美,布景优雅大方。院落里灯柱上吊着的水晶灯泡,在苏兰特的眼中分外刺眼。

    她无声无息的隐入大厅,寒冷的气息,也随之渗入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

    真皮豪华的沙发,红木质地的大书架,墙上挂着巨幅的世界地图,熨烫整齐地军服挂在衣架上,还有蓊蓊郁郁的名贵盆栽摆在连廊和台阶旁。

    每多看一眼这里的奢华陈设,海魔女心中的恨就多一分,她很清楚,包括这栋别墅在内的所有东西,都是克里修拉用同僚的血液换取的。

    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主卧室门前。

    苏兰特从怀里取出小巧的金色竖琴,纤长白皙的手指拂过琴弦,空间中顿时荡漾起了一串流畅的音节。

    随着她的手指弹点,怒火和压抑全都倾注入音符,化为实质的能量,盛大的风暴瞬间撕碎卧室房门:

    “叛徒,你的报应来了!”

    轰——!

    雪花般飞散的门洞后,伫立着克里修拉波澜不惊的身影。

    “……”

    他穿着一身丝绸睡衣,站在纹理美观的大理石茶几边,手里持着一瓶高地威士忌,斟满高脚杯后,自己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朝对方举杯示意:

    “我知道你会来的。”

    “这么说你早已经做好去死的准备了?”

    苏兰特的发丝在风中飞扬,宛如魔女,手指再度疾点,音符化为无数金色的线条密布虚空,瞬间将昔日的海皇子克里修拉笼罩在内。

    锵——!

    就在这时,空间里忽然一声剑鸣迸发。

    无数条锋锐的线形剑光从克里修拉身后激荡而起,轰然倾泻,如同一张细密的金色巨网,迎向音符,电光火石间风暴般的音符被剑光撕纸一般撕碎。

    “……”

    卡拉如同浮影一般,从克里修拉身后走出来,雕塑般站在一边。

    “换而言之,总督阁下更知道你会来。”海皇子姗姗来迟的话语,此刻才进入了苏兰特的耳膜。

    “你们监视我?”

    海魔女惊出一声冷汗。

    “你的复仇对象只有两个,除了克里修拉就是总督本人,我们只需要注意这边即可。”

    卡拉侧脸转身,背对着落地窗投下的阴影面逐渐扩大,将对方笼罩在内:

    “没有监控,没有人身限制,我们给予了你们最大的自由和宽容,而你海魔女苏兰特,辜负了总督的美意。乖乖束手就擒吧,缺少鳞衣护体,你不是我的一合之敌。”

    “狂妄!就算是当初的海龙,也不敢对我这么说话。”

    海魔颊间升起羞怒的酡红,手指疾点,勾勒出急促的音符。虚空瞬间生出无数黑色幽影,它们就像是黑暗凝结出来似的,忽然就出现在虚空中,挥舞着漆黑的、枯瘦的、魔爪般的手,密不透风的笼向二人。

    “自讨苦吃。”

    卡拉面色一沉,左手瞬间化为掌刀,挥臂斜劈。

    搜——!

    无数金色的线形剑光骤然激射,如同雨点一般,嗖嗖嗖的不断打落空气中的幽影,每一道剑光都犹如实质的刀锋,在虚空中留下清晰的划痕。

    扑灭幽影后,剑光甚至咬着海魔女的身影紧追不舍,在别墅各个角落留下数不清的破洞。

    “呵呵……”

    苏兰特脸上泛起妖冶的笑容,轻松回避,身影如梭般游荡在剑光之中,手指勾弹,一道道月牙般的光芒飞射而出,朝着四周飚射。看似毫无规律的光芒却极具洞穿力,所有碰到的剑光都会瞬间湮灭成冲击波,一瞬间将别墅冲炸的一片狼藉。

    “……”

    在这过程中,卡拉眼神依旧冷静,只是放平了左臂,原本平凡无奇的动作,空气中却传出了细细的剑刃出鞘声。

    “你有没有看到过……”

    他静静的看着对方,眼中倒映着光芒,像是燃烧的剑。

    “圣剑出鞘的光芒?”

    锵——!

    空间里的光线一暗,瞬间被金色的光填满,就像是圣剑出鞘一瞬间那无暇的光辉,无坚不摧,扫向虚空。

    刺眼的金光席卷而出,留下一道扇形的虚空波纹,瞬间在淹没了海魔女的身影。

    光芒消散后,剑光正面的整个别墅都一分为二,断口平整,建筑体的上半部分倾斜着滑向庭院,激起漫天烟尘。

    克里修拉从废墟中捞起不省人事的海魔女,走到卡拉身边。

    “我们走。”

    他看了一眼昔日的海将军,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即将膨胀的尘土里。

    ……

    当苏兰特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坐在总督府的办公室里,身上没有束缚,眼前没有别人,只有那位深不可测的总督,平静的站在她面前。

    “你怕死吗?”亚雷冷漠地问。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海魔女冷眼看看他,四目交接,仿佛剑锋相对。

    “要杀就杀,废话什么?”她强自嘴硬。

    “很好,那就玩个游戏,一个关于人生的游戏。”

    黑发骑士眼中亮起两重圆环,光线分散退却,灰黑的浑浊领域封闭住空间,将二人笼罩在内。

    稍一接触对方的眼睛,她陡然感觉浑身一震。

    一股炽热,强横,霸道到无边无际的恐怖意志涌入脑海,只是一扫,就生出无与伦比的吸力,将自己凌空摄起,丢进了一处混沌的空间当中。

    苏兰特感觉自己正在坠向无边黑暗的地狱。

    没有声音,没有光感,没有气味,没有触觉,意识……失重了。

    不知过了多久,海魔女忽然‘醒’来,如梦似幻的景象在她眼前跃动。

    她看到了幼年的自己,正在抚着竖琴勤练不辍的练习,和小伙伴一切玩耍,无忧无虑的向父母撒娇,为了一小块蛋糕幸福不已。

    看着幼年童稚的自己,她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接着画面一转,苏兰特长大了,遇到了授业导师,帅气的前辈、亲昵的闺蜜、争锋吃醋的同期姐妹,都出现在她的人身当中。失败、气馁、成功、喜悦。看着当年的自己,无数种滋味从心中浮起,跟着画面一同泛滥。

    接着,苏兰特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家庭的温馨,亲人的祝福,暗恋的帅哥,毫无底气的强大自信与令人咋舌的宣言,火热的激情在最好的年纪绽放。目睹自己将对手一个个打到,获得无数美誉,旁观者羡艳的眼神中飘飘欲仙——海魔女为这时的自己感到害臊。

    到这时,画面才转到她正式成为海将军的片段,出乎意料的短暂,搜捕有资质的少女献祭,寻找遗落的宝物,不停的杀戮……还有就是冰冷寂静的擎海柱。

    海魔女静静的看着这一切,迷茫了,这时她才发现,原来成为海将军的日子,不过是自己人生的一个小片段。

    最后,画面静止,还原为无边的黑暗。

    她缓缓漂浮着,在无边的黑暗里不停下落。

    时间不断流逝,像是一根无止境的线一样拉长,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崩断。未知的恐惧和黑暗中,海魔女突然发现自己曾经的人生如此美好,即便是最痛苦的日子,和现在的死寂相比,也犹如蜜糖般的甜蜜。

    我不想死!

    我想重生!

    我要活下去,为了自己!

    咔嚓——!

    一团白光从眼前展开,海魔女如同溺水的人一般惊醒,大口大口的呼吸,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冷硬的脸。

    “自己的一生远比你想象的美好,不是么?”

    亚雷转过头,背对着她,视线从窗户里望了出去:

    “我也曾经被仇恨蒙蔽过心智,眼中的一切都没有光彩,拒绝接受战友死去独自苟活的现实。直到一位天使出现在我面前,她的眼睛里,到处都是的光彩,生命充满了亮点……是她教会了我什么才是真正的坚强。

    人生的每个时间段里,都有自己最珍惜的东西,然而人们总是纠结于过去的美好,善于忘记现在。往往只有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从一条线的维度上,他们才能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苏兰特,你要记住,你不是海底遗民,你原来的人生更加美好。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珍惜现在的一切,重新回到自己的轨迹。”

    长久的寂静,寂静中大滴大滴的泪珠落在地板上摔碎,办公室内渐渐响起海魔女的抽泣声,越来越清晰,最终变成了嚎啕大哭。

    黑发骑士知道,这是解脱的哭声,重生的哭声,喜悦的哭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