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超星空文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答辩与星球逃亡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由于旋转中的天体的重力崩坏,黑洞才得以形成,我们假设在正在旋转着的黑洞的附近,光朝四面八方射出来,于是光因为重力而被拉向内部的同时,也会因为黑洞拉扯着周围的时空而在黑洞旋转的方向受到拉扯,因此即使光本身打算朝向黑洞中心笔直地飞进去,仍然会不知什么时候就远离了中心……”

    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物理科学学院的一间报告厅里,此时,周晨正在进行自己的硕士研究生论文答辩,下方坐着的是答辩委员会的评委和一些与他一样都是参与本次答辩的研究生。

    作为天体物理学方向的研究生,周晨自小喜爱天文,大学选的是物理专业,临近毕业时努力攻读了《经典电动力学》和《天体物理学》中的辐射机制和实测天体物理相关知识后,毅然决然报考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下设的学术型硕士研究生并成功入围。

    天体物理学在中国是一门冷僻的学科,虽然国内亦不乏在这方面有所建树的专家学者,但由于毕业后工作面的狭窄以及学科本身对专业知识的极强要求,导致即便是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内,每年招录的学生数量用一个巴掌都可以数的过来。

    讲台上面,周晨一边展示ppt,一边依照准备好的腹稿熟练地介绍着自己的毕业课题研究,整个过程不卑不亢,有理有据,显得极为自信。

    底下的诸多师生似乎也被台上这位年青人所带动,都聚精会神地听着,不时对重点部分做一下笔记。

    眨眼二十几分钟的ppt展示结束了,周晨又按部就班开始作结束语和致谢,待他陈述完毕,整个报告厅这才响起了小声的议论,答辩委员会的评委正在对他的答辩情况进行交流。

    按照固定流程,接下来是提问环节,不过显然评委们的交流还没有结束。

    这时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抬头冲他微笑了下,示意自己有问题要问。

    这位是中科院研究生院里的老资格教授,同时也是物理科学学院的副院长、天体物理学方面的权威——梁致远教授。

    别看梁致远教授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一般梁致远教授在毕业生的答辩过程中是不会问问题的,而一旦感兴趣了,问出来的问题绝对是答辩者的灾难。

    因此当看到梁教授这时笑眯眯的模样,所有人都停止了交流,将目光投向了台上的周晨,在期待着梁教授会问出怎样问题的同时,也不由为周晨捏了把汗。

    梁教授道“听完你这篇关于黑洞的报告,我心里有一种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感触,总体而言你这篇报告是很有质量的,不过我现在有一个疑惑,希望你可以为我解答一下。”

    来了!

    所有人聚精会神起来。

    “众所周知,旋转的黑洞也叫作克尔黑洞,它具有不重合的两个视界和两个无限红移面,按照彭罗斯推论,能量较低的粒子在穿入能层后会从能层中获得能量,从而穿出能层时有很高的能量,如此反复操作这个过程,粒子就会摄取黑洞的能量从而使能层变薄,因为这些能量都是黑洞的转动动能,因此在能层变薄后黑洞转动的动能也会减少。等到能层消失时,克尔黑洞就会退化成不旋转的史瓦西黑洞,这时粒子就不能继续从黑洞中提取能量了。”

    “那么我们反过来想,如果黑洞的旋转速度是越来越快的,那么它的内外两个视界就有可能合二为一,此时这个黑洞成为极端克尔黑洞,如果速度再快一点,视界就会消失,克尔黑洞的奇环就裸露在了外面,要知道这与彭罗斯的宇宙监督假设是矛盾的。那么你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是极端克尔黑洞的假设错了,还是彭罗斯的宇宙监督假设错了?”

    听完梁教授的问题,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这个问题已经称得上刁钻了,是极端的克尔黑洞假设错了?还是彭罗斯的宇宙监督假设错了?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现在区区一个“待毕业的硕士研究生”身份的周晨可以置喙的。

    天体物理学,尤其是涉及到黑洞、宇宙起源这等能引发思考的领域,绝不仅仅是“科学”一词所能涵盖的了,它属于哲学的范畴,既然是哲学,那就谁也无法证明对方是错的,因为根本就没有证明的手段。

    梁教授的问题有些大,有些故意为难的意思,但同时大家又都知道,无论周晨给出的答案是什么,他都能顺利通过这次毕业答辩,仅仅是因为周晨的论文质量已经达到了让梁教授提问的程度。

    况且梁教授提出的问题本身就没有正确答案,他考察的只是周晨的反应而已。

    只见周晨细细思考了一会儿,很快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好像找到答案了。

    “刚才梁教授问我是极端的克尔黑洞假设错了,还是彭罗斯的宇宙监督假设错了,我的回答是——其实极端的克尔黑洞假设和宇宙监督假设都没错,因为我认为极端克尔黑洞的转速并不能无休止地增加,它有一个前提,当转速增加到一定程度就不会再增加,因此视界不会消失,奇环也不会裸露到外面……”

    他深吸一口气,同样面带笑容地回答。

    说完视线扫视下方,发现底下的众人有不少都露出了沉思的神情。

    这样的回答兴许像是在诡辩,但研究未知事物时就是这样,不在于你的答案正不正确,而是在于你能否提出一个个假设,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去验证它。

    周晨很直截了当地抛出了自己的观点,这样的回答已经达到了梁教授的要求,于是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答辩委员会的其他专家导师也各自问了问题,他们的问题就要比梁教授简单许多,讲台上周晨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一一为他们做了回答。

    最后在掌声中周晨结束了自己的硕士研究生毕业答辩,成功取得了毕业资格。

    ————————————

    “周晨,你小子可以啊,面对梁教授的提问竟然还能面不改色,兄弟敬你是条汉子!”

    出了报告大厅,与周晨一起进行答辩的李开岩就迫不及待地开口说道。

    周晨笑了笑,这李开岩多半是在敬佩自己“信口开河”的能力,一个极端克尔黑洞假设,一个宇宙监督假设,自己一句话便给极端克尔黑洞套了一个铁箍,还是在一堆专家面前做出这个壮举的,着实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魄。

    李开岩也是天体物理学的研究生,主修的是射电天文学,自然畏惧梁教授这等业界大佬的提问,这时候他并不认为周晨刚才在台上说的是真理,心中也只当那是周晨信口应付评委的措辞而已。

    “不过他又如何知道,其实我说的那些都不是信口开河呢!”

    周晨心中叹了口气,顶着初夏渐渐火辣起来的阳光朝着宿舍方向走去。

    “对了,现在都毕业了,你有什么打算没有?是直接工作,还是继续考博?”

    李开岩也是好运,毕业前他的工作就已经有了着落,经导师推荐,李开岩将会到上海天文台的射电望远镜监听部工作,再过几日就要过去报到了。因此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的步入社会的迷茫与压力。

    “还不清楚。”周晨摇了摇头回答。

    “怎么能不清楚呢,这可是关乎自己未来人生轨迹的大事!”

    李开岩一听周晨竟然没有对自己的未来作出规划,诧异之余更多的还是一丝不解。

    照说以周晨的能力,不管是直接工作还是继续考博,都有不错的条件,而其本人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怎么会到临近离校了还无法做出决定?

    “小开,你说假如45年后会有外星人来攻打地球,你觉得我们人类有获胜的希望吗?”

    就在李开岩迷惑的时候,周晨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什么?外星人攻打地球?你没开玩笑吧。”李开岩愕然看了一眼周晨,大笑着说道“先不说宇宙中有没有外星人,就算有,你怎么知道外星人是来侵略我们的,而不是与我们睦邻友好的呢?”

    “外星人大老远跑来是为了与我们睦邻友好?我看开玩笑的是你吧。”

    周晨对李开岩的天真感到一丝好笑,似乎在嘲讽李开岩没有忧患意识。

    李开岩脸上挂不住,悻然笑了下道“那好吧,就算外星人不是和我们睦邻友好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宇宙中到底有没有外星文明还不一定呢!”

    “你真这么认为?”周晨反问道。

    生命的起源需要无数的偶然与苛刻的条件,然而宇宙如此浩瀚,仅仅我们生活的银河系就有超过2000亿颗恒星,而到目前为止,人类已观测到的星系就约有1000亿个。如此庞大的数量,能够孕育出多少偶然?若说不存在外星人,李开岩自己都不信。

    距离太阳系最近的恒星是422光年之外的比邻星,但那里不一定能孕育出生命,要寻找适宜生命存在的星球起码也要在十几光年开外。

    换言之,如果外星文明真的来到地球,那么科技程度必然远在地球科技之上。

    “还是那个问题,假设存在外星文明,并且这些外星人会在45年后抵达地球,你会怎么做?”

    周晨看向李开岩,脸上少有的认真。

    “我看你是和这个问题杠上了。”

    李开岩见周晨一脸严肃,遂收起了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如果真有外星文明来到地球,并且打算侵略我们,那我们肯定打不过,但打不起我们还躲不起吗?”

    李开岩忽然意气风发道“不是还有45年时间吗?如果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带领地球上的所有人类在仅剩不多的时间里,尽最大的努力发展科技,然后冲出地球,向着茫茫宇宙的深处逃亡!”

    这下子周晨终于被逗乐了,李开岩这小子说得霸气凛然,到头来却也只是狼狈逃窜这么一条路。

    不过真到了那个时候,逃离地球,大概是最后的机会了。

    “或许星球逃亡,不失为一条出路。”

    周晨低声呢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