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凤凰涅磐 永世相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凤凰涅磐 永世相随

    刑德昭帝太平建国四年,英招提着酒来到了当年玄雀坠崖的地方,此时悬崖边还站着一个男子。

    “好久不见了啊,还真是能再见啊。”英招缓缓走向独坐在悬崖边的男子说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玄蜂笑道。

    “在羽之国过得怎么样?”

    “很好啊,你呢。”玄蜂问道。

    “还不错。”英招走到悬崖边将酒壶放下,看着悬崖下的浮云说道“已经过去四年了啊。”

    “是啊,虽然跟他一见面就吵架,经常斗嘴很烦,但现在他不在了我心里感觉空空荡荡的。”玄蜂略带伤感的说道。

    “玄雀在那边过得还好么?”英招望着湛蓝天空在心里说道,忽然他瞥见了玄蜂手中摆弄着的刀刃好奇的问道“这哪来的?”

    “哦。”玄蜂晃了晃刀刃“来这里的时候看见的,总感觉很眼熟”

    “这是龙珏。”英招一眼就认出了这柄刀。

    “什么?”玄蜂立刻跳了起来“可这这不应该跟着玄雀难道四年前被埋在土里了?”

    “清理现场的时候有这种东西我绝对不会错过。”英招走到悬崖边望着一眼深不见见底的深渊疑惑着。

    “难道”玄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

    英招笑了笑。

    “笑毛?”玄蜂不解,英招夺过龙珏然后扔下悬崖,对玄蜂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

    “真假?”

    “真的,你仔细想想就明白了。”英招笑道。

    “喂喂,告诉我啊,我想不通啊。”

    “想不通就继续想。”

    “喂!”

    悠长的歌声回荡在乡间的小路上,那是一曲离别的歌谣。

    “石头巉岩如虎踞,凌波欲过沧江去。

    钟山龙盘走势来,秀色横分历阳树。

    四十馀帝三百秋,功名事迹随东流。

    白马小儿谁家子,泰清之岁来关囚。

    金陵昔时何壮哉,席卷英豪天下来。

    冠盖散为烟雾尽,金舆玉座成寒灰。

    扣剑悲吟空咄嗟,梁秦白骨乱如麻。

    天子龙沉景阳井,谁歌玉树后庭花。

    此地伤心不能道,目下离离长春草。

    送尔长江万里心,他年来访南山老。”

    歌声唱到。

    年轻人背起刚刚劈好的柴火准备返程,身后却传来一小男孩的声音。

    “哥哥,哥哥。”小男孩扯住了他的一角。

    年轻人一脸无奈的转身看着小男孩说道“怎么啦?”

    “这是歌好好听,哥哥教我唱怎么样?”

    “你这小屁孩,前天说要学剑术,今天又要学唱歌,你能专心的学一样东西么?”

    小男孩嘟了嘟嘴,这时男孩身后的长者笑道“公子不要见怪,我家小少爷就是这样的。”

    “我懂得。”年轻人伸出右手手腕处有一道焦痕。他轻抚着小男孩的头发笑道“等你学好了剑术,哥哥再教你唱歌怎么样啊?”

    “好啊好啊,崇烨哥哥最好了。”

    屋檐下,有着一头乌黑色长发的女孩正在拨弄着古琴的琴弦,不知是由于手生还是因为曲子太复杂,在弹奏的时候女孩拨错了好几次琴弦。

    当她略显烦闷的时候一双坚强有力的手搭在了她的双手之上。

    他摆弄着女孩的十指,完美的弹奏出了女孩想要弹出来的曲子。

    曲终之时,女孩开心的微笑着,她依偎在男孩的怀中,轻吻着男孩略发灰白的头发。

    她用手指在男孩的手心里画了一个心形。

    我爱你。男孩读懂了女孩的意思。

    随后她指了指男孩又指了指自己,然后双手合十。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呐,凝夏。”男孩双手怀抱着女孩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在你完全恢复之前,教我手语好不好,有时候你比划来比划去的我真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啊。”

    女孩立刻嘟了嘟嘴,略显生气的看着男孩,可是她的表情甚是可爱,令男孩不经意间笑出了声,女孩的嘴唇动了几下,可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男孩读懂了女孩的意思。

    讨厌。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啦。”男孩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女孩,女孩则直接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男孩的脸上瞬间露出一丝坏笑,随即用双手挠女孩的胳肢窝,惹得女孩在地上打滚。

    二人就这样打打闹闹,欢笑声充斥着整个院子,微风拂过,片片桃花随风飞舞,落在院中红色的油纸伞上。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