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坠落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坠落

    马车疾驰在苏阳城外的小道上,玄雀一路上都在逗凝夏开心,但他右手始终都搭在龙珏的刀柄上,凝夏一开始还觉得这是玄雀多年养成的习惯,可是渐渐地她从玄雀看似轻松的脸上读到了一丝担忧。

    凝夏忽然表情严肃的看着玄雀,在他的胸襟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玄雀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凝夏闭上眼睛仔细聆听外边的声音,小道虽然偏僻但通往帝都苏阳的路上不可能这么安静,他们渐渐驶向的地方并不是折戟关,而是郊外森林的深处。

    凝夏拉开帘布的瞬间深黑色的眼瞳流露出了些许惊恐。

    周围都是繁茂的树林,早已不见小道两边的农田,辛勤工作的农民,甚至来来往往的商客,除了花草树木就是黄沙,这在正常度假的人眼中看来或许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可联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事情,车夫偏离原路线将他们逮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只有一个目的。

    想让他们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玄雀为何不动声色?凝夏好奇的打量着怀抱着自己的玄雀,她相信这个男人,有他在身边她就什么也不怕,如同两年前的那个雨天一样,他一定会保护她的。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玄雀笑了笑,拉着凝夏走出马车,凝夏临走时拾起那柄红色的油纸伞,抱在怀中,生怕自己会弄丢。

    马车外早已围着一圈身着白色衣服的人,各个手中都拿着锋利的刀刃。

    祁洛风豢养的心腹杀手苏卫。

    玄雀早就料到祁洛风不会任由自己离开帝都隐居于世,因为玄雀知道足以毁灭他的事情。

    “所以,祁大人是想让我死咯?”玄雀闭上双瞳迎着微风说道。

    “叶大人属下尊重您为祁大人做出的贡献,但留着您,祁大人会有后顾之忧。”其中一个苏卫说道。

    “我知道的。”玄雀再次睁开双瞳的时候满满都是杀意。

    他缓缓拔出龙珏,四周的气氛一下子冷峻起来。

    “杀无赦。”领头的苏卫退后一步挥挥手道。

    在苏卫锋利的刀刃迎上二人的瞬间,玄雀回头望了一眼凝夏微笑着说道“没事的,不用怕。”。之后他带着凝夏一跃而起,反握龙珏刀光一闪,命中迎面而来的苏卫,刀刃划过苏卫的脖子,之后他正手握刀直接捅进刚刚下令围杀的苏卫的腹部,之后拔出,转身,将凝夏护在身后,打退了砍向凝夏的刀刃,一脚击在一名苏卫的膝盖上,然后向前一刀将另一名苏卫的手砍了下来,但苏卫的人数实在占优,玄雀只得且战且退,最终他们退到了悬崖边。

    玄雀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的高度超乎玄雀的想象,因为他看不到悬崖的底端,只有浮在空中的白色雾气。玄雀惊异于京畿地带竟然还有这样的深渊,掉下去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也不经意钦佩祁洛风竟然选了个无处可逃的地方作为处刑地。

    苏卫渐渐逼近,玄雀忽然抱住了凝夏,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闭上眼睛。”

    其实刚刚凝夏都看见了玄雀杀人的样子,她已经习惯了,或许玄雀不想让她看到更血腥的画面。

    凝夏点了点头。

    她感觉到玄雀离她而去,忽然心中一阵低落,她不敢睁开眼睛,感觉怕自己一睁开就会看见自己最爱的男孩死去。

    玄雀在手中转了转龙珏,向苏卫奔去,所到之处血花四溅。

    苏卫这回知道为什么祁洛风会让这个天玦刺客担任其中一名卫长,他的身手的确不是常人能够应对的,就算是经过训练的杀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眼看苏卫的同伴渐渐被这名杀红了眼睛的刺客杀光,其中一名苏卫瞄准了凝夏,直奔而去。

    玄雀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卫寒冷的刀刃早已抵在凝夏白净的脖颈上。

    “叶大人,投降吧。”苏卫说道。

    “投降吧,大人。”其他健在的苏卫说道。

    玄雀望着凝夏的双瞳,脸上露出了些许哀伤,他缓缓抬起握着龙珏的右手,五指松开,龙珏应声掉落在地。

    师父说,一个杀手的死期就是他爱上一个人的时候。

    现在他的死期到了。

    咻的一声,一枝利箭越过玄雀的肩头,直接命中在那名要挟凝夏的苏卫额头上,玄雀瞥了一眼远处朝他奔来的两个熟悉的身影,露出了欣慰的笑,可是那名苏卫死前抱着凝夏,此时失去支撑的他连带着凝夏将要一起翻入悬崖之中,玄雀立刻跑了过去。

    “凝夏!”

    “玄雀!”在跃下悬崖的瞬间,玄雀听到了背后的呼喊声。

    等英招与玄蜂杀死所有苏卫赶到崖边的时候,玄雀左手死死的抓着崖壁上的一只粗壮的树根,右手死死的抓着红色油纸伞的伞身,而伞身之下便是摇摇欲坠的凝夏。

    “我靠,这怎么办”玄蜂手头没有任何可以拉两个人上来的工具只得呆在崖边干着急。

    “玄雀,你等一下,我和玄蜂想想办法。”

    玄雀没有回答而是艰难的点了点头,就算他体质很好,但在崖壁上吊着已经消耗了他大部分的体力。

    这时他听见了凝夏微弱的声音。

    他看着凝夏勉强扯起一个微笑说道“别担心,马上就带你上去。”

    凝夏摇了摇头。

    玄雀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他预感到凝夏要做的事情,而他不想她那样做。

    凝夏松开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口画了一个心,嘴上摆出了一个嘴型。

    我爱你。

    她又指了指玄雀,又指了指自己,摆了摆手。

    对不起,永别了。

    “不!”玄雀大喊着。

    凝夏松开了握住伞柄的手,任由地心引力将她拽入死亡的深渊。

    时间仿佛一瞬间凝固了,下一秒,他松开了树根

    “玄雀!”英招和玄蜂眼睁睁的看着二人连同那柄红色的油纸伞一起被崖下无尽的白雾吞噬。

    空中玄雀接住了凝夏伸向他的手,玄雀紧紧握住那一只纤细的手将她一把搂在自己怀中,二人就这样相拥着,风吹起二人的头发,虽然知道结局是死亡,可是在一刻他们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的,谁违约谁就是小狗。”玄雀略带责备的在凝夏耳边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