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归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归墟

    祁洛风站在院子中望着树上飘落的桃花,伸出右手抓住了一片飘落的桃花。

    “再度重逢的感觉如何?崇烨公子。”祁洛风没有转身而是对身后的身影说道。

    “你早知道我的身份?”

    祁洛风转身笑着看着玄雀说道“从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姬崇烨。”

    玄雀深黑色的双瞳冷冷的看着祁洛风嗤笑道“所以你都算好了?”

    “正好也完成了你的心愿不是么?”祁洛风还没有说完,龙珏的刀刃从他的肩头滑过死死地钉在他身后的桃树上,刀身上下摆动发出令人不悦的蜂鸣声。

    一缕头发随风飘落,连带着滴滴血液。

    祁洛风抬起左手用无名指擦拭掉细微伤口映出的血。

    “你也是仇人之一。”玄雀缓缓走向祁洛风,从他身旁经过,径直走到龙珏前将刀刃拔出,擦拭着刀锋上的血。

    “刚刚为何不杀了我?”祁洛风此时虽表面镇定但实际上浑身战栗,他虽然早对玄雀有所防备,但玄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龙珏掷出倒出乎了他的预料。

    刀锋在偏离轨迹那么两寸就能将祁洛风一击必杀。

    “因为杀了你我就是千古罪人。”玄雀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个天下,除了你,没有人能驾驭得了。”玄雀抬起头望着灰暗的天空缓缓说道“姬崇烨已经死了,我不再是曾经的五公子了。”

    “就算这么说你也无法否认你身体内留着的姬家的血。”

    玄雀再次嗤笑着“是啊但,我已经累了我已经做到了你交付于我的事情,接下来该你实现你的诺言了。”

    “凝夏在府中等着你,陆昭玄已经不再是死囚,等我做完这一切自会放他出来,他毕竟也是我的岳父。”祁洛风说道。

    玄雀点了点头。

    帝都卿阳阁

    “什么?”英招拿着指令书的手略微颤抖着,此时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能塞下一个橙子,玄蜂瞥了一眼指令书顿时不顾自己的身份对面前的五通老头大喊大叫到“这是人做的事情么?玄雀可是组织的心腹,怎能轻易杀掉?白泽死了还不够么?再说为什么是我们做,你不怕我们背叛你”

    英招没等玄蜂说完便捂住了他的嘴。

    “长老,为何要杀玄雀?组织不是同意他离开了么?”玄蜂问道。

    五通点点头道“组织的确同意他离开,可他已经与魔鬼签订了契约,祁洛风想让他死。”

    英招与玄蜂顿时沉默了。

    “与其让玄雀被仇家逮到折磨致死,不如干净利落的让我们来做,对他来说是一种恩赐。”五通不想多说刚要转身离开时被英招叫住了。

    “长老,杀玄雀是否另有内情?”

    “知道得太多对你们不好。”五通说道。

    “如果换成是我,你也或这样说么?”

    “放肆!”五通微怒道

    “长老”

    “不必多言,玄雀不能出折戟,你们不想做,我就换其他人。”五通态度坚决。

    “我不能让我的兄弟死的不明不白,到底是谁想杀他?”英招极力抗辩,正因为他是五通的关门弟子,所以五通才有这耐心,不然换做是其他人五通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你们清楚,祁家上位,与天玦联手的事情决不能令他人知道,尤其不能让天下人知道是天玦杀死了秦王。”

    “你们也记住了,如果泄密,下场跟玄雀一样。”

    英招和玄蜂顿时明白了,他们的兄弟玄雀是一颗被遗弃的棋子,而且是一颗很好的只要舍弃一个就能够保全大局的棋子。

    换成是他们,他们也会这么做。

    没有什么以一个人的性命换一个皇位更值得的了。

    陆府经过这一年的折腾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在天玦,苏卫,阴谋,战争,你争我斗,血雨腥风的摧残下,此时陆府已经从往日的繁荣变成了如今的萧条,再也不复当年帝都第一名门的繁荣。

    玄雀站在陆府外,迟迟没有推门进去。

    “叶公子?”身后传来熟悉的女子声音。

    玄雀回头望见了略显憔悴的李夫人,露出了淡淡地微笑。

    “凝夏”

    玄雀还未说完,李夫人便扑哧一声笑了“凝夏等候公子多时了,祁洛风说你是专程接她去宛城看医生的,所以行李早就准备好啦,就等你人来了。”

    玄雀沉默着,但随即他便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家凝夏,她不会说话,也不太懂得人情世故,出门在外难免会给公子添麻烦。”李夫人在带玄雀去见凝夏的时候嘱咐道。

    “我知道,我已经习惯了,李夫人就放心吧。”

    “恩。”李夫人最终停在凝夏的房间外“听初夏说,叶公子已经决定要娶我家凝夏了?”

    “嗯。”玄雀点了点头“原本想与你们商量日子的……但……”

    “没关系,我们就不耽误公子的行程了,毕竟凝夏的身子要紧,你先带她治好病,等外面平静了你们再回来的时候我和老爷就为你们操办婚礼。”

    “嗯。”玄雀点了点头,李夫人拍了拍玄雀的肩膀微笑着转身离去。

    玄雀推开房门,凝夏正在摆弄着玄雀赠与她那一柄油纸伞,此时她正努力的将伞收缩在一起,可是强化过的伞架令她尝试了很多遍之后依旧没有任何可收缩的迹象。

    凝夏看到玄雀的瞬间阳光倾泻在他们身上,玄雀望着凝夏乌黑透亮的双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凝夏,我回来了。”玄雀说道。

    凝夏放下红色的伞一头撞进玄雀的怀中。

    “让你久等了。”

    凝夏摇了摇头。

    “你的父亲没事了。”

    凝夏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好不好?”

    凝夏回头望了望房间转头凝望着玄雀点了点头。

    英招固定好手腕上的机关装置,五指虚握中指按了下机关上的突出按钮,一柄只有一拳大小的锋利迷你短剑立刻弹了出来。

    “准备好了?”英招望着一旁发呆的玄蜂。

    “真要这么做么”玄蜂还是有些不太想去。

    “五通老头说过的话没法更改,我们不去也行,他也会派其他人,到时玄雀还是会死的。”英招走向玄蜂一把把他拉起来拖到门口。

    “喂喂!”玄蜂有些无奈,可是英招推门的刹那,一个略显苍老的身影挡在了他们的去路。

    “青牛长老”英招放开玄蜂对背对着他们的人影行礼道。

    “五通说的话都听到了?”

    “是。”

    青牛没有转身而是从怀中掏出了另一封信函。

    英招接过,瞥了一眼便揣在怀中低头道“属下谨记。”

    “去吧。”

    青牛望着英招与玄蜂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违抗祁洛风的命令好么?”背后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玄雀是我的人,你那么爱护英招就不允许我偏袒下玄雀?”

    “呵呵。”五通老头伸了伸懒腰“你的意思是看造化咯?”

    “杀天玦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青牛笑了笑“再说,我也不能言而无信对吧?”

    “随你。”五通无奈的说道“你就不怕祁洛风报复。”

    “你想多了五通,祁洛风若是追究就相当于跟天玦作对,到时候鱼死网破,谁也不好过。”青牛笑道“所以祁洛风不会因为这件小事放弃他的宏图伟业的,我们虽然是兵卒但过了界的卒并不脆弱。”

    “我就特佩服你少了一根胳膊还这么拼命的精神。”五通开玩笑的说道。

    青牛下意识的摸了摸右边的空袖子,十八年前,这条胳膊就是救玄雀的代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