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二十章 夏惜雪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十章 夏惜雪

    “梁大人再喝两杯么……”梁昱身边的歌妓围着他劝道,夏惜雪坐在梁昱的对面摇摇晃晃,她摘下发簪轻轻捋着自己的长发,此时惜雪的脸颊微微泛红,浅粉色的双瞳不经意间与梁昱相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仅仅是一个微笑就将梁昱迷得神魂颠倒。

    “梁大人不行了?”夏惜雪举起酒杯,她握住酒杯的手都摇摇晃晃,看样子她也没少喝。

    “美人盛情……梁某自当……奉陪到底。”说完梁昱将杯中的美酒饮尽随即对身后大喊道“再来两壶!”

    玄蜂好似随叫随到一样端着两壶酒来到夏惜雪与梁昱身前,将酒壶放下的时候玄蜂面带忧虑的打量着夏惜雪,惜雪则是微微笑了笑没有回应他。

    “她这么喝下去真的能行?”玄蜂回到柜台的时候对英招说道。

    英招耸了耸肩,在英招的印象中夏惜雪酒量很大,不会轻易醉掉。

    这几天梁昱每天都会来这里找夏惜雪,不应该说他每天都来,惜雪不在的那几天他也会来每次都会问惜雪怎么样了,然后英招总是笑嘻嘻的回答他没事过几天就好,只有玄雀看见了英招眼底的些许……一样的神情。

    玄蜂望了一眼离惜雪不远处的玄雀,此时的他正被一群女孩围着……

    “我改天也去弹琴好了……”玄蜂笑道。

    “嗯……等惜雪前面的那位没了,你们仨就可以在一起愉快的弹琴了。”英招拍了拍玄蜂的肩膀笑道“现在赶紧干活。”

    “梁大人明天再来啊。”惜雪对结账离开的梁昱说道,此时门口有两队护卫正在等待着梁昱,梁昱的马车就停在侍卫的旁边。

    梁昱刚走后不久,惜雪便倚着门边像是要吐的样子。

    英招急忙跑了过去,惜雪则抬起手臂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没事,天空不知为何忽然一声轰鸣,随即下起了大雨,惜雪望了一眼天空浅粉色的双瞳忽然变得明亮起来,好似从宿醉中苏醒一般。

    “呀,梁大人可没有伞啊,这可不行。”说完惜雪便转身从掌柜的柜台前拿出自己的那一柄粉色的油纸伞,然后她撑起雨伞就走了出去。

    “不是吧……”玄蜂满脸黑线的说道。

    玄雀望了一眼大雨笑了笑看了看英招说道“今天有没有兴趣活动一下筋骨?”

    英招下意识的握了握自己的右手,依旧软弱无力。

    “不过就惜雪一个人好像也没什么问题……”玄雀看英招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相信惜雪。

    英招看了一眼即将打烊的卿阳阁,转过身从柜台上抽出一只长条状的物体,那物体的表面被打磨的很光滑,上面镂刻着兰漪花纹。

    “今天我就不用扫地了吧?”玄蜂也抽出一只与英招手里拿的一模一样的物体,只是玄蜂的那一支能比英招的小一些。

    这一支在外人眼中看似金属棍棒的东西其实是一柄直刀,英招把住刀柄轻轻拔出一寸,刀刃的寒光映在英招的眼中。

    有多久没有杀人见血了呢?英招的内心很是期待。

    三个刺客一同撑起三把不同颜色的油纸伞,朝着刚刚离去的目标走去。

    祁洛风留下的玉质长筒里面写着的名字,就是梁昱。

    忽如其来的大雨令还在街上游荡的人措手不及,人们纷纷奔跑着赶回家,梁昱坐在马车里悠闲的哼着歌。

    再过一条街就到家了,梁昱很不喜欢回家,一回到家就能碰见絮叨的婆娘,或许每个男人都有喜新厌旧的本性,梁昱或许就是因为自己的老婆管的太严所以才会出去拈花惹草。

    忽然车队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穿着白色的华服,披着黑色的头发,打着一柄粉色的油纸伞。

    如果在白天,见到这样的女人,人们会觉得自己走了桃花运,但在深夜撞见这样的人会让人觉得见鬼了。

    队伍停了下来。

    梁昱对马车停住很是疑惑,于是他打着一柄纸伞便走出马车,一眼望见了马车前面的夏惜雪。

    “夏姑娘……你怎么在这?”梁昱很是好奇为什么刚刚一脸醉意还要呕吐的惜雪此时会出现在这里。

    还没等到惜雪回答梁昱便听见身后的惨叫声。

    三个黑影,三柄映射着银色寒光的刀刃此时正一个又一个的刺进侍卫的身体里。

    梁昱觉得大事不妙,自从他哥哥横死之后他就隐约觉得此事没完,他迟早会成为祁洛风的目标,虽然他从未参加过哥哥所谓的清君侧的谋划当中,但在祁洛风眼中他是知情者,知情不报也是有隐患的。

    十二个护卫在短短的五分钟内被三个刺客全灭,当他看清刺客的脸时,惊惧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他忽然意识到卿阳阁其实就是一个刺客的老窝,这三个人他都认识,琴师叶公子,小掌柜明公子,还有不知名却默默端茶倒水的店小二。

    梁昱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捡起侍卫掉落在地的刀刃,指了指面前的三个刺客然后缓缓后退,退到夏惜雪的身前忽然望见了惜雪脸上露出的些许恐惧。

    他一把拉住惜雪的手向街边的暗巷跑去。

    玄雀看了一眼英招和玄蜂,这时一个侍卫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猛地挥刀向英招砍去,英招看也不看左手反手握刀直直的向后插去刺进侍卫的腹中,玄蜂顺势一刀砍在侍卫的肩膀处,血一下子喷溅在马车上随即被雨水冲刷干净。

    英招对玄雀点了点头,玄雀轻笑一声将龙珏收到袖中,再度举起红纸伞向梁昱逃亡的暗巷走去。

    “我们可以收工咯。”英招从地上捡起刚刚杀人时掉落的纸伞,然后转身对玄蜂说道“这里就交给你处理咯。”说完英招挥起刀刃依次结果路过时还苟延残喘的侍卫。玄蜂也在做同样的事,之后他与英招不约而同的甩了甩刀身上沾染的血液,然后缓缓的将刀插回笔直的刀鞘。

    梁昱拉着夏惜雪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忽然觉得很累,加上酒精的副作用让他呼吸都变的很困难,他回头的时候脸色煞白,玄雀正不慌不忙的向他们走来。可他没有意识到玄雀在离他二十步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这里很危险,快走!”梁昱再度拉起夏惜雪的手却不知道自己正掉落进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在梁昱与夏惜雪擦肩而过的时候梁昱忽然觉得自己的背后一阵刺痛,紧接着梁昱踉踉跄跄的跌倒在地上转头望见了一脸冷漠的夏惜雪,还有她手上染血的匕首。

    “夏姑娘……你……”梁昱呆呆的望着夏惜雪,而此时玄雀缓缓走到夏惜雪的身边望了一眼梁昱对身旁的惜雪说道“你还真是……心狠……一刀解决他不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不就完了,何必要拿真想折磨他?”

    “呵……”夏惜雪将匕首收起来,然后也将自己的油纸伞也收了起来,瓢泼大雨瞬间淋湿了惜雪的衣服。惜雪将纸伞横握旋转只听见咔嚓一声紧接着是长剑出鞘的声音,之后梁昱看见了即将致他于死地的剑,那是一柄剑身极细的剑,轻便而易于藏匿如同玄雀的龙珏一样。

    “很抱歉呢梁大人……”夏惜雪一边说一边缓缓靠近心被真相打得支离破碎的梁昱,她轻轻抓起梁昱的衣襟,粉色的双瞳露出了无尽的妩媚,那是梁昱记忆中她最美丽的时刻,但下一秒是幻灭,夏惜雪的剑缓缓贯穿他的胸膛,在最后一刻梁昱轻声问道“你的真名……”

    夏惜雪眯着眼睛拔出剑任由梁昱倒在地上鲜血渐渐从身体溢出,流到惜雪的脚下,她选择这样的杀人武器就是为了在送自己的目标上路时能够有时间道别……

    “夏惜雪……不过……”夏惜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粉色的瞳孔露出无尽的杀意“我另一个名字是白泽……”

    “白……泽……你就是……白……”梁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挚爱的女孩竟然是杀手……

    “不错,我就是那个天玦杀手白泽哦……再见啦,梁大人。”在梁昱闭上眼睛之前他看见女孩再度打起油纸伞与玄雀并肩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