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十八章 情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八章 情愫

    玄雀推开卿阳阁大门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卿阳阁的侍者们正在清扫如同废墟一般的屋子,一些歌妓被那些身体肥胖的富人们搂抱着摇摇晃晃的走上卿阳阁二楼的客房区,不经意间玄雀从一个人的口中听到了一丝抱怨。

    “夏姑娘去哪了,说,夏姑娘……咕……不在……真扫兴……”

    夏惜雪今天竟然没当差?玄雀忽然想起昨晚的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玄雀一开始以为玄蜂半夜睡不着想靠在阳台上吹吹风,现在想来……或许那个人是夏惜雪。

    “回来了?”英招走过来笑眯眯的说道。

    “哦,惜雪今天没在?”玄雀问道。

    “昨天送她回房今早就不在这里了,或许是被老板……”英招还没说完一个白色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进卿阳阁身体一下子撞在木门上缓缓坐下。

    女孩呼吸极其不平稳,鲜红的血液沿着右手缓缓流淌在地上,女孩抬头望了望英招和玄雀笑道“愣着干嘛……帮帮忙……”说完女孩便横倒在地上像是用尽了全力。

    英招急忙蹲在女孩的身前查看着女孩的呼吸,然后他又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女孩的伤势,身体上没有伤口,只是右手的手臂被划出了一条血痕,血液就是从那条血痕中渗出来的。英招见女孩的生命无碍长舒一口气,随即看见了女孩左手松开滑落在地的粉色的油纸伞。

    “这丫头……真拼命啊……”英招心底感叹道。

    “昨天喝了那么多酒晚上就去做事,真是拼命,你应该找老板加薪啊,惜雪”玄雀拿起惜雪的油纸伞轻声对睡着了的惜雪说道。

    想来这丫头也没睡醒,不然以她的身手不至于受伤。玄雀说完帮着英招简单的为惜雪处理了下伤口,然后将惜雪背了起来,这时女孩在玄雀的耳边呢喃了些什么,英招没有听见。他只见到玄雀一脸坏笑的看着英招,然后默不作声的将惜雪背到了她的房间里。

    “今天干嘛去了?”英招倚在二楼阳台的木栏杆上问玄雀,玄雀和英招住着的房间是豪华客房,彼此的阳台有着连接的回廊供他们看街景。

    “去陆府接收一下嘉奖。”

    “噗……”英招差点没把刚喝的一口茶水喷出来“听说你救的那个姑娘是陆昭玄的女儿?”

    玄雀点了点头。

    “陆昭玄这个人……怎么样?”英招忽然好奇的问道,他一直对轩辕朝的行政体制很好奇,他出生的时候轩辕朝就乱套了,他很难想象那个存在于神话中的人物建立的神话王国会落到穷途末路的下场,所以他觉得是不是体质有问题。

    “名副其实,是个忠臣,只是……生错时间了。”玄雀回答道。

    “是这样……”英招点了点头。

    “你猜他女婿是谁?”玄雀忽然问道。

    “女婿?凝夏小姐的女婿按理来说不应该是你么?”英招忽然坏笑道。

    “陆昭玄又不止凝夏一个女儿。”玄雀没有理会英招的打趣。

    “唔……圣上?”

    “那是他家的深夏,除了深夏还有一位名叫初夏,而她的丈夫就是祁洛风。”

    “什么!”英招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呆在原地,想来一个忠臣一个乱臣竟然有亲戚关系对英招来说的确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

    “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玄雀低声道。

    “你怎么了?”英招忽然很好奇玄雀的反应,他们是刺客,接单杀人是主业,至于政治上的变迁,就算朝代更迭也没人会屠戮帝都,他们唯一会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生死,不过听玄雀的话他好像很担心陆家的命运。

    “对了,惜雪……刚才跟你说了什么?”英招忽然想起来问道。

    “你不是说不在意她么?”玄雀斜眼看着英招幽幽的问道。

    “不告诉算了。”英招别过脸去像是在赌气。

    “她说,不要离开我,明溪……”玄雀低声道“她很在意你的。”

    “……”英招没有回话,他只是望着天空皎洁的明月发着呆。

    他仍记得与她的第一次相遇,那天天空飘着雪,有着浅粉色双瞳的女孩笑着说出了她的名字“我叫惜雪……”

    ……

    就这样安稳的过了一天,这一天玄雀就像一个普通人为五通打工,惜雪由于受伤了为了不引起外人的好奇于是这两天五通告诉所有人惜雪生病了不能相见,英招与玄蜂轮流为惜雪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只不过每次玄蜂出来的时候都是灰头土脸的,而英招则很正常。

    “明公子,夏姑娘没事吧?”一位客人在听玄雀弹琴的时候问路过的英招,英招笑着回答道“梁大人放心,惜雪姑娘只是偶感风寒,过几天就好了。”玄雀则从一脸笑面的英招的眼瞳中读到了些许……杀意?

    之后经过玄雀与围着他的歌妓们打听,原来之前英招口中的梁大人是轩辕朝的正四品羽林卫长梁昱,而他的哥哥梁彻前不久横死在大街上。

    虽然梁昱想要追查哥哥的事情,但毫无头绪,现场没有目击者也没留下任何证物,除了骇人的刀痕,没有任何的东西。

    之前梁昱就喜欢来卿阳阁逛逛,为的就是见一见这里的头牌夏姑娘,他不得不说他对夏姑娘一见钟情,而且想要替她赎身。

    原来是情敌……玄雀这才明白英招为何会隐约的露出杀意的眼神了,这家伙就是不坦诚,表面说不喜欢心底却喜欢的不得了。不过换成是一般人看见夏姑娘都会喜欢的,天姿绝色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时运不济命运悲惨当了歌姬。歌姬与歌姬的区别就是不卖身,来卿阳阁的人都知道夏姑娘与其他姑娘的区别。或许就是因为夏惜雪很难用钱买到所以才这么招人喜欢,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想要。

    “哟,叶公子早啊。”身后传来熟悉的女孩声,与此同时整座大厅都热闹起来,夏惜雪缓缓的走向玄雀面带微笑,浅粉色的双瞳配合着她的笑容永远是那么的迷人。

    “这不是梁大人么?令兄的事情……我很抱歉。”夏惜雪对梁昱说道。

    “无妨,我一定会查出凶手的,谢谢夏姑娘,你的身体……没事了?”

    “好多了,谢梁大人关心。”夏惜雪说完便对玄雀说“叶公子弹琴也弹累了吧,去房间里歇一会吧。”

    玄雀知道夏惜雪不会无缘无故说这句话于是起身对梁昱说道“失陪了梁大人。”梁昱没管玄雀的道别,此时他的目光完全集中在夏惜雪的身上。

    祁洛风此时正坐在卿阳阁二楼的隔间里,这里的陈设与之前他来委托任务时的情况一样。

    “哟,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祁大人。”横门忽然被人拉开,走进来一个体态肥硕的男子,一脸笑容坐在祁洛风的身前。

    “郑老板,您怎么来了……”祁洛风盯着男子笑眯眯的脸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