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十七章 白泽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七章 白泽

    “夫君与父亲谈的如何?”见大家都不说话初夏决定打破一下僵持的氛围。

    “你猜。”祁洛风淡淡的说道,初夏立刻明白了祁洛风的意思于是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鼓励小孩子别气馁一样。

    “叶公子是凝夏的朋友?”祁洛风开口问道。

    “嗯,夫君还记得前天黄大人被疯子砍死的那件事么?”初夏刚说完玄雀与祁洛风不约而同的眨了一下眼睛,脸上露出了些许严肃的表情。

    “记得,怎么,当时你妹妹也在那条街上?”祁洛风忽然心底一凉,他从未想过要将陆昭玄的女儿拉进去,他要杀的只是黄文敏,或许陆昭玄只是不赶巧非得在苏卫和天玦执行任务的时候跟着目标瞎晃,如果凝夏死了,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初夏了。

    “叶公子救了凝夏的命。”初夏的话看似平淡却令祁洛风心里一震,玄雀察觉到祁洛风此时虽然表情严肃像是在听人讲述自己遭遇不幸被人救助的事情,但其实很开心……哦不应该说是很高兴,像是挖到了宝藏一样。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本祁洛风想要见见那个杀死林卫长的高手,但据苏沐延的报告那人只是一个路人,帝都如此之大想找一个路人简直是难上加难,没想到那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将自己内心的所想隐藏的这么深想来祁洛风是一个心机非常深的人,或许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有机会也敢于做出刺杀高官的事情,玄雀的心中不禁有些佩服祁洛风,也明白了一些隐匿在心中十七年的问题。

    但是玄雀还是不确定那些面具杀手的幕后主使是不是祁洛风。

    “叶公子年轻有为,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麾下为轩辕朝做些贡献?”祁洛风建议到。

    “在下对官场的事情毫无兴趣,谢谢祁大人盛情,我只是无意间救下凝夏小姐,区区小事换作其他人也会做的,不足挂齿。”玄雀一边心里想着我已经在为你做事了,又何必摆明身份。

    “嗯……那真是可惜了,不知叶公子现在在做什么?”祁洛风问道。

    玄雀一愣淡淡的笑道“这个……”

    初夏不合时宜的一同问道“对哦,光顾着把你跟我妹妹牵线了,还没问你是做什么的呢。”

    “在下是一位不出名的琴师。”玄雀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看见了凝夏充满好奇的看着他。

    “琴师?”祁洛风扶着下颚笑道“琴师也有如此好身手,在下深感钦佩,不知叶公子在哪家弹琴?”

    “无定所,我工作的地方乌烟瘴气祁大人还是不去为好。”玄雀说道。

    “呵呵,那倒也是,想来公子工作的地方不是凌香阁就是卿阳阁咯?”祁洛风猜测道。

    “正如祁大人所言,在下现在正在卿阳阁为郑老板打工。”玄雀笑道,他觉得祁洛风迟早也要进入卿阳阁也没必要对其隐瞒。

    “郑老板……”祁洛风深思道随即笑道“真是辛苦叶公子了。”

    此时门口传来一声呼唤“初夏小姐,有人要找祁大人。”仆人领着一个佩刀的护卫说道。

    祁洛风回头望见了自己的手下面色慌张焦急地等待在门口。祁洛风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他走到手下跟前小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手下贴在祁洛风的耳边说着什么,声音很小除了祁洛风谁也听不见,玄雀望见了祁洛风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异常的严肃,随后他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这就回去。”说完他走到初夏的身边说道“抱歉咯,今晚不能陪你了,你是跟我回去还是按原计划在这里与家人好好团聚?”

    “发生什么事了?”初夏担心的问道。

    “还不是那些破事,维护这个国家很累的。”祁洛风笑道“这样,你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你父亲虽然很讨厌我,但他还是很喜欢你和他外孙的,你跟祁若在这里的时候要小心,我会让皇城卫队严加看守这里保卫你们的安全,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回来接你们回去。”

    初夏嗯了一声说道“我送你出去。”

    “嗯,那在下先告辞了,凝夏,叶公子保重。”祁洛风说完便踏出房门,初夏也跟着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凝夏和玄雀两个人。

    这时凝夏再次握住玄雀的手,玄雀不是第一次被她握住手了,按理来说男女授受不亲,凝夏已经打破这个规矩三次了……

    他望见凝夏的双瞳中闪烁着些许不安,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怎么了?”玄雀问道。

    凝夏抬起玄雀的手掌在他手心中写下一句话。

    “祁大人佩带的刀,跟那些想要杀我的人的刀很像……”

    玄雀忽然心中一沉……

    祁洛风走过看似平静的走廊,此时座长廊两边都有新的护卫把守着,这里是祁洛风的心腹巫慑的住所,是一座二层小楼,由于在帝都买一座宅子的成本太高,祁洛风在闹市区给他最忠实的部下买下了一个房间,像是客栈又并非客栈,在这里居住的人都是临时来帝都的达官显贵。为了避免闲杂人出没这里,祁洛风直接买下了整个二楼供巫慑居住,这里日夜都有护卫把守着,而这些护卫晚上换班的时候就睡在那些空屋子里。按常理这里的防卫可谓是天衣无缝,与帝都北方的天锁玄狱的防御不相上下,但此刻祁洛风踏过一个又一个早已没有生气的护卫尸体,最终来到了巫慑的面前,此时巫慑前面站着随祁洛风一同来帝都的骑都尉杜勋和刚刚晋升三卫副卫长的苏沐延。

    巫慑此时就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脸上的惊讶的表情僵硬,反映出他死之前很是意外,或许是谁给了他一个惊喜。

    “祁大人。”杜勋见到祁洛风的时候对他缓缓行礼,苏沐延也微微行礼。

    “其他人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祁洛风绕过血迹问道。

    “王玉峰大人正在寻找目击者,至于其他的苏卫已经派出去查探刺客的消息,我原本想拜访一下巫大人问问近况没想到出事情了,沐延则是我请来的护卫,毕竟他身手好如果刺客还在也能应付。”杜勋解释道。

    “沐延怎么看?”祁洛风低身打量着死去的巫慑。

    “以巫大人的护卫,不是他邀请进来的人很难杀死他,听说……”苏沐延欲言又止,之间祁洛风摆了摆手道“但说无妨。”

    “巫大人喜好歌妓……或许杀他的人就是一个歌妓……”

    “有道理,不过现在护卫都死光了,现在只能指望王大人能问出点什么或者是苏卫能查到些什么。”杜勋说道。

    “不用查了。”祁洛风淡淡的说道,他扒开巫慑的衣服,看清了里面的伤口,那是一处极细却致命的伤口,精准的贯穿心脏,由于伤口极小所以里面的血液才没有喷涌而出而是缓缓流出,祁洛风两指伸进伤口的时候眉头紧蹙,随后给他翻了翻身,在脖颈左下方有一处匕首刺伤的痕迹。

    “大人何意?此事……就这么算了?”杜勋不敢相信祁洛风竟然放弃了追查,但下一秒他从祁洛风的脸上看到了些许讽刺的笑容。

    “门外的那些护卫伤口也有这么细?”祁洛风染血的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在杜勋与苏沐延的眼前晃了晃问道。

    “是。”杜勋与苏沐延异口同声的说道。

    “果然……”祁洛风再次蹲下身轻叹一声为巫慑合上双瞳随后对杜勋与苏沐延说道“这是天玦的一位王牌的手法,你们还记得先帝的家眷死的时候,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这么细的伤口,细小却致命。”

    “大人想说的是……那个杀死先帝全家的……天玦刺客白泽?”杜勋恍然大悟,他早就觉得巫慑的这种死法似曾相识只是一直没敢去那么想。

    “除了她也没别人了吧,早就听闻白泽是一个女杀手,正好符合歌妓的推测,巫慑啊巫慑,想要女人跟我说,何必在外面找……真是的,除了……”祁洛风刚想提苏沐烟却看见了苏沐延于是又把话咽了回去。

    “收拾收拾,这几天你们各自小心,通知所有的苏卫不必再追查凶手,我来处理。”祁洛风说完杜勋便一脸凝重的看着祁洛风说道“大人要与天玦谈谈?可是他们……”

    “天玦虽然杀人不讲理,但他们认钱不认人。”祁洛风笑道“再说我的价格很高的,除了皇帝没人能付得起,而皇帝也没必要利用天玦杀我。”

    祁洛风轻拍杜勋的肩膀小声的说道“皇城护卫注意到苏卫了,让他们收敛一点,不然下场就跟林一川一样咯。”

    “遵命……”杜勋点了点头。

    “沐延,你后天没事吧?”祁洛风问道。

    “没事。”苏沐延回答道。

    “很好,陪我去一趟卿阳阁。”祁洛风淡淡的说道。

    “可是卿阳阁鱼龙混杂……大人……”苏沐延虽然心里巴不得祁洛风死但如果他死了谁来救沐烟出来?

    “你怎么跟杜大人一个样,你们是我的部下,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不用操心我的安危。”祁洛风挑了挑眉低声道。

    “遵命。”苏沐延恭敬的回答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