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十六章 渊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六章 渊源

    祁洛风自信的看着陆昭玄,双方很久都没有说话。

    随后祁洛风转身低声道“岳父大人不会让您的女儿守寡的,就算您不为您女儿考虑,也要为您的外孙考虑,您那么心疼您的女儿,当初她与我私奔的时候您曾气的说过永远不让她进门的话,如今我和她还不是进来了?”

    “……”陆昭玄沉默着,他有事时候真的拿祁洛风没办法,或者说他没法伤害自己的女儿,那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就算她的夫君做了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也无法做到铁石心肠。

    “想要阻止我就努力的杀死我吧。”祁洛风再次回头望了一眼陆昭玄眯着眼睛笑道“不过我死了还是会有我这样的人出现,只要皇帝一天不改变,这种情况就会一直发生,您心里一直很清楚,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说完祁洛风顿了顿转过头踏出门的一刻长叹道“或许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次拜访您了,您不喜欢我,但请您答应我一定要原谅初夏。在下告辞了,陆大人保重。”

    陆昭玄望着祁洛风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累,祁洛风说的没错,皇帝一天不做出改变就会有千千万万个祁洛风企图取代他,如今祁洛风掌权情况还能好一些。

    “嗯。”初夏品尝着凝夏沏的第二壶茶,她惊叹于妹妹沏茶的技术,想必在府中无聊的这几年时光凝夏一定是磨练了很久茶艺才能做出如此好喝的茉莉茶来。初夏放下茶杯望了一眼文静的玄雀有些坏笑的看着妹妹说道“凝夏何时交到这么俊俏的公子哥了?”

    初夏话音刚落凝夏与玄雀几乎在同一时间摇了摇手示意到他们的关系不是初夏想的那个样子。

    初夏望着凝夏一脸无辜的样子不禁扑哧一声笑了,随后她对玄雀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妹妹天生不会说话,所以朋友就很少,也没人跟她提亲,公子阴差阳错救下了我妹妹看来是天赐的缘分,不如”初夏还没说完玄雀便轻咳一声说道“初夏小姐,在下并无此意,在下只是碰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哦,那难道是我妹妹配不上你?”初夏继续说道。

    “也不是……在下……”玄雀面对初夏无厘头的样子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只得支支吾吾的回答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怎么?”初夏追问道,这时玄雀看见了凝夏不知所措的神情忽然有些不忍心说出自己心中早已准备说的在下与凝夏只是萍水相逢今后可能没机会再见了的这句话。

    “刚刚就当是我开玩笑的,不过公子若真有此意,请好好照顾我妹妹。”初夏轻抚着凝夏的头发温柔的说道。

    “嗯。”玄雀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应了一句,之间初夏忽然满脸狐疑的看着他似乎在问你刚刚不是说没意思么?出尔反尔可不是男子汉的作风哦。

    玄雀只得捂着额头感叹道自己怎么遇到了另一个跟自己同期的刺客白泽很像的女孩子,只不过眼前这个能比白泽活泼一些。

    再度抬起头的时候玄雀看见了凝夏,此时凝夏的脸颊红红的。

    ……她该不会当真了吧……玄雀扶额的手没有放下,老天似乎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一个非常不合适的时间给他身边放了一个女孩子,如果玄雀不是刺客而是一个普通人,这段姻缘虽然有些缺陷但也不失为一段天赐良缘,可他是刺客,身边不能有牵挂,他可以跟英招他们扯这些类似于亲人一般的羁绊,是因为英招他们也是刺客,而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好似一只花瓶随时都会被打碎,若是玄雀有朝一日身份曝光不仅会连累女孩,还会连累女孩全家,他虽然不了解陆昭玄,但世人对陆昭玄的评价很高,他不希望陆昭玄知道他的女儿跟一个双手沾满血液的杀手在一起,只要他一天是刺客,这种情况就不会改变。

    玄雀这时有些感叹老天爷总是喜欢开玩笑,十七年前自己阴差阳错进入了天玦成为了杀手,十七年后自己又阴差阳错的救下了一个可能命中注定要跟自己在一起的女孩子,他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她,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初夏,初夏,你在哪?”门外传来男子的声音,玄雀转头便瞥见了站在门口的男子,黑色的头发,眼角的挂着一处轻微的伤疤,身上穿着修满鸢尾花纹的华服,腰间别着一把长刀。

    男子的黑色双瞳望见玄雀的时候愣住了,脸上露出了些许惊讶。

    “夫君。”初夏的一声呼唤唤醒了沉思的祁洛风,祁洛风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原来你在这,我……可以进来么?”祁洛风意识到这是谁的闺房,按照常理别人的房间是不能随便进入的。

    “嗯。”初夏牵着祁洛风的手便踏进了凝夏的房间。

    “好清新……”满屋的茉莉花香气令祁洛风觉得自己像是沐浴在茉莉花海之中。

    “夫君,这位是我妹妹凝夏。”初夏指了指身旁的凝夏介绍道“凝夏,这位是祁洛风,我的夫君也是你的姐夫。”

    凝夏先是一脸疑惑的看着祁洛风随后望见他腰间的长刀的时候往后退了两步。

    初夏见凝夏的反应立刻问道“怎么了?”

    凝夏摇了摇头,因为她此时正站在玄雀的身边,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玄雀的身旁时就很有安全感。

    眼前的男子原来就是八年前拐走姐姐的人,凝夏虽然对祁洛风抱有一丝敌意,父亲曾只言片语评价过这个名为祁洛风的人,凝夏大致明白这个人是父亲口中的野心家,是乱臣贼子,没想到姐姐以身相许的人竟然就是父亲口中的那个很坏很坏的人。

    “看来你妹妹也不太喜欢我啊。”祁洛风挠了挠头,但随后凝夏的态度则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指了指祁洛风然后比量着拔出刀的样子用手模仿着刀刃对着面前的空气砍来砍去,祁洛风愣了一瞬问“你妹妹怎么回事……”

    “奥,夫君忘了,我曾经跟你提过,凝夏自幼不会说话。”随后她对凝夏点了点头道“不错哦,正如妹妹所言,他是个将军。”

    凝夏点了点头继续比量了一些手势,但在祁洛风眼中看来凝夏的手势如同小孩子涂鸦一样只有小孩子自己知道她在画什么,他很惊讶初夏竟然能读懂凝夏的手语,也难怪,既然是从小就不能说话初夏了解凝夏在说些什么也不是很奇怪。

    初夏与凝夏彼此开心的笑着,只是凝夏那边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但从她的脸上祁洛风能看出来她很开心。

    气氛一下子缓解下来。

    “你妹妹与你长的真像。”祁洛风望着清纯美丽的凝夏赞叹道。

    “那是自然,夫君也不看是谁的妹妹。”听到祁洛风对自己妹妹的夸赞初夏不禁骄傲起来,这时她才意识到他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

    “这位是叶公子。”初夏指着玄雀介绍道。

    这时祁洛风才得以仔细打量着玄雀,他第一眼看到玄雀的时候脑海中就能浮现出另一个身影,只是那个身影很瘦小,孤独无力,倒在在熊熊的火焰之中,见到玄雀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离近一看,玄雀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人惊人的相似。

    就算那是十七年前的事情了。

    “见过鸢王殿下。”玄雀起身向祁洛风行礼道。

    “不必拘礼,大家都是陆大人的客人,地位平等。”祁洛风继续打量着玄雀,察觉到了他眼中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与记忆中的那个本已死在火焰中的男孩比,眼前的玄雀眼中丝毫没有孤独无助依赖别人的小孩子气,取而代之的是凌厉而坚毅的目光。

    出于好奇祁洛风还是问了一句“叶公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玄雀看了一眼祁洛风轻声回答道“祁大人记错了吧,在下只是一介凡人,怎能见到过祁大人?”

    “哦,你很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祁洛风也觉得自己认错人了,那个人绝对不可能从那样的火灾中幸存下来,但是……玄雀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那个人,或许这个世上真有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