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十五章 鸢尾之心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五章 鸢尾之心

    初夏沉浸在妹妹的怀抱之中,妹妹与前一样还是喜欢粘着自己,只是身体有点冷,八年里初夏几乎都待在秦国王都永乐,很少知道帝都的消息,就算是派人打听传到初夏的耳朵里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所以她总是在脑海中想象着自己的家人离开她之后会如何生活,她总是往美好的方向去想,希望自己的家人在这看似和平的世界之中不会出事,能永远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

    初夏抬起头的时候望见了玄雀顿时好奇的打量着他问怀中的妹妹“他是谁啊?”

    凝夏松开初夏擦了擦眼泪指了指玄雀,然后在自己的手心写道“他前天救了我的命。”

    初夏立刻想起了前天发生在柳条大街的血案,黄文敏死在了那里,陆昭玄则在那天碰巧与黄大人一同去千层塔祈福,但她没想到凝夏也跟着去了,而且还差点被带着面具的疯子杀死。

    “在下姓叶,前天路过柳条大街的时候正巧救下了凝夏小姐。”玄雀替凝夏解释道,既然凝夏不会说话还是由会说话的人来解释比较快。从凝夏的反应玄雀大概猜到了初夏的身份,以凝夏不会说话的特征很少会认识除了亲人以外的人,初夏看起来比凝夏年长许多,样貌的许多特征都与凝夏很是相似,再加上可以在陆府出现,想必就是陆昭玄家中闻名于世的三个姊妹花之一了。

    初夏对玄雀微微行礼自我介绍道“我是初夏,凝夏的姐姐,谢谢叶公子出手救我妹妹。”

    “小事一桩,换成是其他人也会这么做的。”

    正厅内,祁洛风坐在一张椅子上,陆昭玄则拿起茶壶往杯子中倒茶,递给了祁洛风一杯,祁洛风接过茶杯轻嗅闻到了沁人的茉莉香气随即嗯了一声小饮一口放在一旁。

    “怎么想起来拜访我了?”陆昭玄坐在主位上问。

    “虽然陆大人不承认我和初夏的事情,但事已成定局,您是我的岳父这一点你无法否认,女婿我自从与初夏喜结连理之后一直没有机会私下拜访你,一是考虑到您对我的诸多不满,二,我怕我肮脏的名声与您联系起来会被天下人耻笑。”祁洛风自嘲道。

    “呵呵。”陆昭玄轻笑两声随即说道“世人怎会认为鸢王祁大人名声肮脏,祁大人拜访陆某是看的起陆某,天下人又何谈耻笑,他们羡慕还来不及。”

    “陆大人就别打趣我了,八年没来好好拜见岳父大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陆大人不喜欢我我知道,但初夏毕竟是你的女儿,而我的儿子祁若则是你的外孙,他俩可没惹到你吧?”祁洛风耸了耸肩“在您的眼中,我是乱臣贼子,您恨不得扒了我的皮,但我想问您一句,当今天下混乱的情形可是我祁家一手所为?”

    “……”陆昭玄沉默着,他看着眼前的祁洛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正如祁洛风所说,当今天下些许动乱并不完全是因为祁家祸乱朝纲造成的,而是厉帝,若不是厉帝暴戾无道惹怒四国造反,或许就没有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但祁家依仗秦国平定四国之乱一跃成为朝廷权臣之后的事情就是祁家作孽了。祁洛风的父亲祁岳阳是一个残暴的人,先帝还在的时候,祁岳阳依仗鸢尾军团杀死了不少所谓的叛臣,其中就包括陆昭玄一直敬仰的大司徒苏凛。之后朝中每个与祁家对立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皇帝也对这种事充耳不闻,到祁洛风接替祁岳阳的时候,朝中对姓祁的敢怒不敢言,生怕自己哪天下朝回家的时候出点什么意外。

    陆昭玄虽然每每都与祁洛风对立,但从未遭横祸,其中缘由他也心知肚明,可祁洛风越这么无视他他越心有不甘,就好似他与祁洛风不是一路人在外人眼中他与祁洛风明敌暗合一样。他很讨厌有些老臣看自己的眼光,因为他们都猜测陆昭玄迟迟未遭意外是跟祁洛风达成了某种合约,但只有祁洛风和陆昭玄知道真正的原因。

    “虽然不是祁家的过错,但你现在的举动会让陆某觉得你有僭越之心。”

    “僭越?”祁洛风听到这个词之后狡黠的一撇嘴随即笑道“那陆大人的意思是,就任由圣上胡作非为肆意破坏这个国家?”

    “不管怎样你我都是他的臣子,圣上无道是由于先帝和厉帝没有竖立很好的榜样,做臣子的不能放任自流,劝谏的同时辅佐他改变现局,而不是刺杀重臣宠信奸佞!”陆昭玄严肃的说道。

    “呵,那陆大人,可否问你一句,如果当初我父亲没有平定四国战乱,当今天下又当如何?”

    “……”陆昭玄无法回答,他知道如果四国战乱皇室没有赢天下会比现在更乱。

    “杀死大司徒的事情我很痛心,但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他的牺牲是必要的。”

    “那先帝的牺牲也是必要的?”陆昭玄反问道。

    祁洛风愣了一瞬随即幽幽的问道“陆大人怀疑先帝的事情是我幕后指使的?”

    陆昭玄面无表情的看着祁洛风,祁洛风轻笑一声随即说道“无所谓,反正在您的眼中我就是一该死的人,如果先帝还活着,就会给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届时在京畿再打一仗,陆大人觉得刑王朝还能撑得住么,皇室还撑得住么?”

    “……”

    “如果不是鸢尾军团驻扎在帝都,秦国的半数护卫在折戟关待命,您觉得九国的其余八国会怎么做?”

    “那也轮不到你们祁家管,公孙皇室的威严不容你质疑!”

    “公孙……”祁洛风起身“如果我历史学得没错,公孙皇室建立这个王朝以来才经历了八个皇帝,算起来才两百多年,才两百年就被糟蹋成这个样子,更甚者他的后代一代不如一代,到厉帝简直就是废物。”

    “住口!”陆昭玄猛地敲了一下桌子,他虽然知道祁洛风的野心但他没想到祁洛风此时对公孙皇室早已没有了丝毫的敬畏之心。

    “时代变了,陆大人。”祁洛风很理解陆昭玄的心情于是他也没生气,如果换成是别人他早就拔出刀结果他了。

    “公孙乾只是个神话,经历了两百年的洗礼,现在谁还记得那个三界之皇?”祁洛风笑道“又有谁规定,他建立的国家一辈子就由他的后代继承?还有,如果陆大人觉得轩辕朝还有救,那就请回答我,一个继承了神话血脉的废物皇帝生下的荒淫儿子,同立五后不问朝纲,整天就知道玩乐的人,怎么能让人跟随,我不是他的管家,虽然朝廷待祁家不薄,但我忍受不了一个毫无治国才能的人把我当作靠山苟延残喘!”

    “没想到祁大人竟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陆昭玄有些意外,祁洛风虽然字里行间吐露出了对公孙羿的不满但他说的话很有道理,也让陆昭玄的心底产生了些许动摇,但随即正直的品格打消了他那小小的动摇,他不能任由公孙皇室被眼前的这个人取代,那样陆家的名誉就会扫地,就算他这一代没有继承陆家的人,他也不能放任自流。

    “时代在进步,如果公孙皇室不能顺应时代的变迁,就让他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吧。”祁洛风轻叹一声。

    “你真要这么做?”

    “看来陆大人还是没能明白我的意思。”祁洛风回头望了一眼陆昭玄有些伤感的继续说道“陆大人知道我的身上也流着一半轩辕始皇帝的血,如果这个国家还有救,我绝不会变成您眼中最讨厌的样子,我又何尝不想让您承认我,喜欢我,接纳我,让我能够帮助初夏孝敬您,可是……”祁洛风轻叹一声“世事无常,您非要执着于一个根本扶不起来的皇帝,想要拯救已经到死亡边缘的国家,您心里清楚我不杀您的原因,我不想杀您,不是因为杀了您世人都会鄙视姓祁的残暴无理,而是为了初夏,但请您不要站在我的对立面,您的忠诚与初夏比哪个重要?”

    这个两难的选择是一直困扰在陆昭玄心头的心病,他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此生生下了初夏嫁给了面前这个企图推翻轩辕朝的人。

    一面是自己的尊严自己的信仰,一面是自己的亲人自己最疼爱的女儿。

    “对不起,祁大人,陆某不能坐视不理。”

    祁洛风转过身眯着眼笑着“就知道岳父大人会说这句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冰冷令陆昭玄心底升起一股凉意。

    “不过您也没打算杀我,如果刚刚的茶水中有毒,或许一切都结束了不是么?”祁洛风笑道。

    此时陆昭玄则用深邃的眼瞳打量着祁洛风半响缓缓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下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