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十四章 意外的重逢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四章 意外的重逢

    对陆昭玄来说这三天他忙的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家里的事情,妻子李凝玉听说他在街上遭遇刺客的时候,吓得脸色苍白,陆昭玄劝了两个晚上才让夫人的心平静下来,令陆昭玄意外的是亲临现场还差点成为牺牲品的凝夏倒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每夜能安稳的入睡。

    经过官府的盘问,皇帝的慰问,陆昭玄终于今天抽出空陪夫人逛逛街,虽然那天的刺客还是会随时出现,但人们早已记住了他们的穿着,皇城卫队也将这些人记录在案,谅他们也不敢再出来胡作非为。

    李凝玉买了很多布料,饰品与食物,像是过节一样,按她的话说是为陆昭玄压压惊,陆昭玄的心里则觉得自己的老婆是在借机花钱,不过他认为如果这样自己的妻子能安心一点花多少也无所谓,除却自己的俸禄,陆昭玄几乎每个月都会得到皇帝的赏赐,皇帝很感谢他对轩辕朝的做出的杰出贡献,虽然陆昭玄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份内的,但跟那些腐败的官员比,陆昭玄还是能做些实事的,所以皇帝这么做的原因他也很清楚,就是告诉他皇帝知道他身边还有这么个可以相信的大臣,是朝廷的榜样。

    陆昭玄与李凝玉刚踏进陆府仆人便告诉他凝夏小姐有客人,陆昭玄很好奇凝夏怎么会有客人,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凝夏从来没有什么朋友,她从小到大几乎都在自己身边,就算几次朝廷宴会皇帝邀请他们一家入皇宫赴宴凝夏也跟着去了,但她不会说话这一点几乎让她成为了透明人。

    当陆昭玄还在疑惑是谁来拜访凝夏的时候,身后传来马车停止行进的声音。

    陆昭玄回头一望看见了一别就是八年的亲人。

    他的大女儿,陆初夏。

    几乎在同一瞬间李凝玉喜极而泣,陆初夏看着父母略微点了点头,李凝玉立刻跑到女儿身前拉了拉她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一把将她搂在怀中,陆初夏耳边隐约听见了母亲的哭泣声。

    陆昭玄则站在原地,他早就从李凝玉的口中听说陆初夏来到了帝都,他也猜到她一定会回来看看,就算八年前他对她说了非常过分的话。

    毕竟血浓于水,无论经历过什么事情,她永远是他的女儿,永远不会变。

    一时间陆昭玄心软了,正当他准备走向陆初夏问问近况的时候,马车上又走下一大一小,当他看清初夏身后走出来的那个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

    祁洛风,轩辕朝的镇国大将军,鸢尾亲王此时正拉着一个小男孩的手,男孩看样子只有六七岁,好奇的打量着此时拥抱初夏的李凝玉,以及她身后一脸严肃的陆昭玄。

    李凝玉望见祁洛风的时候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些许不悦,而祁洛风早就知道二人的反应于是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娘亲……这是我的儿子,祁若。”初夏从祁洛风那里接过小祁若的手对李凝玉介绍道。

    “哦哦。”李凝玉虽然很讨厌祁洛风但她看见祁若天真无邪的脸庞时打散了心中所有的不悦。

    “都这么大了……”李凝玉轻抚着小祁若的头发笑道。

    “祁若,这是你的外婆。”初夏对祁若说道,但祁若从未见过除了父母以外的亲人于是他看着李凝玉半响才缓缓说道“祁若……向外婆请安。”

    李凝玉被祁若可爱的样子逗笑了。

    祁洛风没有管初夏他们而是径直走向陆昭玄,停在他面前半开玩笑的说道“终于在朝堂以外的地方见面了呢,陆大人,哦不,应该称你为岳父大人。”

    “祁大人还是叫我陆大人好了,你和初夏的婚事,我还没同意呢。”陆昭玄甩下这句话便走进屋内,他其实有很多话相对初夏说,但他一看到祁洛风的时候就不想说了。

    就是这个人,八年前拐走了他最喜爱的女儿,这八年来初夏毫无音讯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祁洛风望着陆昭玄的背影轻笑一声无奈的耸耸肩,自己的岳父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如果刚才陆昭玄笑脸相迎才真是见鬼了。

    “凝夏……还好么?”初夏牵着祁若的手问李凝玉。

    “还好,说来你妹妹也有八年没见到你了呢。”李凝玉边走边逗小祁若。

    “能……带我见见她么?”初夏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八年前她甩下一句对不起就走了,完全没有顾及到凝夏的感受,她知道凝夏一直很喜欢她,她在凝夏心中不仅是长姊还是她的精神支柱,她走后不久就听说自己的二妹深夏入宫为妃,深夏一走就真剩下凝夏一个人了,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但她认为凝夏其实早就做好了准备,毕竟人都会长大不可能一辈子都是小孩子成天一起玩耍永远在一起,只是她走的太突然,那时的凝夏还没有准备好……

    “嗯。”李凝玉看见祁洛风跟陆昭玄走进大厅之后点了点头“你夫君看来想跟你老爹说说话,我们还是不打扰他了吧。”

    这时祁若扯了扯初夏的衣角半响轻声说道“娘,我饿了”

    “叫你早上不吃饭。”初夏有些责备的说道,李凝玉不禁扑哧一声笑了“我带小外孙去吃点东西,你去看凝夏吧,她还住在老地方,你还记得吧?”

    初夏点了点头随即她看着小祁若叮嘱道“要听外婆的话,不要太调皮。”

    “娘放心。”祁若开心的笑道,不过他还是对这个外婆很陌生,但李凝玉一路都是慈祥的笑容,祁若打心底里就很喜欢这样的长辈。

    初夏望着母亲领着祁若的背影淡淡的笑了笑,随后转身走在熟悉的回廊上,一路上她都在想着凝夏现在是什么样子,先说什么话。

    初夏没走十步就会停下来,眼中看见的都是久违的地方,无论是花草树木,厅堂摆设都与八年前她离开时一样,同样标志着凝夏住所的茉莉花香也没有变,只是多了些风铃。

    初夏不禁驻足伸手去够那些风铃,这些挂满小铃铛下方绑着金丝鸟折纸的风铃是她小时候与两个妹妹没事的时候一同制作的东西,如今经过岁月的洗礼风铃有些古旧,折纸也有些褶皱,但依旧悬挂在原本属于它们的地方。

    快要到凝夏闺阁门口的时候,初夏从屋中听见了些许男子的嬉笑声。

    在初夏的印象中凝夏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朋友一样的存在,因为她不会说话,无法与别人交流,如果能进陆府想必得到了父亲的允许,难道是……终于有人肯向凝夏提亲了?但按照规矩在结婚之前男女双方是不能见面的吧?

    正当初夏还在好奇凝夏屋中的客人是谁的时候,她望见了熟悉的身影从屋中走出,手中拿着一只茶壶。

    与八年前相比那个身影已经长大,从稚嫩变得清纯,容貌由可爱变得秀丽,身材凹凸有致,堪称绝代风华,唯一不变的或许就是她还是无法讲话吧。

    初夏惊异于自己的妹妹与自己一样长大后出落为一位绝色美人,同时心中对她天生的缺陷觉得更加遗憾起来。

    当女孩的眼瞳撞上初夏的时候,初夏从女孩的眼中读到了一丝惊异。

    茶壶咣当一声掉落在地。

    八年,整整八年,凝夏再未见过的姐姐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前,一时间泪水充满她的眼瞳,缓缓溢出,从眼角滑落,一滴一滴滴在地上,周围安静的甚至能听见泪水滴落在地的滴答声。

    “怎么了,凝……”玄雀听到茶壶坠地的声音还以为凝夏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从屋中走出看见凝夏一头扎进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女子,紧紧的拥抱着她,好像松开手那个女人就会消失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