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十三章 茉莉花香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三章 茉莉花香

    玄雀从未想过自己会无意间救下大冢宰的女儿,在他的印象里陆昭玄是一位贤臣,是轩辕朝的坚实后盾,形象伟岸而高大,或许在皇帝公孙羿这么祸害公孙氏的国家而迟迟得不到崩坏绝大原因就是有陆昭玄这样的位高权重的贤明大臣。

    原本他以为品位高达从二品的大冢宰府邸会异常的气派,但结果却大失所望,简单的门饰,规矩的四合院房屋格局,与普通民宅无疑,只是能比平常人家多几处回廊连接的房屋罢了,唯一的区别就是门匾上写着陆府两个字。

    玄雀在这十几年的杀人生涯中杀过不少官员,有些官员的品级远远没有陆昭玄高,但他们的府邸却堪称王宫,玄雀很喜欢执行杀死这些拿着朝廷俸禄不办事的官员,因为他可以顺道带走一些值钱的东西作为行动的额外报酬,而组织也没有明文规定他不能私藏宝物,他将顺走的值钱物品卖掉换些钱财然后给他的三个同门买点东西,玄蜂每次都很期待玄雀的每一次任务归来,因为他每次都会收到许多好玩的东西,比如来自北方的特质小短剑,南方的小挂饰,西方的小摆设,亦或者是东方的美丽宝玉,玄蜂不太喜欢太女人的东西,于是他总会把宝玉交给英招来处理,英招看似是一个穷书生,但他打磨宝玉的技术不在制作这些宝玉的人之下,他总会把那些形状样式不好看的宝玉打磨成他喜欢的样子,然后摆在自己的书房里,当然一部分同样材质的东西则很巧合的出现在夏惜雪的房间里。

    玄雀踏过陆府的门口才从仆从的口中得知今天陆昭玄和妻子李凝玉出去逛街去了,玄雀这才明白凝夏为何能轻易的跑出门。

    在玄雀跟着凝夏走的时候仆人一直跟在身后,虽然老爷不在无法认证他的身份,但他们不能就这么随意的放任一个陌生人在大冢宰的府邸瞎溜达,小姐的命令固然无法违背,所以他们就只能跟着这个陌生人以免他对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姐做出些卑鄙下流的举动。

    玄雀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刺客自然知道仆从是怎么想的,所以他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凝夏不会说话……

    走过回廊的转角一阵茉莉花香扑鼻而来,但他看不见成片的茉莉花丛,后来他不经意间瞥见了房梁上挂着的一个个玻璃瓶子,里面装满了用茉莉花制成的香料。

    玄雀很喜欢茉莉花香,所以连带着他很喜欢喝茉莉茶,也对九国之中被称为茉莉王国的唐国很是向往,玄雀去过唐国执行任务,他特别喜欢唐国一个名叫流苏的小城,那座城是唐国茉莉花最多的地方盛产唐国举世闻名的茉莉香料茉留香,小城外有一条小溪,到处都是茉莉花丛,每到茉莉盛开的时节放眼望去一片雪白,甚是美丽。

    玄雀非常希望退休后能在那里养老不过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退休的时候,也不知道天玦有没有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规定。

    凝夏忽然停住,玄雀也停在原地,仆从也在离他五步之遥的地方停下。玄雀打量一下凝夏面前的房屋,房门上雕刻着一只长命锁,周围围绕着各种传说中的神兽,其他的地方则无一例外的雕刻着茉莉花纹。玄雀联想着凝夏的种种状态隐约猜测到面前这个美丽却不会说话的女孩身体可能不太好,所以他的家人才会用各种方法向上天祈祷,希望他们的女儿能长命百岁。

    “小姐,如果只是接待客人……没必要来这里吧?”仆从说道。

    仆从的话证实了玄雀的猜测,这里正是凝夏的闺房。

    凝夏没管仆人的话,推开房门的时候再度拉起玄雀的手一把将他拉进屋子里,仆人立刻跟了上去却止步于闺房前。

    凝夏对仆从摆了个鬼脸像是小孩子故意调皮一样,似乎再说有种你们进来啊。

    玄雀不禁被凝夏小孩子一般的样子逗乐了,随即他很正经的说道“你们放心,在下不会对你家小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这里是陆大人的府邸,如果我那么做了你们也不会轻易让我出去不是?”

    仆从觉得玄雀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对小姐说道“小姐,有什么事情喊我们,如果他敢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们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说完仆从便离开了,玄雀一脸黑线心中不禁优越起来,就凭你们还能让我受伤简直是笑话……

    忽然他觉得凝夏扯了扯他的衣角,玄雀回过头的时候凝夏指了指屏风前的矮脚桌示意他坐下。

    玄雀点了点头跪坐在桌子前,房间里与外面一样充满着茉莉花淡淡的香气,玄雀不得不承认他这是第一次进女孩子的房间,之前他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拉住手。

    两个第一次都被这个女孩子破了,玄雀很难想象自己跟这个女孩的缘分到底有多深。

    一缕阳光照射进屋内,照在玄雀的腿上,暖暖的,玄雀瞥见门外绿色的庭院,玄雀望着和煦的阳光,满眼的绿色不经意间恍惚了一瞬。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坐在这样屋子里,耳边回荡着母亲亲切的问候。

    忽然玄雀浑身颤抖起来,脑袋疼的像是要裂开一样,他的眼中仿佛看见了面前的桌子正在缓缓燃烧,然后四处都是火焰烧灼的滋滋声。

    直到一只手轻拍他的肩膀他才从幻境中挣脱出来,玄雀抬起头正好迎上凝夏好奇的眼神,玄雀立刻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女孩将手中的茶壶放在桌子上低着身子靠近玄雀,以玄雀的角度正好瞄见了女孩锁骨下方丰满诱人的胸口……

    玄雀立刻扶额别过脸去,脸上露出些许红晕。

    凝夏不知道玄雀到底怎么了于是换了个角度看着他,然后指了指唇角一张一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但玄雀知道女孩的意思,是在问他你没事吧。

    玄雀摇摇头道“我没事,让姑娘见笑了。”

    凝夏长舒一口气随即脸上绽放出可爱的笑容,随后她坐在玄雀的身旁为他倒了一杯茶,这次的茉莉香气比屋内外的香气更加浓重,玄雀一下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凝夏也为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指着杯子又指了指玄雀示意他尝尝看。

    玄雀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小饮一口,温暖的茶水缓缓滑入玄雀的胃中,随之沁人心脾的茉莉香便令玄雀无比陶醉。他从喝过如此好喝的茉莉茶,他原本以为流苏城盛产的茉莉花茶已经很不错了,卿阳阁的上品茉莉茶也是极品,但或许真应了一些茶道大师的话,相同的茶叶在不同的人手中做出来的味道就是不一样。

    “真好喝。”玄雀开心的笑道,与此同时他看见女孩因为得到称赞而开心的不得了的神情,不经意间心跳加速起来。

    玄雀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郁郁葱葱的夏天,一抹阳光照射进温暖的房间里,他与凝夏缀饮着沁人心脾的花茶,彼此凝望开心的笑着。

    或许在这一刻,玄雀的心底就住下了这个女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