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八章 天玦四王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八章 天玦四王牌

    掌柜的房间与普通客房简直是天壤之别,空间能有三个客房加一起大,大厅的中央放着一张长约两米的低矮长桌,长桌边上只有一张带有靠背的座位,就在长桌左边的尽头处,这里不仅是五通的住处也是天玦举行集会的地方,虽然每次集会来的人都坐不满但长老都会到,玄雀来天玦算算也有十七年了,除了五通他只见过一个长老,两外两个从来没出现过。

    “随便坐。”五通撇下这句话后便走进里屋,玄雀与英招选了两个离座椅稍微近一些的位置坐下,他们很尊敬五通不想让他出来后走太远,当然这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玄雀与英招在组织中的级别很高,五通总是说玄雀这一代的刺客很有天赋,年纪轻轻就可以担当重任,这一次在帝都刺杀高高官无论是任务的难度还是承担的风险都远远大于普通任务,所以五通在号令刺客来帝都执行任务的时候只有玄雀这一代的四个刺客敢接单子。

    作为奖励,这四名刺客在卿阳阁都有自己的一间大房,装饰虽然没有掌柜这里豪华但也算得上是上等房,而且还配有暗道,一面隐匿的武器墙,可谓是是给天玦刺客居住的最高档的地方。

    五通并不知道玄雀会来,玄雀这一代的四个刺客他最不了解的就是玄雀,剩下的三位可以说都是他带大的,虽然那三个中也有一个没拜入他门下但也算了解,至于玄雀,从始至终都跟着另一位长老,出师之后五通一直不觉得他有多厉害,直到他出色的完成了一个有一个任务且没留下任何的痕迹,更甚者他替五通解决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单子,在五通得到报酬之后玄雀还非常有预见性的处理掉了所有的知情人,可以说祁洛风找五通做这些杀高官的危险勾当的原因可能多半就是听闻了这件事。玄雀失踪的这两天五通考虑过很多可能性,但最终他还是打消了玄雀可能被抓可能被杀的念头,一方面如果玄雀死了肯定有人知情,天玦的耳目遍及天下,想要找一具死尸不算困难,另一方面五通也从别人那听说了前天黄文敏被刺杀的情形,动手的并非玄雀,而是另一个死在一个路人手里的面具杀手。关于那些带着面具的杀手五通只有所耳闻但并未当回事,他很自豪自己是一个天玦,这个犯罪组织与其他犯罪组织不同的一点就是有组织有纪律有原则,做事干净利索不会引来太多注意,就算玄雀杀黄文敏的计划也算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但也没像那些面具杀手一样封路之后见谁就杀。

    天玦铁则第一条就是绝不杀任务目标以外的人,而保护任务目标的还有任务目标身边可能会暴露天玦身份的相关人员不算在内。

    五通从屋里拿了一壶酒又从桌子旁的高脚桌子上拿了一壶茶三只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了座椅上,玄雀知道那个位置只要是长老就可以坐,但听说四个长老都到齐的时候却没人坐,后来玄雀才知道天玦还有一个最高领导人,只是那个人太过神秘从不出现,为了尊重那位大人,四位长老都在的时候他们会坐在下面与玄雀这样的小辈一样。只是这种情况玄雀从来没经历过,或者说他没赶上,他这十七年不是在杀人就是在杀人的路上,偶尔闲下来的时候他总是会到处走走看看风景。

    “这两天都干什么去了?”五通为两位刺客斟酒,但拿起属于玄雀的杯子的时候他为他倒上了茶水。

    “调查一些事情。”玄雀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茉莉香瞬间在味蕾上绽放,玄雀嗯了一声将茶水喝光举着空杯子似乎在说再要一杯,但五通指了指茶壶似乎在说我倒一杯还不够么?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英招小缀一口酒问道。

    “玄蜂,进来吧,我们才刚开始。”五通对门外说道,不一会横门被拉开玄蜂挠着脑袋一脸尴尬的笑着走进屋然后拉上门坐在玄雀身边。

    “五通长老的耳朵真是灵敏。”

    “长老?你们背后不都喜欢叫我老头么?”五通低眉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玄蜂,玄蜂则顺势靠在玄雀和英招那边示意不是老头可不是我说的哦,是我们说的……

    “玄雀继续说。”五通倚在靠背上,比起那三个刺客跪在桌边他这个位子的好处是可以背靠在椅背上伸伸腿。

    “想杀黄文敏的不止我们。”玄雀平淡的说道,然而他这一席话却令另外三个人很是震惊。

    五通倒不是特别惊讶而是有些疑惑,当他听说面具杀手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啥意思?”玄蜂用土话问道“只有我们决定那天要杀黄文敏为何还会有别人?难道情报泄露了?”玄蜂说完狐疑的看着玄雀与英招,英招则直接拍了下玄蜂的脑袋笑道“臭小子,不相信自己人?”

    “玄蜂说的不无道理。”玄雀点了点头随即打量着玄蜂“不过你不觉得消息泄露的话应该导致另一个结果么?黄文敏不会出门不说还会找羽林卫戒严,而不是招来三个面具杀手。”

    “可是……除了祁洛风还有谁想杀黄文敏?”玄蜂好奇的问道。

    “按照黄文敏的官位与品级……敢找人杀他的除了祁大人也没有其他人了。”英招严肃的说道“也就是说,祁大人不仅雇佣了我们,还雇佣了其他人?”

    “按目前的推断的确如此,我也从未听说过黄文敏有什么权势大的仇家。”玄雀点了点头。

    “会不会是九国?”玄蜂说道“听说黄文敏负责过九国的事情,或许有哪件事得罪了九国国君?”

    “不会……你想想,如果九国想杀京畿的三品高官,用不着等到现在,黄文敏在这个位置干了十年了,再说九国离京畿很远,没有理由如此大费周章,杀死一个尚书还会有无数个尚书接替,没意义,有意义的,只有换人之后在某些地方会对为那个委托杀人的人有好处。”英招说道。

    “所以,你这两天就是在调查那些面具刺客?”一直不发话的五通忽然问道。

    “不错,不过他们与我们一样,做事不留痕迹,就算死了也一样。”玄雀耸了耸肩。

    “……”五通沉默着,他倒不担心黄文敏死后对日后任务的影响,他担心的是那些面具刺客的存在,他一直以为天下只有天玦可以做到行动有序使命必达,没想到竟会有另一群与他们相似的组织存在,而且还很显眼的穿着统一服饰。天玦令世人惊惧的一点就是你不知道谁是刺客,而那些戴面具的一眼就能被看出来,这在五通眼中简直是搞笑至极,不过能在光天化日解决护卫逃离皇城卫队也不是等闲之辈。

    “他们……身手如何?”五通问道。

    “多半是练过的剑客或者刀客,不比我们差。”玄雀回答道。

    五通叹了口气露出些许无奈“看样子我们有竞争对手了呢……”话音刚落门口传来敲门声。

    “进。”五通淡淡的说道,能够敲掌柜房门的只有他手下的几个天玦帮手,这些人不想冒着生命危险执行任务,为了用另一种方式表示为天玦服务他们成为了五通手下的伙计,不过这些人的身手也不能小瞧,与玄雀他们一样,这些看似是打杂的伙计也是能随时拔刀杀人的刺客。

    “报告老爷,祁大人派人送来了酬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