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六章 沐延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六章 沐延

    他依靠在木栏杆之上眺望着灰色的天空,不一会雨滴便滴落下来,楼下的大理石路被雨水打湿。

    他握了握右手,此时身后传来阵阵脚步声。

    他没有回头而是戴上了左手拿着的面具,那是一只镂刻着狰狞鬼面的面具。

    “这次要解决那个打着红纸伞的人么?”他问道。

    “不,老大要你去把梁彻带回来。”

    “无聊……”他吐了吐舌头说道,随即他拔出腰间的长刀轻轻抚摸着刀身问道“没别的要求?”

    “带不回来就杀了,跟以前一样。”

    梁彻此时在两个黑虎卫的保护下骑着骏马飞奔在无人的街道上,再有五条街就能到达城门,届时他就能重获自由。雨滴打在他的身上令他的内心阵阵发凉,他隐约知道那位大人不会让他轻易离开帝都,但他不能坐以待毙,总得试一试。

    忽然梁彻的眼前的地面上出现了钉刺一样的东西,梁彻立刻收束缰绳,骏马长鸣一声前脚落地,梁彻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知道眼前的东西是什么,那是封路用的,虽然眼前只有一只,但保不准前方有一堆,到时候被马甩下去是小,自己摔在这些钉子上面可就不好受了。

    真快……梁彻心中暗骂道,他抬起头望见了不远处的城门,设想自己是追猎者,然后他猜测若是徒步向前走他一定会被弓箭射成筛子,于是他对身后的两名护卫说道“下马,换条路。”

    梁彻选择的路很偏僻,这种悠长小道鲜有人迹,而且有许多暗巷利于藏匿,梁彻一路走走停停,终于从这里绕回了大路,眼看城门就在眼前,只要几百米就可以出城,就在梁彻喜出望外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幽幽的歌声。

    “雨幽幽,君谨记,行匆匆,莫停留。”

    “雨幽幽,街角旁,利刃出,血满地。”

    “雨幽幽,盼雨晴,阴霾散,心得安。”

    梁彻倒吸一口凉气,他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四下张望,之后他看见了眼前一个人影正不慌不忙的走近他。

    那人穿着白色的华服,外面罩着一件玄青色的斗篷,带着一只幽鬼面具,腰间别着一把长刀。

    梁彻见过这些人,他们是祁洛风来到帝都之后便出现的不明身份的刺客,跟那个名为天玦的杀手组织相比,这些刺客的不同之处就是有着统一的服饰。当然这样更好,比起天玦谁都有可能是杀手比,这些刺客一眼就能认出来。

    “祁洛风派你来的么?”梁彻虽然知道刺客不会回答他任何的问题,但他还是礼貌性的问了一句,答案他心中有数。

    在帝都,无缘无故横死的人,多半都是祁洛风的政敌,不巧的是梁彻也是其中之一,前天尚书省尚书黄文敏的死据说也是这些神秘的刺客干的,虽然在人们口中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疯子,官府也说这些人只是由一群杀人犯组成的犯罪组织,但梁彻心知肚明,这些人就是祁洛风豢养的杀手,专门来刺杀他的敌人。

    “梁大人既然知道了,那就请跟在下回去。”刺客的话出乎梁彻的预料,回去?回去被拷问么?梁彻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微笑,他知道的事情不少,多数都是祁洛风好奇的事情,也难怪眼前的刺客不是上来就动手而是劝劝他。

    “横竖都是死,我为什么要跟你回去呢?”梁彻拒绝了刺客的请求,也做好了与刺客死斗的准备,原本他认为这些刺客个个都是身手敏捷很难被杀死的角色,但黄文敏死的那一天他从官府那里听说杀死黄文敏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被路见不平的一位高手杀死了,也就是说刺客也有弱者,现在梁彻这边有三个人,而对方只有一个,他拒绝刺客的时候就已经警觉的往四周的高处看,似乎也没有放暗箭的卑鄙小人,也就是说对方真的只有一个,真正打起来,梁彻不一定会输。

    “这样,不过在下还是……”刺客没来由的想要挽留,但梁彻觉得刺客口中说的话都是在拖延时间,或许他的同伴正在往这里赶来支援,于是他大声喊道“别废话,杀!”话音刚落他身旁的两个黑虎卫便拔出腰间的长剑奔向了刺客。

    刺客站在原地不慌不忙,在第一个黑虎卫的剑刃逼近之时,他俯下身躲过了剑刃,然后只听见一声长刀滑出刀鞘的声音,刺客拔出了刀刃直接接住了第二个黑虎卫的长剑,梁彻看清了刺客手中的倒,那是一柄形制如同皇宫羽林卫的佩刀,只是比那更长一些,刀身细而长,刀身泛着银光,在抵住第二个黑虎卫的攻击的瞬间,刺客将长刀向前推了一寸,正巧抹过黑虎卫的脸颊,一条血痕立刻出现在黑虎卫的脸上。

    黑虎卫立刻调整姿势,再度砍在刺客的长刀上,另一个黑虎卫则顺势砍向刺客的身后,刺客发出一声轻笑,瞬间发力逼开黑虎卫的刀刃,然后华丽的转身,一拳打在身后的黑虎卫身上,原本对穿着沉重盔甲全副武装的黑虎卫毫无伤害效果的拳击,却让那名黑护卫血花绽放,这时梁彻不看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刺客的袖口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短剑,正是那柄剑砍伤了黑虎卫,而另一名黑虎卫抡起长剑想要砍刺客的时候,刺客回身就是一刀,那一刀重重的砍在黑虎卫的盔甲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黑虎卫没来得及反应,刺客手起倒落,重重砍在黑虎卫的肩甲缝隙中,力度之大直接将黑虎卫的手臂削了下来,血液喷溅,黑虎卫捂着受伤的胳膊踉跄的后退,可刺客没有给他机会,一刀封喉。

    就在刺客要杀另一个黑虎卫的时候,梁彻挥起长剑向刺客砍去,一剑,两剑,三剑,刺客好似惊异于梁彻的力量,梁彻虽然许久没领兵打仗但坐到从四品金甲骑骑都尉的位置之前,他也是征战沙场的老手,上阵杀敌的本领绝对过硬,如果刺客跟他玩阴的他玩不过,但一挑一他还是有些胜算的。

    不过梁彻还是没有算到刺客神出鬼没的袖剑,在躲闪刺客左手忽然弹出的袖剑之时,梁彻一个重心不稳,长剑没有到达预定的防御位置,刺客抓出时机一刀将梁彻的手砍了下来,但刺客也没想到梁彻还有力气一掌打在他的面具上,幽鬼面具顺势飞出,刺客低着头,黑色的头发盖住了他的脸。

    短暂的寂静,幸存的那名黑虎卫终究因为动脉被刺客的袖剑划到失血过多倒在地上死去,此时这里只有刺客和梁彻自己。

    “梁大人为什么不乖乖听话呢……”刺客有些不满意的说道,随即他抬起头望见了梁彻的双瞳。

    梁彻惊讶的看着刺客支支吾吾的说道“是……你……你还活着?”

    刺客的眼瞳忽然闪烁出些许惊异,但随即还是被冷漠所取代。

    “梁大人认识我?”刺客缓缓走向梁彻问道。

    “呵呵……”梁彻跪在地上脸上露出了些许讽刺的微笑“若是你父亲在天有灵……见你这样……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梁大人省省吧。”刺客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为什么要替祁洛风杀人,他父亲祁岳阳可是你的杀复仇人!”

    “那又怎样,复仇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刺客低头看着梁彻冷冷的说道。

    “放了我,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梁彻抬起头“你还不明白么?现在全天下的人都想要祁洛风死,他该死!见鬼,他到底许诺了你什么?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他许诺的,以梁大人的品级,永远也办不到……”刺客说完想要将长刀插回刀鞘,但梁彻却用仅存的那一只手握住了刀锋,鲜血一滴又一滴的地在地上被雨水打散。随即梁彻站起身,然后将刺客的刀刃送进了自己的心脏。

    “是你妹妹对么……”梁彻鬼笑道“我睡过你妹妹……白白净净的……很温暖……”话音刚落刺客直接将长刀向前一插然后用力旋转拔了出来。

    胸口喷涌的血溅了刺客一身,但刺客的杀意丝毫未减。

    “没想到……苏大人养了……你这个叛徒……还有那个妖……”梁彻还没说完刺客的刀便切断了他的喉咙,然后在他身上砍了一刀又是一刀……

    刺客喘着粗气在原地缓了很久,待到气息平静他才转身离开,而他一步又一步走得踉踉锵锵像是失了魂。

    四周都是火把的声音,然后耳边传来了宫侍的声音。

    “今大司徒苏凛助纣为虐,通敌卖国,忤逆吾皇,按律杀无赦,其余家眷男性充军,女性罚没为妓,无特设不得赎身,钦此。”

    “父亲!”他大喊着却丝毫阻止不了那些身披黑衣的人毁坏他的家庭。

    “沐烟!放开她!她才只有十五岁!”

    “十五岁就有如此姿色,吾皇一定很喜欢。”说这句话的人的脸他一辈子也忘不掉,连同那人穿着的华服上绣着的鸢尾花纹路。

    “他父亲祁岳阳是你的杀父仇人!”梁彻的话再度响彻他的耳畔。

    “那又怎样!你救不了她,只有姓祁的能救她!”他对梁彻大喊道。

    他看见自己的妹妹衣衫不整的跪在地上,抬头望着他祈求的说道“哥哥,救我……”

    “我一定会把你带出来的,等着我……”随后他被未知的力量往后拉,妹妹的面容渐渐模糊但那句话依然大声的重复着“哥哥救我……救我……”

    “沐烟!”

    他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四下寂静无声,只有他急促的喘息声,他捂着额头深呼一口气,背后微微发凉。

    名为御刑的刀刃竖立在梳妆台的椅子边,他忘了一眼沾满无数鲜血的刀刃一阵恶心从胃中传出,令他空呕了一下。

    随后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他披着一件衣服走出门,迎头撞见了一个留着黑色长发的男子,男子有着深灰色的眼瞳此时正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

    “何事?”他没好气的对长发男子说道。

    “刚刚听你大叫了一声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男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他走到木栏杆前深吸了一口早上新鲜的空气,没想到这么快就天亮了,或许那个梦太长了。

    “正好,顺便告诉你两件事。”男子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说。”他说道,心中还在想着那个梦。

    “第一件,你妹妹最近感冒了,不过没什么大碍。”男子好奇的观察着他的反应,可他似乎毫不关心。

    “喂喂,沐延,她好歹是你妹妹,你怎么连你妹妹怎么得的感冒都不问一声?”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接触的人很多,我怎么知道她怎么搞的,直接说正事吧。”

    “老大要见你,考虑到之前林卫长的事情……我估计你要升官了。”

    “呵……”苏沐延轻笑一声似乎是在自嘲“做脏活的也有官位?”

    “总得有领班的吧。”男子挠挠头笑道。

    “还有别的事情么,溟?”苏沐延对名叫“溟”的人说道。

    “没了,一起走吧,正好我也有事找老大。”溟说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苏沐延呆呆的看着远方渐渐从地平线缓缓爬起来的太阳。

    “沐烟……等着我……”苏沐延握紧双拳,再一次铭记自己的誓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