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五章 暗卫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五章 暗卫

    马车缓缓停住,陆昭玄隐约听见了前方嘈杂的人声,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凝夏从车窗的缝隙中瞥见了前方黑压压的人群,他们撑着雨伞围着什么东西看,陆昭玄在车中等了很久前方的人群依旧没有散去,如果他们不让道马车是根本无法通过的。

    陆昭玄有些失去了耐心,不知为何刚刚高僧的一席话字里行间似乎透露着些许暗示,不祥的预感笼罩陆昭玄的心头,他望了一眼凝夏说道“你呆在这里,为父下车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凝夏点了点头。

    陆昭玄在仆人撑着的伞下小步小步靠近人群,黄文敏的马车也停在一边,只是不见人下来,只有黄文敏的些许护卫拨开人群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陆昭玄透过人群的缝隙隐约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手在不停的做出划水的动作,他身形健壮,穿着白色的华服外面套着一身玄青色的斗篷,脸上似乎还戴着一个面具。

    人们好奇的打量着他的装扮和他近乎疯子一般的动作,像是看耍猴一样。

    “大人,要不我们换条路走?”仆人建议到。

    “恩……”陆昭玄见人群不断的爆发出嬉笑声看样子一时半会他们是不会散开了。这时戴着面具的疯子从地上爬起来,当他的面具映在陆昭玄的眼中时,陆昭玄不禁汗毛倒竖。他身旁的人也露出了和他一样的反应。

    那是一只狰狞的面具,能让人联想到邪恶的鬼神,眼角处的两条逼真的血痕更是让人情不自禁的长大自己的嘴巴,这时人群之中有小孩子被他的面具吓到了哇哇大哭,周围一瞬间安静下来。

    之后一个尖刺状的物体从疯子的袖口滑落到手心,当所有人看清楚那个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尖叫声划破天际。

    凝夏难得出一次门,她还对刚刚那柄撑着红色油纸伞的人很好奇,她很想问问他那柄有着如此鲜艳颜色的伞是从哪里买到的,再加上父亲很久都没回来凝夏有些坐不住了,在侍女一个不留神的瞬间凝夏如同小猫一般灵巧的窜出马车,但眼前的混乱令她也惊慌失措起来。

    人群如乌鸦一般散去,人们跌跌撞撞,有人撞到了马车上,将马儿也惊到了,骏马一声嘶蹄将凝夏直接从马车上晃了下去。

    侍女紧忙下车扶起凝夏却被逃命的人撞开,凝夏眼睁睁的望着自己被人群挤到马车的后面,再也见不到熟悉的脸……

    “凝夏!”陆昭玄被仆人拉到街角。“放开我!”

    “老爷!您的安全是第一位的,我去找小姐。”仆人对陆昭玄说道。

    陆昭玄渐渐冷静下来看了一眼那个呆呆站在原地的疯子对仆人说“去吧,注意安全。”

    可是当仆人一露头一支锋利的箭矢便擦肩而过,仆人立刻缩回街角,只听见陆昭玄小声的骂道“该死……”

    人们依旧疯狂的奔跑着,凝夏只得缩在马车的后面心砰砰直跳,可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就听见惨叫声。

    凝夏远远瞄了一眼,那个疯子此时正在用自己手中的利刃慢慢划开一个人的喉咙,而那个人正是黄文敏一个护卫。

    其他人拔出剑砍向疯子,却被疯子一刀又一刀的砍翻在地,在他背后的一个护卫被一支锋利的匕首贯穿喉咙,随后又从他身后走来两个与那个疯子打扮一模一样的人,他们的手中提着长刀缓缓逼近黄文敏的护卫队。

    “防御!“护卫大喊道随即将马车围成一个圈,凝夏后退了几步,可是没等到她站稳她就听见了骏马的嘶鸣声以及喊杀声。

    然后是地上流淌着的鲜红色液体……

    凝夏不知道那是血,她只知道那些液体是从人们的身体中流出来的。

    刺客砍死了马匹,马车失去重心重重的砸在地上,黄文敏踉踉跄跄的爬出马车,刺客上去就是一刀,但那一刀被护卫挡住了。

    “黄大人快走!“护卫没说完锋利的刀刃便贯穿了他的躯体,黄文敏跌跌撞撞的跑着一个没站稳跌倒在地上,此时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能保护他了。

    “谁……是谁……“黄文敏盯着刺客的脸说道。

    可是刺客戴着面具,看不见他的表情。

    “黄尚书,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说完刺客一刀划破黄文敏的喉咙……

    “杀人啦!杀人啦!”人群再度爆发出恐惧声,刚刚藏在街角的人纷纷趁着这短暂的和平逃命,场面一下子又乱了起来。

    刺客似乎觉得杀一个人不过瘾,因此在一个人不要命的逃过他面前的时候,他一刀将那个人砍翻在地,凝夏眼睁睁的望着那个人倒在自己的身前自己却不知道要做什么。

    刺客看见了凝夏,此时凝夏的一身红衣在人群之中非常耀眼,随后他冲向凝夏,手中的刀闪过一道银光……

    当啷,凝夏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凝夏愣了一瞬,当她看见了挡在她身前的人手中拿着那一柄红色的油纸伞的时候心中不知为何很高兴。

    男孩略微发力将刺客的刀挡开,一脚将他踢退,随即将那柄红纸伞杠在肩上歪着头。

    凝夏这才注意到男孩穿着一身灰色的华服,华服间绣着凤凰一样的纹路,但是失去了雨伞的遮蔽此时他的衣服被雨水淋湿,显出了一个又一个黑点。

    三名刺客缓缓走向男孩,但是刚刚杀红眼的那个刺客一抬手示意另外两名不要动。随后他双手握刀又像男孩奔去。

    男孩反握雨伞用伞头刺向刺客在即将撞击的一瞬撑开了油纸伞,刺客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伞面,男孩顺势握住刺客握刀的手,抬起右膝盖一击撞在刺客的腹中,然后将他轮到一边。他的刀也被男孩甩了出去。

    “有趣。”刺客笑了笑,再度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男孩,在接近男孩的一刻从他的袖中弹出了两柄锋利的剑刃,男孩临危不惧低身躲过两柄剑刃,一掌击在刺客的下颚,力道之大竟然能将他的面具打裂,刺客顺势脱下面具,露出了本来面目,横跨在他脸上的伤疤令人一见就知道他是个喜欢打架斗殴的人。

    刺客再度攻击却被男孩灵巧的躲过,此时男孩望见了远处正在向这里赶来的皇城军队,一个不留神刺客锋利的剑刃差点划破他的喉咙,男孩眉头一紧露出了些许杀意,他收起油纸伞一击打在刺客的腹中,可是这一次刺客学聪明了在雨伞即将击中他的时候立刻停住身体向后仰着躲避,但令刺客意想不到的是男孩瞬间跃到他的身后,抱住了他,撑开油纸伞的一瞬间,万物归于寂静,只能听见雨滴落下的声音。

    另外两个刺客看见了男孩在抱住他们的同伴撑开伞的一瞬从袖中滑出一柄泛着银光的一刀刺在同伴的腹中,一刀又是一刀,同伴想要叫出声却被男孩死死的捂住嘴巴,直到他在男孩怀中的挣扎动作完全静止。

    男孩拔出刀刃干净利落,一滴血也没有溅在他的身上,随后他收起刀刃没有理身后的两名刺客将雨伞杠在肩上,径直向凝夏走去。

    在皇城军队从男孩的身旁略过,男孩再次转身的两名刺客已经不见了。

    他再次转过头看着凝夏问道“你没事吧?”

    女孩则伸出手替他擦去了划破的雨伞漏下地在他额间的几滴雨滴。

    “你叫什么名字?”男孩一边好奇的问道一边旋转着伞柄将坏掉的那个地方转到自己身后去。

    女孩静静的凝视着他不说话,男孩愣了一瞬,随即女孩像是理解了男孩的疑惑一样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然后摇了摇头。

    “哦……”男孩心领神会,没来得及他反应,女孩便抬起他的手,他本能的想要缩回去但看到女孩认真的表情,他又不忍拒绝,他不知道女孩要干什么,直到女孩的指尖在他的手心温柔的写下了两个字。

    “凝……夏?”男孩轻声读到。

    女孩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高兴的点点点头,素白的脸颊微微泛红。

    男孩微笑道“很好听的名字呢。”

    女孩指了指男孩又指了指他的手心似乎在问他的名字。

    “我叫玄雀。”男孩不知为何将自己决不能吐露给别人的名字顺口告诉了她,或许她无法讲话想跟别人说也没有办法吧。

    女孩沉默了一瞬随即流出一丝惊讶,下一秒她横着双手摆了摆似乎在模仿鸟儿飞翔,之后指了指玄雀开心的笑着。

    玄雀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的名字跟鸟有关。”

    女孩随即听到了身后有人再喊她的名字,眼中忽然有些失落。

    “去吧。”玄雀说道,女孩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玄雀似乎再问还能再见么?玄雀嗯了一声,女孩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伞缘跑到正在焦急寻找女孩的陆昭玄的伞下,再次回头的时候,玄雀已经不见踪影。

    陆昭玄仅仅的抱住女儿长舒一口气。

    “你没事吧?”陆昭玄松开女儿浑身打量着她问道。

    凝夏伸出手做出一个心形然后右手掌抵在陆昭玄的胸口上示意她没事。

    “那就好,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快回去,别让你娘担心。”陆昭玄说完便拉着凝夏的手在仆人的撑起的伞的遮蔽下小心翼翼的绕开遍地的尸体走在通往陆府的路上。

    陆昭玄早就预料到会有刺客来清除一些人,不过他没想到那些刺客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

    路过皇城军队的时候陆昭玄瞥见了倒在血泊之中的黄文敏心有余悸,虽然令人惊惧却不知为何令陆昭玄坚定了除去祁洛风的心。

    玄雀屹立在不起眼的围墙之上望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知道她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转头再看向染血的街道,士卒正在运送那些死于非命之人的遗体,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空气中弥漫着恐惧和冷漠的气息。

    玄雀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沉默着,心底的某个地方渐渐融化……

    永乐天圣十年夏,玄雀“重生”后的第十七个夏天,他遇见了那个以夏天为名的女孩子,从此他的一生都为其倾覆。

    多年以后他仍记得初遇时的画面,雨滴沿着油纸伞的边缘留下,轻轻滴落二人的脚边。

    女孩在男孩的手心里写下了她的名字,而他却傻乎乎的告诉了她的代号。

    虽然那不是他的真名,却承载了他最为重要的记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