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四章 脸舞者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四章 脸舞者

    位于帝都北部的千层塔始建于刑轩辕始皇帝公孙乾在位时期,这座佛塔高耸入云是帝都苏阳的标志也是佛教圣地,每天这里都会有成千上万的信徒从各地赶来朝拜,就算是下雨也不例外。

    凝夏走下马车抬头望见通往这座佛塔足足有上千级阶梯的时候变惊讶的睁大眼睛,她从未见过如此宏伟的建筑,单单是通向佛塔的这几千级阶梯就能让人心生崇敬之情。此时身旁陆陆续续有人走过,踏上这些一眼望不到头的阶梯,一步一跪拜。

    “年纪大了爬这东西真是有些费劲啊。”黄文敏叹了口气。

    “如果是短短的几百级阶梯也体现不出信仰忠不忠诚对吧?”陆昭玄笑道,随即他转身走到女儿的身前摸了摸女儿的额头说道“在这里等着为父,你身体不好,再加上这里不能让女性进入,为父大概两刻钟后回来。”

    凝夏点了点头。

    “觉得无聊的话可以去别的地方转转,但别走远了。”陆昭玄说完对凝夏身边的侍女说道“看好小姐。”

    “老爷放心。”侍女点了点头。

    千层塔阁楼内,陆昭玄与一名高僧席地而坐。

    “陆大人此行是想为家中人祈福?”高僧问。

    “是。”

    “苏阳的人都很羡慕陆大人。”高僧放下手中的念珠直视着陆昭玄。

    “陆某何德何能能让人羡慕?”陆昭玄笑道。

    “呵呵。”高僧微笑着“陆大人的三个女儿都是天姿国色,二小姐深夏更是圣上的皇妃,如果贫僧没猜错,陆大人是想为您的小女儿三小姐凝夏祈福对么?”

    “我从未对外面提及凝夏的事情,您是怎么知道的?”

    “凝夏小姐所患疾病需要从东方翰洲采集过来名为龙血的草药医治,这种东西是皇贡,以陆大人朝中二品大员的身份,不难得到,自然也会有传闻。”

    “……”陆昭玄沉默着。

    “大人是在担心凝夏小姐撑不了多久,所以才来这里想为凝夏小姐祈福,不过,一切自有天命,大人要做好心理准备才是。”高僧见陆昭玄有些失落便劝慰道“陆大人,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凝夏小姐的事,大人不要太放在心上。”

    “怎能……不放在心上……”陆昭玄不是佛门中人自然看不淡红尘往事,也做不到断绝七情六欲。

    “您只是觉得没能给她一个健康的身体让她经历一生而愧疚吧?”高僧一语中的“我佛慈悲为怀,贫僧这就为您那可怜的凝夏小姐祈福,但愿她能一世安平。”

    一世是多久呢……陆昭玄想着,对他来说他已经走过大半辈子,而对凝夏来说,她还没好好来得及珍惜就有可能随时离开这个繁华的世界。

    其实离开也好,帝都被姓祁的弄得乱七八糟,九国虎视眈眈,皇上却每日饮酒作乐丝毫不顾危险的临近。

    或许生于乱世对她来说就是一种不幸,再加上天生失语……那就是天大的不幸。

    在凝夏到了能够说话的年龄却没说话的时候,陆昭玄想尽了一切方法想要挽救女儿应得的每一个人都拥有的能力。

    但是老天好像是故意折磨她,亦或是故意折磨他,陆昭玄寻访天下名医得到的结论都是一个,那就是凝夏天生就不会说话。

    乖巧伶俐的女儿只能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想法,陆昭玄每每想到这一点都会心疼,为什么只有凝夏是这样,为什么她不能像她两个姐姐一样,作为一个正常的女孩子生活着,找一个她爱的或者爱她的人嫁掉,生一个孩子,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或许天意就是如此,陆昭玄不像其他的父亲家中必须要有一个男孩继承家业,老天爷或许知道了他的想法,所以陆家的三个孩子都是女孩,女孩总归是别人的,她们生下的孩子也跟别人的姓氏,几乎所有认识陆昭玄的人都对他说再生一个男孩多好,但陆昭玄每次的回应都是生下一个跟别人当替死鬼啊?他说的并没有错,厉帝在位的时候,轩辕朝经历了第一次动荡战争,四国的军队由全国各地打到了折戟关关下,如果不是公孙皇室的妥协,这个天下还不知道是谁的,而当时为了召集男丁,厉帝几乎把全帝都的贵族子弟全都送上了战场,他们之中有些人回来了,有些却永远长眠在折戟关的沙土之下,连个墓碑都没有,陆昭玄虽然没经历过古人常说的悲剧事件之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他也不想经历,所以对于李凝玉生下三个女儿的事他还感到有些庆幸。陆昭玄也想过一旦自己的三个女儿都嫁出去了,自己和李凝玉该多孤独,不像儿子,可以随时回家或者干脆就继承陆府一直呆在自己身边,但女儿嫁出去,多久回来看他们一次就不一定了。又或许是这种想法被老天爷知道了,于是凝夏诞生的时候,老天爷将她的命运改写成一个只能依靠别人的哑巴,不止如此,凝夏的身体还患有某种先天性疾病,在陆昭玄发现她无法说话的时候几乎是同一时间,凝夏的身体便变得异常的虚弱,严重的时候连走路都做不到,所以陆昭玄一直把她养在家里,就像一只被囚禁在鸟笼中的百灵鸟,没有自由,受人照顾。刚开始陆昭玄觉得这是为了女儿好,同时他也寻遍名医,用他的权力和财富为凝夏找了不少名贵的药材和可能好用的药方,但对凝夏来说,父亲的做法的确令人动容,却依然无法改变凝夏悲惨的命运。久而久之陆昭玄开始新生愧疚,凝夏与她两个姐姐慢慢长大,看到初夏与深夏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离开家只留下凝夏一人时,陆昭玄恨不得想求老天爷将自己与凝夏对换一下,如果凝夏可以说话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出乎陆昭玄的意料,从今年开始凝夏的身体渐渐从极度虚弱的状态中缓和过来,以前一睡就是大半个月的状况得到了很大的改观,直到今天陆昭玄竟然发现凝夏可以自由自在的蹦蹦跳跳也没有任何的痛苦虚弱的前兆,原本应该高兴的陆昭玄反而眉头紧蹙,作为一个过来人虽然不能妄自猜测女儿的寿数,但回光返照的事情他还是得考虑考虑。

    真的到时候了么……陆昭玄在来这里的前一夜还在思考这个问题,那就让她出去走走,见见外面的世界,这样在离开的时候才没有遗憾……

    高僧祈福完毕陆昭玄顺便求了一个签,上上签,看到签子的时候这几天一直困扰着陆昭玄的问题忽然烟消云散。

    是个好兆头,凝夏一定不会有事的。

    “陆大人今天与黄大人一起来,很是罕见啊。”高僧在陆昭玄的身边说道。

    “为何?”陆昭玄觉得高僧话里有话。

    “虽然贫僧只是这千层塔一个修行之人,但尘世间的尔虞我诈贫僧还是略知一二的。”高僧笑道“祁大人把持朝政的事情令许多朝中老臣不满……”高僧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而黄大人就是其中一个。”

    “那又怎样?同朝为臣,政见不同不一定非得成为敌人吧?”

    “呵呵,那是自然,不过贫僧想要告诫陆大人还是不要与黄大人走的太近为好,您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自己的家人想想,这签子大人知晓其中的含义,大人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一腔热血将凝夏小姐一生都毁掉吧。”

    陆昭玄忽然想起了十年前大司徒苏凛的事情,可是再这么放任祁洛风搞下去整个轩辕朝就将不复存在,作为世代蒙受公孙皇室厚恩的陆家,作为这一代的家主他不能轻易的就想祁洛风屈服,就算他是……

    “多谢高僧指点,陆某心中自有分寸。”

    “那,贫僧就不远送了,陆大人一路走好,天要下雨了,凝夏小姐虽然也有人陪着但别人看着不如自己看着,陆大人小心。”高僧说完便转身离开,只留下陆昭玄一头雾水的看着高僧匆匆离去的背影。

    他如何得知凝夏陪他一起来?或许在高处看见了吧……可是这里离入口那么远他怎么看到的?又如何得知那就是凝夏?陆昭玄想了很久也想不通索性也就不想了,这里是始皇帝建立的,自古以来就有许多神秘之处,或许高僧知晓他的一举一动就是神秘之处之一。

    陆昭玄走后一个小和尚便匆匆跑过来想要追上他,但是陆昭玄早已隐没在人群之中找不见了。

    “陆大人怎么走了?”小和尚心中纳闷,他刚刚一直在找陆昭玄,因为陆昭玄要见的高僧临时有事吩咐小和尚见到陆昭玄的时候让他稍等片刻,然而陆昭玄竟然就这样走了,头都没回。

    陆昭玄走大最后一级阶梯的时候望见了旁边不远再与小鸟玩耍的凝夏,随即他捂紧了手中的那一根上上签,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归程中天空下起了雨,凝夏依旧趴在车窗上望着窗外,在路过尚国大道的时候她看见了路边站着一个人,撑着一把显眼的红纸伞。

    男孩与女孩乌黑的双瞳对视的那一刹那间,彼此的命运轨迹便悄然改变。

    “看,红色的油纸伞,好漂亮。”侍女也看见了那一柄油纸伞,可是马车走得很急,那一抹耀眼的红色没有在眼中停留多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