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三章 红纸伞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章 红纸伞

    他无忧无虑的奔跑在木质回廊上,脚下发出清脆的铛铛声。

    身后传来女人阵阵的呼唤声,像是在提醒他不要跑得太快不然会摔倒。

    “都这么大了还这么调皮,什么时候才能沉稳一些啊。”女人有些责备的说道。

    “公子迟早会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若是让他去学堂还不得被老师骂死。”另一个女人略显无奈的说道。

    “我才不要去学堂。”他嘟着嘴看着女人,但无论他怎么努力的看怎么也看不清女人的脸,女人脸上一直笼罩着白雾,就连他周围的庭院也笼罩着厚厚的一层白雾分不清虚实。

    女人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小脑瓜笑道“就知道跟你哥哥整天疯玩,还不如好好学学本事。”

    “唔……”他有些不乐意。

    “公子不是喜欢乐律么,不如教教他如何弹琴?”

    “恩恩……”他高兴的点了点头。

    “学乐律也不是不可以,但……”女人似乎有什么担忧。

    “娘娘不必担心。公子多学一门本事将来……”另一个女人的话变得模糊不清,他只觉得耳边不断传来滋滋声,像是什么东西被灼烧的响声。

    下一秒火焰将他团团围住,眼前的庭院瞬间化为火海,烧焦的木梁在他眼前倒塌……

    他在大声喊着什么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呃!”他猛地从梦境中挣脱,身后的冷汗浸透了衣襟。

    他抵着额头,喘着粗气,过了好久才镇定下来。

    梦么……又是那个梦……

    他掀开被子走下床,拿起桌上的酒壶往杯中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无意间瞥见了桌边倚着的一柄油纸伞。

    那是一柄红色的油纸伞,伞面被他重新涂过,这柄伞是他从不离身的东西,他每次住到一个新地方必定会带着它,玄蜂一直很好奇他为何老带着一柄价值不到一银的伞,每次玄蜂询问这柄伞有何来历的时候他总是沉默着,然后打趣的回答他说师父不是说每个杀手都有自己的幸运物?这柄伞就是我的幸运物。玄蜂总会捂着肚子大笑道别闹了玄雀,哪有这么大的幸运物?你要这么说我的幸运物还是刑王宫玉阶前的白银狮子呢……

    一记雷声传到他的耳畔,他回头听见窗外细细的雨声。

    下雨了么……

    陆昭玄起得很早,推开门便闻到了一股泥土味,抬起头便望见了灰色的天空。

    “老爷。”李凝玉穿好衣服来到陆昭玄的旁边为他披上了一件外衣说道“看这样子这雨今天是停不了了,还是不要去了吧。”

    “已经答应好别人的事怎能说不去就不去”陆昭玄思考片刻说道“夫人不必担心,若是黄大人派人来说他不去了,今天我就在家哪也不去好么?”

    “老爷还是老样子,答应别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一点都不知道变通,若是那天吃了亏可别怨别人啊。”

    “知道了。”陆昭玄轻吻夫人的额头。

    “还有件事……”李凝玉忽然眉头紧蹙像是有什么心事。

    “怎么了?”陆昭玄问。

    “前天我在街上看到了……”李凝玉欲言又止“算了,都过去八年了,不提也罢。”

    “……”陆昭玄沉思片刻小声说道“你看到初夏了?”

    “恩。”李凝玉点了点头,至始至终她都在看着陆昭玄的反应,但陆昭玄的反应出乎她的预料,此时陆昭玄脸上非但没有动怒反而略带温柔。

    “已经八年了么?”陆昭玄略带伤感的问道。

    “恩,自从初夏离家之后也不来个书信……”

    “她……还好么?”陆昭玄问。

    “恩。”李凝玉点点头微笑道“八年未见,我觉得她变得更漂亮了,现在她可是万金之躯,比我们过得好多了。”

    “过得好就行,女大不留人,她想要怎么过就随她去,反正是她自己的选择,到时候哭着回来求我我也不会搭理她。”陆昭玄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强硬。

    “老爷的表情可出卖了你自己哦。”李凝玉偷笑道“你真舍得你女儿留宿街头?”

    “……”陆昭玄看着夫人一脸坏笑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随后他轻咳两声道“反正我不管,都说孩子是娘亲身上的一块肉,你舍不得那是你的事,反正我不在乎。”

    “口是心非,别老拿官腔来压我,信不信今天罚你禁足啊?”李凝玉阴笑道。

    “敢禁足二品高官你也真是胆大包天啊,不过夫人说什么是什么咯,不提她了,今天我要带凝夏出去看看,夫人觉得如何?”陆昭玄岔开了话题。

    “凝夏?她身体可以?”李凝玉有些担心的说道。

    “恩,我看她气色不错,老窝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陆昭玄回答道“放心,我会看好她的,那孩子能有一年没出屋了吧?”

    “也好。”李凝玉点了点头“别忘了请高僧为她求个签。”

    “谨记夫人教诲。”陆昭玄笑道。

    “老爷,夫人,黄大人派人来问老爷今天是否一同前去。”仆人走到陆昭玄面前说道。

    “去,我这就让凝夏准备一下,告诉黄大人三刻后在柳条广场见。”

    “遵命。”

    卿阳阁二层阳台上,英招点燃了手中的烟枪。

    “吸烟有害健康。”玄雀手中提着那柄红色的油纸伞走到英招身边说道。

    英招很给面子的一口烟雾吐到玄雀脸上,之间玄雀皱了皱眉没搭理他倚在阳台的木质栏杆上望着灰色的天空。

    “玄蜂呢?”玄雀问。

    “一大早就出去了。”

    “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见人影,五通老头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宰了他?”

    “宰了倒不至于,他去做他最擅长的事情去了,喏,这个给你。”英招从怀中掏出一个羊皮纸卷轴。

    “行动计划么?不是说每次杀人不留证据的么?”玄雀坏笑着接过卷轴打开来看是一幅地图,苏阳城一块的地图,地图上被人用红色的墨涂鸦的乱七八糟,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玄蜂的手笔。

    “这么乱,谁看得清?”玄雀有些无奈的说道。

    “两条路,一条大的,一条小的,不过出于黄文敏的身份也安全考虑他们会选择大的。”英招解释道。

    “万一他们今天挑小的呢?”

    “那里容不下他们的护卫队,再说小道会经过是贫民窟,以黄文敏的个性看街道两旁的建筑宏伟壮丽也比看破破烂烂的强。”

    “说的也是。”

    “放心,我会在黄文敏的府邸呆着,万一你错过了他我也能补救,如果他意外的平安回去了也无妨,只是派三个刺客与几十个刺客的问题。”

    “所谓天玦没有杀不了的人,只有付不起的报酬,就是这个意思了吧?”玄雀自嘲的笑道“只要有钱就算是老天爷天玦也能杀……”

    “恩。”英招深吸一口烟枪缓缓吐出“如果老天爷是个人的话。”

    两辆马车在柳条广场相遇后便启程前往苏阳的千层塔,凝夏与侍女坐在一辆马车,陆昭玄则在碰头后坐在了黄文敏的马车上。

    凝夏拉开窗帘好奇的打量着久违的世界,算算时日她已经一年未曾踏出陆府,虽然一年的时间也不是很长,帝都苏阳在这一年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对凝夏来讲外面的世界永远是美好的,永远充满了未知,她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好奇的打量着陆府外的世界,一路上会发出咯咯的笑声,侍女也不知觉得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但更多的是同情,她知道陆家的这位小姐天生失语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情,虽然凝夏表面上是一个很正常的女孩子,长大后更是出落成了一位美人,但一旦与人交流就会有很大的障碍,不会说话令她丧失了一些女孩子应该经历的事情,比如接受一些教育,接受别人的提亲邀请,不过天生失语的她也具备着一些正常女孩子不具备的本领那就是速写,她能在别人的手掌上以十秒钟一个字的速度传达她想要说的话,不过她这种行为只有在陆府才能够被人所接受。

    另一辆马车里黄文敏与陆昭玄相对而坐。

    “没想到陆大人这么给面子,就算天要下雨也要遵守约定。”黄文敏笑道。

    “黄大人执意如此,陆某只能舍命陪君子了。”陆昭玄话里有话。

    “呵呵。”黄文敏忽然收起笑颜略带严肃的说道“其实黄某有些话要对陆大人说。朝堂之上人多混杂,不方便。”

    “说来听听。”陆昭玄其实隐约猜到黄文敏的要说的话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大人觉得祁洛风这个人……怎么样?”

    “祁大人,为何这么问?”

    “黄某就不拐弯抹角了,姓祁的自从平定了四国之乱就一步登天,现在权力都大过了三省,就差称帝了。”黄文敏说道。

    “黄大人言重了,若此话传到圣上的耳朵里,恐怕会降罪于您啊。”

    “无妨,我敢说现在所有的老臣都这么想。”黄文敏轻笑道“只是他们不敢说罢了。”

    “话说多了会惹来杀身之祸,不过黄大人说的并没有错,祁大人狼子野心世人皆知,只是他一天是镇国大将军就能把持朝政一天,我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陆大人想要明哲保身?”

    “笑话,我陆家世代为大冢宰,十二年前没能阻止先帝废立之时我已属失职,我又何曾不想清除祁家在帝都的势力,还公孙皇室本应的权力?可是黄大人真心觉得这个皇帝扶的起来么?”

    “……我相信圣上到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姓祁的一手导致的……可惜先帝已驾崩,若是再改立恐怕……会更乱吧。”

    “黄大人有门路?”

    “有倒是有,只是这件事……”黄文敏沉思着忽地好奇的打量着陆昭玄幽幽的问道“论血缘你女儿是……”黄文敏没把话说完,因为他看到陆昭玄的脸上露出了些许怒色。

    “无妨,比起江山社稷,初夏微不足道,既然黄大人跟我说了这么多想必不都是假设吧?”

    “恩,陆大人听说过泉州军么?”

    “你想用梁国,可保不准又来一次引狼入室。”

    “泉州军的首领宛王宫明启可是明华皇后的兄长,他虽然对圣上同立五后的荒唐事有些许不满,但他更看不惯姓祁的霍乱超纲,陆大人认识许多公孙宗室,如果能说服他们对姓祁的采取措施,迎接泉州军入折戟关一切就好办了。”

    “以泉州军对抗祁洛风的部众?”

    “是。”黄文敏点了点头“如果能直接杀了祁洛风最好,不过祁洛风身边高手众多,想杀他得看天命。”

    “黄大人。”陆昭玄忽然挑了挑眉“今天是去千层塔祈福,你我却在这马车上讨论杀人的勾当,不觉得不太妥当么?”

    黄文敏笑了笑“谢陆大人提醒,若陆大人感兴趣改日可到黄府找我,黄某随时奉陪。”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