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二章 凝夏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章 凝夏

    卿阳阁内,英招,玄蜂,玄雀围着一张桌案席地而坐。

    “三品……我刚回来就给我这么个烫手山芋?”玄雀轻抚额头。

    “那位大人出价太高,五通老头也很难拒绝。”

    “是五通难以拒绝还是更高的人难以拒绝?”玄雀有些无语,加入天玦这么些年,组织一向遵从不杀高官的原则,不是因为高官杀不了而是因为杀完后续带来的麻烦太多,会威胁组织的生存,所以天玦乐于接受的单子一般都是市井仇杀或者商场仇杀,除掉的任务都是无关紧要的,但现在要杀的人是尚书省的官员,一旦处理不好轻则自己送命,重则整个组织被朝廷围剿,到时候五通老头可真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卿阳阁老板了,还得冒着身份随时会暴露的危险。

    “祁大人到底出了多少?能令那些一向冷静的高层们都变得不冷静了。”玄雀问道。

    英招喝着茶笑嘻嘻的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铜?”玄雀故意猜错。

    “怎么的也得三千金。”玄蜂摊摊手说道。

    “再加一个零。”

    “三万金?”玄蜂傻了,这时有史以来他们接的最大的单子。

    “三万……一条人命,也不赖,毕竟是三品高官。”玄雀说道“想好怎么动手了么?”

    “在路上。”英招说道。

    “路上?光天化日之下?”玄雀挑了挑眉对英招说道,觉得他在开玩笑。

    “周末的那一天不一定是晴天。”英招继续喝茶无视着玄雀的疑虑。

    “不是晴天的话,黄大人也不见得回去祈福吧。”玄蜂插嘴说道。

    “那就执行方案二,在佛堂杀了他。”英招说道“不过那样影响很坏。”

    玄雀点点头,虽然他不信佛,但在千层塔杀人朝廷不会坐视不理,相对来说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时期于大街上没事搞死一个人朝廷只会当做一般事件处理,就算死的人是个三品高官,为官者怎么会不得罪人呢,总归不能怪罪到天玦的头上,如果祁洛风出卖天玦,倒时候杀掉祁洛风也不是不可能。

    “真要在大街上杀?”玄蜂问道。

    “对,要想去千层塔必定会路过市集,那里人多,看准时机下手就行了。”玄雀说道“他还没到清道的级别。”

    “我预感,周末会下雨。”英招吐道。

    “那就更好了。”玄雀笑道。

    城西柳条街陆府后院之中,几场雨过后,光秃的树枝长满新生的枝芽,想必不久后就会开花,侍女焦急的奔走在回廊之上,口中喊着“小姐,小姐,您在哪里?”

    最终侍女的停在一颗樱花树前。

    身穿白色华服,有着一头乌黑长发的女孩子站在树前,抬头望着樱花树树枝上长出的绿色嫩芽。

    “小姐。”侍女走到女孩的身后呼唤道,女孩转身的时候顺带抬起右手的食指抵住唇间,几只喜鹊从樱花树中飞出来,落在高墙之上,之后飞远了。

    女孩的眼神流露出一丝失落,侍女立刻低头道“对不起,小姐,奴婢不知道……”

    侍女的话没有说完,女孩的双手搭在侍女的肩头摇了摇头。

    侍女抬起头迎上了女孩明媚的黑色双瞳,女孩有着一张极为精致的脸庞,肤若白雪,干净秀气,还带着一些稚气,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她的笑容有着一股摄人心魄的美丽,让侍女有些不知所措。

    “小姐……”侍女有些不知如何回应女孩的目光。

    女孩在侍女面前画了一个问号,扬起细长的柳月眉好奇的看着侍女,似乎在问是什么事情。

    原本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女孩却大费周章的在空气中比划着旁人看不懂的手势,在外人看来女孩就算不爱说话做的也有些过分了。

    侍女低声道“老爷见小姐不在屋内怕您乱走出府,便让奴婢找您,没想到您跑到了这里。”

    女孩摆了摆手笑着。示意我没有事情。

    “凝夏。”远处传来低沉的男子声。

    女孩听到呼唤后立刻向声源处走去,侍女跟在身边松了一口气。

    女孩便是陆家的小女儿,陆凝夏,今年刚刚成年,虽然依旧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可是已经拥有了无数女孩羡慕的身材长相,出落成了一位备受瞩目的小美人,世人都说陆家的三位小姐是生于乱世的三朵蔷薇,各个都是美人胚子,能够娶到一位陆家小姐就是天大的幸福,可是凝夏跟她的两个姐姐初夏与深夏比,有着先天的缺陷,那就是她从出生时就不能说话。

    为此她的父亲陆昭玄寻遍天下名医却始终得不到救治之法,因此即便陆凝夏与她的两个姐姐一样漂亮,但因为不能说话所以没有人愿意娶她。

    不仅如此,凝夏的身体也不好,经常生病,因此陆昭玄将她安置在陆府中向阳的屋子里,安排了很多侍女照顾她,就连她的两个姐姐也会时不时的前来照看她,她从小大大都活在家人的保护之中,她很想出外面看看。

    陆昭玄出现在回廊转角的一瞬间就被凝夏抱住了,陆昭玄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宠溺的笑容,随即抬起手抚了抚女儿的长发。

    “刚刚没找到你,府中人也没人见到你,我还以为你走丢了,原来是跑这里来了。”

    凝夏离开父亲的怀抱指了指那一颗樱花树开心的蹦来蹦去。

    “凝夏,及笄之后,要矜持一些,你现在的表现就像一个小女孩,而不像一个大姑娘,你再这样下去,可真没有人娶你了。”陆昭玄略带责备的说道。

    凝夏驻足原地点了点头。

    “说正事,听说你近些天身体恢复的不错想出去走走,为父正好接到了黄大人的邀请,要在周末一同去千层塔祈福,可以顺道带你出去转转。”

    凝夏的表情很开心。

    “但你要答应为父不要乱走,不然苏阳那么大,为父可找不到你。”陆昭玄叮嘱道。

    凝夏抬起陆昭玄的手掌,在上面写下了放心两个字,随后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陆昭玄,又指了指陆昭玄的嘴唇,意思是说我一定会听你的话。

    陆昭玄已经知道凝夏摆出的这些手势的含义,于是点点头,走上前轻吻凝夏的额头,随即对她身后的侍女说道“照顾好小姐。”

    “是,老爷。”侍女点了点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