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染之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章 玄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章 玄雀

    永乐王天圣十年,皇帝暴虐无道,百姓怨声载道,九国国君依次独立,表面上臣服于公孙皇室实际上则想成为乱世独尊,帝都苏阳的酒肆隔间内,身着白衣的年轻人独自坐在隔间内,等待着他的客人。

    不一会隔间的横门被拉开,几个身着黑色盔甲的武士簇拥着一个穿着斗篷戴着斗笠的人走进屋内。

    “大人放心,这家酒肆是我们的产业,没有人敢在这里对大人动手。”年轻人说完便为来客斟茶。

    “素闻天玦上层不会轻易出面,没想到竟会主动见我。”来者脱下兜帽,露出一头乌黑的短发,右眼上有一条轻微的伤疤,嘴角留着未刮干净的胡渣子。

    “大人见笑了,我只是一个中间人,是他们的代表。”年轻人笑道。

    “这样……天玦派你来跟我联络,就说明,他们接受我的建议了?”

    “大人出价很高,无论是谁都会心动的,虽然大人要杀的人很棘手,但天玦有句话叫做没有杀不了的人只有付不起的价格,只要价格合理,大人想杀的人都会死。”

    “呵呵。”来者轻笑道“那就先从这个人开始吧。”说完来者挥挥手,身旁的黑甲武士递过来一个玉质长筒。

    年轻人接过玉筒后,来者起身再次遮住兜帽,准备离开。

    “大人慢走。”年轻人行礼道。

    客人刚离开不久,一位黑发男子便闪进屋内,关上门,坐在年轻人对面,好奇的打量着他手中的玉筒。

    “刚刚那位是祁洛风么?”黑发男子好奇的问道。

    年轻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用玉筒拍了下黑发男子的脑袋略带责备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怎么出师的,你忘了我们的三大铁则么?”

    黑发男子抚了抚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笑道“没忘没忘。”

    “那跟我说说。”

    “永远不出卖自己的主顾,永远不要问为什么,永远要服从命令。”

    “你这么轻易的提那位大人的名字,有朝一日你被那些猎犬抓住了,我就得杀人灭口了。”年轻人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你随口乱说话的习惯啊,玄蜂。”

    “我会注意的啦,英招。”玄蜂吐吐舌指了指玉筒说道“这是他让我们杀的第一个人?”

    “他想杀的人,绝非一般人。”英招拆开玉筒拿出里面的羊皮纸,仔细看了看,不禁眉头紧蹙。

    “目标是谁?”玄蜂问。

    “是条大鱼。”英招将羊皮纸递给玄蜂。

    玄蜂拿起羊皮纸光看到名字就已经想骂街了,随即他晃了晃羊皮纸开玩笑道“他不会在玩我们吧?上去就让我们杀三品高官,不会让苏阳全城戒严么?再说,三品高官随身侍从就有数十个,现在天下这么乱也不会轻易出门,去府邸刺杀?开玩笑……”

    “或许他想试探下我们的能力。”英招沉思道“你想试试么?”

    “我才不会傻到去自杀。”玄蜂将羊皮纸放在桌面上双手交叉抱于胸前“话说五通老头的脑子烧坏了么,怎么想起来接受他的建议了……”

    “古人云,有钱能使鬼推磨,五通老头不是傻,而是那位大人出价太高,所以遭殃的只有大鬼手下的小鬼了。”

    “……”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据说黄文敏大人每逢月末就回到千层塔祈福,随行护卫除了五位黑甲武士还有数十位家丁,而且在黄大人入千层塔德时候,根据千层塔的规定,黄大人只能带两个随行护卫。”

    “我靠,你这是要在那种神圣的地方杀人么?你不怕遭天谴么?”

    “在那种地方杀人的确不太妥当,而且影响也不好,所以只有在路上动手咯。”

    “我靠,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家丁倒没问题,五个黑甲武士啊!那是黑甲武士!”

    “所以我们需要帮手。”

    “帮手?可据我所知,现在在这里的人只有你和我啊,总不能让五通老头上场吧”玄蜂吐槽道“虽然这身技艺是他教的,但总感觉不太靠谱……”

    “算算时日,玄雀该回来了,你去凌香阁找找他。”

    “噗……”玄蜂差点没呛死“我靠,算算时日?算算时日就让我去找他?你开玩笑呢啊!”

    “你哪那么多废话?”英招挑了挑眉毛不满的说道。

    “让我去找他也可以啊,给我一个理由。”玄蜂双手交叉抱于胸前嘟了嘟嘴说道。

    “男人的直觉。”

    “我可以骂人么?”

    “不可以。”

    帝都的凌香阁是举世闻名的烟花之地,如今恰逢动乱,来这里的人比以往还多,多数人的想法是在自己的生命结束之前可以纵情享乐,以免留下什么遗憾。

    玄蜂踏进凌香阁的大门,一股沉重的酒气面灌进他的肺部令他有些难受,轻轻呼吸一口这里的空气,充斥着赤裸裸的欲望,玄蜂不禁皱了皱眉头。

    “客官里面请。”花枝招展的女人迎上玄蜂的双眸,玄蜂额头上的褶皱更多了。

    “客官怎么愁眉苦脸的啊,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不如找几个姑娘陪客官以酒消愁?”女人建议道。

    “谢姑娘好意,在下是来这里找人的,不知道店中是否有一位穿着灰白色衣服的客人?”

    “灰白色?”女人思考到。

    “恩,衣服上绣着类似凤凰的纹路。”玄蜂详细的说道。

    “啊啊啊,有,客官是他的朋友?”

    “他是我家公子,已经失踪好几天了,家主有些着急所以派我四处找他,没想到他真在这里。”

    “是这样。”女人点了点头道“随我来。”

    玄蜂跟在女人身后,发现自己说谎的功力见长。

    女人最终停在一间隔间外,对玄蜂点了点头道“你家公子就在这里了。”

    “谢谢姑娘。”

    “不必客气。”女人欲言又止“你家家主是……”

    “姑娘放心,我家家主只是个富商,不会为此找你们麻烦的。”玄蜂看出了女人的忧虑于是解释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小女子先行告退。”

    玄蜂待女子离去后,轻轻来开横门,屋内阳光明媚,却不见人影,玄蜂以为女子带错了路刚要转身离去,只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一直强有力的手抓住,玄蜂一个不留神被拽进屋内,但在进门的一霎那间,玄蜂抬起右手抓住了那一只手,反握,转身,抬起膝盖想要撞袭击他的人却被那人用手掌推开,然后那人顺势将玄蜂压在墙上,右小臂抵在他的脖颈,左手握空拳像是手中握着一柄短剑一样。

    “我靠,这算见面礼么?”玄蜂盯着袭击者乌黑的双瞳,满脸黑线。

    此时玄蜂听见了茶杯摔碎在地的声音,二人不约而同的向门口望去,只见一位美女手中端着的盘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落在地,压在打碎的茶杯之上,茶水撒了满地。

    “没事,姑娘不用惊讶,我们经常这样。”玄蜂尴尬的笑着。

    “他说的没错。”袭击玄蜂的人松开玄蜂拍了拍衣袖,蹲下身捡起盘子放在桌子上,将茶杯的碎片踢到一边,示意美女进来。

    美女还是有些害怕,但她看到两个人并不像是随时都会打起来的仇人于是走进屋内关上了门。

    “他是谁?”美女问道。

    “一个朋友。”袭击者挠了挠头发随即看向整理衣襟的玄蜂说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英招告诉我的呗。”

    “他的直觉还是那么准。”

    美女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二人谈话的态度也没有随时就会拔剑相向的地步。

    “能帮我再取一杯茶么?”袭击者对美女笑道,美女望着袭击者英俊到爆的脸不知不觉脸颊微红点点头出去了。

    门再度关上的时候,玄蜂走到袭击者身边,一拳打在袭击者身上表示不满。

    “这也算迎接我回归的礼物么?”袭击者笑道。

    “一报还一报,死玄雀。”玄蜂不满的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玄蜂。”玄雀笑道。

    永乐天圣十年,天玦旗下的王牌,玄雀回到了帝都,他的第一个任务便是除掉朝廷三品高官,尚书省尚书,黄文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