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商场巨头异界纵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章 苍天不公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章 苍天不公

    黎明前,漆黑的夜色笼罩着大地,夜静的可怕,仿佛要吞噬掉一切。

    这是一个背靠山,面朝大海的小村庄,平静的大海此时波浪滔天,不时有巨浪撞击在石块上,发出的声响回荡在山谷,不过此时的小村庄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残剩的一些火星点散发出微弱的光线,些许还没烧完的残木还冒着白烟。空气中还弥漫着动物的烤香,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在废墟里,只见一个圆形光罩还在发出浅淡的光芒,在光罩里,一个人影缓缓的从地上踉跄爬起来,当他环顾四周,入目的是一片狼藉废墟残骸。借着微弱的光线,模糊的看到有白骨发出森然气息。

    “啊……”沙哑的声音从慕辰的喉咙里喷发出来,回荡在山谷久久未散去,他使出全身的力气艰难抬起右腿,想逃离这片废墟,可是还未踏出一步,整个人就瘫倒在地,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的灰尘里。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慕辰先是喃喃自语,最后大吼起来,声音透露出不甘,愤怒,孤寂,绝望。前世今生所有思绪一幕幕的流过心头:

    慕辰的前世是在一个遥远空间里,那是一个蔚蓝色的星球,他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这样的出身,让他从懂事开始就发誓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后来的一切都朝着他的梦想发展,一个人凭着满腔热血在商场中摸滚打爬,终于在50岁天命之时,事业达到了巅峰,他也成为了别人崇拜的对象,一时间春风得意,风光一时。

    可是人生中有得必有失,没有人能够领略慕辰这么多年打拼时的酸甜苦辣,其中辛酸滋味也唯有自己能够体会。所有的人只看到你外在的风光,却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知己,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一个是文人,一个却只是樵夫罢了;或许这也是一种悲哀,高处确实不胜寒。

    而且慕辰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事业上,以至于冷落了妻子儿女,矛盾终于还是爆发了,先是自己的妻子背叛了自己,然后是自己准备把事业放手给孩子继承时,几个孩子为了争夺家产,居然联合自己的对手来对付自己,几天之内自己几十年辛苦建立起来的产业被分刮一空,自己瞬间身败名裂。就连平时奉承讨好自己的人都带上了嘲笑,一个个以前的铁三角也离自己而去,一个星期之内,自己的公司破产,连房子都抵押出去,仿佛自己又变成了刚从孤儿院出来的穷光蛋,一切都化为泡影,就连自己生病倒在大街上都是一个陌生的好心人送自己到医院。

    慕辰躺在病床上,唏嘘不已,一生的经历如戏剧般从脑海中一幕幕谢下,也让他尝尽了世间的世态炎凉,人心难测。真可谓是呜呼哀哉!

    可气!可叹!更可悲!

    最后慕辰心脏病爆发,在他将要离去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就只剩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入眼的是一片萧然,孤独,寂静;终于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但是慕辰发觉自己的意识依然没有磨灭,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一直在一片黑暗的空间里飘荡,漫无目的,也看不清楚,仿佛就是灵魂在随波飘荡。他发觉自己飘了很久,比一个世纪都长。

    当他能够睁开眼的时候,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处沙滩上,那是在这个世界里,在这个陌生的浩元大陆,当时他七岁,由于贪玩,一个人跑在村庄外的海里戏水,但是不小心被打来的大浪卷进了海里,还好被附近的村民及时救了上来,不过也让他陷入了昏迷,当村民把自己弄醒之后,他把前世的所有事情都记了起来,特别是临死时那种落寞,让他不自觉的又留下了眼泪。

    慕辰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投胎成了这个人,还是自己的意识强占了这个小孩的意识,如果就算是投胎,那为什么自己还依然有了前世的记忆,在前世听说,人死后会上奈何桥,喝孟婆汤,然后忘记了前世的所以记忆,不管生前好与坏,善与恶,喝下孟婆汤后,就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是自己这又算什么?

    如果现在有孟婆汤的话,自己宁愿喝下去,选择忘掉前世的一切,那不堪入目,也不值得回首,但是自己活下来了总归又是一件好事情,虽然对这里还一无所知,但是从人的衣着打扮来看,显然自己已经远离了那片是非之地。

    慕辰摆好心态,迎接着自己的新春,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在这里他得到了前世所没有的父母之爱,还有那朴实淳厚的村民的关怀,还有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叶敏,这是他的初恋,这平静的生活让他一点点的忘却了前世的一切,让他不得不感叹平静安逸其实更难能可贵,这一切都让他着迷,深深的恋上了这个地方。

    唯有失去过才更加懂得珍惜。

    慕辰真正的变成了一个需要人呵护的孩子,心底深处的秘密他从未向谁提起过,每天都无忧无虑的生活着,可是生活依旧充满了选择和无奈,就在昨天,叶敏由于有很高的修炼天赋,而被她二爷爷带走了,从她临走时的表情来看,其实她肯定也舍不得离开自己,因为明年就16岁了,在这个大陆已经到了结婚生孩子的时候,而且两人的父母亲已经都订了下来,但终究人还是走了,他愤怒,但是更加无奈,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修炼的料,难道是自己来自另一个地方?

    慕辰唯有爬到山顶,呆呆的遥望着远去的身影,可是已经远去,消失在视线里,他出神的望着,许久,许久……直至太阳落下山崖,黑暗笼罩大地,慕辰才如行尸走肉一般走回去。

    夜很深,连浪花都躲进海里打眠,但噩梦也从此时开始,10几个黑衣蒙面人闯进村庄,莫名其妙的询问了一些问题之后,开始了屠杀,慕辰眼睁睁的看着父母被黑衣人打成重伤,自己也被黑衣人打到吐血,倔强的性格让慕辰被打倒后又继续爬了起来,在自己昏迷的前一刻,慕辰只听到一声父亲的嘱咐后,就陷入昏迷。

    ……

    直到刚才慕辰才醒过来,但是一切已经消失,村庄的所有人都消失了,他缓缓的回想着发生的这一切,双膝已经跪在地上,四周还传来灼热的气息,余温还未散。

    “老天为何如此对我,老天你待我不公……你待我不公啊”慕辰撕心裂肺的叫着,痛,全身都痛,心更痛,像有一个绞肉机在体内转动一样。嘴角又渗出鲜血,顿时又染红了他的衣裳,其实衣裳在他被打还没昏迷的时候已经全都是血了。

    “咳咳咳……”慕辰猛烈的咳嗽起来,胸口传来剧痛,仿佛快要炸开一样,他的意识开始模糊,无力感席卷全身,双膝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身体的重量,一头栽进了土灰里面,陷入昏迷。

    时间渐渐的过去,当东方有一丝的亮光开始折射出来的时候,黎明的黑暗被冲散了。

    在村庄后面的山背上,一个背着竹篓的老人攀岩在陡峭的半山石壁上,石壁很陡峭,但老人显得从容淡定,不时的把一些药材放进竹篓里,还不时的自言自语:

    “这边看来很少有人来采药,很久没来这里,没想到还采到些上百年的药材,此行也不算太失望”。老人一边说一边往上面攀岩上去,片刻后就来到了山顶,此时太阳刚好从海面冒出了半个身子来,海面像一块大镜子,把半边的太阳倒影在水中,形成了一幅绝美的景象。可是当老人看像地面的时候,一片刚刚烧完的废墟,里面残剩着很多还没烧成灰的白骨,把老人看日出的心情冲散的无影无踪,老人从山顶山几个起落来到了山脚下,在废墟旁边在还可以感到有一些温度,说明就是几个时辰前刚烧完的,一些白骨裸露在外面,转眼看到全身是血的慕辰倒在地上,老人赶紧跑过去,用手指探了一下慕辰的呼吸:

    “还有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毁尸灭迹么?连孩子都不放过,看这孩子快不行了,得快点把孩子带回去救治”说完老人抱着慕辰几个起落快速的消失了。

    ……

    中午,烈阳悬空在头顶,山顶上一个黑色影子迅速的掠来,看着已经烧成灰的村庄满是生气和懊恼,神色焦急。

    “还是来晚了一步,这些人过了这么多年还穷追不舍,他们的眼线也伸的太远了,不过小辰出生的时候我把那颗珠子给他挂在了脖子上,虽然只可以抵挡一次,但是在这个空间里能打破那珠子的人少之又少啊”说完这些黑衣人一个起落就来到了废墟旁,可是里面除了灰尘和白骨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没有?难道被抓走了,木兄,要是你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该怎么去面对你啊,当初我说把你的孩子放在我身边,你说想让孩子过安稳平静的生活,唉”,黑衣人嘴上在抱怨着。

    “哼,一定要找出孩子的下落,要是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一定饶不了他们。”黑衣人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石头倾刻间粉碎,全身煞气瞬间爆发出来,恐怖的气势把周围的东西全部震飞,石子四溅,整个人十米的范围内直接形成了真空,但这种气势一闪而没,黑衣人又迅速的消失在原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