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冥夫:我们不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到底几个枪眼?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 到底几个枪眼?

    因为这个洞蜿蜒曲折,我们进了洞后在洞内摸索了好一会,发现很多死去的动物骨头和两个人类的尸体骨架,看起来像是死去很久了,骨头都有点发黄了。

    我一阵干呕,钺箍住我的肩膀,担心的看向我,“雏儿,你没事吧?要不你和陈大师先在洞外等着。”

    我捂住他的嘴,“不要,老公,我不要离开你,我没事,只是看到这些发黄的骨头有点反胃而已。”

    “看来那骡子脸吃了不少生灵,作孽啊。”瞎子一脸想立刻灭掉骡子怪物的冲动。

    应华鬼已经寻到老远处了,我们看他的背影很模糊,他急着救出冷乔。

    恐怖感包围了我们,洞里又黑还带着点淡淡的香味,我们都知道肯定是那怪物身上的,这味道很容易辨别。

    但是越靠近洞里,味道却从幽香变的越来越臭。

    我们几个不停的摸索,应华鬼一心想救出那女的,我是一心想早点出去,但是为了救出冷凝,使她脱离危险,先忍忍了,等救出她,再继续寻找长生药吧。

    反正到了这样的地方,找出阴墓是早晚的事。

    再看看冷乔这里……那骡子脸的怪物从塘里上来了……

    红毛怪人已经被吃的零零散散,血腥味很浓烈,女的捂住鼻子,她知道自己跑不了,只能见机行势。

    她也知道我们不会扔下她不管的,在我们没有找到她之前,她不能死。

    骡子脸的怪物不怀好意的对女的说了些什么,她依旧听不懂,只是看它睁着一只怪异而可怕的眼盯着她。

    那骡子脸就这样盯着她,盯的冷乔发毛,她害怕的闭上眼,之后在骡子脸猝不及防之下击出尖木术。

    骡子受痛,膀子和脖子上被刺进木头,眦牙咧嘴一脸狰狞的拔掉那些木块。

    忽然她感觉到脖子被那骡子脸掐上,肩膀处被抓,衣服还传出被撕破了的一道声音。

    冷乔猛然睁开眼,骡子脸带着狰狞的脸在看她。骡子脸的力道有点大,但不至于使冷乔致命。

    冷乔暗骂她要是死在这就完了。她一手抓上骡子脸的黑爪,腾出一只手

    睁着惊恐的眼,听到自己心脏声在扑通扑通的跳,她看到了,真的看到了,那怪物身体起了反应,那东西狰狞无比。

    她分不清它到底是要欺侮她,还是要杀她当作食物吃了?

    那骡子脸的黑怪物忽然松开冷乔,因为冷乔的那只手击出的尖木插进他的背脊。它拔下那些木块,狠戾的死死盯着冷乔。

    她吓的频频后退,洞里光线阴暗,而且她悲催的发现这怪物是真的要对她进行不轨。

    “你你,你可别乱来,你敢杀了我,跟着我的那些人可不会放过你。”冷乔声音在洞内回荡。

    但那怪物抬眼瞅了她一眼,也许这怪物看出了女人的恐惧,但是他没有放她,而是又重新掐上了冷乔的脖子。

    “唔……”冷乔发出痛苦的呻吟,她只会尖木术,巫术被钺封闭在冷凝体内施展不出,怎么都不可能敌得过这怪物。

    她实在害怕,害怕被这骡子脸的怪物那东西杀死,那她不敢想象。

    想到这,冷乔猛的打开怪物的手,那怪物没有红毛怪物那么暴躁,只是沉着一张骡子脸缓缓逼近她,把她逼到死角,像看猎物一般瞅住她。

    骡子的脸长的有点似像非像人类的脸,就是太长了一些,而身形什么的都像是人,只是浑身有少许的黑毛。

    冷乔直感到酥麻而恐惧的死亡般,那骡子脸的怪物死死的盯着她,好象下一秒就能把她生吞入腹。

    那骡子脸舔着舌头,他的舌头看起来粗糙不堪,冷乔用脚瞪用手去抓,那怪物像是失去了疼痛感一般,毫无反应。

    “你这死怪物放开!放我出去!不然等他们来了,不把你的头打开花!”冷乔没法子,只顾大叫还威胁怪物,可惜这只怪物听不懂。

    就在怪物要吃掉她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枪响。

    原来应华鬼看到这幕,气的一把夺过瞎子的枪,直接爆了怪物的头。

    那怪物应声倒地,它没有在吃红毛怪人时分心,但是在抚摸冷乔锁骨的时候分了神,这一声枪响彻底解救了她。

    当时冷乔就感到那怪物的身体猛的一震,然后就是一个趔趄,脚步有些不稳了,再接着又是“砰”的一声枪响,她总算是平安了,没有被怪物彻底强掉。

    应华鬼看到那一幕时,先是在地上滚了几个来回,滚到怪物不远的地方就是一声枪响。

    不过这枪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太大了,他的枪可发不出发不出这样威力强大的声音来。瞎子的这把土枪太摆了。

    应华鬼开完枪朝冷乔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她,激动无比,瞎子没好气的催促着他们赶紧走。

    应华鬼把冷乔的外套给她穿上把她背了出去。这会瞎子却忽然停住,阻止他们离去。

    “刚才你只放了一枪吧?”

    “是啊。怎么了?”应华鬼莫名其妙的盯着瞎子不明所以,很疑惑他是不是出错药了,为什么这么问。

    都这时候了,还纠结他放几枪?怪物死了是真的,死了才是重要的。

    我走到瞎子旁边,“瞎子叔,他确实是只放了一枪。”我说完看向钺,“老公,你听的是几枪?”

    “两声。”钺居然也这么回答?

    “你听的是几声?”我问向冷乔。

    “我我,我没听清楚。”看来这死丫头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说话结结巴巴的。

    “不对,刚才明明是两枪,如果你只放了一枪,那另外一枪是谁放的?”瞎子严肃的大喊。

    我清楚的记得瞎子只放了一枪啊?

    这时候我们都面如土色,感到很恐惧和费解。人就是在未知的状态下对未知的事物才感到更加恐慌。

    这时,我们几个都朝那骡子脸的怪物看去,它的额头上果然是两个枪眼子?

    这一下,三个人懵了……几个都面面相觑,我赶紧环顾四周,发现没半个人影啊?

    那么,这一枪到底是谁开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