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冥夫:我们不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那股幽香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百七十九章 那股幽香

    “这头发上怎么带血?”我瞬间感觉全身发毛,汗毛都竖起来了。

    冷乔好奇朝我身边低头一看,身子不由的颤了一下,“太恶心了。这团头发还粘粘的,味道就是头发散出来的。”

    “你才知道味道是头发散出来的吗?反应还真迟钝。”我对她咂咂嘴。

    瞎子用脚踩了踩脚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赶紧催促大家快走,那东西可能还藏在什么地方随时都有可能再来。

    我和冷乔看到那头发都不约而同的觉得有些发毛。

    听钺这么一说,对炎女又有点忌惮,比原来加快了脚步,一连向前快速走了十多米,走得气儿都喘不过来了。

    应华鬼这次拽着冷乔跑在最前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附身于冷凝这个普通女孩身体的缘故,体力不如男人,应华鬼见冷乔有点疲惫他就一咬牙,把冷乔又背在了背上就要继续朝前走!

    没走几步胖子就觉得脚下有点儿不对劲儿了,好像是那炎女的头发又追上来了,他只觉得每走一步就是莫名的一个趔趄,好像有什么东西故意在脚底下绊他。

    应华鬼走了还没几步,就发现前面又一团头发,还是估衣的带着些红血。

    他额头这会冒出了汗,嘴里就骂了一声:“你个祖奶奶的,又想绊老子,我一脚踩死你,我……”

    应华鬼的话说了一半儿,这脚刚下去,脚裸就被结结实实的缠住了,他自己连带冷乔俩人一下子就摔了个狗吃屎。

    冷乔鼻子差点都撞歪了!幸运的是,他特意保护冷乔,她只是摔在了他的背上,但鼻子撞的不轻,半天才缓过劲。

    应华鬼抬起头来的时候,刚好瞧见一个陌生女人惨白脸就贴在自己的脸上,嘴居然都贴到了他的嘴上,他跟那女人空洞的眼珠对视了一下,心就像被什么东西一把攥住,差点儿就停跳了。

    应华鬼一口气憋在胸口生生被压进肺里!

    下一秒,那女人的脸就一下子缩进了一团不断蠕动的黑色头发里去了,速度贼快,应华鬼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半张着嘴巴。

    半天他才缓过神,当下就吼了一句:“你个炎鬼,特么的占老子便宜?”应华鬼这下为了保护女的,胆子一下莫名的大了起来,骂完就一拳就打了过去,那一团头发一往后一缩,让应华鬼打了个空。

    应华鬼气的骂得更凶了,“你这只鬼,捞不到自己的男人,就占别的男人的便宜。你这破玩意!”说着他就一下子跳了起来,上脚就朝那头发再次踹了下去!

    那团头发好像被应华鬼这么疯狂的举动给吓到了居然又退了一下。

    他又是一脚踩空,还准备再补上一脚,就听见钺对他轻斥:“不要乱来!”

    应华鬼觉得手上一紧就被钺一挥手甩了过来,那一脚算是没有补上,回头正准备发火,就见钺一脸严肃气急败坏的看着他。

    他要发飙的底气瞬间瓦解,只是心虚的不敢去看钺。

    “在没有找到长生奥秘前,不想死在这里就识相点,别冲动行事,你真的以为这东西户怕你?倒时这怕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

    遇到炎鬼,应华鬼觉得这的确是最彻底最纯粹的黑暗。那绊在他脚上的头发也另他觉得诡异,还有贴上他嘴唇的惨白的脸也使他分外的呕心。

    我看了下手腕上的防水手表,挺好还没坏,现在显示是夜里两点多,伸手不见五指,拿手指放在眼前什么感觉都看不到。

    应华鬼走着走着又闻到那股怪味,他转身停住看向我们,“你们闻到那味道了吗?”

    “什么?”我抬头警惕的朝四周望望,虽然在钺怀里,他很强大可以保护我,但依然要戒备四周的动静。

    “就是炎女的那股腐朽味啊。”应华鬼补充。

    “没有。”我斩钉截铁的丢了句。

    “不对,我确定闻到了,而且很浓烈。”应华鬼说完还特意变态的嗅了下。

    我们略微感受了下四周空气中的味道,我不耐的皱眉,“哪有啊。胡说八道!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

    “你说我应哥哥被吓傻了,你呢?不就是有三哥哥的保护吗?不然你以为你不害怕?”冷乔对我损了一句。

    “不许说我妻子半句。”钺沉声出口,冷乔哦了一声不说话了,钺犀利的看向应华鬼,“一个爷们这么聒噪,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上不了台面。

    钺说的一点都不留情面,把应华鬼的脸一会红一会绿,他打不过钺,但是并不代表他失去了男人的自尊,这样侮辱他,他技不如人,忍不得也得忍。何况曾经他是钺的手下,背叛过钺,钺能绕过他的命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应华鬼满脸堆笑:“三太子你说的是,以后我会注意的。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应华鬼心想从来还没有人这样说过他,他喘着粗气又不敢发作,加上千年前他反过钺,可还是没有落得好下场。注定他永远在钺面前只能这副嘴脸。

    这个时候就听到瞎子大喊了一句:“快点……快点,我要开下天眼,六点钟方向,有股幽香。”

    我们还没完全从先前的犀利氛围中走出来,还没嗅到瞎子说的那股什么幽香,瞎子像是遇到了什么极大的严重的变故一样,正要去开天眼,一道光线就已经射向了六点钟方向。

    钺好像每次都能先比瞎子一步,那就说明是必须要出手需要做的事,钺才会率先出手,他的眼里射出一道金色的光线。

    在光线撕开黑暗投向那一点之后,一张黝黑的脸忽然就出现在几个人们的面前……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天眼的金光在投射出去不足一米的地方就照在了这张骡子不像骡子,毛驴不像毛驴一样长的脸上……

    因为这张脸距离实在太近,而且又是如此的突然,冷乔和我同时失声尖叫了起来,连应华鬼都被吓了一大跳。

    瞎子把手一扬就朝着那张脸扣动了扳机,然而就听见喀的一声轻响,没子弹了!

    那张黑骡子脸就在这个时候又向前探了半米,一股像是女人香水的味道幽幽的传了过来,原来之前的香味就是这鬼玩意散发出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