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少房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校草大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远征满脸震惊,满肚子苦涩的时候,其他人则满心惊喜。

    “张馨儿居然也来了。”

    “哎呀,真没想到,柳校花和张馨儿居然都来参加这个活动,那我也得留下。”

    “是啊,你们听了柳校花刚才的话了吗?说不定蔡星帆学长会从梅园过来呢。”

    柳柔冰和张馨儿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女生们的想法。

    方儒文不但没有骗她们,而且还带来了惊喜,她们自然不会跟着周远征去梅园了。

    此时要说心里最为惊喜的,那必然是方儒文莫属。

    从刚才绝望边缘,到现在大获全胜,惊喜连连,这大起大落的刺激,让他愣神了好一会。

    “柳校花,张……馨儿,你们都来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方儒文差点激动得留下泪来。

    随即他又对杨笑林道:“笑林,张馨儿要来,你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杨笑林耸肩笑道:“早告诉你了,就不是惊喜了。”

    “只是没想到还有意料之外的收获,我带来的惊喜,又给我带来了惊喜。”杨笑林说着看向周远征。

    张馨儿听了,狠狠的在心里鄙视着杨笑林,他原来的惊喜里,可没有包括她。

    对了,这家伙还打算用她做惊喜的备胎来着。

    看着杨笑林脸上那洋洋得意的神色,她心里暗道:早知道如此,刚才就应该偷偷溜走,不让这家伙那么得意。

    众目睽睽之下,周远征也不能将几分钟之前说的话咽回去。

    当众食言可比丢点面子更加影响名声。

    可是要履行刚才的赌约,特别是看着眼前这个平平无奇的山沟男,他心里就有一个坎,很难过去。

    “咦,这位是曾雅芙小姐吧。”

    “还有楚莲和楚心兰,你们也都跟着笑林来了。”

    没办法,柳柔冰和张馨儿实在太耀眼,虽然三女也是一起出现,可是直到此时,方儒文才注意到她们。

    杨笑林颇有些不满的说道:“老方,她们也是我给你带来的惊喜,你这态度也太怠慢了吧。”

    方儒文连忙说道:“没有,没有。都是美女,我们是欢迎都来不及,哪里敢怠慢。”

    “笑林,你说的惊喜,都到齐了吗?”

    不是方儒文贪心,实在是自柳柔冰出现之后,笑林带来的惊喜一个接一个。

    既然张馨儿,曾雅芙都来了,谁知道笑林是否还有其他大招。

    没等杨笑林回答,周远征先撑不住了。

    柳柔冰,张馨儿,曾雅芙,包括楚心兰楚莲,她们每一个的出现,都无益给他一耳光。

    特别是当他也认出曾雅芙之后,心里更是既震惊又郁闷。

    柳柔冰和张馨儿怎么说也是新华大学的学生,杨笑林和她们有些关系,能请来她们也说得过去。

    可曾雅芙除了那次参加金秋舞会之外,和新华大学完全没有关系。

    再想想那晚舞会,除了曾雅芙,还有好几个校外的女生和杨笑林跳过舞。

    其中更是不乏静雪和周可怡这样的顶级美女。

    如果她们再一一出现,岂不是又继续往他脸上摔耳光。

    连续的打击,让周远征的自信瞬间跌到负数,奇迹既然出现了一次两次,那再出现第三次,第四次也完全有可能了。

    所以,他不敢在这里多呆一分钟。

    不过看着站在面前的杨笑林,想要离开,只能先兑现赌注。

    他咬了咬牙,先吞下这口恶气,回头再好好将这个小子的情况调查一下。

    君子报仇,不在一时,回头再和他算账就是。

    做了决断,周远征对杨笑林说道:“我认输。”

    说完对杨笑林鞠了三个躬。

    虽然已有心里准备,可是鞠完躬,周远征心里依然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背后没长眼睛,他却仍然能感觉到,一双双眼睛此时正看着他,他甚至能感受到一抹抹鄙夷,耻笑的眼神。

    当然,这些只是周远征此时心态下的错觉而已,他身后的方儒文几人,以及女生们,哪里有心思看他鞠躬的背影。

    此时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杨笑林和几女身上。

    “我已经认输了,也鞠躬了,你还要怎么样。”当周远征发现杨笑林依然站在他面前,没有让路的意思,他终于忍不住怒吼起来。

    杨笑林却是一脸淡然,微笑着说道:“我记得除了鞠躬之外,好像还有其他的内容吧。”

    周远征的脸色顿时气得发紫。

    他为什么会嫉恨杨笑林,起因还不就是因为被挤下校草榜的事。

    他一直都觉得杨笑林这个一无是处的山沟男,远不如自己,根本不够校草的资格。

    现在,他要当众叫杨笑林一声‘校草大人’,这比让他给杨笑林鞠十个,百个躬都要艰难。

    “对啊,周学长之前说了,如果张馨儿和柳校花都出现,他就叫杨笑林一声‘校草大人’的。”

    一个女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不过杨笑林已经在校草榜上了啊,本来就是校草嘛,周学长这么叫也正常的啊。”

    “你这就想差了,叫校草当然没什么,可是加上大人两个字,那就等于低了对方一等。”

    “还有这个说法啊,不过我觉得校草大人这个称呼挺萌的。”

    身后传来的议论声,让周远征身体微微发抖。

    这是气的,也是因为后悔。

    既然打赌输了,直接认输兑现赌注,然后一走了之就是了。

    磨磨唧唧到现在,反而让自己越来越被动。

    不能再犹豫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校草大人……”周远征低着头对着杨笑林叫道。

    场面立刻静了下来,刚才讨论的女生们,目光从周远征身上转到杨笑林脸上,然后又转到周远征身上。

    周远征这一声校草大人,代表着他彻底认输。

    想想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周学长,转眼之间,就向杨笑林低头认输,这反差实在太大了。

    杨笑林也不为己甚,既然周远征兑现了赌注,他也就侧身让开路。

    周远征头也不抬的从杨笑林,柳柔冰,张馨儿几人身边走过。

    当他一只脚刚刚踩在阶梯上,忽然听见杨笑林说道:“你先等等。”

    周远征回过头,眼中闪过恶狠狠的目光。

    “杨笑林,躬我也鞠了,校草大人也叫了,你还想怎么样?”

    周远征此时的声音,已经带着几分嘶哑,显然刚才那短短两分钟时间里,他备受煎熬。

    杨笑林抬手往郑渊指了指:“郑渊之前得罪你,都是为了我。”

    “你和他之间的梁子,我接了。”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周学长你走好。”

    周远征根本没有看郑渊一眼,而是满含恨意的怒视了杨笑林一眼,下楼而去。

    周远征走后,场面立刻又热闹了起来。

    “笑林,你们来得真是及时。”方儒文冲过来搂着杨笑林的肩膀,笑哈哈的说道。

    现在心情最爽的人,大概就要属他了。

    方儒文的几个同伴也纷纷过来,向杨笑林表示感谢。

    方儒文和杨笑林是室友,是兄弟,自然不用说什么感谢之类的话。

    而他们和杨笑林没有那一层关系,对于挽救了付诸那么多心血的活动的杨笑林,他们当然要好好的感激一番。

    郑渊没有第一时间跑到杨笑林身边,而是和身边一个女生小声交谈。

    这女生就是郑渊的老乡朱若蕾。

    朱若蕾在之前的活动中,见过杨笑林,也见过柳柔冰。

    不过其他几个女生,她却第一次见。

    “那个是曾雅芙,也是在金秋舞会上和笑林跳过舞的,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女明星。”

    “张馨儿你应该知道吧,我就不多介绍了。”

    “那两个女孩是一对堂姐妹,个子高的那个是楚莲,另一个是楚心兰,和笑林关系很好。”

    朱若蕾的目光落在杨笑林身上。

    老乡郑渊的这个室友,她以前见过几次,虽然看起来平平无奇,可总有出人意料之举。

    郑渊对这室友,更是赞誉不断,话里话外更是透着对杨笑林的感激和敬佩。

    之前朱若蕾还多少有些不以为然,觉得郑渊有些夸大其词了。

    不过刚才看杨笑林叫住周远征,帮郑渊接下两人之间的梁子,还真是如郑渊所说的是靠得住,够意思的好兄弟。

    “朱若蕾,我刚才就说了,笑林肯定帮我拦下周远征的报复,你还不信,现在应该信了吧。”郑渊很有点小得意的说道。

    能有这么几个好室友,好兄弟,一直是郑渊为数不多能引以为豪的事情。

    “那你准备怎么报答杨笑林?”朱若蕾忽然问道。

    这个问题倒是把郑渊给难住了。

    在郑渊看来,笑林什么都比他强,他想要报答似乎也无从下手。

    “看我的吧。”朱若蕾低声笑道。

    郑渊刚想问朱若蕾有什么办法,就见朱若蕾已经向笑林那边走去,他连忙跟上。

    杨笑林看见郑渊和一个女孩,向自己这边走来,笑着对他挥了挥手。

    “那个女孩叫朱若蕾,是郑渊的老乡,两个人有点意思。”方儒文挤眉弄眼的对杨笑林说道。

    对老方这货的习性,杨笑林早就一清二楚,没好气的说道:“老方,你别乱嚼舌头,到时候弄得郑渊和那女孩都尴尬。”

    “嘿嘿,我这张嘴你还不放心吗?牢着呢。”

    杨笑林翻了翻白眼,这句话只能当做没听见。

    朱若蕾来到杨笑林面前,忽然对他鞠了一躬,甜美美的喊道:“校草大人。”

    杨笑林顿时愕然,不明白这女生玩的是哪一出。

    就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身边的柳柔冰,张馨儿,楚心兰,楚莲,甚至包括曾雅芙,都有样学样,一齐弯腰鞠躬。

    “校草大人……”

    杨笑林看着几张精美之中透着坏笑的脸,张了张嘴,苦笑道:“你们……”

    然而,这还不算玩。

    看见朱若蕾带头,柳柔冰,张馨儿等于跟着效仿,其他的女生们也觉得这事情有趣好玩。

    二十多女生,一同对着杨笑林鞠躬喊道:“校草大人。”

    杨笑林差点没晕过去,刚才还觉得赢了赌注不要白不要,现在看来这赌注似乎还有副作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