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少房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 打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面对周远征的逼迫,方儒文心中矛盾难决。

    这次活动可是耗费了他们几人极大的心血。

    如果这次活动,真的就此取消,那么他们几个人的名声必将受到极大的打击。

    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费不说,对他们以后的发展也有巨大的负面影响。

    可是,如果面对周远征如此直面的挑战,如果不做出回应,这次活动就算不取消,也等于是名存实亡了。

    该怎么办?方儒文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

    “老方,和他赌。”郑渊走到方儒文身边,低声对他说道:“难道你还信不过笑林?”

    “现在就算暂时输给他,等笑林他们来了,还能赢回来。”

    “如果你不敢赌,那可就等于认输了。”

    方儒文闻言,侧头看了郑渊一眼。

    发现这个平日寡言少语,甚至有几分自卑的室友,此时却是一脸坚决。

    还真是当局者迷啊,方儒文心中一阵自嘲。

    就是啊,这周远征针对的明显不是他方儒文一个人,也不仅仅是他们组织的这次活动。

    从他刚才的话来说,他已经隐隐直指他们宿舍,甚至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的针对笑林。

    虽然不知道周远征为什么对笑林会有怨怒,可这个时候他方儒文决不能怂。

    大不了这些女生都被周远征撬走呗,回头有笑林全力支持,还怕扳不回来?

    为了给自己增添信心,方儒文狠狠的将金秋舞会上的场景,又回忆了一遍。

    回头,笑林只需要找来舞会上,和他共舞女生中的一半来给他捧场……

    下定了决心,方儒文神色也变得坚定起来。

    他先对几个同伴说道:“我已经想好了,要和周学长赌一把,你们同意吗?”

    都是大一大二的年轻人,正处于年轻气盛的时候,早就被周远征咄咄逼人的言语挑起了火气。

    “儒文,和他赌。”

    “就是,怕什么,今天输了,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

    “人活一口气,这么被人摁着更难受。”

    得到几个同伴的支持,方儒文也就不再有顾忌。

    “周学长,这个赌我们打了。”方儒文对周远征说道:“不过……”

    周远征一脸嘲讽:“不是说赌了吗?怎么又来个不过?难道又不敢赌了?”

    方儒文摇了摇头:“既然是打赌,总不能只有我们有赌注吧。”

    “我们输了,活动都要取消,那周学长你输了,赌注是什么?”

    周远征看了方儒文一眼,心里暗道:这小子被这么激,居然都没完全失了冷静,还知道问我要赌注。

    “我觉得你们就不可能赢。”周远征笑道:“不过,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自然也要压上点什么。”

    最公平,也是最对等的赌注,应该是周远征的活动取消。

    周远征当然不会压上这种赌注,虽然他坚信柳柔冰今天肯定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万事都要以防万一。

    再说了,就方儒文的这个活动,凭什么和他的活动平起平坐。

    可这赌注是他提出的吗,这赌注怎么也不能太寒酸。

    他目光一转,再次看向鲁含玉,似乎在向她征询意见。

    鲁含玉微微皱眉,显然心里有些不满,不过还是对周远征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安排。

    周远征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说道:“如果你们赢了,那鲁含玉她们就留下来,继续参加你们的活动。”

    方儒文看向鲁含玉,眼神之中带着几分不屑。

    这鲁含玉也不知道得了周远征什么好处,居然愿意被如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现在还被当赌注都心甘情愿。

    想当初,方儒文几人对她的态度,那可是十分尊敬,万分重视。

    “好像有些不够。”方儒文摇头说道:“我们的赌注可是这次活动,而周学长你却只用……”

    说着方儒文头摇得更厉害:“这完全不公平,我们吃亏吃大了。”

    鲁含玉顿时脸色涨红,看向方儒文的眼神之中也带着几分怒意。

    周远征不会给方儒文提要求的机会,一旦那个对等的条件提出来,他反而不好下台了。

    他正考虑,怎么增加一点条件,鲁含玉却抢先发话了。

    “方儒文,如果柳柔冰今天真的来了,我以后都只参加你们组织的活动,而且一期都不落。”

    周远征微微一愣,随即眉头一皱,说道:“含玉……”

    鲁含玉却根本不看他一眼,而是对方儒文说道:“这个赌注,不知道够不够。”

    鲁含玉话都说完了,周远征也不好再说什么。

    “反正这个赌,怎么也输不了的。”周远征似乎是在安慰鲁含玉:“要不然,我也不会用你留下来当赌注。”

    方儒文看着周远征和鲁含玉,心里忽然觉得挺有趣。

    看起来,周远征和鲁含玉之间的关系,还不是那么简单。

    “好吧,这个赌注我勉强接受了。”方儒文说道:“本来就是稳赢的赌局,赌注上吃点亏,其实也是稳赚不赔。”

    鲁含玉抿了抿嘴,一转头不再吭声。

    周远征心里暗暗不爽,不过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现在已经一点四十了,我们就再浪费二十分钟的时间。”

    周远征说着,还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我们二十分钟之后出来,之前预备的三辆车不一定够,你再现租两辆,就在镇门口等着。”

    周远征的张狂和嚣张,让方儒文几人怒目相视。

    不过此时,他们除了等,什么都做不了。

    船型饭店外,杨笑林几人走在了通往饭店的桥上。

    “这个设计还真挺别致的。”柳柔冰说道:“难怪从正面看,这条船就停在水上,原来背面修了这么一条桥。”

    张馨儿也很感兴趣的说道:“这船看起来还真不小,不知道上面除了饭店之外,还能不能住宿。”

    张馨儿的话,立刻引起了其他几女讨论的热情。

    “晚上这船上的那些灯笼如果点亮的话,一定很漂亮。”

    “可惜这船是假的,要不晚上坐在船上,围着小镇转一圈,那该多好。”

    “如果是夏天来的话,还能游泳呢。”

    杨笑林笑了笑,说道:“就是个吃饭的地方,说不定那些剩菜剩饭啊,骨头菜皮什么的,都丢在水里呢。”

    “恶心。”

    “煞风景。”

    “你这人,就是焚琴煮鹤。”

    杨笑林耸了耸肩:“我知道你们肚子又饿了,不过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煮鹤这道菜。”

    “那我们就加快两步,老方估计也等得着急了。”

    几女对杨笑林翻了翻白眼。

    柳柔冰没好气的说道:“笑林,就你这品味,也不知道怎么的,每次出来玩,还能有那么多女孩跟着。”

    张馨儿鼓了鼓嘴,哼了一声:“那是他死皮赖脸跟着我们。”

    曾雅芙却是听得心里一动,果然杨大少虽然喜欢装穷,玩低调;可是每次出门,身边的美女还是不能少。

    楚心兰则心里暗暗为楚莲担心。

    这杨笑林之前虽然为人淳朴,可是来到浦海也几个月了,见识了花花世界,可没以前想象的那么容易拿下。

    在杨笑林的带动下,几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过了桥,来到饭店门口。

    “也不知道老方他们在哪。”杨笑林也懒得打电话询问,直接找到前台询问。

    方儒文一干人,无论是人数,还是年龄相貌都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前台很快就告知杨笑林,方儒文他们在二楼大厅。

    杨笑林带着几女上了楼梯,快要走到二楼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

    “已经一点五十了,只剩下十分钟,你们觉得柳校花还会来吗?”

    柳柔冰闻言皱了皱眉,这个声音她有点印象,不过却想不起是谁。

    几人就准备继续上楼,就听那个声音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方儒文,我也不知道你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居然会相信一个山沟男,穷光蛋的话。”

    “真以为在金秋舞会上,他和柳校花跳了一支舞,就能对指使得动柳校花了?”

    “那他舞会上,还和张馨儿也跳了舞呢,你怎么不说你们这次活动,张馨儿也会来?”

    张馨儿和柳柔冰脸色都是一变,都带着几分愤然。

    看她们作势要冲上二楼,杨笑林却抬手拦住了她们。

    “笑林,他这么说你,我可听不下去?”柳柔冰很是不满的说道。

    杨笑林却是并不在意,他指了指手表,说道:“离两点还有好几分钟呢,不急。”

    柳柔冰和张馨儿秒懂了杨笑林的心思。

    “好吧,现在就听你的。”柳柔冰道:“不过等会上楼了,我怎么说,你都别管。”

    张馨儿则是狠狠的白了杨笑林一眼,语气之中却带着几分赞赏:“一肚子坏水。”

    曾雅芙暗道:杨大公子又要扮猪吃虎玩弄人了。

    饭店二楼,周远征脸上的得意神色越来越浓。

    “那个小子,你是叫郑渊是吧。你刚才为了那个杨笑林推了我一把,我会记住的。”

    “我倒是要看看,他会不会,敢不敢帮你拦我。”

    郑渊脸色也有点不太好看,他性格本来就内向胆小,刚才为笑林打抱不平一时冲动冲出来,没想到给自己惹了祸。

    不过听到周远征又说到笑林,立刻语气肯定的说道:“我和笑林是兄弟,别人说他我不会视而不见,如果有人找我麻烦,笑林也不会置之不理。”

    周远征又是哈哈的一阵嚣张笑声。

    “你们一个个都被那个山沟男迷了心窍了吧,还真把他当做无所不能了。”

    “我现在就在这里放个话,今天那个杨笑林如果真的能请来柳柔冰和张馨儿,然后还愿意担下你对我的不敬,我就对他三鞠躬,当着你们的面,叫他一声校草大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