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呵呵哒与么么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免费章节 第十三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036翁明老师

    “芸儿,起来了,再不起来等等就迟到了。”一大早,陈育林已经起床把早饭准备好了就等蓝芸儿起床了。虽然蓝芸儿租了两间房子,客厅厨房和厕所都共用,但基本上蓝芸儿都是和陈育林睡同一张床,两人早已过上犹如夫妻般的生活了。

    蓝芸儿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撒娇道:“让我继续睡会儿嘛!还早呢!”

    陈育林也只好吃完早饭在客厅等着。不久,只见蓝芸儿换好衣服,慢吞吞地走了出来,还没睡醒呢。

    两个人终于出发了,一路上,蓝芸儿的头都一直搭在陈育林的肩上。从背后看这两个人,一看就知道很相爱,其实蓝芸儿一直在睡觉,目的地:s市第一高级中学。

    有个人早早地就站在校门口在等着他们了,不是谁,就是林佳峰。看到蓝芸儿搂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头还搭在他的肩上,林佳峰感到很不爽,心里暗道:“臭小子,敢抢我的女人,等着瞧!”

    “嘿嘿,芸儿!早上好啊!”林佳峰依旧是那么地猥琐,脑袋上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但还是不停地耍帅。他身后停着的是法拉利,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要是换做其他女生,估计早就泡到手了。可是蓝芸儿不吃这一套,因为她家也是有钱的人家,对于这种生活,蓝芸儿早就过腻了。

    “滚开!”见到是林佳峰,蓝芸儿二话不说就叫他滚开。

    “别这样,嘿嘿。芸儿,中午有空吗,我们去乾隆酒店吃饭吧?”周围的人一听到乾隆酒店就“哇”地一声。

    乾隆酒店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那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上流人士才能进去消费的。之前钟晓毅他爸也算是一个,不过也只能开个普通的房间,因为那里最便宜的套间住一晚都要百万元以上,普通人是消费不起的,更别想进去了。所以当周围的人听到林佳峰说要随随便便请蓝芸儿去乾隆酒店吃个午饭,感到很惊讶。

    就连蓝芸儿旁边呆萌无知的陈育林也吓了一大跳,心想:“看来这人来历不小,一出手就是乾隆酒店。”

    “我不稀罕,你爱找谁去就找谁去,不过不要找我。”蓝芸儿连正眼都不看他一眼。

    “我要!帅哥!我跟你去!”周围的一些女同学争着抢着希望林佳峰能够带上自己。

    “别这样嘛,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你就赏个脸嘛!”林佳峰笑道:“这样,我让你打,好表示我的诚意。怎么样?”说着,林佳峰猥琐地闭上了眼睛,把包着纱布的脸侧了过去。

    这可是公然的调戏蓝芸儿啊,在她身边的陈育林这个男朋友却一直没说话。幸好现在还很少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不过几乎周围的人都猜得到,陈育林没准就是蓝芸儿的男朋友。

    “算了,我们走吧!”陈育林不想惹事,便小声地提醒蓝芸儿。

    这时,另一只手打向林佳峰,只见林佳峰当场痛得跪在地上,昨晚刚给鼻子止住的血,瞬间又喷涌而出。

    “谁,谁?”林佳峰知道这力道,肯定不是蓝芸儿打得出来的。平时在电视上常看的胸口碎大石,没想到变成了巴掌断鼻骨!林佳峰昨晚才接上的鼻骨又断了。

    “这位先生,请不要骚扰我的学生。”只见是翁明站在蓝芸儿和陈育林前面替他们出头。

    “好,好样的,你,你,你们都给我记住!”林佳峰又不得不再去一次医院。

    “大家快去上学吧,别围观了。”翁明遣散了围观的同学,又对陈育林和蓝芸儿说:“你们两个,办公室走一趟!”

    “哦!”陈育林和蓝芸儿也只好先跟着翁明去一趟办公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

    “先别开车。”林佳峰叫跟班别开车,把头伸出车窗,对陈育林威胁道:“蓝芸儿旁边的那个男的。你给我小心点,最好离我家芸儿远点,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呵呵哒!”陈育林知道林佳峰是在对自己说,笑了笑没有理他。

    “笑,你还笑得出来。人家说要打你,你不怕?”蓝芸儿知道林佳峰要打陈育林后很害怕,担心陈育林会有出什么事。

    “不怕,只要握着你的手,我什么都不怕。”说着,陈育林牵起了蓝芸儿的手。

    “我也是!有什么难关,我都会陪你一起度过的!”蓝芸儿脸红道。两个人在学校里这么明目张胆地牵手,还是头一次。

    “哼,都大难临头了还在调情?”翁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不过眼神里却带着些许的祝福。

    “老师,是什么事啊?”蓝芸儿紧张地问。

    翁明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走进了办公室。

    037陈老板

    “老师。”

    “老师。”

    “蓝芸儿,你父母希望我把你调到别的班去。为的是什么,想想你们也知道。”

    “老师,千万不行啊。”蓝芸儿听到后很紧张,她害怕离开陈育林。

    “我还没说完呢,你以为别的班学位那么多啊,想换就换?所以这换班的事,不肯能的。”

    “谢谢老师!”蓝芸儿听到不会换班后,高兴地蹦起来,赶忙谢过翁明。

    “好了,没你的事了,你先回班上课吧!”翁明把蓝芸儿打发走。

    “恩,谢谢老师。”蓝芸儿临走时还不忘对陈育林一笑。

    “来,育林,坐下。”翁明找了张椅子给陈育林坐。

    “到底什么事啊?翁老师。”陈育林跟到很好奇,既然不是谈他和蓝芸儿之间的事,难道还有别的事吗?

    翁明拿出两张银行卡递给陈育林。

    “这是?”陈育林感到不解。

    “这是你父母留在我这里的。我一直替你保管着。”

    “我父母?老师,你怎么会认识我父母?”

    “说来话长,我还是长话短说吧!”喝了口茶,道:“好几年前,我还在上大学。到了最后一学期了,可是却没钱能交学费。那时正遇上我父亲癌症晚期,光是医疗费就花了十多万。是好心的陈老板出手相助,才让我们家渡过难关。”

    “陈老板?你是说…”

    “没错,我所说的那个救我们家于水火之中的人,陈老板,就是你的父亲。”

    “不会吧,我爸生前就是个小保安…收入还很难支撑我家的生活费用呢,怎么会有钱帮你呢?”陈育林不相信。

    “其实你父亲早在二三十年前改革开放那时就发家致富了,一切都是装的罢了。我知道我作为一个外人来跟你说这事儿,是有些让你无法相信。”

    “呵呵哒,不可能,我在我自己家生活了快二十年了,家里什么情况我难道会不知道吗?”陈育林还是不相信。

    “好吧,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就明白了。”翁明见他不信也没办法,“我问你,你来这所学校上学的学费,一学期要多少钱?”

    陈育林摇了摇头道:“都是我父母交的钱,我不清楚。”

    “噗!”翁明差点把嘴里的茶给吐出来,“不知道你这么呆萌是在哪学的,明年你可就要上大学了,你连你三年的母校每学期交多少学费都不知道。”

    “真不知道啊我。”

    “来,同学!”翁明在办公室里随便叫了个学生。

    “同学,我问你,你在这一学期要交多少的学费?”

    只见那人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一学期当然交三万啦,这还算便宜呢,如果算上其他的…”

    “好了,你可以走了。”翁明把那个人打发走了,回头却看见陈育林很吃惊的样子。

    “怎么样,这下你明白了吧!”

    “这,怎么可能啊!”陈育林对三万这个数字感到惊讶,别的人上个高中是三年三万,而这里上一学期就三万了,这不明摆着坑人嘛!

    “好吧,那我问你,我爸是干什么的?不,还有我妈。”

    “陈老板…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不过,我们大家都叫他陈老板,你是陈老板的儿子,在这里自然会有优待。”

    “呵呵哒,你们大家…”陈育林看了看整个办公室,所有的老师都往陈育林这边看着,“你们大家都知道?”

    “是啊是啊,陈公子。”大家几乎异口同声的回答他。

    “难怪我在这里没有给人欺负过,都是你们在帮我啊。”

    “好啦,我知道的就这些了,这两张卡真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具体多少钱我没看过,所以不知道。总之,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即使我什么都没有,我也会坚守我的承诺,把卡还给你。”

    “可是,为什么他们自己给我,反而要交代你?”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现在你父母已过世,我也就不隐瞒了,你父母之前都患上了绝症…可能是因为这样吧。”

    “绝症…”陈育林低下了头。

    “不说这么多了,希望你节哀。对了,密码是你最讨厌的那家人的车牌号上的数字。你自己好好想想。”

    “好的,我知道了。”陈育林内心错综复杂的离开办公室。

    038羡慕

    “怎么样,没什么事吧?”还没走几步,杨渤和他的跟班堵住的陈育林。

    “没事,怎么了你们?”现在陈育林对杨渤说话稍微有了些底气,不再像以前那样。

    “没什么事,就是那个…”杨渤小声地在陈育林耳边说:“能不能帮我要到张澜的电话,qq,微信什么的都可以。”

    “原来是这事儿啊。”

    “是啊是啊,自从半年前见过她,现在只能在电视上看见她了。”

    “我帮你问问。”陈育林也只能勉强答应,毕竟首富的女儿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那谢谢你了育兄,下次那个林佳峰再来骚扰蓝芸儿的话我一定帮你修理他。”

    “好。”

    这时,蓝芸儿从班里走出来看见杨渤他们一行人堵着陈育林,赶紧跑过去。

    “你们干嘛?”蓝芸儿抱住陈育林,瞪着杨渤他们。

    “没什么,有事求育兄帮忙而已,别误会。”杨渤笑了笑,便带着跟班走了。

    “怎么了,他们有没有打你啊?”蓝芸儿在陈育林脸上摸来摸去,找伤口。

    “没有,杨渤想要我帮他问一下张澜的电话啊,qq啊,微信什么的。毕竟人家也算张澜半个救命恩人,我想这点忙,我还是能帮的。”

    “这简单,我回家找找她家的电话。”

    “恩,谢过了蓝小姐!”

    “不用谢,陈先生!”

    “哈哈哈!”两人相视而笑。

    两个人一回到班里,便受到大家投来的羡慕的眼光。自从张琳失踪后,蓝芸儿便成了班上的班花。如果张琳还在的话,她就是平民班花,而蓝芸儿则是贵族班花。

    女的羡慕是因为,陈育林虽然没钱,但是人长得帅,又很体贴人。如果学校来个选举校草的活动,陈育林拿冠军也是十拿九稳的事,所以自然羡慕蓝芸儿。男的则大多数是郁闷,郁闷的是陈育林不知道是踩了多少次狗屎,才能走这大运。之前泡到张琳就罢了,现在还把另一个班花给泡走了。真是郁闷。

    “小育,翁老师跟你说了什么,该不会是要我们两个分开吧?我不让!”

    “傻瓜,翁明老师是个明理的人,他不会那么做的。”

    “那倒底是什么事啊,你说嘛!”

    陈育林在想,到底要不要跟她说,毕竟这事儿自己都弄不清楚。

    “是这样的…”陈育林打算只告诉蓝芸儿一个人,便小声地在她耳边把经过告诉她。

    “陈老板!”蓝芸儿听到后一惊,“没想到你还有个当老板的爸爸!”

    “我自己也不清楚啊,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就别想了,都过去了,只要我们再一起就好了。”说着,蓝芸儿将头靠在陈育林的肩上。

    “恩,老婆。”

    “谁是你老婆!哼!”

    “那你把我抱得这么紧,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好啦好啦,老…公!”

    “我去…”周围的人看到他们这样,不犹鸡皮疙瘩狂起,这时要虐死单身狗的节奏。

    “咳咳,上课了,你们还…”科任老师走进来,发看见陈育林那一桌还在秀恩爱,心里一阵不爽,但是是陈育林,又不能对他怎么样,只好一起罚了。

    “你们两个,出去罚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