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极品美女上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1239章 有这种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39章 有这种事

    林夕儿说没什么,就是担心顾阳,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一个人在外面会不会照顾好自己?

    离开了梅园,林氏姐妹又去了找了市警察局找了薛飞,薛飞听都没听说顾阳离开滨海了。

    “什么?不在滨海?那去哪了?”薛飞瞪大眼晴看着林夕儿道。林夕儿半句下脸,小声说:“顾妈妈说他出差去了。”

    “开什么玩笑!明天就是你们的婚期!我明天还打算去喝个痛快呢!”薛飞大声道,“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把婚纱都穿上了的新娘子扔在一边,自个儿却溜得无影无踪了!”

    林夕儿说:“阳阳可能心里有什么事情吧?”

    “能有什么事情?”薛飞嚷道,“良辰吉日,美酒佳人,能取你做娇妻,他还能有什么事情?”

    林夕儿说:“我现在也在想他的心事了。”

    “别难过,夕儿,”薛飞把大手一挥,看着她道,“等那小子回来,我替你教训他!真是无法无天了!太不顾及别人的情绪了!你看看,你们这都是第三次重定结婚日期了!前两次延迟婚礼还情有可原,那这次算什么?终于明天可以举行婚礼大典了!可那小子又跑了?他以为他是《落跑新娘》啊!真的是!太欠揍了!别难过,夕儿,等那混蛋回来,我非给他两拳不可!” 林氏姐妹又去了膝辉地产集团总部找郝建,如她们所料,郝建也不知道顾阳到底去了哪里!

    转了一圈回到玫瑰庄园,已经是傍晚了。

    姐妹俩这一天马不停蹄,把在滨海的跟顾阳有亲密来往的男男女女都找了个遍,可谁也不知道那坏小子到底去哪了?

    姐妹俩心里是又气又恨,既替他担心,又对他怀有一股发不出来的火气!晚饭后,姐妹俩在庄园里散步,沿着宽广的草坪,并肩慢慢往湖边走去。

    俩人各怀心思,低头徜徉,只有入林的鸟儿在庄园的树冠上叽叽喳喳的叫着,秋虫也已经稀稀疏疏的开始鸣唱着。

    “姐,你看过那部美国电影《 落跑新娘》 么?”妹妹抬脸看着姐姐问。此刻正值夕阳西下之际,红形形的落日已经挨到了青云山巅,恰好半个圆在山巅之上,半个圆在山巅之下,落日的余晖给宽阔的草坪镀上了一层橙红色的光彩,使整个漂亮的玫瑰庄园显得如此的不真实。

    姐姐抬头看妹妹,同时抬手轻轻拢了一下耳畔的发丝,摇了摇头― “讲的什么?”她问妹妹。

    妹妹说:“讲的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儿。话说在美国的马里兰州的一个乡下地方,有个年轻女人玛琪,她曾经有三次和准新郎踏上红地毯的另一端时,又因为婚姻恐惧症而四次逃婚的记录。每次都是从婚礼现场穿着洁白的婚纱仓皇逃走,每次都弄得新郎和他们的亲属朋友们无比窘迫!”

    “有这样的事儿?”姐姐问。

    妹妹.点头说:“据说患有婚姻恐惧症的人还不少,只是每个人的程度不同。而电影只是把这个病典型化了,这是心理疾病的一种,原因很多种。”

    “你的意思是说,”姐姐看着妹妹说,“阳阳患上了婚姻恐惧症?”

    妹妹说:“几事都有可能!”

    “不可能!”夕儿摇头说,“阳阳对婚礼绝无恐惧心理!我深信不疑!”

    “好吧,”妹妹耸耸肩说,“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嘛 !”

    俩人又都陷入无言,低头向湖边的“苏提”走去。

    俩人走上木码头,在码头上搁着的两把用于夏夜乘凉的竹编躺椅上坐下。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去,一轮银月从天边悄然升起。

    树梢上的鸟儿们开始安静下来,各色秋虫却在湖边浅水湾里的草间开始热闹得唱起来。

    湖面起了轻轻的薄雾,眼前的景致依然使人感觉如同一个梦幻,就像顾阳是在她们的梦里离开的,她们至今还没有完全相信这事儿是真的。

    姐妹俩在木码头上坐了许久后,姐姐先打破了沉寂。

    姐姐抬脸看着妹妹,轻声说:“曦儿……”

    “嗯?”妹妹抬头看向姐。

    “姐觉得我们、我们姐妹俩……”姐姐鼓起勇气看着妹妹说,“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得谈一谈……”

    “谈什么?姐……”妹妹看着她问。

    姐姐抬手符了一下秀发继续鼓起勇气说:“谈阳阳,谈我们的爱情,谈我们的幸福……”

    曦儿稍稍一愣,看了她姐两秒钟,旋即轻笑一声说:“好的,姐……”“曦儿,其实,”姐姐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其实姐知道阳阳逃走的原因,跟他第一次逃走从本质上而言,都是同一个原囚。我知道他心中很困惑,难以抉择,我明白他心中的伤楚……”

    姐姐顿了一下,低头拢了一下秀发继续说:“我们姐妹俩都爱阳阳,而阳阳也放不下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他选择姐还是你,都会伤害另一个,他无法抉择,所以只能被动得逃离。”

    “可他无法逃脱选择,”妹妹看着姐姐,接话说,“他始终都要面对这个问题。”

    “是呀,”姐姐点头说,“姐不能离开阳阳,姐是个死脑筋,姐认定了一个男人,就永远不会再离开他了,除非他不爱我了。”

    “我也是,”妹妹说,“如果阳阳不爱我了,我就去青云山庙了做尼姑,上次庙里的尼姑还说我与佛有缘呢!”

    “别胡说!”姐打断妹妹的话说,“妹妹,其实姐有负于你,你为阳阳付出的太多太多,你对阳阳的爱比姐更执着更坚定更伟大更义无反顾,阳阳应该属于你。”

    “姐,阳阳不是商品,所以不是属于谁不属于谁的问题,”妹妹插话说,爱的过程很重要,爱的结局同样很重要,说什么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的,都是废话,都是自欺欺人的话,没有人不在乎结果― 可我并不怪姐姐,因为当初离开阳阳是我个人的决定。”

    “羲儿,在很久以前,我就想过幸福的含义,”姐姐说,“什么才是幸福呢?我觉得幸福就是得偿所愿,得到自己喜欢的人,追求到自己向往的生活。姐觉得这就是幸福的含义。”

    妹妹说:“姐,那你觉得什么是婚姻?”

    “婚姻?”姐姐眠唇略一沉吟,抬眼看着妹妹说,“我想婚姻是一种形式,是为了巩固爱情的一种形式。”

    妹妹插话看着姐姐说:“那么说,姐姐也认为婚姻就是一种形式了?”

    “是的,姐也觉得婚姻是一种形式。”姐姐说,她瞬间就洞察了妹妹这么问的缘由,但她并没有在表情上表现出来。

    “那么,姐觉得爱情和婚姻是什么关系呢?”妹妹又看着她问。

    夕儿故作沉吟片刻,尔后轻笑一下说:“婚姻是一种形式,而爱情是导致婚姻的直接动力。那么婚姻与爱情的关系应该就是形式与内容的关系― " “姐看得真透,”妹妹也笑了一下说,“我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爱情就像甜美的果肉,而婚姻则是包在果肉外面的那层果皮。果皮对果肉只是一种保护作用。但如果俩个人对他们的爱情坚信不疑,那这层果皮就可有可无。”

    “曦儿,你问了姐好几个问题了,”姐姐看着她说,“那我姐也问你一个问题可以么?”

    妹妹笑了一下说:“尽管为吧!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何为爱的最高境界?”姐姐看着她问。

    妹妹低头略一思索,抬脸看着姐姐笑了一下说:“本小姐觉得爱的最高境界就是宽容!”

    “可以解释一下么?”姐姐说。

    妹妹蓦地想起最近在书上看到的一个新词,于是活学活用说:“也可以用另一个成语来表示,那就大爱无疆!因为是大爱,所以没有边疆,多么宽广,多么有容量!所以本小姐认为爱的最高境界就是宽容,因为我爱他,我可以宽容他的缺.点他的过错宽容他的一切,哪怕是他爱上别的人,我也会宽容他。因为我的全部心力都只是为了更好的爱他而已,所以他对我如何对别人又如何,都不在我的关心之内。如果因为他在爱你的同时,也爱着别人,我就无法忍受,那我想得到的并非是爱,而只是占有!如果我爱他爱到了极致,他同时爱上了别人,我不仅不会介意,更无须忍受他把爱分了一半给另一个女人。因为什么你知道么?姐,因为爱不存在数量之分,只有质量轻重,既然没有数量,那有怎么能说他把爱分了一半给别的女人呢?”

    妹妹的这番话令姐姐很吃惊,她想不出她能讲出这么多大道理来。她看着妹妹说:“可爱情是自私的,曦儿。”

    “自私的爱情并没达到爱情的最高境界,我们现在谈论的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姐!”妹妹看着她沉静坚定地说。

    姐姐抬手拢了一下头发,嘴唇微微张了张,看着妹妹说:“那么,曦儿。你的意思是说假如你爱的男人也爱着别的女人,你不会介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