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极品美女上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1238章 怎么知道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38章 怎么知道

    林夕儿紧紧握住父亲的大手,父亲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按在她的双手上,两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秋阳投落在她的脸上,金色的光在她白润的面颊上跳跃,嬉弄着她的睫毛。

    她愉懒得躺在铺上不想动,心里幸福地想着她爸前天早上把那只他戴了几十年的劳力士手表交给她的情景,以及他当时那种带笑的慈父般的目光―那天离开她爸的房间后,她把这个好消息第一个打电话告诉了顾阳,顾阳听了也十分欣慰与开心。

    “嗯!这算不算是苦尽甘来呢?如果是,那么我和阳阳这两年来一直努力都没有白费,这正应了《西厢记》所传达的主题思想,有情人终成眷属呀!”林夕儿躺在铺上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然后她竟然像个小孩一样在闺铺上翻滚起来,手舞足蹈的。

    蓦地又顿住,撅了撅嘴提醒自己说:“林夕儿,你太得意忘形了吧?幸亏这是在你的闺阁里,否则被人看了去,不笑掉大牙才怪哩!”

    想到这里,林夕儿的双腮蓦地红艳艳了起来,感觉烫得厉害― 她一个翻身,轻盈地从铺上翻坐起来,准备洗漱,然后下楼吃早点,然后专心在家等顾阳和顾妈来家做客,同时还可以去厨房帮王阿姨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

    顾妈妈知道她爸回复神智后,一定要按照顾阳他们老家的风俗,在婚礼举办前来跟她爸见个面。

    她刚洗了漱从浴室里走出来,手机就响了。

    林夕儿抓起手机一看,是顾形打过来的,她心想莫非这么早就来了?她赶紧笑着撼了接听键。

    “不好了!嫂子!出事了!你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慢!”顾彤在手机那头嚷襄说。

    林夕儿一愣说:“怎么啦?”

    “我哥不见了,他又离家出走啦!”顾彤在手机那头急声说。林夕儿又一愣,尔后笑说:“好啦,彤彤,别开玩笑了,你们是不是已经到玫瑰庄园啦?”

    “嫂子!是真的!我没骗你!我和我妈一早起来,就没见我哥,以为他今天睡懒觉呢,因为他昨晚应酬到很晚才回家,可我和我妈左等右等也不见我哥起铺,我妈喊我去卧室里叫我哥起来吃了早餐在接着睡,我推开我哥卧室的门进去一看,铺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可卧室里没有人。我和我妈把梅园找了个遍也没发现我哥的踪影。后来再回到我哥的卧室,才发现铺头桌上那张便条,我哥说他想出去散散心。”顾彤在手机那头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林夕儿傻愣着,说不出话。

    “嫂子,你没事儿吧?我和我妈今天就不去玫瑰庄园了。你也别太担心,我哥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你想啊,曦儿姐的绑架事件把我哥弄得身心疲惫的,他可能真是出去散心了,等心情好了自然会回来的。嫂子,我有消息一定会及时通知你,我们随时保持联络。”顾彤在手机那头说。

    林夕儿喃声道:“可、可是明天是我们的婚礼。”

    “我知道,我哥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玩消失,的确特别可恨!可我相信我哥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我知道他是不会放弃你的,嫂子,相信我哥好么?”顾彤在手机那头说。

    林夕儿问:“那你哥去哪了,他有说吗?”

    “他只说出去散散心,没说具体去哪,还有,他让我转告你,她对不起你,不过他并不是想逃婚,他不会违背当初的承诺,他会娶你的,只是他目前心境很乱,想出去散散心,一切等他回来再说!”顾形在手机那头说。

    林夕儿问:“还说什么了么?”

    “还说我们不要去找,我们肯定找不到的。就这些了。”顾彤在手机那头说。

    林夕儿脑子里的固有思维被这一突然事件完全搅乱了。

    又是离家出走?而这次似乎还有逃婚的嫌疑?

    搁下电话后,林夕儿瘫坐在床上,心情一落千丈!

    她又突然蹦起来,冲出卧室,来到隔壁卧室门口拍门。

    “开门!快开门!曦儿。 ”她冲门内叫起来。

    “怎么了啊?人家还没睡醒呢。”

    她妹含糊不清的声音从门内传出来。

    “决开门!有急事!开门呀!曦儿!”林夕儿又拍了两下门,朝里头大声说。

    过了好一会儿,听见卧室里她妹嘟嘟咬咬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门被一下打开了,她妹蓬头垢面睡眼迷糊地看着她,睡意至少还有八分,双脚还站不稳,懒洋洋地撑着贴有壁纸的墙壁。

    林夕儿闪进屋里,把门关上后,定定地看着她妹急声说:“阳阳离家出走啦!”

    “什么?”她妹微微睁开眼睑看着她问,好像没听清楚,或者听清楚了却没听明白。

    “顾阳离家出走了!他今天早上消失,现在很可能已经不在滨海了!”林夕儿伸手抓住她妹的双肩看着她急声说,用力摇晃着她的双肩―林曦儿不知道是被摇醒了,还是被那话给击醒了,蓦地把眼晴睁得大大的。

    “姐,你说什么?”林曦儿瞪着眼珠子看着她姐问,“阳阳离家出走了?”

    姐姐用力点头说:“是呀!刚才彤彤打电话来向我通告了这个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阳阳怎么又突然离家出走了啊?”

    妹妹睡意全无,抬手双臂,很夸张地搓揉一头本已蓬乱的秀发,似乎是顿时乱了神智。

    “那阳阳去哪了?”妹妹紧看着姐姐问,伸出双臂抓住她姐姐。

    姐妹俩就这么互相抓着,眼晴瞪着眼晴,俩人都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姐姐说:“我正要问你!你知道阳阳去哪了么?啊?曦儿!”

    “我怎么会知道? ”妹妹说。

    姐姐摇摇头,轻叹一声说:“曦儿,你说阳阳为什么又要离家出走呢?”

    “我、我怎么知道呀,”妹妹低下头说,把手从姐姐手里挣脱出来,陡然转身走回到梳妆镜前,目视着镜中睡容尚未消去的自己的脸。

    姐姐又轻叹一声,滇说:“也真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动不动就离家出走。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这样走了,就不怕我伤心,也不怕我替他担心。” 从妹妹卧室里失望离开后,林夕儿回到自己卧室,瘫坐在床上,反复想着妹妹说的那句话。

    “姐,还记得阳阳第一次离家出走么?这次和那次似乎很相似,或许有什么事情又让阳阳难以抉择了吧?”

    这是妹妹的原话,林夕儿反复想着,或许妹妹这是在暗示她顾阳这次离家出走的原因吧?

    她似有所悟,而且越来越坚信自己的这一所悟,其实她一直很清楚这个问题,那就是顾阳放不下曦儿,如果自己和阳阳结婚了,显然会让曦儿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同时也会让阳阳陷入无尽痛苦与愧疚之中。

    从那次她向顾阳坦诚曦儿当初离开他的真正原因之后,再到上次的绑架事件,这两件事无疑激荡起了顾阳内心中一直冰封着的对妹妹的爱和愧疚之情― 上次在h 市,她在酒店套间门外听到顾阳在恶梦里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曦儿,我爱你,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

    俗话说酒后吐真言,梦后同样吐真言呐!

    一个石破天惊的想法突然在林夕儿的脑子里飞了出来。

    24 小时候,林氏姐妹依然没能跟顾阳取得任何联系,一个大活人就那么在一座繁华的大都市里消失不见了,仿佛化成五颜六色的气泡被阳光蒸发了,或者被外星人掳走了。

    林夕儿确定妹妹也不知道顾阳去了哪里,起先以为妹妹对她隐瞒了什么,但从她慌乱的眼神和焦急的四处寻找的表现,以她对妹妹心理上特殊的直觉感告诉她,妹妹并不知道姐姐去了哪里!

    姐妹俩一起去天地地产集团找谢鹤和杜峰,但他们也不知道顾董的去向,只知道顾董说要出去散散心,把公司的事物交给他们打理后就离开了公司,做为下属,他们也不好过多的追问。离开天地地产,他们又去了天地广告,然后又去了位于青云山脚下的乡间别墅。

    顾妈妈对他们说儿子去北方出差了,但林氏姐妹一致认为顾妈妈也并不知情出差只是顾阳应付他老妈的一个幌子而已,为的是不想让顾妈妈替儿子担忧!顾妈妈对她们说,她也觉得儿子对她说话时眼神慌慌张张,也觉得他的言行很奇怪,怎么能把婚期一推再推,好容易第三次选定了结婚日期,却又在婚礼举行的前一天说要去出差!

    顾妈妈对林氏姐妹说,她并不希望这第三次选定的婚期又要延迟,所以头天反复劝说儿子先把婚结了再去出差不迟,但顾阳说他这次面对的又是一个大合同,要进行为期半个月的磋商谈判。面对儿子的事业,顾妈妈还能说什么呢?尽管她心里一百个不情愿让儿子走!她多么希望这次儿子就能了却做妈妈的心里的一桩最大的心愿!

    顾妈妈拉着林夕儿的手,一个劲儿的安慰她,生怕她受了委屈,还不停地代儿子向夕儿道歉,说儿子对不起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