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极品美女上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1237章 别说傻话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37章 别说傻话

    “拜托吸!你们别笑了好不好?”我含泪笑看着她,抬手抹了一下脸上的泪“告诉我!快告诉我!曦儿,你是怎么回来的?啊?快告诉我吧!”

    曦儿看着我嘻嘻笑着说:“开车回来的呀。难道是飞回来的?”

    “可、可是,”我张口结舌地道,上下打量着她的全身,尤其是她耸立的胸脯,“可你不是掉下海了么?”

    曦儿耸起鼻翼看着我,伸手拉住我一侧耳朵说:“喂!千吗老盯着人家的胸部看?”

    “不是不是!”我摸着鼻子笑看着她道,“我是看你胸部受伤没有,我分明看见你是胸部中枪的,我以为、我以为……”

    “你以为我一命呜呼了对不对?”曦儿仰脸看着我笑说。

    我低头叹口气,点了点头。

    “撤!我才没那么容易一命鸣呼呢!”曦儿撇撇小嘴看着我说,“如果我就那么一命呜呼了,我肯定会变成一个冤死鬼!我会三生三世都纠缠着你不放!每天晚上钻进你的梦境里吓唬你!”说着她又掩嘴味味味地笑。

    我摸着鼻子低头笑笑,抬头看着她道:“曦儿,我有天晚上真梦到你了!

    “梦见我什么了?”曦儿忍笑看着我问。

    我摸着鼻子低下头道:“算了,别说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平安回到我身边了!”

    “不行!”曦儿抓住我说,“快说!说说我在你梦里都干了些什么?”

    我摸着鼻子笑笑道:“没干什么好事。”

    “胡说!”曦儿皱眉看着我,摇晃我说,“快说!快说啦!到底梦见我什么了?”

    顾彤也在边上帮腔说:“哥!快说啦!”

    我拉起曦儿的纤手握住,看着她道:“那你别生气?”

    " 0k !本小姐向来大度!”曦儿挑起下领,朝我眨眨眼晴说。

    “好吧,我说,”我看着曦儿笑了一下道,“我做的是恶梦!直到现在我都不敢回想那个梦境!太可怕了!我梦见你中枪后沉到了海底,变成了一只水鬼,浑身上下都在往下滴水,你还来抓我去陪你,说你在海底太孤单太寂寞了!”

    “你说什么!”曦儿挣脱我,双手叉腰,怒视着我说,“你敢毁我形象!”

    我忙摆手仙仙笑道:“不敢!不敢!我只是那段时间太痛苦绝望了,所以才会做那种梦!我担心你会惨遭不测,所以……”

    “曦儿姐,”顾彤插话笑说,“我哥那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太害怕失去你,白天又不敢去想这个残酷事实,所以夜里还会在梦里发泄那种绝望恐俱的情绪,弗洛伊德说过,梦是潜意识里欲望的表达。我哥的强烈欲望是希望你能平安的归来!”

    “不愧是兄妹俩,”曦儿转脸看着顾彤,伸出食指在她白哲的额头上轻点一下笑滇,“还懂弗洛伊德呢?”

    顾形吐了吐舌尖,笑说:“我哥告诉我的。有段时间他迷上了弗洛伊德,天天对着我大讲特讲什么关于梦的解析,我可深受其害呢!”

    “好了好了,”曦儿嗔了顾彤一眼,转脸看着我问,“这么说,你是有想我了? "

    “那是当然滴!曦儿姐!你看看我哥从h 市回来后都瘦成啥样了!他那哪是去的h 市,简直就是去阿富汗维和刚回国呢!”顾彤抢先替我回答说。“一边去,顾彤!”

    曦儿瞪她一眼说,“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我是要让负心汉亲口说给我听!”

    顾彤“哦哦哦”地应着,偷偷拉我的衣服,给我使颜色。

    我皱眉斥了顾彤一句道:“你眼晴有毛病?挑什么挑?还不快去炒菜?老妈回一趟老家,你就无法无天了是吧?”

    因为我大舅生日,我老妈要回去拜寿,上午是我驾车送她到火车站的,我本来是想叫杜峰直接送我老妈回老家的,我妈不同意,说回去拜寿是私事,怎么能用公家的车呢?我说那车是我的,不是公家的。我妈却那也不能用公家的人吧?你总不能说小杜也是你的吧?”

    我朝她使颜色,顾彤会意,笑着应着朝门外奔去。

    “现在可以说了吧?”曦儿仰脸看着我一本正经地问。

    我轻叹一声,看着她的眼晴,喃喃地道:“想,很想,真的很想很想!这几天天想,时时想,分分秒秒都在想你!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想到会失去,一想到那个恶梦,我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塌陷下来了!这些天我几乎度日如年,满脑子想的都是你,时间分分秒秒在蹂确我在煎熬我的心。”

    “别说了,”曦儿伸手捂住我的嘴呢喃了一声,含泪看着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她又笑,又哭又笑地凝视着我呢喃着说:“我想就算我真的死了,我也不会没有遗憾了。”

    我伸手捂住她的性感小嘴,急声道:“别说傻话!我永远都不想再听到这种话了。”

    曦儿抬手握住我覆在她嘴上的手,凝视着我的眼晴,呢喃着说:“好,我不再说这种晦气话。”

    她低头吻我的手掌,极深情的,泪珠滴落在我掌心里,然后她又捉住我的手掌,紧紧按在她红润的香腮部。

    我心中一阵冲动,一把将她再次楼过来,紧紧的、紧紧的楼在了怀里。

    “阳阳,我要永远永远地跟你在一起,你答应我么?不要再离开我了,我的心已经不能在承受丝毫的失去了。”曦儿乖巧地偎在我怀里呢喃着说。

    我把脸紧紧贴着她的脸,喃声道:“好,不离开了,永远都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我发誓……”

    十一月下旬一个秋高气爽的清晨,当朝霞铺满了整个玫瑰庄园,当晨曦洒满了整个卧室。

    林夕儿从一个幸福的梦里醒来,唇角尚带着不自觉的甜笑。

    她转身面朝落地窗,看着秋日初升的太阳金子般洒了一地,她懒洋洋地伸了个腰,她的心情好极了。

    明天就要跟顾阳举行盛大婚礼了,今天准丈夫会带着顾妈和顾形来玫瑰庄园做客。

    她爸自从回到玫瑰庄园疗养后,恢复得竟然比住在医院里快得多,现在竟可以拄着拐杖行慢慢行走了。更神奇的是她爸的思维也在逐渐恢复,痴呆的症状已经得到了大大的改善,情况好的时候,似乎跟以前没什么差别。

    前天上午林夕儿趁她爸头脑清醒,跟他做了一次长谈,讲了很多自从他脑溢血后发生的一些大事情,而且还把跟顾阳的婚期也对他爸讲了。她爸一直低头听着。

    没有回话,也没有表露出任何态度的倾向。

    看到这种情况后,林夕儿没再说下去了,她想她爸很可能对她有什么意见,她爸在家事上向来都很专制,而她和顾阳的婚期都是在她爸头脑不清的情况下擅自做的决定,没有征求过他这个做爸的任何意见,如果不是因为突发事件,两次婚期都向后艳延了,他们现在估计早就成为合法夫妻了。

    林夕儿明白她爸现在知道后一定对她的做法很不满,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有马后炮的嫌疑,在爸爸面前先斩后奏,夕儿从小大到大都没干过,现在开了先例,还是同顾阳举行婚礼的人生大事。

    还是顾阳想得周到,本来定于十一月中旬的婚礼,因为曦儿突然被绑架一事又延误了。从h 市回来之后从曦儿平安回来以后,本来是要即刻举行婚礼的,但顾阳考虑到阿虎的情况一直不是太好,也考虑到她爸的神智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所以才把婚期推延到十一月下旬的现在。

    也就是明天!

    但是出乎她预料的是,她爸在听完她的话后,把手上那款经典的劳力士手表脱了下来递到她面前,抬头看着她,努力笑了一下道:“拿去……”见此情景,林夕儿心花怒放,要知道她爸那样阴沉沉地板着脸的日子,她都不记得有多久了。尽管她爸恢复神智已经有些时日了,可他始终阴沉沉的板着脸,仿佛阴沉已经成为一种惯性了。

    而今天他竟然对她笑了,尽管勉强那么一笑,那笑在他脸上维持了也还不到三秒钟,可他毕竟是笑了!这是自从她爸脑溢血发作后,她见到的他第一次的笑脸。

    林夕儿缓缓伸出手接过那只手表,却不知他爸想表达什么意思:“爸,您这是……”她看着她爸小心地问。

    她爸微微摆摆手,对她道:“拿去给小顾吧。爸的一片心意。” 一听这话,林夕儿激动都要哭出来了。

    想过去她和顾阳遭到了父亲多么强烈的反对,他们这两三年来都在为争取父亲的承认而不懈的努力,直到如今,他们终于赢得了父亲的成全赢得了他老人家的首肯。

    “爸……”林夕儿含泪看着她爸,因为太激动她的嗓音有些抖,“爸,谢谢您!”

    她匀下脸,伸出双手紧紧握住父亲那双粗糙的大手,默默流着喜悦的泪水。

    “傻孩子,别哭……爸错过很多次了,都快死的人了,爸不能再错下去了 …… 孩子,爸给你的自由太少了,你和你妹不同,从小到大,我太娇惯她,对你却太严厉,剥夺了你很多选择的权利,不要怪爸爸,孩子。爸希望你和小顾在一起能够白头偕老……”她爸低头看着她道,眼中的阴霍消散,露出了慈爱的光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