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极品美女上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1236章 死要见尸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36章 死要见尸

    如果要去海底找的话,就说明曦儿已经毫无声望了,早就沉入深海了― 我们在h 市又逗留了二天二夜,那片海域几乎已经被我们翻了个底朝天,就差把海水抽干了!

    可依然没有找到曦儿的踪迹,海面上没有,海底也没有。

    虽然我始终不愿向信.感曦儿已经遇难这个事实,但又想不出丝毫曦儿能逃生的希望。

    如果曦儿跟海生一样被人救起,那她一定会主动找我们的。如果她中枪还没苏醒,发现她的人也会报警,只要有人报类似的警,薛飞肯定第一个会发现,可是,没有这样的消息!

    我和夕儿在h 市然了二天二夜,才包着痛哭了二天二夜,有一天我和夕儿爬到大海对面的那个山坡,来到青儿的墓地,跪在墓碑前,请求青儿保佑曦儿无事,保佑曦儿能够平安回来。

    夕儿看着墓碑上青儿的笑脸说:“青儿……你要保佑我们找到曦儿,如果你帮我找到妹妹,我一定每个月都来拜祭你,求求你,求你了,青儿……现在我很痛苦,阳阳也很痛苦,我们都在煎然之中……青儿,你是爱阳阳的,你也不希望看见阳阳悲痛欲绝对不对?你帮我们找回妹妹吧,也帮阳阳找回曦儿,我知道阳阳也很爱很爱曦儿,我知道的,尽管我不愿正视,可看到阳阳悲痛痛苦,这点不愿正视有算得了什么……青儿,我相信你一定能体会到我的心绪,为了阳阳好,我相信你也不会吃我们林氏姐妹的醋,但凡爱到了深处,那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只要我们爱的人好,我们都会锲而不舍地争取,也会义无反顾的抛弃一切无关紧要的情绪,我们会抛弃自私抛弃成见抛弃独占的欲望,只为我们爱的人快乐,你说是么?青儿……”

    “青儿,”我也跟夕儿并排跪在墓碑前,看着青儿的头像道,“青儿,还记得我们在大学里读《牡丹亭》 里的情景么?你最喜欢那段作者序里的那段名句了' ,我一直相信你虽然已不在人世,但你的爱依然在,爱是唯一可以超越生死的东西。你对我的爱,已经渗入我的骨肉,这一辈子都会留在我的生命里,它或许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埋藏的更深,但它绝不会消失,也不会减少一分一毫。但现实不是《 牡丹亭》 ,我不会把你哭活了,你一定也明白痛失所爱的心情,所以请你帮我找回曦儿吧,青儿,因为我不能失去她,如果我就这么失去她,我一辈子都不会活得开心,青儿,你一定不会愿意看到我终日郁郁寡欢的对么?青儿,帮我找回曦儿吧,求你了。”

    然而,我们最终也没能找到曦儿,尽管我利用政府背景,命令h 市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去海上搜寻,也一直未能找到曦儿的踪影。

    最后我和夕儿只能带着悲痛的身心回到滨海市,但每天仍会有人去海上搜寻因为我离开时说了一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只能祈求上天发发慈悲,不要把曦儿带走,因为我的生命中不能失去她,她也不能失去我,我们的缘分我们的爱还没尽,或许才刚刚开始― 欧阳泽一伙已经移交滨海市警察局收钾,正在进行紧张的审讯,警方正在收集相关证据,那对渔夫父子答应出庭作证。

    薛飞说证据现有的证据已经足够判欧阳泽在牢里蹲几十年了!这下可好,监狱放风的时候,欧阳父子或许还能沿着布满铁丝网的高墙下相互慰藉一下― 这天下班我回到家里,顾形突然跳了上来,接过我手上的包包,给我递上艳鞋。

    “有曦儿姐的消息没?”她仰脸看着我问。

    我阴沉着脸,悲伤地摇摇头。

    我走到客厅,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

    顾形帮我沏了一香茗,搁在我面前,看着我道:“哥,我不得不说句实话,曦儿姐是你害死的!”

    “是的。”我点头道,垂着脑袋。

    顾形又看着我说:“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女子可以像曦儿姐爱你一样爱一个男人。这就像电视剧里的情节,现实中没有几个人可以真正做到。”

    我点头道:“是的。”

    “因为爱你,因为爱你胜过了爱自己,因为看着你死去比她自己死去更悲伤,曦儿姐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你的生命。哪个女子可以爱得如此伟大?!至少我顾彤恐怕也做不到。”顾彤看着我说。

    我点头,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哥,我觉得你真是好运气!能遇到曦儿姐这样的女子,你一辈子没白活!你比很多男人都要幸福!因为曦儿姐对你的爱,使你的生命有了全新的价值!

    顾彤看着我说。

    我点头,只有点头,除了点头,我不能再说什么。

    “你要好好爱曦儿姐!”顾彤目不转晴地看着我说,“哥,我问你,如果曦儿姐还活着,你会爱她么?”

    我抬头看她,然后低下头沉声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不!你正面回答我!这个问题是有意义的!不会因为生命的有无就失去了它的意义!你回答我,哥,如果曦儿姐侥幸活了下来,你会好好爱她么?” 顾彤直视着我问。

    我抬头看她,看了她两秒钟后,我道:“会。我会好好爱她! " 谁说男人爱上多个女孩就说明这个男人不是真心的呢!爱情不一定是一对一就是真心的,真心绝不在于是爱几个,而在于是不真心在爱!

    如果到了一种地步,如果三角恋到了一种地步,即如果你选择a ,时口c 就会痛苦一辈子,如果你选择b ,a 和c 就要痛苦一辈子!何不ab 都选择呢?! 这样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大家都会生活得幸福和快乐!凭什么就以为这样的爱情是违背道德的呢?

    “那你会娶她么?”顾彤看着我问。

    我道:“不知道。因为我不能辜负夕儿,我答应过娶她为妻,我不可能娶她们俩个!而且我也不想破坏她们的姐妹情深!”

    “那如果她们都没有问题呢?如果她们都不在乎呢?”顾彤看着我说。

    我道:“爱是自私的,即便不是姐妹,也不会嫁给同一个男人,况且她们还是亲姐妹。”

    “那我问你,哥,”顾形看着我说,“你心里愿意娶曦儿姐么?”我盯着她看了两秒钟,地下头道:“愿意。我心里愿意娶她为妻,并且好好爱她。”

    道德是什么?中华五千年的道德观,受了太多理学家朱熹的影响,朱熹的道德理论无疑是残酷的,是违背人性的,是只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否则好好一部反应祖先自由恋爱的《 诗经》 ,非被他歪曲成政治诗!那些自由恋爱的精彩篇章都被他歪曲成奸夫音符了!

    所以必须才建立他那套禁锢人性的道德观,什么儿子必须听从父亲的,妻子必须听从丈夫的,臣子必须听从君主的!

    儿子有可能说的做的比父亲有道理,妻子有可能会丈夫更通情达理,臣子有可能比君主更贤明伟大!

    只是这种传统观念潜移默化,已经渗入了人们的血肉,所以大家都认为是那天经地义的事情!殊不知一切规矩都是人为制定的,但凡事制定规矩的人,都是统治阶级,制定出一些列筋骨平民的规矩都是为他们自身的利益服务的!那是他们获利和维持秩序的思想武器!规则都是为制定规则的人服务的!

    “那好!说话可不许反悔!”顾形看着我说。

    在我犹疑间,她回头冲她卧室的方向笑喊了一句说:“曦儿姐!快出来!”

    我以为她在开玩笑,正要骂她,却见那卧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倩影闪了出来。

    我定晴一看,竟然是曦儿!

    我从沙发上不由地蹦起来,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得说不出话来― 曦儿穿一袭粉色连身裙聘婷地立在我对面,粉面含春,秀发披肩,叹着性感小嘴,巧笑嫣然地看着我。

    没有我那个梦魔里的可怖脸色,也没有中枪的任何迹象,更没有遭遇过灾难的苗头。

    我像是活见鬼了,伸手指着她道:“你、你……”

    噢!感谢老天!

    我含着泪奔过去,一把将曦儿紧紧抱在了怀里。

    我很不能把她温香软玉的身子嵌入我的身体之内,融二为一,因为这样,从此以后,我们都不会再分离了!

    曦儿乖巧地如同一只听话的猫咪,暖融融地偎在我的怀抱里,我的一只紧紧托住她脑后的脖预。

    “天啊!我的心终于找回来了……”我的嘴巴贴在她耳畔便声道,我的脸庞在她的腮部轻轻磨蹭着。

    我又赶紧推开她,抓住她的双臂,凝视着她的巧笑嫣然的面孔,喃喃地道:“感谢老天!感谢老天!我、我太意外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此刻的心情了,我的老天啊!”

    曦儿倒是满脸不在乎,眉目间云淡风轻,她同顾形对视一眼,都扭头看着我,捂住味味味地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