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极品美女上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作品目录 第1235章 对不起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1235章 对不起你

    薛飞走过来搀扶我,我猛抬头看他,冲他吼道:“不要碰我!谁都不要碰我!”

    我突然从地上蹦起来,拔腿冲出房间,径直冲到楼梯口,沿着楼道“咚咚咚”的跑到一楼大厅。

    穿过空旷如荒野寂寥如坟墓的一楼大厅,冲出酒店门外。

    外面很吵,很多警车很多身穿制服的警察,警车还亮着红色的警报灯,不停地闪烁着。

    见我从里面冲出来,大家都安静下来,都转身看着我,表情和目光都充满了怜悯。

    我一眼就看见了对面的那辆白色救护车,车后门是打开的,车厢的推车上躺着一个人,用白色的布盖着,一条手臂从白布里介拉出来,那只手纸白纸白,手腕上带着我熟悉的项链。

    我整个人已经猛掉,但本能地冲向那辆救护车。

    几个警察上前拽住我。

    “顾董,您还是别过去。”一个道。

    “节哀顺变吧!顾董。 ”另一个道。

    我不知哪来的力量,左一甩右一甩,把两个警察都甩出去老远,我冲到救护车前,朝推车上扑了上去。

    “曦儿!”

    我才包住白布下的身躯,大叫一声,却再也发不出其它任何声音,心脏却被几只铁钩狠狠地插了进去。

    我颤颤地伸出手去,颤颤地揭开蒙着那张脸蛋的白布,白布一点点掀起,里头那张纸白的脸慢慢显露出来。

    黑发簇拥下的那张脸蛋,显得更加惨白了。

    当曦儿那张纸白的脸完全展露在我的眼下时,插在我心脏上的几只铁钩被猛力牵拉,心脏被活生生地撕开,血肉模糊。

    曦儿双目、双唇紧闭,整张脸在海水里泡得太久,已经严重变形― 那双平素里像艳阳下扑扇的蝴蝶的翅膀似的密集睫毛,静静地贴在下眼睑处,而且从今后以后再也不会扑扇了,那张平素性感吵闹的小嘴苍白的紧闭着,而且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对着我像鸟儿一样括噪了。

    想到这里,我热泪再次盈满了我的眼眶,心脏被铁钩撕拉得东一块西一块的,泪水颗颗滴落在她那张苍白的面颊上。

    我抓住她那只垂落下来的手,冰冷彻骨。

    她身上除了底裤,就只有我上次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了,一条手链和一条项链。

    心口的一股郁结之气突然窜了上来,从嘴里冲了出去。

    “曦儿!我对不起你啊!”

    我嗦响一声,弯腰紧紧抱住白布下冰冷而发硬的身躯,我的脸和她那张冰冷的脸紧紧贴在一起。

    “你醒醒啊!你醒醒啊!曦儿!我对不起你!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能失去你!”我嗦响道,热泪纵横。

    我摇晃着她道:“你醒醒!你快醒醒!你是吓呢我对不对?你是警告我的对不对?你醒醒,我不能没有你,我爱你!你醒醒,你醒醒啊,我一辈子不再离开你了!我永远不会再让你再像烟花一样独自寂寥独自为爱黯然神伤了!你醒醒,你醒醒呀,我要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曦儿……”

    这时候令我诧异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泪水打湿了曦儿的脸,也打湿了白布和白布遮盖下她的身体,我感觉我怀抱里的人开始蠕动。

    我收住声,直起身子去看她的脸。

    我吓得后退两步,曦儿已经坐起来,面色惨白,头发像刚洗过一样,发梢还在不停地往下滴水,她的脸依然纸白,是那种在水里泡久了的浮肿,眼晴是红色。

    就像,就像是电影里刚从枯井里爬出来的贞子。

    “怕了?”她定定地看着我问,声音的幽幽的。

    我点头,又摇头,心跳几乎停住了!

    “那你过来……”她看定我,伸出手臂,朝我勾匀手指。

    我咽了一下口水,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

    “把手给我……”她直勾勾地看着我说。

    我慢慢伸出手臂,她抓住我的手,她的手依然冰冷,依然直勾匀地看着我说: “你说你爱我,你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是么?”

    我木然,点头。

    “你到海里来陪我么?”她幽幽地说。

    说话间,抬手另一条手臂作了一个古怪的动作,然后整个天地一片香暗,世上其它的一切均隐没不见,只有这辆白色的救护车,而且车厢外头到处都是汹涌的海水的声响,那海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瞬间把救护车漂了起来,水从救护车的后门和窗户里以及任何缝隙里咕咕咕地钻进来。

    “到海里来陪我,我一个人在海底很寂寞……”曦儿定定地看着我,语声幽幽地说。

    像是她的声音来自海底。

    海水不断地往上升高,已经淹没到了我的胸部。

    “你已经死了么?”我看着她道。

    她点头说:“我中枪后跌进海里后径直下沉,那颗子弹穿透了我的心脏,我失血过多,没有力气再游上海面,我在海底很孤单,你下去陪我好么?”

    我道:“好,我欠你的,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海水已经淹到我的脖子,并瞬间把脑袋淹没在其中。

    我们都在海底里,海水是墨蓝色的,曦儿的脸就在我眼前,她笑了― 我想告诉她我喘不过气来,可我说不出话,她只是看看我笑,牵看手我的手往海的更深处游去。

    我憋得难受,我知道我窒息了。

    我本能地一下挣扎,竟浮出了海面。

    这时候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夕儿从浴室外面闯了进来。

    “怎么了?怎么了?阳阳……”她茫然惊慌地看着我问。

    我躺在浴缸,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喉结剧烈地上下蠕动了两下,我有些茫然地看着她道:“我睡着了……”

    “做梦了么? ”她关切地问我,走过来趴在浴缸沿上,握住我的手。

    我失神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梦见了曦儿了?”她轻声问。我又点了点头。

    夕儿哦了一声,悲伤地勾下脸小声说:“我刚给你买了饭菜和衣服回来,在门外听见你在里面大声叫着曦儿的名字。”

    我突然扑上去抱住夕儿,痛哭流涕道:“夕儿,曦儿她、她好可怜啊!”

    “别吓唬自己,你是在做梦,只是一个梦,曦儿会没事的,她会没事的。”夕儿安慰说,她紧紧楼住我。

    我留着泪说:“那梦好真实,就像真的在发生!曦儿浑身湿透,面色惨白,发梢都在滴水,她说她已经死了,她还说她在海底很孤单很寂寞……”我隐忍不住内心的悲痛,像个小孩一样痛哭流涕。

    夕儿安慰了我一阵子,拉着我从浴缸里站起身,给我裹了一条浴巾,搀扶着我走出了浴室。

    我没有胃口,一口都吃不下,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落地窗外不远处的那片海出神。

    我枕边搁在一部手机,是一个警员的,薛飞从他那里暂借给我的,以便好及时跟我联系。

    此刻那手机静悄悄的像一具死尸一样躺在枕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在想方才的梦境,情绪无法自已。

    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如果曦儿不被他人奇迹般地救起,她已经凶多吉少了。

    她中了枪,我分明看见她是胸口中枪的!

    就算不死在枪下,她带着枪伤也是无法游出那片海域的,即使是一个正常人在起了浪的海上要游过几千米也是很难做到的。曦儿游泳技术很好,可游很远是需要强大的体力做支撑的。

    就像打拳,你技术再高超,没有好体力支撑,你也撑不到最后一个回合,一旦你没体力了,你就等于是一个血肉做的沙袋,任凭对手怎么揍你都束手无策了。

    如果不发生奇迹,曦儿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无法准确地形容出我内心的感受,比死了还难受,比被子弹射成马蜂窝还要痛苦百倍!

    曦儿!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我愧对于你,我欠你的太多!只要你活着回来,我答应你,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我永远都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永远不会让你在孤单了,我永远都会跟你在一起!

    让世俗都统统见鬼去吧!谁说我就不能同时爱上一个女人呢!

    你已经爱得太辛苦太辛苦,你已经爱太寂寞太寂寞了。

    这都是因为我的缘由!

    当天晚上,薛飞亲自上酒店来向我报告了两个好消息,一个是欧阳泽一伙被抓住了!

    我问在哪抓住的,他说在那个什么海螺岛上!说欧阳泽跟那伙人出事后一直待在海螺岛上!

    另一个是他已经帮我找到了那个叫海生的年轻渔民,他没死,中枪掉进海里后不久,恰好被一艘打鱼归来的渔夫救下了,目前正在监狱里抢救― 我问曦儿的消息。

    薛飞垂下头不说话了。

    在我逼问之下,他只能说实话。

    “对不起,我们还没找到曦儿的下落,”薛飞看着我道,“我们搜遍了这片海域,始终没发现曦儿的踪迹。”

    我的心不断下沉,时间越长,我的希望就越渺茫,我心好像也沉入了海底。

    如果曦儿真的遇难了,兴许我们连她的尸身都无法找到,茫茫大海,昨晚又起了大浪,她的尸首有可能被冲到很远的地方去,沉入深不见底的海底。一想到这里,我再次被悲痛的潮水淹没了。

    薛飞答应我明天早上再无消息,就派潜水队出海去海底找。

    夕儿一听这话,哭得几乎都要窒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