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勇者名叫恶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落幕(大结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真界,是最后一处。

    此时的多兰克并不知道在那第二神界因果神在讲述的一切,但毫无疑问,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他要让第七界重新出现!

    当初因果神消失之后,所有生灵都认为让第七界出现的方法在他所陨落的黑色大陆。但是从黑色大陆来,踏入第二神界之后的多兰克此刻已经非常确认,第七界其实一直在存在。

    抬起头,多兰克的目光仿佛要刺破苍穹,他的目光想要触及的是越过云霄之上,高于第二神界的所在!

    第一神界!就是隐藏起来的第七界!

    在第二神界的画面前他看了许久,一直在猜测因果神让自己看的究竟是什么。随后在那瞬间的思绪可以说是多兰克前所未有的集中。于是,他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很熟悉,也很陌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但是他却想不起来这非常不可思议,对于此时的多兰克而言,怎么可能有想不起来的事情?他的记忆不可能出现模糊,但确实如此,声音他曾听过,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但这并不关键,这个声音的出现让多兰克发现了他想要知晓的。

    烟雾之谷、生死湖、真界、修百伽空间、勇者之乡以及远古七星祭坛。这六个地方皆是封印,之前从未想过,但是当多兰克在第二神界的无数画面中看到时,却突然发现了这六处所在的点如果连成线,和六界的结构是一模一样!

    而正居当中的便是那第一神界!

    艾莉丝所在的地方!

    多兰克此时是龙皇,但却不是那群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怪物。他无法理解这群家伙高坐戏台的做法,无法理解他们这一步步的计算想要做什么,更无法理解他们想要交付给自己什么使命、任务。他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知道了凯特未死就看一眼他比如,知道了当初罪魁祸首就毁了他再比如知道了自己的艾莉丝并没有背叛过自己。

    “开罗迪斯!”乌特雷德的怒吼声伴随漆黑的雷鸣与巨剑一同斩落,不过就像之前无数次的合击一个结果,徒劳。

    那一袭红袍的强大哪怕是戴安娜参战也改变不了什么,弃剑闪避,在对方准备追击的时候赵忠的剑赶到才勉强撑下来,然后只够喘一口气,就必须再上去救赵忠!

    太强了!

    “呵这算什么虐主的小说吗”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时机,趁着开罗迪斯的一步后撤蓄力,乌特雷德连忙拉住还想继续干架的赵忠,往后撤去。

    “轰!”开罗迪斯的这一拳直接轰在了充当肉盾的戴安娜身上戴安娜身上的这身铠甲意外的结实,加上她的魔王之躯,是所有人中唯一能够勉强接下开罗迪斯一击的存在。

    不过冲击力就扛不住了,戴安娜直接倒飞起来,如同一个炮弹砸向身后两人,直接三人抱团飞了出去!

    “唔,咳咳咳咳咳!我的脊椎要被你压断了暴力我靠,最终魔王在面前你搞内讧哦不对,你是魔王,最终神明也不对啊总之快起来!”

    乌特雷德特有的瞎叫唤停下,看到这突发奇想的诱敌之计不管用,赵忠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乌特雷德也拍拍土,一个懒驴打挺起了身,两人的神色都有些难看,开罗迪斯没有趁机攻击,而是站在原地,说是自大也罢,但确实说明了一个事实他们现在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而且现在他们是骑虎难下嗯,那个面瘫不算,他完全是分不清状况。从刚刚雷切尔倒下之后,开罗迪斯就和换了一个人一样富有攻击性,不是他们不想撤。而是一旦停下攻击就会像现在这样,一旦露出破绽就会招来强攻

    “喂。”

    “干嘛?”乌特雷德应了一句,反正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和自己说话,所以还是别转头暴露破绽比较好。

    “我有点困。”

    “困就去睡嗯?”乌特雷德突然一愣,随后猛然转过头看着那还躺在地上不动的戴安娜,神色一变,“开什么玩笑,大敌当前,怎么能睡,快起来!”

    乌特雷德心中咯噔一下子,戴安娜不是人类,她可是魔王!魔王自然不是和普通人一样需要睡了吃吃了睡,但是魔王确实也会睡觉

    一旦睡去,就是千年!

    “困”戴安娜也像是没有力气去和乌特雷德拌嘴了,“别吵,给我留点精神”

    闻言乌特雷德直接双手捂住自己的嘴,不过眼中的担忧却不加掩饰。

    也许是从未见过这样听话的乌特雷德,又或者是第一次看到乌特雷德这种眼神,戴安娜不仅愣了愣,一会儿后才轻声说道:“我只是个傀儡,并不是”

    “我靠,很有江湖幕后黑手风范啊!居然真的在男女主角言情告白的时候就一动不动?”乌特雷德猛地站起身,直接转头又开始了专属于他的胡言乱语。但戴安娜却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

    他是在逃避,但为什么自己的胸口有些闷闷的?刚刚被伤到了么?

    不过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乌特雷德和戴安娜两个白痴级别的言情剧虽然烂,但是同样开罗迪斯为什么也会如此配合?

    当乌特雷德转过身去时,就瞬间明白了为什么赵忠没有动,开罗迪斯也没有动,只有自己和戴安娜在那里生死别离。

    “停手吧。”抱着孩子的艾莉丝看着开罗迪斯,然后又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银色巨狼,眼中掩藏不住的悲伤,“你没必要这么强迫自己。”

    “就是就是,打来打去有什么好诶诶诶,面瘫把手放下吧!”虽然很意外艾莉丝和爬爬的出现,但是乌特雷德还是连忙劝架一般地走到中间似乎已经忘记了,这场战斗是由他和开罗迪斯先开始的。

    “停手?”开罗迪斯看了眼自己的手,随后轻笑一声,“你知道我停手,会如何。”

    “那本就不属于你的力量,我们是做错了。”艾莉丝放下爬爬,这个小鬼也是胆子大,竟然完全不怕的爬向那血泊中的冰凌狼前面,呆呆地看着。

    “我不甘,我更怕。”开罗迪斯摇了摇头。

    然而没等艾莉丝再继续说下去,乌特雷德的一声惊呼已然响起:“小黑,你总算来了!快来帮忙!”

    赵忠的身子猛然僵住,他死死地控制自己不把视线转向那边,自己曾经和绯红女皇的

    “看过来吧,我不是因果神。”多兰克淡然地说道,仿佛早已经看穿了赵忠的想法,而他的手停在了戴安娜的额头,随后璀璨龙炎出现。

    但无论是戴安娜还是乌特雷德都没有任何的担忧神情,戴安娜恐怕是早就已经无所谓,而乌特雷德是对自己的信任么?多兰克有些发怔,不过只是一瞬。随后他手中的璀璨龙炎变成了漆黑的颜色,那是纯正的魔力,朝着戴安娜的额头灌输进去。

    “离开吧,我要毁了真界。”将魔气输入之后,多兰克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速度快一些,走不掉或者不想走的”

    “砰!”

    毫无预兆,极其强烈的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多兰克的脸上。速度之快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反应过来,甚至就在刚刚,这拳头还是他们的噩梦。

    整个地底都在震动,无一不在说明这一拳到底重到了什么程度,但多兰克却只是微微侧过了脸去。

    “太轻了。”龙爪一抓,把那一拳攥在手中,多兰克转过脸,看着开罗迪斯的脸,“无论是你的觉悟,还是借来的力量。”

    “咚!”开罗迪斯抬起一脚,朝着多兰克的身体踢去,但对方速度更快,直接一道残影轰在他的身上!

    乌特雷德只觉得眼前一阵风刮过,什么都没有看清。但随后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就仿佛整个地下都要爆裂一般的声响炸起!

    “不至于吧?”乌特雷德呆滞了,这算什么?为什么总觉得小黑很容易莫名其妙地强的离谱?

    “快走吧,真界要塌了。”多兰克的声音依旧平静,“我带你们离开”

    “真界要塌?就因为你刚刚的一脚?”

    “不然还需要什么?”多兰克弯腰抱起小爬爬,起身看着静静站在前方的艾莉丝,“你”

    “我就不走了,这毕竟不是属于我的世界。放心,我不会死亡,死去只是让我到自己的世界去。”艾莉丝摇了摇头,一脸温柔地看着多兰克怀中的小爬爬,“小爬爬的话,希望你要照顾好他”

    “喂喂喂,这是什么情噗!暴力女你别以为我不敢啊,我的鼻子啊!面瘫!”乌特雷德一边喊叫一边被拖走,戴安娜和赵忠总是在对待乌特雷德这方面有着奇妙的默契。

    “我太蠢了,只希望这里的我不会这么蠢”艾莉丝抬起头,有些担忧地看着头顶虽然在地底下只能看到一片岩层,但多兰克知道她在看着什么,“小心”

    多兰克点了点头,随后闭上了眼。

    时空法则。

    抬手一招,那一袭破烂的红袍和巨大的银色巨狼已经被他双手分别提起,随后一步迈出。

    “终于到了么!”

    而在龙岛上喝着茶的中年人眼睛一亮,随后他的眼瞳竟然绽放出了金色和银色两种异色光芒!身影一瞬,消失在了原地。

    “这里?”多兰克睁开眼,却是一愣。

    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包括法则!

    “故事也到尾声了,如何,多兰克?”

    “这是什么意思?”这声音很熟悉,是因果神。

    “你想让第七界出现,但我却并不这么希望。”因果神从漆黑中走出,视线在多兰克左手的红袍上停留了片刻,摇了摇头,“还是优柔,你明知道他是我的分身,虽然有着记忆和**,但并不是真正的开罗迪斯。”

    “想带走就带了。”多兰克袖子一晃,竟然掉出一张巨大的床来,把冰凌狼和开罗迪斯扔到床上,把肩膀上一直好奇盯着因果神看的爬爬抱住,看着因果神,“只是我没想到,你最后还是要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我也不愿,但人类确实达不到我的要求。”因果神打了个响指,画面浮现,“你看,曾经遗留下来的种族仇恨,哪怕你让黑龙亚过去帮助,也并没有胜利的可能。还有,这些在种族存亡之际仍旧逃避的强者。还有这些人类的希望,却把希望放在了像奎比蒙斯、魂癸甚至你我的身上。”

    “还有,多兰克。”因果神再一个响指,画面消散之后只剩他那张微笑的脸庞,“你的经历也是很好的说明。之前丰如玉问我,对我而言,你是什么?我答说你是我看待人类的最后指标,而你曾经做出的答也说明了人类,并不是完美种族。”

    “什么意思?”

    “当初超神级之间的约定,融入第六界,并且做出判断。结果魂癸和奎比蒙斯并没有完全恢复,只有魔尊天魔王恢复。我认为人类不应该存在,他认为人类很有趣,可以继续存在。现在的票数是一对一。”因果神笑着,“所以我需要你的答案。”

    “人类称不上完美,不,应该说和完美根本搭不上边。”多兰克叹了口气,不过并没有在因果神那眯眯眼的注视下就此结束,“但是,人类不应该消失。”

    不过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因果神突然看着爬爬一会,不过很快就移走了视线,像是失去了对爬爬的好奇心。

    “当然,因为有几个确实和你结下了羁绊,你会关心也是自然,那么最后给一次机会吧。”

    “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艾莉丝在哪!”多兰克眼瞳猛然变成金银异色,“别试图再去改变什么,艾莉丝已经告诉我了。”

    “那么这样一来,她就魂飞魄散了。”

    “什么?”多兰克一惊。

    “你觉得来自未来,想要改变过去,真的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她把未来之事说出之后,对现在是不会有任何影响的,但是她所在的未来已经改变。到未来,她已经不再是她,不会再存有痕迹。”因果神闭上眼,笑容消失,“这反而会使得一切变成无用功,真是愚蠢至极。”

    “你说什么”多兰克猛然爆发的气息却在对方的下一句话说出后顿时消散,“不过安心吧,她所在的未来已经被人改变了。哼,说到底,如果不是你的意外插局,现在人类应该已经消失了。”

    “我?”

    “不,他指的是我。”在多兰克一愣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站在了他的旁边。

    而此时的黑色大陆,两个已经战到天昏地暗的身影突然停滞住了。

    “到此为止了!我要开溜了!”年轻人龇牙咧嘴,战神阿瑞斯可真不是吹出来的,自己这超神级的身躯都受不住啊!

    而阿瑞斯也停了下来,虽然不像年轻人那般狼狈,但终究气息还是变得浑浊了起来。

    他不是想让这个年轻人走,但是上一次已经很明显了,自己拦不住他那时空法则的力量太过诡异。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战神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见年轻人嘿嘿一笑,随后眼中光芒一闪结果人还在原地。

    “啊咧呜哇!怎么事,怎么搞的”呆呆地看着面前那散发着滔天战意的战神,年轻人长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拳头,“开啥玩笑啊!喂喂喂,难不成是老爸他在这个时候自己用了时空法则吗?”

    “看来你不打算溜了。”饶是阿瑞斯那般沉默寡言的,见到此情此景也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对他来说一敌难求,这个年轻人明显没有把全部的实力拿出来。但即便如此,他也能和自己勉强战个不分上下,即便是现在的苏比斯也只是靠着龙族强悍到极致的恢复力与庞大身躯和自己耗着

    “别别别”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拳头,年轻人摇头加后退,哪有半分刚刚和战神殊死搏斗的壮烈?而当他看到那拳头就要接触到自己的时候,心顿时就凉了。

    但是!

    “呼!”战神的一拳落到了空处。

    “嗯?”阿瑞斯眉头皱起,眼前哪里还有年轻人?包括他的气息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时空法则还能使用?只是为了耍自己么?

    “噗哈!”逃过一劫的年轻人大口喘气,随后眉头一皱,跳将起来转身扯住那把用时空法则把自己带过来的中年人,大吼道,“虎毒不食子没听过啊!你儿子我在和战神阿瑞斯打啊!那个战神啊,你居然就这么一声不响地拿走了力量?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啊!”

    “哦?还没打完啊?”中年人笑了笑,完全不在意自己儿子的咆哮,然后看向多兰克,“需要介绍一下么?”

    “”

    “你很明白嘛。”年轻人看到多兰克一脸震惊加无奈的表情,双手抱胸老气横秋地点了点头,结果被中年人直接赏了一击爆栗,没好气地训道:“没大没你以为在和谁说话呢?”

    “怎么,你很吃惊?”因果神看着多兰克,“并不用吃惊,他们的出现接下来你自然就明白了。虽然我也是刚刚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事。”

    “就像你之前所听到的,我通过欺骗的方式,让艾莉丝到过去,相信圣言救世剑可以封印我的灵魂,从而使你摆脱因果神。艾莉丝也确实是这样做的,而按照我所知道的历史发展。一旦艾莉丝这样做了以后,凯特会去救你。然后拥有我力量的凯特会代替你成为圣言救世剑的封锁目标。而想要救凯特的你会被阿瑞斯所挡下,失败之后,你和艾莉丝之间的一切都会化为虚无。”

    “而我又让丰如玉到了过去,他会选择到之前,阻止赵忠和绯红女皇签订契约。然后宁愿自身魂飞魄散也要告诉他真相。他太过重视这份情感,好像丰族的人都有这个毛病,但他却无法理解魂飞魄散的真正可怕。奎比蒙斯不会告诉他,所以他会在那之后消散,而赵忠则会忘记丰如玉,自然生命中关于丰如玉的一切都会被抹去。那个时候的赵忠和你之间不会存在强烈的情感,因为他本身对于情感的需求就已经崩坏了,所以你们会在金色大陆就会彻底断绝关系。”

    “而最后,我让赵峰也有一次到过去的机会。而他最后悔的,无疑就是当初对林龙所做的一切。但是他心中对人类大义的情感更甚。他也遭到了我的欺骗,天真的相信了七碎片就是我的手段他会阻止林龙继承勇者,大概会让他自己来继承吧。然而结果林龙依旧会死,但你诞生之后,不再拥有林龙的记忆,你将作为一只完全的龙族出生,成长,直到我复苏为止。”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者说被改变了?”因果神有些玩味地看着多兰克,或者说,他这番话是对着那中年人说的,这是一个疑问是多兰克自从见到因果神后,对方的第一个问题。

    “成功过,但也失败过。”中年人笑了笑。

    “如果成功了,你就不应该存在了。又怎么会既有成功又有失败?”因果神问出了第二个疑问句。

    “有人从中作梗,改变了一次结局。”

    “哦?龙皇,还是天魔王?”第三个问题。

    “那个端红茶杯的。”中年人笑道。

    “嗯,真是奇妙。”因果神恍然大悟一般,这种神情对他来说太过难得,“时空法则确实是我所掌控的力量,但多兰克也同样拥有这份力量的情况下。我送三人改变过去,也就是说多兰克也能送三人去改变。”

    “数量是一致的。”中年人耸了耸肩,“很奇妙,应该怎么说,你要改变过去的因,却会诞生新的因果。”

    “简单来讲,他想要改变我过去,让我对人类没有任何的情感。而我现在可以再让三个人到过去,改变来?”多兰克眉头一皱,“不能有变化?”

    “如果不能有变化,那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去吧,你想要让谁去,就让谁去。”

    “就是这样。”多兰克看着面前乌特雷德和赵忠的一脸不解,表示自己已经解释完了。

    “我完全听不懂啊!什么意思啊?”乌特雷德感觉自己要抓狂了。

    “你不想太多,其实我也没想不懂我应该让谁到过去能够改变这一切,但觉得人类的事情果然还是应该人类自己做,就你们两个吧。”多兰克抓了抓头,“说实在的,我虽然境界已经到了,龙皇之位也继承了,可和他们比这些阴谋计划什么的,完全就不是我所擅长的。就这样吧,你们想到过去想干嘛就干嘛,听天由命吧。”

    “”听到多兰克的最后一句,乌特雷德的身子突然颤了颤,扭头看了眼那黑铠少女,突然走到多兰克的耳畔,轻声说了几句。

    “你真的要去?”多兰克一愣,乌特雷德说的让他都有些不敢想象,不过看着这家伙的眼睛,反而笑了,“好吧,祝你好运。”

    时空法则,穿越时空!

    乌特雷德消失了,而当多兰克看向赵忠时,他却已经转身离去,似乎对于穿越时空改变过去毫无想法。

    “只有三个名额么?”

    “乌特雷德已经用去一个,还剩两个。”多兰克看着眼前人,恭敬地答道。

    “如果没猜错,按你所说,无论是因果神那边的三个人,还是你这边的三个人,都需要完全改变之后,真正的现实才会被改变那么我有一个想法。”亚看着眼前的弟弟,哼了一口气,“你就没想过,你口中的那个中年人和年轻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么?”

    “我和你说!不是本勇者大人吹嘘!魔界算什么?魔尊,天魔王听说过没?我和他谈笑风生!”嘈杂的酒馆中,那红火短发的老板摸着自己的胡渣,站在酒吧台上豪情万丈,周围的人听他吹牛各种起哄。

    “哎哟,还天魔王,还魔尊!你见得着那些伟大的存在嘛!”

    “老板,牛在天上飞,你还站在牛上继续往上吹!”

    “哎哟呵?你们还不信?我告诉你们!听没听过天魔王有什么习惯?整天拿着一个红茶杯飞来飞去的对不对?那破茶杯就是老子给的!妈蛋老子已经看习惯那样子了,结果第一次看到他空着手的时候怪难受的!也不想管自己要让他干什么了,就直接给了一大杯!告诉他必须捧着,不然打死他!还有,他不是很牛么?我跟你说,我叫他把地魔王给”

    “乌特雷德,你这死样货!”突然,酒馆的厨房一声雷霆怒吼,“快给老娘死进来!”

    刚刚还在吹嘘自己和魔王结拜兄弟,命令对方的红发老板顿时没了胆气,唯唯诺诺地一溜小跑跑到厨房去给自家那小姑奶奶帮手去了。这副样子着实让酒馆客人们笑弯了腰,这一个妻管严吹牛王,还好意思给自己酒馆取个大魔王大勇者这样的名字。

    整天吹天吹地,一会儿是什么无敌勇者,灭世巨龙,一会儿又是四大魔王,五大神兽的。但众人也乐意听,毕竟这老板把故事讲的跟真的似得。

    “弗雷索斯管家,这是这个月这条街所有商铺的收入和提成报告。”

    这一个庄园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村庄大小的豪华气派,让每次送报告的下属进庄园都有种进龙窟的错觉,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喘,生怕哪里做不好了就会被直接扔出去。

    “好,我拿去给小姐。”看到大管家离去的身影,下属才松了口气。大管家的气场太足了,站在他面前,就好像有无数柄宝剑挂在自己脖子上一样不过说来也怪,这弗雷索斯这么大的家族,怎么每个月都会对自己负责的那条街那么在意?

    “小姐。”

    “进来。”

    被族长赐姓的管家微微屈身,打开房门,把那张报告单放在了正在办公的绿发女族长面前:“我已经看过了,巴罗德先生的酒馆还是处于亏损状态。”

    “还是亏损?”绿发女族长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那张报告单,“我都把魔法师协会的那群老宅货赶着去他店里来五六趟了吧?这都赚不了钱?那群老家伙身上可就穷的只剩宝石了”

    “架不住”

    “那就让他自生自灭去吧!”女族长狠狠地抓了抓头,随后直接把报告单一扔,“我救不了他。”

    雪白的山峰,一望无际的草原,一名剑客孤零零地行走在这天地之间,他的眼中有些迷茫,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但却又想不起来,有些痛苦。

    突然,他的脚下窜出一头巨大的六阶风魔鼠,朝着他直接扑来!

    然而还没等风魔鼠释放出自己威力无穷的风系魔法时,剑客手中的剑柄已经抵在了魔鼠的眼前若是魔鼠停住脚步的速度慢上半分,这剑柄就会直接没入它的眼睛。六阶的魔兽已经拥有智慧,自然知道这独自行走似乎在发呆的人类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它不敢动,生怕将其身后挡住的弟弟身体显出来,遭到危险。

    但是下一秒,那剑柄突然消失了,等风魔鼠过神,那名剑客已经不知所踪。

    “真的不去第七界么?”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儿,金发少妇一脸温柔的神色是那般美丽动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的父亲了。”

    “切,那个臭老爸有什么好见的?而且还要伯伯送,多麻烦啊,我才不要。”旁边刚刚十岁的儿子满是不屑,摸了摸自己额头微微有些凸起的角,恶狠狠地骂道,“什么守护者、什么超神级的,连自己女儿出生都不家的,都是大蠢货!大笨龙!”

    “总有一天我会超越那个臭老爸,把他揍趴下,直接拖家来!不就是超神级嘛,不就是龙皇嘛!”儿子越想越气,突然跳起来指着天,不知道该说是发誓还是大骂,“我就当个斩龙的勇者!把他那一头长发全给切了!全绑起来做成扫把给爷爷送去!”

    “看样子,你的日子也不是过得多么舒心啊。”因果神那张微笑的脸依旧,看着那假公济私似乎在看着全天下,实则就盯着自家老婆孩子的多兰克,调笑道,“有必要装出这么一副认真的样子么?想去就去呗。”

    “我怕我走了,你又出幺蛾子,还是等你把第七界造好了再说吧。”多兰克没好气地应道,“还说你们什么根本不在意时间多少,巴拉巴拉的,一个个看没热闹瞧了,屁颠屁颠地都自己世界了。就留下我来当这个监工!”

    “不是还能和阿瑞斯打打架消磨消磨时间么?创造世界又不是玩玩具,哪里那么快?”

    “和他打?又能给你找一年偷懒的理由!我怎么当初就没瞧出来,你这个因果神比我这龙皇还要懒!”

    “不过话说来,我还是不觉得人类可以担任第七界的主宰种族。”

    “进化。”

    “什么?”

    “这不是你说的么?人类的可能性在于进化。”多兰克站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我想了这么些年,还是没能想到,到底怎么样才算是完美。如果你想到了你也早就造出来了”

    “完美如果不存在,那么也就只有可能通过进化一步步去接近了,不是么?”说话间,多兰克又距离因果神远了些。

    “嗯但进化也可能是朝着不好的方”

    “谁管你啊!我去看女儿了!”

    巨龙展翼,七彩的光芒划破天际,朝着那属于自己的地方而去。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