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勇者名叫恶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百八十章 落幕(一)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所以,无论是禁咒,还是魂飞魄散。在我们眼里都是最不应该让生灵知晓的事物。”因果神依旧看着画面中飞舞的人影,但赵峰和丰如玉很清楚他在和自己说话,“但是这种东西几乎每一次都会被研究出来,被发现加速世界的崩溃时间。”

    “别胡说八道”赵峰狠狠地攥起了拳头,似乎在强忍着冲动,“一副救世主的说法,怎么可能!”

    “你有什么疑问?”因果神很淡然,尤其是在赵峰的神态表现衬托下,这份淡然更是有了一份超然的感觉。

    “你只是现在被多兰克限制住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和多兰克掌握的法则力量是相同的时空法则!凌驾于七**则之上的法则力量,只有他才能对抗你,而你把他现在引开就是为了方便你行事!什么轮大崩溃,说的好像你们能创造世界一样,超神级有这么伟大?如果超神级这么厉害,当初你又是怎么被那群远古人类干掉了?而且还是在那群人类闹内讧,闹矛盾,站在你这边的人类超过半数的情况下你依旧陨落了,证明超神级也是有极限的!怎么可能”

    “反驳你的几个错误吧。”因果神摆了摆手,并非是他没有耐心听完赵峰的话语,也不是因为赵峰的话语有什么地方不该讲,只是他已经知晓赵峰想不通的地方,“第一,时空法则并没有凌驾于七**则,三千小法则和七**则是组成世界的结构,并不是所谓的力量。时空法则可以说是重新组建起来的另一种结构,嗯说的简单点,就是另外一个非常迷你的世界。时空法则的力量其实很简单就能解释,只是跳出了这个第六界而已,就像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第二神界,就是我的时空法则第二、创造世界的能力,我们确实拥有,不然你觉得六界是怎么诞生的第三、当初我陨落其实和人类无关,无论那群人类是否出手,我都会陨落。”

    三个反驳,让赵峰和丰如玉都愣在了当场什么意思?

    “我之前说过,无论是魂飞魄散还是禁咒,都不应该是生灵应该知晓的。而你们本身就已经是这两种事物的结合借助超神级的存在达到某种界限,你们现在其实换句话说就可以视作为行走的禁咒。而和你们定下契约的魂癸与奎比蒙斯并非是如你们所预想的那样得到你们的灵魂和身体,然后将力量赠予你们一天。而只是将你们的精神、灵魂、身体的状态强行提升到世界所能容忍的极限之外。而定下签约之后,他们会为你们抗住世界的反噬和扭曲。你们的契约定下的只有一天,因为一天之后你们的灵魂就会消散,彻底化为无。如果不这样处理,你们就会和禁咒一般,对这个世界产生伤害。”

    “这又如何?”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无论是赵峰还是丰如玉,他们对于自己的下场非常清楚,却毫不在意,“魂飞魄散也罢,行走的禁咒也好。这一切我们早就有所觉悟。”

    “嗯,如此便可。”因果神点了点头,随后也没有让赵峰和丰如玉失望,直接解释了自己之前的话语,然而因果神的第一句话,就让两人彻底呆住了。

    “创造世界并不难,毕竟第七界就是我创造的。”

    “伊斯洛特的气息?圣教和神界曾经的联系比想象中的要密切很多。”

    多兰克踏足在修百伽空间,这个取名于第四神界主神手下,如今的第七神界神恩与神罚之神的名字,只能让多兰克觉得有些奇妙的感觉

    伊斯洛特是黑色大陆上的天王,而他曾经想要的便是自己那副和传说中的因果神一致的肉身。

    现在的多兰克已经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呈现出和因果神同样的奇异特质,并非是自己和凯特一般拥有因果神的力量。而是自己那未曾见面的爷爷已经将龙皇之位转给自己,属于超神级的龙皇之力滋养,所以身体呈现出了和超神级的因果神相似的力量

    当初的圣言救世剑加上禁咒反噬,多兰克本以为自己会死,结果那道金色的伤口留在了他的胸口,虽有发作疼痛之时,却没有一次真正夺走他的生命那个时候他就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有超越神级的可能了。

    而在黑色大陆,为了尽快确认自己是否是因果神,多兰克选择的兵行险着,差一点就真的犯了大错那一刻,其实多兰克真的认为自己是因果神,甚至已经打算以因果神的姿态到五大陆

    但是那个时候内心响起了爬爬的救命声,那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才能联系上的?血缘?天赋?秘术?其实直到现在为止,多兰克都不能确定。但毫无疑问的是,看到爬爬的那一刻,多兰克才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空间内也没有生灵气息”多兰克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身影消失,再次出现时手中握着一块玉镜。

    “预言契约?”他的眉头微皱,刚刚感觉到这块镜子和自己曾经有因果牵扯,所以才将其拿了过来。上面有契约的痕迹,虽然已经结束契约有一段时间了,但力量还缠绕在上面。

    “伊斯洛特的契约原来如此,圣女当初袭击我和赵忠的就是她。”时空法则的力量实在奇妙,尤其是在确认自己此刻所在的奇妙境界之后,多兰克对于时空法则的力量如臂挥使。很快就透过玉镜看到了当时的情况,不禁哑然失笑。

    当初自己和赵忠百思不得其解,为何会有圣教中人袭击自己。而且加上那个时候圣女狄丽斯还未得到七碎片,没有感应到碎片的他们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如今想来,恐怕当时的所谓“命运”就是伊斯洛特想要调查七碎片从而下达的指示,伊斯洛特发现七碎片与因果神的秘密,看来也并不是很早之前。至于教皇是什么时候发觉圣教所谓的“神”不怀好意,从中作梗破坏契约,将一心侍奉神明的圣女对神产生怀疑,从而将碎片托付与她,那就是两码事了。

    “轰轰轰!”

    宏伟的圣教圣地开始崩塌,和勇者之乡一样消散于天际之间。

    不过接连两处,除了负责最后手段的艾兰德和那群懦夫,都没有见到守备力量的多兰克神色不禁有些迷茫。

    人类此刻的战局,这么严峻么?

    不过这种迷茫转瞬就消失了,多兰克捏着手中的玉镜陷入思考。

    他能通过这个玉镜上的契约痕迹找到伊斯洛特,之前在因果神的画面中,他看到过伊斯洛特此时正在被两头黑色巨龙欺负。一头是他的父亲蒙古拉,虽然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过去的,但因为另一头巨龙的存在他并不打算过去打扰对方上任龙皇,黑龙苏比斯夏亚尼路。

    他们所在的异度空间,多兰克想要进入其中也并非那么简单。虽然于情于理,在转托了龙皇之位后的苏比斯就是一头上了年纪的老黑龙,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他什么时候寿终正寝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在情在理,继承了龙皇之位,又是苏比斯的孙儿,多兰克都已经去见一见他。

    但看样子,自己并不适合出现。

    “还有,三个地方。”用璀璨龙炎将天意庭远古七星祭坛毁去之后,多兰克突然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右侧这是龙岛的方向。虽然多兰克曾经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但是一旦飞行起来,方向感并没有任何问题。

    “你可要快一点。”而在那巨龙飞舞的岛屿上,一名中年人静静地坐在龙皇之位的下方,双手放在膝上,轻声说道。

    生死湖。

    “咚!”

    漆黑的身影与那庞大的拳头再一次接触,剧烈的波动再次在这禁地绽放,在这禁地周边生存着的魔兽们都早早躲在安全的地方,生怕这摧枯拉朽的力量波动伤及到自己毕竟之前已经有一群不长眼的呆瓜差点没命。

    “还不够,再来!”怒吼声伴随着加快速度的黑影再一次朝着那巨大的怪物冲击,而那庞大的身躯却并没有再一次地去和黑影硬碰硬,反而停下了动作:“有客人。”

    处于极速的黑影动作戛然而止,显露出自己的样貌。

    亚夏亚尼路。

    “你过来干什么?”多兰克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亚自然早就感觉到了这个和自己有着相同血脉的弟弟,他的神情冷酷,但是熟悉亚的都知道,他无论是什么心情,开心也好,愤怒也罢,都是这副表情。

    “也许你们可以叙叙旧?”那庞大的身影瞬间缩也变了人形,锃光瓦亮的大光头形象,不过那面无表情的样子还是挺有压迫力的,“雪月不是也在么?”

    “不了。”不过多兰克摇了摇头,语气诚恳地说道,“我想请您移居。”

    “为什么?”问问题的是亚,他那双透明的龙瞳盯着多兰克。

    “要解开封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生死湖之主突然开口道。

    “是的,我想,应该让第七界出现了。”后半句是对亚的解释。

    “那你处理吧,那群小家伙死不了,一个个在家里都存了不知道多少湖水。我能将他们转移走。”禁区之主那不曾表现出表情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笑意,很不明显,但黑龙兄弟都注意到了,“就搬到你们森林里去了,不是正好有半边没用的上么?”

    “看来,您之前已经有所决定了。”多兰克看到亚那并不惊讶的神色,心中了然,“麻烦您了。”

    生死湖之主的动作很快,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手段,那群偷偷拿了湖水放在家里当宝贝的魔兽们都纷纷被家里的湖水包裹成一个个水球,随后在生死湖之主的操控下整个大湖都变成颗巨大无比的水球或者该说是水炮,“腾”的一声冲天而起,带着无数魔兽的哭丧叫喊朝着死亡龙林飞去。

    “要见下她么?”亚看着一头金发的多兰克,突然开口道。

    她自然指的是雪月公主,多兰克摇了摇头:“赶时间”

    “小多兰,你这么着急么?”然而那下方传来的略显熟悉,但比记忆中的少了几分甜美,多了几分苍老。

    多兰克只能露出些许的苦笑,转头看向那站在树荫下的女子。在她脸上,依稀还能看出几分那曾经逼自己喊她“后妈”的少女神色。

    “许久不见了姨。”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