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群芳寻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50章:刘焉欲称帝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不过刘焉年近七旬,还不知自爱,宠爱张鲁那个妖娆的母亲,日夜征伐,终于大病不起,只好罢了称帝的打算,又请董卓将他儿子奉车都尉刘璋从洛阳送还益州,本来刘璋在洛阳算是质子,董卓不肯送还刘璋,刘焉便送了二十万石粮食给董卓,董卓才肯放人。

    金良接到成都传来的密保,心里暗道,若不是刘焉病重,没准他就成了比袁术还早先称帝的乱臣贼子,这个刘焉,名为刘汉宗室,实际是乱汉的贼子,若不是他提出州牧制度,也不会有那么多割据、

    金良既然身为襄阳朝廷的首辅大臣,自然要维持襄阳朝廷的威严,想要对西蜀用兵,怎奈西蜀偏远,中间隔着司隶董卓、汉中张鲁,鞭长莫及,只能任由刘焉父子在西蜀暂作守户之犬。

    但金良借这个契机,在造纸术、印刷术一年多不断改良已经很成熟的舆论基础上,大印大汉旬报,到处传发,将刘焉想要称帝的恶形恶状揭露出来。

    金良这样做,最大的目的便是让人们看到刘汉宗室的丑陋,也为了自己日后废除刘汉宗室的特权做舆论准备,刘焉想要称帝的消息刺激到了太后何莲和天子刘辩,他们发诏要对各地刘汉宗室严查,这个正对金良下怀,金良便在冀州、并州、朔州、青州四地对那些宗室子弟进行了清查,清正爱民的会上大汉旬报,横行不法的会上大汉旬报同时也会被查抄家产,很多县国、郡国都被废除改立为正常纳税的郡县。

    金良在大汉旬报里特别表扬了大汉宗室幽州牧刘虞、刘备、刘晔等一些亲善或中立的势力,是为了拉拢他们,最不济也不要得罪他们,但对那些横行不法、反对金良的大汉宗室,金良奉着天子刘辩的圣旨,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将他们一扫而光。

    而汉中的张鲁,金良自始至终没有考虑过他会效忠于襄阳朝廷,反而遣使去金城太守韩遂、武威太守马腾处,让他们兴兵讨伐张鲁。

    张鲁,字公祺,传说是西汉留侯张良的十世孙、五斗米道教祖张陵的孙子,张陵死后,其子张衡继行其道。衡死,张鲁继为首领。其母好养生,“有少容”,“兼挟鬼道”,往来益州牧刘焉家,其实就是刘焉的情妇,张鲁通过其母跟刘焉的特殊关系,得到信任。公元191年,也就是金良现在这一年,刘焉任命张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修带兵同击汉中太守苏固。张修杀苏固后,张鲁又杀张修,夺其兵众。

    金良在河北的举动影响不到西南的局势,西南局势将会跟历史一样发展。

    两三年后,刘焉死后,其子刘璋代立,以张鲁不顺从他的调遣,尽杀鲁母家室。张鲁遂割据汉中,因袭张修教法,自称“师君”,来学道者,初称“鬼卒”,受本道已信,则号“祭酒”,各领部众;领众多者为“治头大祭酒”,不置长吏,以祭酒管理地方政务。继承其祖的教法,教民诚信不欺诈,令病人自首其过;对犯法者宽宥三次,如果再犯,然后才加惩处;若为小过,则当修道路百步以赎罪。又依照《月令》,春夏两季万物生长之时禁止屠杀,又禁酗酒。他还创立义舍,置义米肉于内,免费供行路人量腹取食,并宣称,取得过多,将得罪鬼神而患病。关中大乱,不少人逃往相对安定的汉中地区,如关西民从子午谷逃奔汉中的就有数万家,张鲁还得到巴夷头人杜濩、朴胡、袁约等人的支持,成为西边一大势力。

    被金良寄予希望的韩遂、马腾二人现在却在因为争夺地盘,发生着摩擦,互相戒备着,虽然收了襄阳朝廷的诏令,可谁都没有起兵对付张鲁,而西蜀的土皇帝刘焉老迈病重,虽然对张鲁很不满,但念起张鲁母亲服侍自己的份上,也没有兴兵讨伐张鲁,张鲁遂安然独霸汉中。

    金良凝视着议事厅正中沙盘上的旗子,随着自己势力的扩展,那些白色旗子代表的亲善势力或者会归顺或者会转化为黑色旗子代表的敌对势力,而那些灰色旗子代表的中立势力和黑色旗子代表的敌对势力大半都会继续敌对,直至被自己歼灭。

    在这些势力里面,如董卓、刘虞、刘岱、陶谦、袁术、刘繇、鲍信之辈,用不着自己动手,都会被他们的对手搞定,在未来数年内都会相继覆灭;如公孙瓒、公孙度、马腾、韩遂、张鲁、刘焉等独霸一方之辈,金良可能会花费些手段,却也不难剪除;剩下最让金良忌惮的只有袁绍、曹操、刘备、孙策。

    最为可笑的是,金良现在还在扶持着曹操、刘备、孙策,现在扶持曹操的最初目的是对付兖州刺史刘岱,终极目的是对付荆州刺史袁绍,扶持刘备的最初目的是对付徐州牧陶谦对青州的觊觎,终极目的是对付荆州刺史袁绍,扶持孙策的最初目的是平定江东中小势力,终极目的是对付荆州刺史袁绍。

    金良为何要扶持曹操、刘备、孙策对付袁绍,因为金良与众位谋士推算过袁绍日后的发展。

    现在大汉近半世家都以袁绍为世家势力代表,冀州、并州、青州的很多看似中立却心怀鬼胎的世家人物都逃往荆州,徐州、豫州、司隶、扬州各地世家亦望风景从,袁绍在荆州两年已经有了十五万兵马,金良要平灭了公孙瓒、公孙度、董卓等势力以后。方能兴师南伐,至少要到五六年后,那个时候的袁绍更有可能扩充兵马达到三四十万。

    袁绍这三四十万兵马并不是像黄巾军之类的乌合之众那样缺吃少穿、缺少盔甲兵器、缺少训练。世家是大汉最有钱财的一群人,由他们倾囊相助,袁绍军队的装备在此之后甚至有可能赶得上金良的中央军。

    袁绍更不缺少人才。东汉末年的世家没有东晋时期那么腐朽,东汉末年的人才特别是文臣谋士大多都出自世家,袁绍占据了荆州、豫州,这两地的世家人才大多都投奔在他麾下,特别是荆州的蒯家、蔡家的投效,让袁绍如虎添翼,现在袁绍麾下文臣有审配、逢纪、郭图、辛评、辛毗、荀谌、许攸、蒯越、蒯良、朱汉、耿苞、华彦、孔顺、阴夔、韩珩、张津、张珔、令狐邵、韩范、陶升、宋忠、伊籍、庞季、刘先、袁买等人,武将有颜良、文丑、高干、淳于琼、蔡瑁、蔡中、蔡和、蔡勋、王威、张允、张虎、陈生、黄祖、张南、马延、焦触、韩猛、蒋奇、韩荀、韩莒子、眭元进、金威璜、赵睿、严敞、王摩、夏昭、冯礼、邓升、郭援、孟岱、金介、苏飞、陈应、韩玄、文聘等人。

    袁绍麾下将领虽然总体质量不高。但胜在人数,有很多中间层次的文臣武将,一旦攻下一个郡县,就能找到合适人选充任郡守县令,金良在这一点就比不上袁绍,没有多少世家愿意投奔金良,金良只好自己培养人才。但自己培养人才非要五到十年才有成效。

    金良让曹操、刘备、孙策遏制袁绍发展的同时,派人密切留意曹刘孙的发展,一旦尾大不掉,立刻予以遏制,避免他们像历史上那样乘势做大。但曹操、刘备、孙策毕竟是一世英雄,都不是久居人下之人,将来他们跟金良之间必然还会有一些龙争虎斗,但现在看来,这三方势力还必须要依附于金良才能发展。

    在金良封锁袁绍势力扩张的链条里,金良对曹操的东郡、鲍信的济北郡、刘备的泰山郡给予很大期望,希望他们能遏制袁绍、刘表势力北扩。但现在曹操、鲍信、刘备境内黄巾余党猖獗,都在忙着讨伐黄巾,无力出境袭扰袁绍、刘表。

    最让金良感到不安的是,曹操、刘备在讨伐黄巾后,并不像原来的皇甫嵩那样杀掉,正是像金良那样择精锐整编入伍,择老弱屯田,这样一来他们的实力在讨伐黄巾中越发壮大,还好暂时他们的实力还没有壮大到足以威胁金良的程度,金良为了对抗坐拥荆州豫州而不可一世的袁绍,还是选择暂时扶持曹操、刘备,当然金良还是让军情部密切留意曹操、刘备的动向,若有他们有跟袁绍勾结或对金良产生敌意,金良便以雷霆手段歼灭之。

    既然曹操、鲍信、刘备暂时靠不上,金良只好另寻他法来遏制袁绍势力,不能只是指望孙策、袁术、土燮在东方、南方的遏制,金良这边也要做点什么。

    金良与众谋士查看兖州、豫州一带的地图沙盘,金良觉得不能放任袁绍、刘表那样自由自在地发展,他便派了二人深入袁绍、刘表的腹心。

    第一个人便是智勇双全的黄盖,金良表他为颍川郡都尉,让他带一千名中央军精锐将士,化整为零,扮作难民,潜回颍川郡,聚拢孙坚被打散的旧部,并收编颍川郡附近嵩山山脉上的山贼,利用当地复杂的地形,对袁绍进行袭扰,遵奉的是金良教给他的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进而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在运动战中歼灭敌人。

    金良知道冷兵器时代的游击战跟后世热兵器时期的游击战大相径庭,冷兵器时代的游击战,受当时的社会背景及整个军队的装备、训练局限,不足以取得后世游击战术所能取得的成绩,游击队人数少了,不足以攻坚、不足以固守、不足以威胁敌人后方,不能构成对敌人相对大的威胁以吸引敌人调动兵力,作战需要相当的战斗时间且能杀伤敌人数量极为有限,人数多了,给养上容易出现问题,又容易被对手发现进而围而歼之,毕竟是在敌人的腹心活动,即便是后世某势力依靠游击战而发家,并不是游击战的成功,而是那个势力施政纲领和政治工作的成功。

    金良思虑再三,从中央大学堂军事学院里面派了数十名专门修习游击战术的学员过去,又派了数十名参军前去,在颍川山区宣传“均田免役”的政策,同时将中央军军规里面规定的所有赢得民心的举动全都因地制宜地执行,卖力地拉拢山区周围那些穷苦百姓,依托颍川当地穷苦民众的支持进行游击战术,同时大规模装备弓弩,以远距离袭扰攻击为主近距离攻坚为辅,如此便能坚持到金良大军到来。

    因为颍川靠近河南郡洛阳城和荥阳郡,在未来一年内,洛阳城里必有变故,到时候金良便可以轻取洛阳城,一旦拿下洛阳城,控制了河南郡和荥阳郡,黄盖这支四五千人的游击队伍便可得到源源不断的支持。

    金良对黄盖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在颍川郡山区里坚持半年,半年之后便会云开雾散,一切光明。

    黄盖一开始自然是不愿意为金良效力,但这是金良的硬性条件,孙策只得恳求黄盖留在襄阳为金良效力,黄盖无可奈何,只好暂在金良麾下效力,但他打定主意,一旦少主谋求自立的时机成熟,他黄盖便领兵南下,跟少主汇合,黄盖的主意想得挺好,但中央军的体系非常严谨,即便是游击队伍也都是按照旅、营、队、两、伍的编制,里面所有军官的任命都必须要要由各级参军审核,中上层军官必须要由襄阳军务院审批,各级参军统领下的宪兵除了负责执掌军纪之外,还负责各级将领的警卫,宪兵们都是中央军嫡系将士,即便是黄盖想自己一个人逃亡江东都难,更别说领着军队叛逃了。

    金良相信,终有一天,黄盖会死心塌地为自己效力的。

    第二个人是智勇兼备的魏延,他是汝南人,金良便表他为汝南郡尉,命他领一千劲卒,潜回故乡,联络汝南郡内的黄巾贼周仓、廖化、刘辟、裴元绍、何仪、黄邵、何曼等诸多杆子。

    黄巾余党肆虐袁绍的老家汝南郡,劫杀不少世家人物,所以袁绍对镇压黄巾军不遗余力,同时因为有许多世家支持,袁绍不缺人力,所以不像金良、曹操那样收编黄巾军择其精锐入伍、择其老弱屯田,袁绍只有一个字杀,就像历史上袁绍大破黑山军一样,屠其屯壁,大肆杀戮,使得汝南黄巾人人自危,本来有心投靠袁绍的也都纷纷举兵反抗,但慑于袁绍势大,不得不潜入山中,暂避其峰。

    魏延回到老家,原本化整为零潜入汝南的一千中央军劲卒化零为整,在义阳汇集,魏延招揽不服袁绍统治的乡人,聚齐两千多人马。

    待袁绍发兵来了,魏延领着人马去了伏牛山一带,拿着襄阳朝廷的诏令,面见了周仓、廖化、刘辟、裴元绍、何仪、黄邵、何曼等大小黄巾头目,根据他们人马数量封他们为中郎将、校尉之职,并厚赐金银,这些黄巾渠帅甚感金良的厚意,又痛恨袁绍的暴虐,都表示愿意依附襄阳朝廷,尊魏延为大统领,聚起四五万人马,以桐柏、伏牛群山为依托,对袁绍势力进行了频繁而有针对性的袭扰。

    魏延收拢周仓、廖化、刘辟、裴元绍、何仪、黄邵、何曼等黄巾将领,都经历了一番曲折,因为这些黄巾将领都对朝廷很不信赖,在一开始都拒绝襄阳朝廷的任命,更拒绝归附在襄阳朝廷治下的豫州兵团下面,魏延只得用自己的武力降服他们,来个先礼后兵。

    首当其冲的便是周仓,因为在这些黄巾将领里面,武力值最高的便是周仓,其次是廖化、何曼,只要赢得了周仓并收服了周仓,其他黄巾将领也会服气,会静下心听魏延说话,不会像之前听到是襄阳朝廷来的将领便什么都听不进去。

    周仓是身量高大黑面虬髯的关西大汉,出身贫贱,性情豪放,办事果断,待人赤诚,周仓早年为生活所迫,经常挑贩私盐,因而练就一双铁脚板,两条飞毛腿,一身好武艺,黄巾起义爆发后,周仓加入黄巾军,为地公将军张宝的部将,张宝死后,周仓便和同是黄巾军的裴元绍率众上了卧牛山,卧牛山其实便是伏牛山,在汝南郡与南阳郡交界处,东西连绵八百余里,周仓、裴元绍入了伏牛山,呼啸山林六年多,当地官军无可奈何之。

    魏延领着一千名劲卒,化为山贼,摸上了周仓、裴元绍的山寨,想要以襄阳朝廷的名义招抚二人。

    裴元绍根本听不下去,上前搦战魏延,一回合便被魏延斩断头巾。

    裴元绍魂不附体,不敢应战。周仓便提刀来战魏延。周仓力大无穷,挥舞着大刀,如同暴风骤雨一般。越打越紧,一开始居然打得魏延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