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群芳寻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48章:江东的情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孙策惊异道:“自从高祖杀白马立誓以后,我大汉都不得以异性为王,这吴王孩儿不敢奢望。”

    金良朗声大笑道:“开疆扩土万里者,皆封为王,这是为父日后便会颁布的爵位制度,到时会实行十阶三十级爵位制度,希望策儿你能不负义父我的期望,希望你能重整乃祖孙武圣的荣光!”

    金良这个画饼画得很大,让孙策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原本心底深处那小小的野心也抵不过建立大功业为大汉开疆扩土名正言顺封为王的渴望。

    金良看孙策的表情,就知道这个年轻人被自己画出的大饼给吸引住了,便又非常坦荡地说道:“以策儿的才能,扫平江东当无问题,可与坐拥荆州豫州两大州的袁绍、刘表抗衡亦可不落下风,可若想以一州之力平灭袁绍、刘表,怕是无法可想。等你平定江东,为父扫平幽州公孙瓒、司隶董卓、兖州刘岱、徐州陶谦之后,为父当和你一起,南北夹击,一起攻打刘表、袁绍,共灭之。

    在袁绍灭亡之前,我不担心,袁绍覆灭之后你的决策,正是我担心的。

    若是你听信某些小人进言,有了不该的野心,妄图如春秋吴越、秦末项羽一般从江东出兵图谋天下,义父今日把话放在这里,你若那样,也只会落得项羽那样的下场!大汉民众五千万,益州五百万,扬州五百万,剩下四千万皆在江北,为父我能从四千万民众里编练八十万精兵,为父到时候有二十万精锐骑兵,你能从江东练出多少兵马,你割据江东最理想的结果也只是划江而治、偏安东南,可当为父我统领百万大军南下,那些江东世家谁跟与你一起陪葬?到时候你自立不成,反而祸及吴郡孙家,连累武圣名声,我想这不是你父亲在天之灵希望看到的。

    策儿,你若按照我们刚才的计划,平定江东之后,对抗袁绍、刘表,为了你父亲报仇之后,大兴水师,平定东海、南海诸岛,扩大汉领土于万里海疆,由大汉朝廷封为吴王,万古流芳,岂不美哉。

    同样是王,那个更轻松,那个更自在,那个更长久,不需为父多说了吧!”

    金良一番疾言厉色,孙策汗若雨下,连忙跪在金良面前道:“义父,策儿实在没有那般野心,请义父明鉴。”

    金良凝视着孙策,冷厉一笑道:“策儿,义父我不瞒你,留下你母亲、弟弟妹妹,确有为质之意,不是义父我不信你,而是不信江东某些人物,他们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一直会怂恿你割据自立为王,就怕你经不起他们的劝说,以为自己羽翼丰满,可以称王称霸,那就大错特错!”

    孙策连忙叩首,自辨道:“义父,请您放心,孩儿永远都是大汉的忠臣,永远不会叛汉自立,若违此誓,人神共诛!”孙策这话语里隐含了一层,若是你金良篡汉在先,那就怪不得我孙策了。

    孙策虽然言辞凿凿信誓旦旦,金良嘴上也说信他,但那些人质还是压在襄阳。

    孙策的母亲吴夫人、四个亲弟孙权、孙翊、孙匡、孙朗和亲妹孙尚香都要留在襄阳,孙策的族兄孙贲也要留在襄阳,孙家那些不满十五岁的弟,如孙策伯父孙羌的小儿孙辅和孙策叔父孙静的几个儿孙镐、孙瑜、孙皎、孙奂、孙谦都要留在襄阳,他们留在襄阳,进入中央大学堂的军事学院就读,灌输给他们的都是忠于大汉忠于金良的思想教育。

    孙家这些弟里面,最让金良忌惮甚至想迅速除掉的便是那个眼珠发蓝的孙权,孙权现年只有十岁,已经生得方颐大口,目有精光,少年老成,其他孙家弟开始都有很大的埋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慢慢习惯以后,怨言少了很多,反观孙权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怨言,对一切的安排都逆来顺受,十岁孩竟有这般城府,让金良分外忌惮,便刻意地冷落孙权,尽量减少对他的培养。

    孙策第二个弟弟,孙翊,现年不过八岁,却已有兄长孙策的风格,酷爱习武,勇敢果断,却有勇无谋,若是培养一下,可以做个猛将。历史上,孙翊被身边亲随边洪杀害,边洪是受孙翊部将妫览、戴员二人指使,孙翊死后,妫览欲霸占其妻徐氏,徐氏假意应承,私下召集孙翊亲近旧将孙高、傅婴、徐元等人设计诛杀妫览、戴员,为孙翊报仇。孙翊这个美且慧的老婆徐氏,现在还不知道在那里挖泥巴呢,金良纵然想占为己有,也是无法可想,因为孙翊的命运被自己活生生改变了。

    孙策的三弟孙匡,除了继承孙坚的爵位乌程侯,又娶了曹操弟弟的女儿之外,看不出有什么才能,因为他二十岁刚出头就死去了,现在他只有六岁,看不出早夭模样,同样留在大将军府里为质。

    孙策的四弟孙朗,是孙坚的小儿,是孙策的妾侍生的,素来被孙权所轻。孙朗别名孙仁,孙仁这个名字被罗灌水张冠李戴里用在孙尚香身上了。历史上孙权登基后,吴黄武元年,魏攻吴,魏将曹休出洞口,吕范率军御之,孙朗时为定武中郎将,违范令放火,烧损茅芒,以乏军用,范即启送之还吴,早就觉得孙朗不顺眼的孙权,把孙朗改回孙朗母亲的姓氏丁氏,并禁固终身。孙朗虽然不被孙策孙权看重,毕竟还是孙坚的亲儿,还是留在襄阳为质吧。

    孙策这几个弟弟全部压在襄阳,将来孙策一旦忤逆金良的意图想要割据自立,就会像历史上一样遭遇暗杀,到时候金良大军南下,孙策儿不足十岁,江东群龙无首,等着被平灭吧。

    金良并没有立即发兵给孙策,而是让他一边静待扬州那边的局势变动,一边在襄阳的中央大学堂里面的军事学院就读,程普、韩当、桓阶、朱治、吴景、孙静、孙河都跟着孙策在军事学院里面的速成班里就读,金良授意他们在这里就读不是为了学习什么兵书战策,而是让他们慢慢接受中央军的军事文化,接受金良思想的熏陶,说明白一点就是长达四个月的洗脑,让他们对金良建立起起码的忠诚度。

    孙策不明白金良为什么说扬州那边局势会有大变动,他还以为金良故意留他们在这里瞎耗时间,可等了四个多月,扬州那边传来的消息让他心服口服。

    原来的扬州刺史陈温是袁家故吏,对袁绍、袁术不分伯仲,但对跟袁绍有隙的孙策自然不会手下留情,陈温手下还是有三四万人马,所以金良不让孙策在陈温没死之前过去。金良大概知道陈温是死在袁术之手,在南阳混不下去的袁术跑到淮南,杀了陈温,侵吞了他的势力。

    果不其然,历史重演,南阳太守袁术被他向来瞧不起的庶兄荆州刺史袁绍排挤,占据司隶地区的董卓见他们兄弟不和,乘火打劫,袁术被逼出南阳,南阳地区被袁绍和董卓各占一半,袁术被迫往东退保雍丘,南往寿春,守将陈瑀不让其入城,袁术退守阴陵,集合军队攻击陈瑀,陈瑀逃回下邳。袁术又率领余部前往九江郡。暂时依附于袁家故吏扬州刺史陈温。

    跟袁绍侵吞袁家故吏荆州刺史韩馥的基业一样,袁术看中了富饶的淮南九江郡,就暗杀了陈温。谎称陈温病死,吞并其部众,自立为扬州刺史。占据九江郡全境,以杨弘为长史,以张勋、纪灵等人为大将。刘勋、惠衢等率私兵来奔,丹阳郡大姓陈纪也与袁术暗通款曲,加上那些遍布天下的愚不可及地不以韩馥、陈温为教训的袁氏门生帮忙,袁术很快在富庶的九江站稳脚跟。

    袁术积极与纵横九江郡的淮河水贼蒋钦、周泰接触,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及。周泰、蒋钦看不起袁术的作风,拒不跟袁术合作,袁术派兵围剿过一次,但没有讨到什么好,只得暂时放下。

    袁术又派大将纪灵领兵进攻盘踞徐州下邳国的笮融。

    笮融是扬州丹阳人,曾啸聚二三百百好勇斗狠之徒渡江往徐州依附陶谦,笮融待人彬彬有礼。表面上是个谦谦君子,陶谦为他所骗,让他为下邳相,都督广陵、彭城的漕运。笮融遂放纵擅杀,截断三郡的漕运纳入自己腰包。然后利用抢劫来的钱财大盖寺庙,铸造佛像,课读佛经,招徕佛徒,一时之间远近前后前来依附的人家超过五千户。笮融笃信佛教,经常在大路两边设酒饭进行布施,绵延数十里,老百姓前来观看和吃饭的以万计,费用以亿计。

    笮融虽然受其信徒拥戴,但不善用兵,难以抵挡纪灵攻势,大败。笮融立脚不住,被迫带着数万人口南下,依附广陵太守赵昱。赵昱也被笮融的佛教徒面目欺骗,对他十分信赖。笮融在一个酒席上突然露出狰狞面目,于座中杀赵昱,纵兵大肆杀掠,然后渡江据吴郡湖熟县。

    陈温被袁术暗杀的消息传到襄阳,孙策等人又惊又喜,陈温在的时候,尚有一些威仪,能够慑服吴郡太守盛宪、丹阳太守周昕以及其他郡县官吏,孙策在那时去开辟,难度要大很多,现在难度明显减轻。

    襄阳朝廷那些中立世家大臣都认为应该下诏给袁术降罪,被金良阻止,袁术是袁绍的敌人,敌人的敌人便是自己的盟友,不宜降罪。

    襄阳朝廷那些世家大臣竟然一致推荐由青州东莱刘繇为扬州刺史。金良当下否决,他觉得刘繇作为跟自己作对的兖州刺史刘岱的兄弟,只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成为孙策一统江东的阻力。

    谁知道刘繇得知扬州刺史有缺,径直去洛阳,求见董卓,得汉献帝诏书,为扬州刺史,刘繇散家财,招募了数千兵马,鉴于袁术占据九江郡寿春,他不敢当其锋芒,遂南渡长江,屯兵于吴郡曲阿。被陶谦所逼而移据长江以南秣陵县的彭城相薛礼,以及占据湖熟县的下邳相笮融也都奉刘繇为盟主。刘繇以樊能、于糜、张英等为大将,积极扩展势力。

    金良当即宣布刘繇的扬州刺史为非法,顺水人情任命袁术为扬州刺史,让他进攻刘繇。

    而此时的会稽郡太守也换为王朗,王朗曾以通晓经籍而拜郎中,任菑丘县长,后因老师杨赐逝世而弃官服丧,及后获举孝廉,被辟命都不应命。乃后被徐州刺史陶谦举为茂才,任徐州治中从事。一开始陶谦是向襄阳朝廷称臣,后来杨彪、郑泰在襄阳叛乱被金良绞杀,杨彪是王朗恩师杨赐的儿子,王朗便和别驾赵昱、沛国相陈珪一起建议陶谦遣使向洛阳的汉献帝表示效忠,断绝跟襄阳朝廷的联络,陶谦被忽悠了,便听从并命赵昱带着奏章到洛阳。汉献帝接到奏章后赞赏,征得董卓同意,升陶谦为徐州牧、安东将军,赵昱和王朗都获升迁,王朗被任命为会稽太守。王朗到会稽后见当地人民仍然祭祀秦始皇,并且与夏禹同庙。王朗认为秦始皇是无德之君,不配获得人民祭祀,于是将这行为取缔。他这个行为得到了会稽人虞翻的赞赏,虞翻前去投靠,被任命为功曹。

    王朗这个会稽太守自然也不被金良的襄阳朝廷认可,金良授意豫章郡太守周术前去攻击王朗。怎奈周术病死了,金良便按照历史,任命朱皓为豫章郡太守,由他整兵,配合孙策攻打王朗。

    朱皓是现任并州牧、右车骑将军朱隽之子,其父出自贫寒,故皓亦出自寒门,亦是将门虎子,善于用兵,因其父拥护襄阳朝廷,朱皓也拥护襄阳朝廷,得到襄阳朝廷诏令,他即刻从并州出发,前往豫章就任。

    朱皓虽然善于用兵,但他善推诚以信人,待人宽厚,有长者之风,以诚待人,有赤子之心,如果生于盛世,则必是一名良臣,然而他生不逢时,毫无防人之心的他在历史上死于小人笮融的贪婪与阴谋。

    在历史上,兴平二年,扬州刺史刘繇命笮融协助刘繇任命的豫章太守朱皓,进攻荆州牧刘表所任命的豫章太守诸葛玄,刘繇的谋士许邵对刘繇说道:“笮融行事乖张,漠视道德,从来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评论;朱皓个性忠厚老实,容易推心置腹、轻信他人,要指示朱皓严防笮融!”,刘繇不信许邵之言。笮融到达豫章郡后,又用杀赵昱、薛礼的方式,杀死朱皓,并自己当上豫章太守。刘繇得知后大为震怒,带兵攻打笮融,笮融部属溃散,笮融逃亡到深山去,被山中百姓和山越联手杀死,将笮融首级献给刘繇。

    金良在给朱皓的任命诏书里重点提及要小心小人笮融,同时告诫即将前去江东的孙策,要小心笮融,金良后来干脆发下诏令,命袁术、朱皓、孙策三方一并发兵,剪除笮融,将他树立的所有佛像全部捣毁,将笮融以往的恶行恶状宣布于天下,让大汉民众认识清楚那些所谓佛的善男信女是什么嘴脸!

    现在的江东局势十分复杂,袁术占据九江、庐江两郡,寻机发展;刘繇占据吴郡曲阿一带,算是占据长江下游;吴郡太守盛宪、吴郡都尉许贡不和,又穷于对付境内大盗严白虎,无暇他顾;丹阳太守会稽人周昕倚仗丹阳精兵,在郡内固步自封;会稽郡太守王朗地处纷争之外,又刚刚上任,只能保郡安民。

    此外,吴郡严白虎,丹阳郡泾县祖郎,吴郡乌程县邹他、钱铜,前合浦太守嘉兴王晟,吴郡余杭县许昭等等,各聚众万余或数千,在扬州形成无数小的割据势力,百姓深以为苦。

    陈温被袁术暗杀,袁术又得金良保举为扬州刺史,袁术又需要金良的支持来跟日益强大的袁绍对抗,在江东地便只好跟孙策建立攻防同盟,豫章太守朱皓也加入这个同盟,而吴郡太守盛宪、丹阳太守周昕、会籍太守王朗、吴郡大帅严白虎感到孙策的威胁,便依从刘繇谋士许邵的说服,加入到洛阳朝廷任命的扬州刺史刘繇的联盟里。

    这样一来,江东便是洛阳朝廷和襄阳朝廷支持的两大股势力在较劲。

    金良从军情部的情报得知,现在的荆州刺史袁绍袁本初,坐拥荆州、豫州两大州,下辖九百万人口,境内几乎所有世家都支持他,各出人马加入,袁绍暴兵极快,现在麾下已经有十五万军队,不过荆州复员辽阔,辖有南阳郡、江夏郡、南郡、长沙郡、武陵郡、零陵郡、桂阳郡,袁绍刚把袁术从人口最多的南阳郡赶跑,正跟占据司隶的董卓很有默契地瓜分南阳三十六县,而且武陵郡、零陵郡一带蛮夷作乱,各郡县都有些中小规模的割据势力,袁绍要抽调人马平乱,暂时无暇北上。找本站请搜索“6毛”或输入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