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崔大人驾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09章 成全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两日就会结案,你不会有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谢飏淡淡道,“以后你也不必再为我做事了。”

    柳意娘一惊,“郎君?!”

    谢飏把手里的棋子落到棋盘上,起身出门。

    柳意娘连忙丢下饭勺,追了出去,“郎君,我方才那些话只是、只是……”

    “阿意。”谢飏驻足看向她,眼神中难得露出一丝温情,“我近些年都不会再做官了,你也莫要跟着我蹉跎岁月,趁着年华正好,若是寻得可心的人就嫁了吧,我早已给你备了嫁妆。”

    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唤过她名字了。

    柳意娘眼泪夺眶而出,抓住他的手,“我不!我不嫁人!”

    谁又能想到,同时钓着许多男人的柳意娘,也一心惦记着一个人。她决定入风尘的那日,就知道与他此生无缘了,但她总想着,这么多年的陪伴,多多少少是特别的吧,却不想他如此无情!

    不,也不能说是无情,只是没有男女之情罢了。

    可她曾离云上月、山巅雪那样近,凡夫俗子如何还能入眼?

    “郎君。”柳意娘见他没有挣开,伸手慢慢抱住他,咬了咬唇,“郎君要赶我走,就成全我一次吧。我这些年苦苦守着身子,不过是为了怕你嫌弃……”

    她博得无数男人的喜爱,可身在风尘,面对强权,想守身多么难。

    谢飏任由她抱着,没有挣脱,也没有回话。

    他不是很看重这种事,于他而言,成全柳意娘没有什么难的,只是,柳意娘终究又让他失望了一回。

    救柳意娘的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少年,堂兄刚刚因寻他遇难。他寄人篱下一直过的很压抑,那年更是几乎坠入深渊,柳意娘的陪伴让他在黑暗中挣扎的时候获得了一丝温暖。

    柳意娘以为谢飏对自己无意,却不知,他很久之前也曾认真想过两人的关系。

    谢飏身为谢家嫡子,肩上不得不抗起责任,不是想娶谁就能娶谁。当初族老们积极促成和崔家联姻,结果婚事未成,到现在还是族中一大遗憾。

    一开始崔玄碧心中最属意的人选就是谢飏,而非魏潜。崔玄碧透出一点口风,再加上谢飏的才华相貌,几乎没有人会以为这桩婚事不能成。

    崔谢两家联姻不是无条件扶贫,崔凝背负的血仇虽不指望夫家帮忙报,但是需要共同承担风险。谢家虽不知内情,但也知道崔家愿意下嫁嫡女,必定有不可说的原因,但谢氏已经到了背水一战的时候,不管是何种原因都可以接受。

    崔玄碧认为谢飏这种满腹谋略的人是最佳人选,只是没想到他本人根本无意争取。

    谢飏从未曾掩饰自己的想法,崔玄碧这种老狐狸怎么会看不出来,自是不会勉强。

    谢飏早有谋划,从未想过借妻族势,只想着若是将来柳意娘愿意,他可以终身不娶,纳她为妾。若她不愿,就准备一份嫁妆帮她谋个好婚事。

    至于正妻之位,谢飏从来没有想过留给柳意娘,莫说族里宁愿他终身不娶,也不可能接受一个风尘女子,便是他自己,亦不愿意为一己之私踩着满门忠烈的尸骨一意孤行。

    成为他此生唯一的女人,已是他能给的全部。

    谢飏不喜欢承诺什么,只盼着柳意娘能懂得他一两分便好。

    可惜,在她一次次擦着他的底线折腾中,那份心思早已荡然无存,后来也就作罢了。

    谢飏看着庭中的颜色活泼娇嫩的虎蹄梅,不知怎的,忽然就想起来那晚在乐天居偶遇崔凝他们,想起了十六岁所作的那篇《上元雪赋》。

    读文读心,本就读的是己心。人心隔山海,非是从只言片语中能轻易读懂。

    可是那个小姑娘读懂了他。

    情爱于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远远抵不上懂他一分。

    谢飏从来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当时心中的震动一晃而过也就放下了,未曾想,却在这个平平常常的时候又突然想了起来。

    他这一生虽才过了不到一半,但回想起来,居然连小姑娘解文这件事都能成为他平生最开心的瞬间之一。

    从前他总想着,人相处久了总能得几分默契,后来他才信白首如新。

    傍晚,监察司。

    除了部分监察使尚有任务在外,大部分人都已经闲了下来,监察司高位官员在内堂,其余人皆聚在议事厅,有的闭眸小憩,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处说话。

    “你们说今日能出结果吗?”

    “不是说昨晚从宜安公主别苑的底下密室里搜出大量证据吗,这事儿没跑了吧。”

    “那太子……啧。”

    事关储君,那名监察使不敢继续谈论,只转头对崔凝道,“小崔大人如此拼命,又是痛失好友,又是断臂,这回升迁有望啊!这里就先恭喜了!”

    这话说的,好像升官全是用手臂和好友的命换来的一样,监察四处的人脸色纷纷冷了下来。

    四处人少,彼此之间关系不错,再者说到拼命,自在魏潜手下之后,就连易君如这种咸鱼都快变成拼命三郎了,更何况别人。

    崔凝正在发呆,易君如倒是先开了口,“杨大人之才,合该去做吏部尚书,官员考评缺你不可。”

    “易大人所言有理。”崔凝幽幽道,“杨大人深谙升官秘诀,某在此也先恭喜了。同僚一场,到时候一定要先知会一声,咱们好先腾个时间去烧纸。”

    这是怼他拿“痛失好友”刺人的话。

    崔凝睨了他一眼,眼神冷厉,似有杀意,那人更难听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被噎了回去。

    众人都暗暗摇头,有些人在监察司待久了,还真当自己真是圣上亲信,什么人都敢惹了?

    崔凝可不是软柿子,她祖父就是个在朝堂上都能撸起袖子把人揍到鼻青脸肿的狠角色,她也不遑多让,才进监察司就把一个典书给打了,事后半点事没有。

    有人认为圣上一直在压制门阀,便有底气与门阀士族叫嚣,却不知上一个这么想的人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浑天令死在监察司门口,当天的情形不少人都看见了,都知道崔凝与他交情极好,竟然还敢专门拿那种话刺人,不要命了吗?

    ------题外话------

    两千字写了一夜,也不知道在干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