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十二分魔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小丑国主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千国的都城——希伦城,城郊的一个小牧场里。凉荫下,少年头枕着槐树露出地面的老槐根,几缕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少年将右手贴在眼前,挡住了直袭眼前的斑驳光影。偶尔会有一阵微风吹过,将少年汗湿的头发吹干一点。

    少年嘴唇微张,长呼一口气:体质还是这么差啊,挥剑两小时就累成这样了。

    想到这里又是微微一笑:总算每天这样锻炼也还有点效果,身体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感觉浑身乏力了。

    应该还有时间吧?是不是要再躺一会呢?少年眯眼看了看太阳喃喃自语,然后三秒不到少年清秀的脸就变成了苦瓜色。少年起身坐直了身子,凝视着眼前的空间。似是回应少年的眼光似的,空气里出现了无数个闪耀的白色光点并缓缓向中间靠拢,一个呼吸的时间,光点汇聚成的白色光团光芒渐渐褪去,一只通体雪白的白色小猫慢慢降落到了地上。

    溪殿下,不可思议地,清脆又有点冷淡的声音就这么从白猫口中传来:殿议快开始了。

    怎么又这么叫我?我惹你生气了?少年有些吃惊,但吃惊的并不是猫会说话而是猫对他的称呼。

    缓缓地站起身子,少年无奈地对着白猫点了点头:知道啦我会及时到场的。然后伸了伸懒腰,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传个话而已没必要用降灵术吧?弄张通讯符或者让下属来不就好了。

    似是确认了少年会参加殿议,白猫没理会少年后面的话,再次瞥了一眼少年表达了它的催促之意,便慢慢化作点点白光消散在空气中。

    少年犹自看着空气默然无语:这家伙心情相当差啊,不但叫我溪殿下,还用降灵术来见我故意甩脸子呢。

    一小时后的希伦城千议殿,这里是千国召开群臣殿议商量国事的地方。

    之前牧场中的少年经过梳妆,已来到殿前。此时的他身穿白色华贵长袍,长袍胸前的位置威武的银白狮子刺绣格外耀眼,一头披肩的黑色长发用一根白色缎带束于脑后,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身形削瘦,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但配上他有些过于清秀的脸庞及灵动的双眼又显得有些优雅的感觉。

    少年走进殿中,入眼是宽阔的内堂,一张十几米长的议事圆桌,在场的共有二十余人,男女老少皆有。

    少年迈着轻悠的步子缓缓走向上座,殿中之人纷纷单膝下跪恭声道:见过国主!

    少年走到座前微微颔首,轻声道:免礼。众臣可入座!

    少年名叫千溪,是千国的国主。千是东极洲东方的一个边塞小国,以希伦城为都,全国上下只有三城之地。当下举行的殿议是千的议事制度,让国家的重臣参与重要国事的讨论,这一次殿议讨论的议题是国家大神官路应凡提出的隐退请求是否准许及下一任大神官人选的敲定。

    这个世界的国家都有自己的信仰,这些信仰多数为一些传说中的生灵,姑且可以称之为国家的守护神,大神官便是侍奉及传达神之意志之人,而其实所谓的神没人能证明它的存在,但是人们的信仰并不会因此动摇,所以大神官在一个国家中的影响非常大。

    千国所信仰的守护神是雪狮,传说雪狮生存于雪地之中,可以在漫天风雪中自由奔跑,猎取生命,它无视严寒,掌御寒冰之力,甚至有记载说雪狮中的王者可在雪夜之中踏雪奔月,能在严寒气候生存的雪狮是对天地相抗,孤傲不屈精神的代表,千溪所穿的国主白袍上绣的银狮就是守护神雪狮的样式。

    千溪对国家的守护神雪狮非常崇敬,千国的气候非常恶劣,一年里只有冬春之分,而且冬季占了大部分,常年的严寒直接制约了千国的发展,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是大陆落后的贫瘠之地。雪狮作为国家的守护神,凝结了千国祖祖辈辈的精神意志。

    耳中传来殿议执行官宣布殿议开始并一板一眼宣读殿议内容的声音,千溪的眼睛扫过在场的人们,听着大家的讨论眯起了眼睛。

    一个多小时过去,殿议结果拟定,多数大臣同意了路应凡三年后隐退并请求定下准大神官人选开始接手神殿事宜的请求,准大神官人选则是他的孙女路茗颜。

    千溪除了刚开始入场及殿议结束时的几句君臣之礼外没有说多一句话,殿议结束便让群臣四散退场了。

    千溪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千议殿中,看着空荡的大殿,思绪纷飞。

    千国的十八岁少年国主,傀儡之名遍传周围各国。说起千溪知道的人能想起的也许只有被野人奴隶一招拍飞废材傀儡之类的词语吧。

    千溪有点失落,自己真不适合做国主呢无法感应魔力的自己是个魔术废材,身体也比较羸弱,比之普通人也要差上几分。爷爷千毅是上一任国主,对自己格外疼爱。十二岁在一次外出市街游行中,街上发生了动乱,周围护卫出现空挡,自己被一个暴走的野人奴隶给拍飞,让千国有个废材王子的事情远传在外。十五岁时爷爷久病不愈,辞世前力排众议坚持下诏将国主之位传给了自己。

    在外人看来,自己成为国主相当可笑吧。先王并非只有千溪一个子祠,国中大神官及一干心腹重臣却对此诏令无一阻止,于是,外人有了千国新任国主千溪是政治傀儡的推论,而且广为人知。

    综合来看,作为废物王子却仍旧不自量力想要攀上国主之位不惜成为他人操纵国家的傀儡,就好像舞台剧里的小丑一样。流言纷飞让千溪小丑国主的声名赫赫在外,而当事人千溪对此没有丝毫反应,也没有打压传言的传播,似是坐实了这传言一般。

    坐在大殿中的千溪回想这殿议上众臣的表情,千国的多数官员对自己这个国主仍是没什么好感呢,虽然仍守着君臣之礼。

    千溪也不生气,毕竟自己作为国主确实不够格,位居国主却不掌权,大小国事都交给了大神官及一干重臣裁决。

    千溪将手枕在脑后,想想自己的风评,自嘲一笑:小丑吗?比喻得很生动得体呢。

    是吗?空荡的大殿响起了带着些微沙哑的低沉男声:到底谁是小丑呢?呵呵。听起来话中好像还带着些许愉快。

    千溪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路应凡路爷爷,刚刚殿议中讨论的要隐退的大神官,也是路茗颜的亲爷爷。听他话中透露的愉快感,想必对自己终于能如愿卸下担子隐退感到相当高兴吧。

    路爷爷,作为国家的大神官,偷听后辈说话是不是很失礼呢?自己像小孩子一般说着些自怨自艾的话,还被被长辈听了去,千溪感觉十分羞恼。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千溪的眼前是一个年迈的老者正迈步而来。

    老者比起千溪要矮了半个头,从花白的头发及脸上的几道褶皱来看应该有六七十岁了,双眼随着嘴角的笑正眯成一条线似的看着千溪,双手负于身后,金白相间的神官长袍盖住了他整个身形,总的来说是个精神矍烁的老人。

    被路爷爷带着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千溪感到很不自在,站起身为路爷爷拉开旁边的座椅让他坐下。

    路应凡没有客气,他与千溪之间并不讲究严谨的君臣之礼,千溪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两人一直是以祖孙的关系相处着,在外的公开场合才会遵照礼节行礼。

    路应凡坐下后,脸色一正,说道:溪儿,你已经是个很出色的国主了,你为千国所做的贡献是历届国主都赶不及的,只是外人不了解,你也不必介怀外面的流言蜚语。

    千溪点点头接受了路爷爷的关心,转过话题问道路爷爷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已经和几位元老解释过了,虽然不舍,但他们还是表示支持你。

    千溪微微一笑:嗯,这样我也就可以去完成我的追求了。

    不过,颜儿现在可是很不开心呢!已经三天没从房间里出来了。路应凡的话带着些许无奈,随即辛灾乐祸似的笑道溪儿你自己跟她解释一下吧。

    说完也不等千溪回话,起身迈着步子逃也似地走了。

    千溪看着路非凡的背影慢慢远去,想起早上茗颜来通知自己殿议时的冷淡模样,顿时有点头痛。</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