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魂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飞醋无原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即睿叔,你这太监未免太尽职尽责了吧。厌雲听在这里粗粗一算也有七八天了,和这即睿即墨也是熟悉的。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不必要太礼貌。而且,看样子他们的确也不喜欢她同他们见外,所以,她也毫不客气的不同他们见外。属于极快的打成一堆了。

    你够狠。即睿挫败了,他在这里可不就成了太监么,美女什么的都没有,不对,是女人都没有几个。说着给将军找媳妇,他不也是有私心么,就是想看女人了

    即墨觉得有些佩服,这才来了几天,就把即睿的皮都揭了,直接看出了实质。他也觉得即睿只看不动十分别扭,可一直没想到太监这个词,现在想来,实在忒贴切。

    气氛有些不对劲。阑恒自己也是个对女人没多大兴趣的,对于即睿这个只看不做的他没有怎么觉得奇怪,反到觉得这是十分洁身自好的。所以,此刻也就开口帮了帮忙,我们还是干正事吧。

    嗯。厌雲听习惯性的回答了一句。我们这会就去?你看我要不要连衣服也换换?

    应该不用了,况且,换来换去,你又不肯换我母亲的,其实,换与不换,倒也没有什么区别。

    厌雲听深以为然。她也懒得动,况且,何必将就,总而言之,她是去打架的,不必在乎别人的心情。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咯即睿开口请示,阑恒点了一下头,厌雲听公式化的回了一个恩,就没了言语。

    即睿即墨也习惯了厌雲听只和将军话多,神伤加检讨了几天无果后,也便坦然接受了这不公平待遇。

    几人如今也是十分熟悉了,熟悉后行事总是各自依着各自的风格的,而且,并不会让谁不爽快。最前面走的是依然是我行我素的阑恒,中间是软软弱弱的即睿,本来一直结尾的是即墨,如今,落在最后的是厌雲听。

    即睿看着前面隔了老长距离,忽然让过了即墨,凑到了厌雲听面前,小心翼翼的说你最近在找的东西,找到了?她最近找东西,人人都知道。即睿也是知晓的,而且,是伸出了援手的。这件事唯一瞒着的是阑恒。

    不错。所以她才要把神兽的事情解决完了。那样才好离开。至于即睿所求,她早说过为了战神的救命之恩她也应该来救他。虽然,现在知道战神救她多少有些私人因素,但也不影响他救了她这个事实。

    什么时候走?即睿再次压低了声音问。厌雲听比了比手指,八天后。即睿点了点头,飞快地恢复了原位。两人面色如常的前进着。

    没有想到的是即便即墨在阑恒后面努力的做了手脚,阑恒终究还是听到了,也正因为即墨可劲的做了手脚,他很不幸的只听到了后半句。就是即睿的那句什么时候走?

    阑恒心里一沉,觉得仿佛心上空空了。铺天盖地的寂寞感压身,她要离开,要去哪里?去外面?要回到厌雲听身边?突然他觉得他和厌雲听梁子结大了,不要让他逮到机会,否则,他一定弄死他!他似乎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她可以出去。

    完全不知道这个变化的另外三人,在阑恒冷冷淡淡的神态下,跨进了山洞里。这个洞没有一点光。如同人心的暗黑一样,暗的有些让人毛怂怂的。

    阑恒握住厌雲听的手。跟着我。

    厌雲听也不扭捏,就着他的手,一路往里。洞十分幽灵,还不时的吹些风,凉唆唆的,阴测测的。水声也是渐起渐落,相当的诡异。

    他不喜欢光,习惯了黑暗。他如是解释到,厌雲听点了点头表示她理解,一想到他看不见,又开口到黑暗总比光处安全。

    阑恒微微顿,他总觉得这个女子,他似看懂,又一点不懂。没有人能在黑暗中快乐。所以,即便光处危险多,为了快乐,也是不应该躲在黑暗里的。

    恩。厌雲听则理解出了另外一层意思,少年怕是很想出去吧。她宽慰到总是有东西让你觉得可以舍弃黑暗的。所以,黑暗与光明总是有得有失的。不过,在于你怎么取舍罢了。

    阑恒周身一寒,为了厌雲听,即便外面很危险,即便出去风险很大,你也在所不辞?也义无反顾么?他早知道就该说暗处也有快乐。不,他应该说,暗处的确安全,而且让人无忧无虑!

    想了想觉得无聊,她人如何,干他何事。离开,或者留下。都不是他该左右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会不舍呢?他想,大概是因为在这里太寂寞了。所以,当她出现时,会很想要留住她。

    彭。脆生生的一响。阑恒撞到东西了。

    被撞的物体说话了你这毛病什么时候养成的。走路还走神。挑剔意味深长。

    厌雲听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一定要让她整整齐齐的来了。连发个呆他都要管,还真不是一般的较劲。

    一时大意。听阑恒的话,看得出来,阑恒很敬重他。

    罢了。声音一顿,继而又起,不过,挑剔意味更深了今天怎么带了女人过来?他平日里就不喜欢他带两个男人来他这里,现在好了,不光带了男人,还带了女人。

    厌雲听神色自若,貌似不经意的开口道其实你可以把我当男的。

    那声音起先杀住了声,终于还是没止住笑,噗嗤一声,连着是一串的笑声。在山洞里回荡,却不是狰狞。好半响。

    这个女人有点趣。不过,女人就是女人,装男人有什么意思?声音一顿,颇为鄙视的说,就像厌雲听,明明是个女人,还装男人。

    下面一群人,汗颜了。对于这个男人忽然的一句,他们纷纷都是不解。

    厌雲听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她怎么这么容易躺枪。而且,她是女人这件事,要不是她法力失了,她自己恐怕都要忘记了。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而且,又和她有些什么仇了这是?

    厌雲听怎么了?厌雲听哼哼!

    那声音默了好一会,出声时冷了好几分。做我兄弟的女人要知道洁身自好。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仔细什么也得不到。男人几乎一瞬间就怒火中烧,又是一个喜欢厌雲听的女人。哼。有本事你厌雲听把她们办了!这样一想,他心里又好受一点了。

    厌雲听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熟悉,呵呵,她总是遇见熟人呢。

    我告诉你,厌雲听就是个女人,长得还不错。你们早点回头是岸吧。男人声音再次一顿,我这兄弟一表人才,而且是个真正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知道怎么选择吧。最后这句不知道是在问他自己,还是厌雲听。

    阑恒有些不自在。他前一刻好像还在吃厌雲听的醋吧!这个醋,他斟酌了一下,还是用了。这一刻被告知厌雲听是个女人,总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不劳你费心。厌雲听是男是女,我比你清楚。厌雲听说的理所当然。

    阑恒刚刚烫呼呼的心,刷,凉透了。她的意思是,厌雲听是男是女她都不在乎?

    这话显然激怒了男人。他要惩罚她。

    不想阑恒却挡在了厌雲听前面,他说封前辈,算了。

    封湮胥更加不高兴,女人总是笨的。明明深爱自己的男人就在身边偏偏看不见。

    你说的自己吧。厌雲听大概知道这个人了。还真是熟人。

    赛九尾已经从妖族飞升神族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厌雲听语气平淡,可是,封湮胥却是瞬间被制住了,赛九尾,这三个字是他每日里都要念上无数到的名字,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儿,是他梦里梦外都渴望的小狐狸。你知道为什么?说这话时,微微有些颤音,是激动。

    因为,厌雲听讨厌神族。她和厌雲听早就没有关联了。好吧,为了让自己少点本不应该存在的情敌,她豁出去了。

    封湮胥哈哈哈大笑,我就知道正常女人都不会喜欢假小子的。

    厌雲听微步可察的挑了眉,不爽快呢!不过,还有个原因是为了避开魔君封湮胥。

    笑声戛然而止。凭什么这么说?问得十分认真。厌雲听还是厚着脸皮扯了下去。

    (亲爱的看客,这章写超了)</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