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魂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绝代佳人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是。共命鸟叫了一声,化作两个年轻的少女,左边的一个穿着月华色衣裙,上衣袖子,刻意的减短,更增加了活泼气息。发高高盘起,只留了两腮的两缕,轻盈的依着脸,一晃眼似个包子,细看之,灵动少女。脸上是天真的笑意,仿佛对世间所有事物感兴趣。那喜形于色的模样,彰示了她脾气火爆的特性。右边的少女,沉稳如一池潭水,黑色长裙,不离手的一把长剑,虽然,样貌与白发少女相同,却怎么看,都像是跟少爷小姐出门的丫头。和她妹妹那一副主人的模样,是不可以比的。倘若要说像个小姐,也只能让那妹妹老实的走在她身后,表示一下谦卑方可以有半点相像。不过,真是一对漂亮的双生姐妹花。

    主人,不回梦魂阁?这里可不好玩,白衣少女嘟着嘴,企图让厌雲听带她回去。虽然回去,也没有什么可玩的,但至少有一些师兄弟可以捉弄啊!

    还要逗留一个月。若觉得无聊,可以自行先回去。厌雲听停在了折扇贩面前。想着,这件事不难,只他一个人也可以办妥。凝神看着一把桃花扇,扇里的花怒灼红一片,到颇有美感。不由得想到了宿且,她门下弟子入门礼物,貌似便是四十八把桃花扇。不得不说,凡尘俗味的宿且,这个规矩倒是有些文雅。厌雲听看着扇里的风光,不知道他也是扇外人的风光。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身后,无半根丝条扎紧,盖住了大半个身子。紫色的袍子包裹住全身,冷漠而俊逸,放荡而不羁,身边还跟了两个绝世美女,怎么也让人挪不开眼!小贩也看傻了眼,竟不知招呼生意。

    倒是黑衣少女信步先开了口,:这个多少钱?厌雲听看时,却是扇尾的上的紫色扇坠。紫色的丝带上刻着古老的纹路,倒也有趣。绕在她白皙的手上,煞是好看。厌雲听忽然想,她们跟着自己那么久,竟从未买过一点东西与她们。也就决定无论她们看上了什么,他都给她们买。

    正恍神间,闲步渣渣叫着:咦,信步姐姐,这是要换发型了吗?。那我也要。说着白衣少女也要抽下扇柄上的一条紫色染金丝条。

    闲步,这是给主人的。信步制止到,不希望闲步浪费东西。主人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不喜欢惹麻烦,她便不惹,即便,共命鸟天生的好斗。

    闲步抬头果见信步为主人挽发,不觉间也出了神,少女纤手盈盈饶于发间,黑发飘逸交杂于空,说不出的唯美。让人挪不来眼,动不了身,仿佛身边的一点动静都会打破这个若梦里的境界。闲步仔细看着她的动作,手不知道何时,就已经放下了丝带。

    然而,发扎好的一瞬,闲步惊吓出了声,用只有三个人可以听到的密术说主人这般扎发,让人看了似女子,岂不是又有一堆桃花,有女桃花就够了,再来一堆男桃花,还要不要鸟清净了。每次,形色个异的女人扑上来,主人都不是扑上去,而是,把她这只传说中见啥都吃的凶残鸟扔出去。混蛋,人家明明吃的素。我吃的是多,不是花就是草,都敢得上人间的和尚了我!

    相较于闲步的调侃,信步就没那么轻松了。都知道主人脾气虽好,可确讨厌别人评论,而且,特别不喜欢人说他像女子。不由得,为主人即将到来怒火,捏汗。

    厌雲听听完,抬手抽散了青丝,丝带握在手上,忍住了没扔。语气淡漠的开口走吧!

    信步低头,自知犯错。闲步也安静的跟着,不敢再乱说话。每次主人真的发火时,就是这样,有点隐忍,又有点愤怒。让你的内心深深的愧疚。这虽然没有道理,但却很适用。

    三人离开。小贩才反应回神。估计,这样做生意,迟早得让美女小偷给偷没了。好吧,美女偷也只偷值钱的,所以,小贩是不用担心的。

    我刚才见到了什么?绝世美人!三个。小贩手忙脚快的把信步拿过的那把扇子藏了起来,呐呐到,丝带不见了,不然,又可以赚一笔了。

    四周围上了一圈人,争相着要买那些扇子,小贩抬高了价。高高兴兴的做生意。不时摸摸手袖里的扇子。不意乐乎。

    我全要了。

    嘈杂的众人一愣,是谁?这么土豪金,如此大口气,要知道,这个小贩已经提了价,以前可以买一车的钱,现在,只可以买一把。

    一百两。男子声音再次响起,从巷口上,缓缓走出一个年轻公子哥。

    一把小扇随意的扇着,头发高高的束着,一双桃花眼端得是不妖不媚,唇红而齿白。倘若不是他们深知这个少年,只怕,也会为少年的俊朗而加以赞叹了!

    这不就是那要上蜀山学艺的曹大少,曹砚。独见他一身的云绸,精密的织工,就可知道并不是普通子弟,少不了是个富二代。

    小贩,狗腿的奉上扇子。曹砚扯下腰包上的钱袋,全给了小贩。不用找了。

    小贩一边赔笑,一边称重。末了,曹少爷,您的银两不够。

    曹砚目露凶光,恶狠狠的问差多少。小贩吓得额头鬓发都湿润了。支支吾吾的说我方才看错了,原是够了的。

    喔,那这些扇子归我了。曹砚瞬间心情又大好,小贩连连答是,赶快开溜。

    站住,小贩正开足马力向前,不妨曹砚叫了他,一个腾空,摔了个狗吃屎。引起一片哄笑。

    他爬了起来,恭敬的道少爷,还有吩咐?

    我说,所有的扇子。曹砚说着,手状似无意地放在了栏杆上,杆子立刻弯出了明显的角度,小贩咬咬牙,狠狠地交出了袖管中的一把扇子。

    曹砚接过,四十八把桃花扇到手了,他笑笑,徒手扛起小贩的推车,向来处去。妈的!这蜀山的道士,是不是有病。收个徒弟,还非搞什么要四十八把桃花扇,有缘者才可以上。直接交两倍学费,都不过。想到,就憋屈。但是,好歹,是个靠谱的。他却不知道,有这个爱好的却不只有近来抽风的蜀山。还有个一直抽风的占星阁。

    主人有暴动,我们要不要闲步摩擦着手,跃跃欲试。共命鸟,天性好斗,但凡那里有暴动,总是如同飞蛾要扑火一样执着的要去插一脚。而且,往往还是一插就有问题。厌雲听,不想惹麻烦。只能领着一步三回头的两头鸟,匆匆离开。

    即使匆匆一督,他还是看见了安汝南,那个束发,年仅十七岁,却风姿卓越的男孩。忽然想,不皱眉的他,确实好看一些。

    安汝南指挥着军民运动,不经意的抬头,那紫色长袍映入眼中,似乎应该早就见过,可又的确陌生,他微皱了眉,也只能作罢。

    二跟我回魂阁

    一个月的时光,终究太短。安汝南走时,府中无一人。人怎么来的,到想怎么去。寂寞中来,寂寞中去。他平静地等待死亡,看着月圆竟朦胧出一团,粉色的云雾。仿佛只是琉璃榻上的人不见了,既然,你是男人,那我便投身做个女人,来此世间与你典当。

    主人,那小子对你用情至深啊!闲步说着假意擦眼泪,活了,多少世,看惯了情爱,她的心比冰寒。有种情感是还没有拥有就已经厌倦。共命鸟就是这种情况。或许,是因为没有拥有,才会不屑,或许,是因为,是鸟也,非人也,故而,表现得很凉薄。

    闲步,主人需要安静。信步见厌雲听出神,不想打扰,出声提醒。

    而厌雲听在想些什么?这样的孤单倒是他久违了的,曾几时,他也如此被世界对侍,逼得走投无路。直到遇到了师尊。

    他,让他心疼。如同,心疼自己。我有师尊。他有什么呢?哪样哀伤的眼,他挥之不去。

    冥界

    奈何桥头,三生石旁。少年固执地不肯喝药,鬼差们硬压不住。

    你这小子!忒不知好!阎王爷念你做了那么多好事,免受地狱之刑,让你早早的去投胎。你倒好,一点不知恩德!鬼差好话说尽,实在不能忍住爆粗口。安汝南仍就不动,鬼差只好合力强灌。

    臭小子力气很大嘛!不使点力,你还真当我们不吃饭的。鬼差撩手袖,满脸都是,今天我非扒了你不可的表情。

    头,我们本来就不吃饭。接道鬼头,凌厉的一瞥,小鬼差自知说错话,立马闭上了口。眼神却无半点惧,鬼头只轻轻一点,安汝南便动不得,瞪着一双桃花眼,满目茫然。鬼头悠哉哉地拖着孟婆汤,笑得一脸得瑟。更他斗,还嫩了点!

    求你了,差大哥,让我别喝了,我要来世寻一个人呢!安汝南那一脸的可怜劲与哀愁样,实在是让人垂怜。但是,假使鬼差是一个同性恋,或许就会开恩了。

    得了吧!安心投胎,来世安安稳稳。鬼差托起他的脸,硬灌他嘴里,安汝南斗他不得,绝望地闭嘴,不愿喝,苦味却以入舌,荡入心肺。

    药未如喉,鬼差哎呦一声,碗飞开了一丈远,他摸着手,十分不满地四处张望,口中骂骂咧咧到哪个混蛋!竟敢打你鬼爷爷!

    欲知后事,请听下回分解。</div>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